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7章五杀阵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有点不明白,一件衣服还能有什么问题。 .t.不过还没等我问出来,老司机先问了。

    陈瑶皱皱眉说道:“我也看不出来,只不过这件衣服上怨气很重,回头我要带去给我爸看看。”

    我求之不得,直接答应了。

    接着,我们就开始布置我的屋子了。首先,我们清理出一片空地,接着,老司机出马,往笼子里放了五样东西。

    这五样东西分别是超过手腕粗的剧毒眼镜蛇,活了五百年以上的老龟,浑身毒泡的癞蛤蟆,浑身没有一点毛的山猫和一只看不出来特色的刺猬。

    这五样东西能组成一个阵,据说叫做五杀阵,当然,布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就该我出马了。我把那只没有杂毛的黑狗给杀了,还是吊死,黑狗死了之后先挖眼,剁爪子割舌头,接着放血剥皮。黑狗皮盖在笼子顶上,黑狗爪拴在笼子门上,黑狗眼则泡了血朝窗户放。

    然后陈瑶出马,用黑狗血泡了盐,淋在笼子周围,特意留出来一个空。接着嘛,我就要下去溜圈吸引稻草人头了。

    还必须我下去,因为陈仙师说那稻草人头已经惦记上我了,其他人都没有我仇恨大。

    不过也真的只有我合适,毕竟一老一女,我总不可能让他们去冒险。

    我们这边很偏僻,一到晚上就没人了,连个卖小吃的都没有,我下楼的时候是八点,才溜了一个小时,最后一对小情侣出门后,居然一个人都看不见了。虽然还有车不时路过,但我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

    我先慢跑了一会,感觉有点累了,就躲在墙根抽烟,打火机刚点着,就有个人凑过来拿了根烟让我点。换了平时我肯定不鸟他,但今天我心里没底,有个人陪我也是好的。

    我就给他点了烟,两个人吞云吐雾了一会,他忽然开口说话了:“你,来这,干嘛,的?”

    听见他说话,我有些诧异,虽然天黑看不见脸,但是看他的打扮,西装革履的,也是个社会人士,怎么说话的声音不仅沙哑,还像是刚刚学会说话那样,说的慢而且咬字不清。

    或许他是个口吃呢。我也没太注意,说我是来锻炼的。他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一根烟抽完,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刚才从头到尾,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抽烟。

    我手里的烟已经抽完了,而他手里的还剩下一半,不是没抽是什么。

    我的心一沉,不露声色地用余光去看他的脸,但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看不见他的脸长什么样,好像他脸上罩着一层黑暗一样。

    我掐着大腿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摆摆手说道:“你继续,我先走了。”

    刚转身要跑,一只像铁钳一般的手却搭在我的肩膀上,并且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肩膀。

    “别,急。”

    我回头,这回终于看见了他的脸,不禁心里一颤,这不是稻草人头还是什么。一张充满了稻草的脸,但现在大部分都已经罩上了人皮,有些地方罩的错了,但稻草人头显然毫不在乎。

    他嘴里嚼着什么,黑乎乎的泛着恶臭的液体从他嘴里流出来,看的人直反胃。像是注意到我在看他,他张大嘴,冲我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这时候我看见他嘴里的是什么了,是一个眼珠子。

    我没忘了自己的任务,一脚踢得它倒退了一步,接着我就拼命往前跑,不回头地跑。一口气跑到了我的出租屋楼下,我才转身想去看他有没有跟上。

    谁知道一转身,就看见他跟在我十几米的地方。

    他跑步的方式很怪异,像是不会弯膝盖一样,大步一跨,一蹬一蹬的,但无疑很快,见状,我连忙上楼,敲开门,对老司机和陈瑶说道:“已经把它给引来了。”

    陈瑶拍拍胸道:“交给我吧。”

    我的目光这下不禁落到了陈瑶胸上,不得不说,身材好总要牺牲一些的,腰细腿长陈瑶都有,唯有胸……不值一握。

    怕陈瑶看出来,我连忙转移了视线,看向已经被陈瑶放上了红线铜钱的笼子,笼子里还有一件我的衣服,衣服上是我的头发,这是为了引人头进笼子。

    老司机端来一个碗,碗里面是香油柳叶,我一边拿着柳叶往耳朵里塞,一边说:“这笼子门有点小,我怕稻草人头钻不进来。”

    陈瑶皱皱眉:“怎么会小。”

    的确,那笼子门可以容一只大狗进出了,可现在不一样啊,那稻草人头已经有身子了。

    我把刚才看见的跟陈瑶一说,陈瑶脸色不好看起来:“我得打电话跟我爸说一声。”

    可还没等她拿出手机,砰地一声,大门被踢开了。

    陈瑶这下冷静不下来了,后退了好几步,脸色发白地看向稻草人头。

    它这样子实在太恐怖了,一根根染着黑血的稻草从头上戳出来,东一块西一块拼凑的人皮和五官,那些皮肉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它头上蠕动,不时还掉下一两块碎肉。让我想起了星爷电影《西游降魔篇》里的猪刚鬣,只不过那颗猪头如今换成了稻草头,不过都是一样的恶心。

    我连忙把柳叶往脸上塞,但稻草头好像已经闻到了我的气味,用他那怪异地走路姿势,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老司机把碗往我手里一塞,躲到旁边去了,我心里暗骂他不讲义气,却是不得不端着碗开始跑起来。

    跑了没两步,我却看见陈瑶拿着把菜刀,示意我把稻草人往她身边带。我以为陈瑶有办法,连忙带着稻草人到陈瑶旁边,谁知道那小妞居然拎起菜刀就砍。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稻草头那战力就算我都比不上,这小妞还敢拿菜刀去砍。

    果然,陈瑶的刀还没落下,稻草头就伸手给她抓住了。我连忙回身一脚踢在稻草头身上,稻草头一晃,丢下陈瑶转身来抓我。我七窍都塞了柳叶了,它也“看”不见我。

    陈瑶趁机跟我跑到旁边,我又抓了一把柳叶,给陈瑶抹了一脸。

    稻草头估计“看”不见陈瑶了,左看看右看看,居然开始摇摇晃晃地往笼子走。这下陈瑶急了,把菜刀塞我手上,比了了割头的手势,让我去把稻草头跟身子分开。

    就他妈一把菜刀?让我去跟稻草头干?这不是逗我呢吧?

    陈瑶小妞坚定的目光告诉我她不是在逗我,我却深刻地感觉自己是被逗了,我这一手香油,连刀都拿不稳呢!

    然而稻草头都快走到笼子跟前了,我再不去,估计它能给笼子弄翻。万一笼子翻了,我们几个还是跑不掉,别说稻草人头了,就是那眼镜蛇,一口一个也把我们三个给弄死。

    妈的,拼了!

    我吐出嘴里的柳叶,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好像我柳叶一吐出来稻草头就“看”见我了,立刻转过身,往我走来。

    我心里有点怵,但都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索性大叫一声,拿出了以前砍人的气势,朝它冲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一声大叫给吓住了,它居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等我冲过去。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双手握住菜刀,往稻草头脖子砍去。

    这一下可谓顺利至极,我眼看着菜刀都沾到它脖子了,心里一松。谁知道下一秒,一双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把我给提了起来。

    以前都是我拎人,这回被稻草头给提起来,我才知道那滋味有多难受。更难受的是菜刀都在它脖子上留印了,结果还是失败了。

    稻草头力气很大,我渐渐支撑不住了,眼前一片模糊,因为缺氧而开始胸闷头疼。

    可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稻草头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正要仔细看,却发现稻草头的身子往地上一倒,连带着我也掉到了地上。有人往我嘴里塞了一团柳叶,然后把我往外拖。

    十几秒之后,我才恢复过来。

    老司机和陈瑶围着我,都紧张得看着我,我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了,两人才松了口气。

    陈瑶让老司机拿着小光妈妈的睡衣,把那具无头的尸体脖子给罩了起来。老司机刚做完,就见那稻草头从笼子里飞了出来,它头上的人皮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在屋里飞了两圈,又落到那具尸体上。

    但是尸体始终不听它指挥,稻草头耐不住了,又飞回到笼子里。一阵阵打斗的声音传来,山猫嗷嗷直叫,眼镜蛇发出嘶嘶的声音。

    陈瑶拿起了身旁放着的小笼子,里面是不会飞的小鸟跟下了三年蛋的母鸡。我连忙起身,按住了她的手,这个活太危险了,刚开始说好的,就是我来做的。

    陈瑶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像是在说不要勉强,我拨开她的手,拎着小笼子来到笼子旁。这时候我发现眼镜蛇、癞蛤蟆跟山猫都已经一动不动了,只有乌龟和刺猬缩着身子,看起来还有一口气。

    我拿出不会飞的小鸟,摸了摸它的头,然后,一把拽下它的翅膀。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