死亡APP 第11章 茅山道士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听得外面一声声叫骂,我一肚子火,混混打架去哪里不好,非要在我家门口,成心跟我作对是吧!我卷起袖子,冲出家门,要给这几个惹是生非的脑残一点颜色看看,老子不惹事,但也从不怕事!

    “哈哈……扔过来!扔给我……”四五个头发五颜六色,穿着和发型都很非主流的20来岁小混混,把一个人围在中央。 .vo.

    “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爸妈的遗物,留给我的宝贝,不能弄坏啊!”被围在当间的人,追逐着在空中被扔来扔去了一件东西,焦急的喊叫着,声音中隐隐带着哭腔。

    “吵什么吵!打架滚远点,不知道老子心情不好啊!”我大步走上前,一声饱含怒气的大吼,恨不得把这几天心中的不忿和郁闷,全都吐出来,我现在迫切想发泄一下。

    我这声大叫来的突然,把几个玩得正开心的小混混当场镇住了,现场一下沉默起来,但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爆炸头的小混混,指着我:“我们玩我们的,关你屁事,滚远点,不然连你一起打!”其他小混混,也跟着他后面一起随声附和,一副不把我放在眼中的样子。

    “就是,心情不好去死啊!跟我们有毛关系!”

    “人家英雄救美,这脑残想英雄救男,哈哈……”

    “肯定是老婆跑了,爸妈中风了,孩子夭折了,所以心情不好……”

    几个小混混,你一言我一语,嘴巴都特毒,让我的怒火更加向上撞,快跑几步,我一把掐住那个爆炸头的脖子,拳头对准他的肚子就是两下,一边打一边骂:“在这一片混,不长眼睛,更不长耳朵,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找死!”我风驰电掣,把爆炸头一顿胖揍,打完以后,用擒拿手,把这小混混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其实在这附近没什么名气,又不混黑社会,谁知道我是谁呀!不过看我出手这么狠,话又说得很硬气,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混混一下子还真被吓住了,摸不清我的底细,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贸然冲上来。

    “哎哟…哎哟…轻点…我手要断了…手…”只剩下爆炸头痛苦不堪的哀嚎,他的手被我反背,被压的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的痛叫着。

    “跟你的朋友滚,别再让我看见,不然下次没那么便宜,听到没有?”我面色狰狞的,狠狠对爆炸头说道,一只手对着他的脑袋又是两下,

    “你赶快把我放了,不然以后要你好看……”爆炸头还有点嘴硬,心不甘情不愿想和我磨嘴皮子。

    我懒得和他废话,手上一使劲,使劲压他的肩膀,只要再抬高一点,他的手臂肯定脱臼不可,这样做的后果,让爆炸头一阵钻心的疼,像杀猪一般惨叫起来,他的伙伴见我出手这么狠,也个个露出惊惧神色。

    “啊!啊!手要断了!放了我吧,我错了,马上走,马上走……”爆炸头痛的两边眼角都渗出一些泪珠,声泪俱下的大声求饶。

    哼,我冷哼一声,果断的放开了手,站起身对着爆炸头的屁股又踢了一脚,不耐烦的嘟嚷道:“赶快滚,下次给我死远点!”

    爆炸头起来后手臂已经动弹不得,在朋友的搀扶下,几个小混混一起向远处离开,在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一丝怨毒的神色,以后说不定会来报仇,不过我也不怕,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干什么?再说,我大不了换个地方住。

    等几个小混混走远了,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被欺负的倒霉蛋。

    岁数也不大,二十三四岁,穿着有些破烂,看样子,有些天没洗澡,我心中闪过一丝鄙夷,这么年轻不干活,游手好闲活该被欺负,我没有理他的意思,转过身就想回房。

    “哥,刚才谢谢你,要不然我父母的遗物,可能就丢了。”没想到这人突然一把拉住我,态度真诚的说一些感谢的话。

    我只好转过身,和他墨迹几句,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没事,我也不是为你,只是这两天心情不好,顺便帮个忙而已……”我一边说着,眼角余光一边扫了扫他口中的父母遗物,谁都会对另一个人珍贵的东西有些好奇。

    是个巴掌大小的八卦形吊坠,黑不隆冬,看起来有些年头,显得陈旧和古朴,挺有风味的一件东西。

    这年轻人把八卦吊坠挂在脖子上:“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护身符,说有这个就能长命百岁,百病不侵,大哥你帮了我这个忙,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可惜爹娘遗物不能送,不然我肯定不吝啬……”

    “哎!!!大哥,不骗你,你脸上有点邪气……”年轻人突然轻咦一声,发出一声怪叫。

    呵呵呵,我心中一阵苦笑,这年头谁都会看相了,对呀,老子这两天是碰到邪气,但是你能看出个屁,估计你小子就是干这种坑蒙拐骗,才会落到这么穷困潦倒的困境,我不理他,轻飘飘地摆摆手,作势要走。

    “别烦我,我不相信这个……”

    年轻人一下急了,拉住我,面色异常严肃:“您最近是不是经常撞到鬼?还干了一些害人的事,即便你是无心。”

    心头咯噔一声,我猛然一惊,这说的也太准了,不禁转过头,重新打量起这个年轻人。

    仔细一看,这小伙子长得其实还不错,白白净净,就是,太长时间没洗澡,脸上沾满黑灰,混的有些落魄,身上背着个小包,包上绣阴阳八卦图,像个行走江湖的小术士,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不会这么凑巧,被我碰上个世外高人吧!

    人不可貌相,我理了理思绪,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挑重点的都和这年轻人说了,最后有些忐忑的问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办?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帮我,这害人的事情我不想再干了……”说完,我深叹了口气。

    年轻人皱着眉头想了想,挠了挠头,面露难色:“这我暂时也没办法,没遇过这个事儿,不过如果让我研究研究,兴许还能琢磨出一点门道,毕竟我家三代单传,都是和鬼怪打交道……”

    虽然早有预料,但我还是有些失望,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好,谢谢,你想到什么,就来这里找我,如果解决这个问题,我一定必有重谢!”我说的相当诚恳,这几天把我折磨的够受的。

    “好,我一定仔细想想,把爹娘留给我的鉴鬼宝录,仔细读读,想到什么,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大哥你。”年轻人郑重的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做什么?”我问道,

    年轻人尴尬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叫林佑,父亲是茅山道士,现在刚出道,下山就给人算算命,偶尔做做法事,捉鬼之类的事也干,对了,我还会看风水,就是生意不太好,咳咳……”

    “咕咕咕……”林佑一边说着,肚子突然叫了起来,他的手轻抚肚子,面色更加尴尬了,看起来已经饿了很久。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