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6章衣服有问题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说我怎么知道那稻草人头是怎么变得那么凶残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它,再拖下去,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呢。

    陈仙师指着自己的断臂苦笑:“你看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帮你们去捉它?”

    我和老司机对视一眼,有点没主意了。

    陈仙师还躺床上呢,他胳膊上那伤口还渗着血呢,就算我们强拉他起床,他也没法帮我们啊。

    就在我们几个人愁眉苦脸的时候,病房的门一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走了进来,她手上端着一个饭盒,看见我们也并不惊讶,只是冲陈仙师说道:“爸,医生都让您多休息,您怎么总是不听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饭盒放下,熟练地给陈仙师掖好了被子。

    原来是陈仙师的女儿,我脑子里乱乱的,一边想着陈仙师的女儿好漂亮,一边想着稻草人头该怎么解决,一边又是那件小光妈妈的睡衣,还有态度不明的陈筱雨。

    对了,陈筱雨!她就住我对门,她会不会有危险?!

    一想到陈筱雨会有危险,我的心就安定不下来了,对陈仙师说您是懂行的人,离了您我们啥都干不成,更何况那稻草人头也是您弄出来的,杀了两个人了都,这账估计也得算您身上。我看您也有心解决这件事,您就说该怎么解决,跑腿的事交给我。

    老司机也说钱的事包他身上了。

    陈仙师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愿意出力,是你们没有干过这个。如今虽然弄不清它到底是为什么可以吃食人肉,但是我不在,恐怕制不住它啊!”

    老司机道:“不如这样,我们把那东西引到医院……”

    “不太可能,路途太远了。”我打断老司机的话,皱着眉想其他方法。

    陈仙师也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漂亮女孩说道:“爸,不然我去吧。”

    陈仙师一口否决了:“不行,太危险了!”

    漂亮女孩却没有退缩:“我天天看你做那些事,看那么多年看也看会了,不就是一个小鬼,有什么危险的,再说了我就帮他们最后压制一下,能危险到哪去?”

    听见她这么一说,我跟老司机也觉得有戏,但陈仙师显然是不乐意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涉入危险中,怎么说就是不同意。

    漂亮女孩倔性也上来了,直接道:“你不同意是你的事,反正我已经做了决定了,回头我就跟他们联系,我看你怎么阻止!”

    这话算是震慑住陈仙师了,他连忙道:“别别别!我……我答应,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们必须按照我说的做!”

    我们当然答应,漂亮女孩却不让我们说话了,说是要等陈仙师吃好饭再说。等她给陈仙师喂了饭,陈仙师让我去寺庙一趟,去借佛前供奉用的烛台,有蜡烛的最好。

    陈仙师说我家煤气灶上的火压根没有任何灵力,也就只能做做饭点点烟了,他那天用的蜡烛芯全都是用香灰掺符水浸上三天三夜,蜡里面还掺了少许的老公鸡鸡冠血,这才让那只小鬼不敢靠近。

    他还骄傲地说用那蜡烛烧出来的叫三昧真火,被我和老司机狠狠鄙视过才改口说是盗版三昧真火。

    烛台这玩意一般庙里的不顶用,需要那种比较大的寺庙。我直接来到了最有名宝华寺,找到一个小和尚买了五百块钱的香之后,问他能不能借用一下烛台,谁知道这小和尚眼也不眨地说不借。

    我估计自己掏的钱太少,又加了三百,小和尚笑眯眯地收下钱,再问,还是不借。

    我心里火起,就想教训这小和尚一顿。谁知道这小和尚机灵,扭头往里喊了一声:“通达师叔!”

    接着一个光着上身射一脸横肉的和尚就出来了,我倒不是怕他,关键他身后还带着四五个一看就很能打的和尚。双拳难敌四手,这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

    可是道理归道理,总不能我第一件事就铩羽而归吧。那些拿钱就给的寺庙我又觉得不靠谱,万一关键时刻没用,我才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哭呢。

    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想了想觉得可行,就对那满脸横肉的和尚说道:“大师您好,我是东方日报的记者,叫刘印,我们主编最近让我们写一篇关于寺庙的新闻,我瞅着宝华寺那不是咱们第一大寺嘛,这关于寺庙的新闻肯定要搁咱宝华寺里面出,就想让你们配合一下。”

    开始那满脸横肉的和尚还有点不情愿,但是随着我又掏了一千,单独塞给他,他终于勉勉强强地同意了。说回去找主持商量一下,我怕他这一商量就回不来了,到时候一千八打水漂还拿不来烛台。于是他转身一走,我就扑通跪了下来。

    一边跪一边哭喊道:“宝华寺的大师慈悲为怀啊,我老婆卧病在床,她是宝华寺的信徒,唯一心愿就是能为佛祖点一盏灯。只要大师们愿意给一盏烛台,我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们!”

    这是我事先想好的,这样的大寺庙,是肯定不会在乎我的威胁什么的。他们日进斗金,估计也不怎么在乎我这千八百的,但是有一样,名声,他们不得不在乎。

    有人上赶着送他们名声,他们还能不在乎吗?

    宝华寺里上香的人很多,不一会儿,就围了不少人,力求逼真,我下狠劲磕了两下头,破点皮流点血,围观群众很快对我表示同情。

    眼见着效果差不多了,就看宝华寺的人配合不配合了。

    还好,没让我失望,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走了出来,一脸慈悲为怀地扶起我道:“无需如此,不过一个烛台而已,有何不可?”

    说完,亲手从大殿上端了一个烛台给我。

    烛台上有许多烛泪,一看就是使用了很久的,我高兴地握了握老和尚的手:“大师,这辈子信徒无以为报,一定日日吃斋念佛,下辈子做牛做马还您的恩情!”

    老和尚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一群人跟他一起在那念经了。我见状直接溜了,顺手带走了老和尚让人拿给我的一袋子蜡烛。

    回到医院,我把在宝华寺的事情一讲,漂亮女孩笑的前仰后合,而陈仙师则两眼放光地说道:“真是宝华寺佛前的烛台?”

    说完一把抢过烛台,看了又看,连连直呼宝贝:“我以前去那借东西没一次成的,还是你们年轻人脑子好。”

    我心想我也是被逼的,大庭广众之下的丢人不丢人,要是打打架就行,那我还宁愿打架呢。

    老司机不在,我问老司机去哪了,陈仙师说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接着又使唤我去买东西。

    什么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的黑狗,什么不会飞但翅膀没受伤的小鸟,什么下了三年蛋的母鸡,总之杂七杂八的,一直买到晚上,我身上的钱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等到把东西买好,回到医院才发现老司机也回来了,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疲惫,见了我也只打了声招呼。

    我好奇的问老司机干嘛去了,他说去买东西了,但是买的东西不能带到医院。说完,老司机给了五千块给我,说让我先用着。

    我心里有点感动,明明是我惹出来的事,但次次都是老司机出钱又出力。我拒绝了老司机的钱,说道:“您也要养家糊口,我还比较简单呢,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笑了笑,还是把钱塞到我手里了:“等这事完了,你就存点钱,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

    陈仙师在一旁笑眯眯地说道,这个烛台刘印你要是愿意卖,我给你十万。

    我一听差点蹦起来了,一个烛台,十万?!

    陈仙师说这不是普通烛台,你不懂,反正你愿意卖就十万,不愿意就拉倒。

    我当然愿意,我这还是骗来的呢,也不对,我是花了一千八买的。

    总之一切准备好之后,陈仙师却说要休息一天。我是等不及现在就想解决的,但是一看老司机也累了,漂亮女孩陈瑶也困了,陈仙师更是一副我今天啥都不想干的样子,也没法子,只能等明天了。

    我跟老司机也没离开医院,在板凳上凑合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老司机、陈瑶三个人就来到我的家。

    一进门,陈瑶立刻捂住了鼻子:“这什么味啊,腐尸味跟焦尸味掺和到一起了,你家里藏尸呢吧。”

    我权当没听见,大概是已经闻习惯了,我现在已经闻不出来我家任何味道了。

    陈瑶三两步走到我床边,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似得,从床边的椅子上拎起一件衣服。

    我老脸一热,操,那不就是我临走前扔椅子上的小光妈妈的睡衣吗,这下老司机和陈瑶要把我当成变态了。

    陈瑶啧啧了两声:“看不出来,你还爱好这口啊。”

    我也不知道陈瑶想到哪里去了,只能尽力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跑到我房间去的,反正不是我的。”

    陈瑶没理我,凑近闻了闻,忽然捂着嘴一副想吐的样子:“这衣服有问题!”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