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5章焦肉味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猜的没错,杨毅是来查问宝马车事件的。 .t.他们最后通过钉子查到了我身上,这回的目的就是让我交代我买钉子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我查到你账户里最近有两笔不明入账,一笔是五百,一笔三千。”

    我打断他道:“你别开玩笑了,三千五能买人命吗?”

    杨毅笑了笑道:“我当然知道不能买一条人命,可是如果你拒绝回答的话,那我可就有权利逮捕你。”

    我皱了皱眉,杨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按说如果他想抓我早抓了,压根不用这样单独上门来问我。

    杨毅估计知道我心里的疑惑,说要请我去吃饭。我寻思不吃白不吃,跟着他出门了。

    到外面我才知道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一觉睡了大半天,这还真是少见。

    找了个没什么生意的小菜馆,点两个菜,又要了一瓶酒,杨毅喝了两杯,就忍不住说话了。

    他说他只是吓唬吓唬我的,宝马车的案子已经了结了,就当交通意外处理。

    我松了口气,连忙说那你还来找我。杨毅说我就是来找你喝酒的,不过你家怎么一股烤肉烤焦了的味,连楼道里都是,感觉有人在烤人肉,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我笑不出来,我有点生气了。

    杨毅也看出来了,给我倒了杯酒,说其实你该谢谢我,要不是我坚持,估计你真得到里面蹲个半个月。

    我也不跟他较劲,直接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本来查到钉子是我买的就要来抓我的,是他压住了。正好上面势力洗牌,这个案子搁置了,我也没事了。

    说完又开始跟我诉苦,先说上面怎么怎么糊涂,又说那些做行政的屁都不会,以为破案是过家家呢,上面领导洗一次牌,就让他们放下了手头的好几个案子。说来说去,又说到宝马车的案子上了,说这个案子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刘志武,结果最先死的就是他。

    “等等,你说的谁?”我问杨毅,反正这案子已经结了,也不是什么绝密,问问也没事。

    杨毅又重复了一遍:“就是宝马车案件死者的对头,这个刘志武最会用这种阴招了,每回他往上升,他的对手里肯定有两个死于非命的,这种方法他用过两回了。可你说巧不巧,死者死的前两天,他回老家,跟一个偷鸡贼打起来,结果摔倒死了。真踏马的邪了门了。”

    刘志武……这个名字我记得,就是给我发布钉子任务的人。因为我就接了两个任务,所以我对这个名字印象还算深刻。

    这其中,会有什么联系吗?

    一顿酒喝到下午,杨毅也有点喝高了,他自制力比较强,喝高了就说要回家,临走前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说:“你最近小心点,你们那片有个变态杀手出没,已经杀了两个人了……准确地说,是吃。残尸上还有稻草,反正你见了稻草先跑再报警。我们还没有什么线索,消息也被封了,你回家的时候小心点,晚上随意不要出门。”

    稻草?吃人?我想到那天跑掉的那个稻草头。

    不会是它吧?!

    看着杨毅摇摇晃晃地走了,我也起身回家,谁知道在楼下,我碰见了一个好几天都没有见到的人,陈筱雨。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整个人楚楚可怜,看上去像是在等车。

    看见我,陈筱雨咬了咬下唇,眼里一瞬间充满了眼泪。等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小声说道:“谢谢你帮我垫付房租,那些钱我会还你的。”

    我还没说话,陈筱雨已经小跑着上了出租车。我想到杨毅说的变态杀手,想给她提个醒,但她已经走了,我也没有她的手机号,只能作罢。

    半夜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等听见对面的门响,确认陈筱雨回来了,我才睡了过去。谁知道睡了没一会,却被一阵砰砰砰的声音给吵醒了。

    大半夜的,谁砸窗户呢。我迷迷糊糊地睁眼一看,差点吓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家窗户上出现了一个人头,正在那砸窗户呢!

    其实隔着窗帘,我也不大能看清楚那是什么,但我昨晚满脑子都是稻草人头,现在一看就立刻把它当成了稻草人头。

    它还在那一下一下地撞着玻璃,而且一下比一下撞的响。房东那玻璃跟纸似得,估计撑不了多长时间,我想到上回解决宝马车时,稻草人不是很怕火嘛。

    我连忙下床,想去摸床底下藏的铁棍,摸了好一会没摸到,反倒摸到了个表面硬硬的,又很有弹性的东西。再一摸,才摸到了铁棍。把枕巾绕到铁棍上,我又到厨房打开燃气灶。

    这时,哗啦一声,窗户破了。

    我把枕巾点燃,门关上,紧张地用对着门警惕着。

    这玩意咬合力惊人,上回一口就把陈仙师胳膊给咬断了。我感觉手里的小铁棍让我有点没信心。

    就在我全神警惕着门口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阵风声。还好我打架也练出了一些警觉性,头一低,砰地一声,什么东西撞倒了我的垃圾桶。

    我往地上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它满脸的稻草,我估计还认不出来它就是那天逃走的那个稻草头了,如今它已经有了五官,鼻子眼睛耳朵嘴……只不过,这些五官全都是属于人类的!

    而且可以明显地看出来,这些五官都是从人身上撕下来的,那伤口上的裂痕,也就撕裂能办到了。

    最恶心的还要数那双眼睛,没有眼眶眼皮,就那么黏在稻草上,恶心极了。

    它忽然看向我,冲我一笑,五官极度扭曲,一双眼珠子像是要掉下来一样,让人心里发寒。我警惕起来,把铁棍横在面前。我刚刚摆好姿势,它忽的就从地上蹦了起来。

    我防的就是这一手,趁机把带着火的那一头往它嘴里塞。原本以为它会害怕地逃走,谁知道它却压根没有反应,跟贪吃蛇似得,把我的铁棍一节一节地全吃了。

    妈的,它又没有肚子,吃的东西怎么不从脖子掉出来啊?!

    这时候显然已经没时间想这个问题了,我把铁棍连着稻草头一起往煤气灶上一扔,但它搁火里啥事没有,仍旧活蹦乱跳的,还给我的铁棍全吃了,这下可怎么办?!

    我往外跑去,给厨房门死死顶上,但已经破了一个洞的窗户提醒我,我的做法是徒劳的。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对策,想来想去只想到老司机说的香油加柳叶能捂住人气儿,可我家有香油,又哪有什么柳叶啊,谁家没事备着柳叶。

    没等我想到第二个法子,稻草头已经从破玻璃那里钻进来了。他嘴角斜吊着,显得分外残忍。

    我他妈可不想成为它身上的零件,该怎么办啊?!

    急疯了我更想不出来,前几天我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谁要是跟我说看见稻草人吃人了我非一巴掌呼死他,可我却偏偏就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事。

    稻草人已经跳起来了,我往旁边一闪,本以为跟上次已经能闪过的,谁知道它居然在空中来了个变向。

    但我已经没法变向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越来越近。

    就在稻草人头快要咬上我的脖子时,突然,它停止不动了,像是被一股力量给拉住了一样。我能看见他朝我龇牙咧嘴,却不能离我更近一步。

    我被它嘴里传来的臭味给熏的难受,没过几秒。稻草人忽然扭头飞走了,我看着它往外飞去,感觉自己简直像在梦里。

    等到确定稻草人头终于飞走了,我才松了口气,随手把身下的衣服拿来擦汗,擦了两下,我又感觉到不对劲了。

    这件我用来擦汗的衣服上带着两种味道,一种是女人香,一种是焦肉味。再拿在眼前仔细看看,这不就是那天见到小光妈妈的时候她身上穿的睡衣吗?!什么时候跑到我家来了?

    我想了半天,都不明白自己家怎么会有这件衣服,难不成是我梦游偷来的?

    我现在没有力气想那么多,只想赶紧洗了澡去睡觉,就把衣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去浴室洗澡,这一洗,却又发现浴室里的地上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很多焦焦的东西,像是什么东西的皮烤焦了然后被拿到我的浴室洗一样。

    我恶心的不行,半天才处理好。

    也不用睡了,我抽着烟熬到天亮,天一亮,我就给老司机打了个电话。估计他昨晚又是晚班,接到我电话的时候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听见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才惊呼了一声道:“你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就是不知道这稻草人头会不会再来找我。

    老司机又说果然陈仙师说的对,然后说让我等一会,他收拾收拾来接我去找陈仙师。

    我去吃了早饭,很快老司机就开车来接我了,我们一起来到医院。陈仙师的伤还没好,听我们说了来意,吃惊道:“怎么会这样,那小孽畜只剩下一个残魂,莫说是害人了,怕是太阳一出就会灰飞烟灭了啊!”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