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9章南山公墓!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有点不敢开车了,转脸去看老司机,他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

    后座那诡异的客人还在不断催促着我开车。

    老司机这时候也让我开车,我只好硬着头皮踩下油门。顺着导航来到南山东路,我才明白为什么老司机说不来这。

    原来南山东路最终通往的只有一个地方,南山公墓。看着那一排排的墓碑,我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好在后座的客人没什么异动,扔下两百块钱就下车了。

    我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老司机这时候说道:“南山东路、宿柳路都不能去,还有城隍庙那边,大半夜的也不能去,别冲撞了神明。”

    我问为什么宿柳路也不能去,老司机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我说我不知道。

    结果老司机给我来了一句那是殡仪馆,还说我运气太背了,估计今天不宜出行,让我回去。

    我想想今天也的确是不宜出行,就闷头往我的出租屋开。谁知道这一路上拦车的还不少,一千米不到,有三个拦车的,我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对老司机说我再接个客试试,老司机也同意了,我就在一个前凸后翘的拦车女孩前停了下来。

    这女孩长的挺好看的,就是嘴唇画的太红了,红的刺眼。她娉娉婷婷地拉开车门道:“师父,去宿柳路。”

    我背后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这什么运气啊?老司机说的两个不能去的地方全都被我碰着了,是我运气太背了吗?!

    我咽了咽口水,也不敢看那女孩,就说不顺路。女孩问我去哪。我也不知道那根神经不对了,脱口而出南山东路。

    女孩有点失望地说那的确不顺路,然后开开门走了。

    我刚松了口气呢,谁知道又坐进来了一个大汉。我说对不起不接客了,他却说唬谁呢,刚才还听见我说要去南山东路。

    我真是后悔死了,刚才怎么那么嘴快呢。这要是普通人我大不了揍他一顿,可是要去南山东路的人……

    我默默地再次开起车,副驾驶上的老司机头上全是冷汗,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我也不敢跟他说话,把那个大汉带到了南山东路。跟第一个大学生一样,他扔下两百块钱就走了。

    我连忙开车往回走,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车子的速度越来越慢了,而且道路两边全都是往南山东路赶的人,我这辆车实在太扎眼了一些,还有不少要打车的人朝我挥手,朝我喊的,我权当自己听不见。

    老司机这时候说道:“怎么那么慢?换档踩油门啊。”

    我说我换档了,可是速度就是那么慢,我也没办法啊。

    老司机扔了烟,又看了几眼外面,疑惑地道:“还没到清明啊,怎么那么多……”

    他这句话倒让我想起来一件事,我有点慌张地说道:“咱们是不是赶上小清明了?”

    “小清明?什么小清明?”老司机反问我,看来他们那边是没有这种说法的。

    我解释道,小清明又称为鬼清明,通常包括清明那一天,一共七天。据说是因为清明节前后鬼们会比较有钱,然后就会有鬼摆摊卖东西,等到清明三天后就会没了。

    其实现在知道这个的人很少了,我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我以前有过一段误入鬼清明的经历。因为这段经历与此无关,暂且按下不表,日后有机会再详细说说,总之,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怎么从小清明走出去。

    所谓鬼清明,可能大家也猜出一些了,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清明节。活人赶着烧纸,死人赶着收东西。在这种情况下误入鬼清明,轻则失魂,重则永远迷失,再也回不到活人的世界。

    老司机也没主意了,他遇见的事倒是不少,像是上次宝马车事件,他就有办法让我们脱困,可这什么鬼清明的他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啊。

    我虽说亲身经历过,但那时候哪里懂这个,连自己是怎么出鬼清明的都很迷糊。

    车越来越慢,再看前头,已经多了不少“人”了,我甚至还看见有个穿着以前文革时候红卫兵的那种衣服在路上走。渐渐的,连马路上都是“人”了,我小心地避开,但是抵不住车速太慢了,最后直接撂挑子——熄火了。

    老司机还算镇定,打开了储物柜,从里面掏出一瓶香油跟柳叶说道:“咱们先把自己七窍给塞上。”

    我说好,把香油跟柳叶和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车前出现两个熟悉的人影,小光和他妈妈。诡异的是,他妈妈身上还穿着那件睡衣。

    原本看见熟人我是很开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小光妈妈那件红睡衣,我心里打了个突。可他们也看见我了,小光看起来很开心,挣脱了妈妈的手跑过来打开车门。

    “叔叔叔叔,咱们又见面了。”

    我说对啊,大半夜的,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小光说道:“我和妈妈迷路了,我看路上很多人都往这里走,就带着妈妈来这里了。”

    这时候小光妈妈也上车了,一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轻轻一眨,相当撩人,她伸手拍了拍小光的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路上哪有人了,你就带我来这里。”

    小光往窗外一看,奇道:“咦,真的没有人了哎。”

    没有了?

    我回头一看,路上空空如也,天边已经起了一层蒙蒙的亮光,而原本拥堵马路的“人”,已经全部不见了。

    “真的没有了……”

    老司机把嘴里的柳叶吐了出来:“出来了,快走快走。”

    我惊奇地转头,却发现后座上空空如也,压根什么人都没有。我打了个寒颤,小光和他妈妈呢?

    老司机还在催促我让我快走,我迅速看了一眼周围,的确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身影,这才带着疑惑,回到我的出租屋楼下。

    临走之前,我问老司机:“你看见后座上那对母子是什么时候走的吗?”

    老司机皱起了眉:“什么母子?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难道是我的幻觉?

    回到家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佛像上香,可我一看佛像的脸,顿时吓了一跳,那佛像原本的脸是慈眉善目让人很有安全感的,但现在嘴角下吊,双目圆睁,怎么看怎么吓人。

    我琢磨着回头问问陈仙师,不过这也要等我有时间去看他再说。

    这事儿一出,老司机也不敢让我开车了,他让我去找一趟陈仙师,让他想法子除除我身上的晦气。车他就转给别人了,让别人开白班。

    我不服气说我也能开白班,老司机却说给我留意看看有没有别的工作。

    想想我也真是倒霉,好好的事儿,现在却弄成这样。不能开车,看来我又要去打零工了。

    对了,还有无业赚呢。

    这几天我都快忘了它了,人总不能那么倒霉吧。不过不得不说,我还真是挺倒霉的,第一个任务就牵扯了那么一大堆事。尤其是想到宝马车一家可能是我害死的我就有点不舒服,谁能那么冷漠无情呢,为了五百块钱害死三条人命,心里能过得去才怪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又接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简单,是让我买一袋零食送给一个女生,给的钱也不少,有两千,除去买零食的钱,也有一千八了。

    不过里面要买的东西可真不少,每一样都有规定,还不能多不能少,牌子必须对,还规定我要穿白衬衫加黑裤子去送。估计是哪个男生不能陪女朋友然后玩浪漫吧。

    我一看时间,也没规定,就说了那女生每天晚上六点多放学,让我这星期之内亲手送给她就成。后面还有那个女生的照片,瘦瘦高高的,很漂亮。

    接完任务,我登了下小企鹅,看手机应用还有什么推广任务没有。然而一上线,我就发现小海给我发来了信息,准确的来说,给我发信息的不是小海,而是小海的表妹。

    小海的表妹说小海去了,如果我是他朋友,明天又有时间,想让我去参加一下葬礼。

    看完我心里有点堵得慌,虽然我跟小海从没见过面,但是在网上交流了不少时间了。他这个人还是非常义气的,有什么任务都会第一个分享给我,有一回我没钱吃饭,他二话不说给我打了五百。

    虽然钱我已经还他了,但这个情我记住了。

    我发了个抖动过去。

    印记(我):你是小海妹妹?到底怎么了?

    海洋天堂(小海):对,我表哥他出了车祸。

    海洋天堂:你要来葬礼吗?

    我当然要去,向她要了地址,然后去取了一千块钱。

    不过我怎么都想不通,小海怎么会出车祸。我们也聊了不少次了,我知道他这个人非常懒,能让他动一动的就只有吃饭和取快递,这样一个懒人,怎么可能出车祸?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又换上一身比较严肃的衣服,打车来到了小海表妹说的地址。

    其实离我出租屋也不远,我和小海侃大山的时候也说过要一起喝酒,可惜,酒还没喝上,他就……

    小海的葬礼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庄重,甚至乱哄哄的,还有人在那打牌。我环视了一圈周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这时候,一个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对我道:“你是刘印?”

    看来她就是小海表妹了,长的还挺漂亮的,不过我现在心里都是淡淡的伤感,也没心思打量美女了。

    我说我就是刘印,然后把钱递过去:“一点心意。”

    小海表妹看起来有点慌张,她把钱接过去,然后递给一旁在那里记钱的人,然后对我说道:“你是刘印的话,能不能跟我过来一下。”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