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10章 任务不能失败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有点奇怪,但还是答应她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海表妹带着我穿过人群,来到一个房间,我估计这就是小海的房间了,已经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了,床头柜上还放着小海的照片。

    跟我想的一样,是个胖子,咧嘴笑着,很憨傻。

    小孩表妹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本子,对我说道:“我觉得你该来看看这个。”她有点不安,“我不太懂上面的东西,但我表哥他在里面提到了你,而且不止一次。”

    我接过来,发现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记事本,不过挺厚的,前面全都是小海记得账,零零碎碎的,记的都是他从应用上赚的钱,很多应用我也有印象。

    变化是从无业赚开始的,小海得到无业赚的时间比我早得多,快一个月之前的事了,记事本上有他写的点评,说无业赚麻烦。再往后翻,两天后,小海接了个任务,是到一个地方取东西,钱不多,七百。

    后面小海写这七百很好赚,简单。然后小海又做了两次任务,第四次的时候,他失手了。上面没写原因,但是有他的抱怨,“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什么破软件”。

    然后小海提到了我,他在上面就写了一句,回头推荐给刘印。再往下就又是记账了,小海又开始做手机软件推广的任务,直到一个星期后,是一句奇怪的话“任务失败有惩罚?!。”

    后面就全都是我看不懂的话了,还有提到我的,“我没推给刘印啊。”

    “他也开始任务了,完了。”

    “任务不能失败。”

    “七天里必须接一次任务。”

    “死定了。”

    “谁都救不了我。”

    后面就没有了,这些话好奇怪,我脑子像一团浆糊一样,直觉告诉我肯定是无业赚有问题,但是我却又不知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

    小海表妹走了过来,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面:“还有这个,是我表哥写给你的。”

    我凝神看了过去,的确是小海写给我的。

    “如果任何人看见,请把它交给刘印。刘印,下面我的话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无业赚虽然能赚钱,但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如果你有办法卸载无业赚,就绝对不要用它了。还有,任务失败会让你付出代价,我是一条腿。最后,超过七天不用无业赚的人全都消失了,可能下一个就是我,如果你看见这个,希望你能逃走。”

    我茫然地坐在椅子上,感觉脑子里更乱了,宝马车事件,无业赚上轻松赚来的钱,还有那一个个诡异的任务,像是一个涡轮,在我脑子里搅阿搅的,让我压根思考不了任何事情。

    小海表妹小心翼翼地对我道:“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收起了本子:“我能把它带走吗?”

    小海表妹点点头,然后我跟着她去参加小海的葬礼,葬礼相当的敷衍,只有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痛哭出声。最后我见到了小海的尸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葬礼结束,小海表妹让我去吃饭,但我现在还哪有心思和胃口吃饭啊,只问她厕所在哪,打算上个厕所就走。

    因为家里的卫生间被人占了,小海表妹就带我到公共厕所去。里面只有一个人,动作慢吞吞的,我都解决好了他还在那。

    我只是心里有点奇怪,也没管太多,走到洗手池旁洗手,然而洗到一半,我却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浑身都僵硬了,盯着镜子里那个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背影道:“小海?”

    他没有说话,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光从背影上看,他跟小海一模一样,还有那身衣服,刚开始我还以为那是来吊唁的客人,一身黑西装,但是仔细看看,那明明就是小海尸体上穿的衣服。

    度过了刚开始的惊慌后,我反而不怕了,已经见过那么多次鬼了,更是跟稻草头那样的东西斗过一次,在我心里,鬼并不是那么可怕。

    我试探着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过了很久,瓮声瓮气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快跑。”

    “什么?”

    “很冷啊,他们让去那个地方,我不想去。”

    “什么地方?”

    “要害人才能去。”

    “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是……”

    我紧张地听着,这恐怕就是关键了,但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门却被砰地一声踹开了。

    我看见小海表妹在门口紧张地看着我,她身边还站着两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看见我没事,小海表妹松了口气:“你在里面呆了好久,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没事吧?”

    我在里面呆了很久吗?不就只跟小海说了两句话?

    然后小海表妹却给我看时间,我已经在厕所呆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喊都不理人。

    我没法解释自己在厕所里干嘛,只好打了招呼然后回家了。回到家里,我拿出手机,狠狠心把无业赚拖到收件箱里,然而我最不想看见的事情出现了,无业赚没法卸载。

    每次卸载都显示卸载失败,我又来到网吧,想通过刷机解决它,但是刷完机之后,无业赚仍然在我手机上,而且最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出现了,它居然自动分享给了我通讯录里的所有人。

    我大惊失色,连忙一个个地打电话去解释自己被盗号了,然而还有些人压根没接电话。我怕又有人入了无业赚这个坑,又给他们发短信解释了一遍。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无业赚真的是小海说的那样,我又该怎么办?

    卸载不掉,任务失败会有惩罚,七天内部领取任务也会有惩罚,甚至还有可能丧命。

    就为了那几千块,值得我赔上性命吗?就这么一直做任务的话,我也没法保证自己可以一直完成任务啊。

    也许,是该好好探索一下无业赚背后的事情了。

    我首先选择打电话给杨毅,他现在在重案组工作,这种事,能帮到我的也只有他了。

    跟杨毅约好一起吃饭后,我又给陈瑶打了电话,确定陈仙师现在还在医院,然后我换了衣服,出门前例行给佛像上了三炷香。

    然而上完香之后,我却发现佛像的脸发生了一点变化,刚开始拿到的时候,佛像还是很宝相庄严慈眉善目的,但是现在一看,却是怒目冷脸,看起来变得有些狰狞。

    上回从鬼清明回来后我就有这个感觉了,现在看它是越来越可怕了,一点都没有一开始的慈善了。

    想着等下见到陈仙师可以跟他说说,我也就没多研究,打车直奔医院。

    陈仙师现在已经好多了,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我没有任何隐瞒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陈仙师,他听完有些惊讶,让我把手机给他看看。

    可是等我把手机递给陈仙师,他看了一眼,却说没有任何异常。我再把手机拿回来,发现上面的无业赚已经没有了。

    我又问陈瑶刚才有没有收到我的短信,她说收到了,但是我打电话过去说被盗号,她就没点开,现在再去看,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陈仙师让我把手机给他,然后安慰我说可能是一个小鬼,利用手机软件害人。

    这时候陈瑶把她的手机给我了:“正好我要买新的。”

    我看那手机还很新,知道她是想帮我,我也没拒绝她的好意,毕竟现在这个社会需要手机的时候多了去了。把联系全都导进陈瑶的手机,然后我把佛像的事说了,陈仙师说这倒不用惊讶,佛像是在保护我,如果哪天佛像损坏了,那就有大事发生了。

    离开了医院,我去跟杨毅约好的地方等着他。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杨毅才下班。

    “今天来了两宗大案子,迟了点,你还没吃?”

    我摇摇头,让他点东西。杨毅点了几道菜,又让我点,我没胃口,说不饿,然后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除了无业赚,杨毅其他的都知道,听见小海的遗言,他才真正认真了起来:“那本子你带来了吗?”

    我摇摇头:“忘了带,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丰五,下回我把本子给你看,以后要让你帮我的事情还有很多,你不要嫌麻烦才好。”

    “丰五?”

    “对,他住在儒林小区,还有,我听说儒林小区死了一对母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他们的资料。”

    杨毅答应了,我松了口气,总算有件顺利的事了。同时我心里隐隐的有着侥幸,如果陈仙师能帮我解决了无业赚呢?

    然而这个侥幸在我看见陈瑶的手机上再次出现无业赚的时候被打破了。

    我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如果不解决,恐怕我永远都没法脱离无业赚了,想到以后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打了个寒颤,我绝对不要过那样的日子。

    回到出租屋楼下,我听见附近有人打架的声音,拳头顿时痒了起来,胸中一口郁气无处抒发。

    我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发现是几个小混混在打一个人。我捏了捏拳头,走了上去。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