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4章电死一对母子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儒林小区也有十几年历史了,这边有个很有名的小学,所以儒林小区的房价一直很高,倒卖个二手房比新房还贵。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因为儒林小区里的小孩子多,所以保安工作还是蛮到位的,不过这所谓的到位也就是看见谁家小孩乱跑会帮着喊一声。

    但是我这个生面孔还是被保安叫住做了个登记,我递了一包烟过去,说跟自己女朋友生气了来哄哄她,保安也就叫我进去了。

    来之前我就已经查过了,儒林小区的配电箱就在一单元楼后面,我抽了根烟,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过去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铁丝,前面弯个钩子,很容易就打开了配电箱。

    配电箱里开关很多,好在我来之前查过了,不然面对这从没见过的玩意还真是有点束手束脚。

    不经意地一抬头,我看见了一个正安安静静地看我做坏事的小子,巧了,他还是刚刚玩我手机的那小男孩。

    我朝他挥了挥手,接着按下了电路开关。

    儒林小区一下暗了下来,我关上配电箱的门,跑到一棵大树后躲好。防着等会被赶来的保安抓住。

    不过保安没来得及过来,就被不断跑到保安亭问的住户们给围住了,我看着手机掐时间,等到了时间,又回到配电箱前,打开门,盯着手机算时间,时间一到,就把电路给打开了。

    可就在这个瞬间,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这声尖叫回响着,久久没有平息。我被这声尖叫吓了一跳,心慌地关上配电箱的门,跑出去了。

    回到家,我拿出手机,把刚才拍的图片上传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想着刚才那声尖叫。因为它太不正常了,简直不像是人能够喊出来的,里面包含的痛苦让我这个只是听见的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反复了大半夜才睡过去,第二天一早,又被敲门声惊醒了。

    难不成又是小美女叫我吃饭?

    我也没穿上衣,想着正好让小美女看看我的身材。谁知道打开门,看见的却不是小美女,而是房东老婆,一个又丑又胖的女人。

    说起房东老婆,我真是从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女人,又丑又胖也就算了,还经常对租客动手动脚。房东是个很瘦弱的男人,还是个老师,一看就是个有知识的人,这女人不珍惜也就算了,还经常打房东,我不明白,为什么房东还不离婚。

    不过别人的家务事不是我能管的,我也没心思打开防盗门了,直接说道:“来收房租的?不是还有半个月吗?”

    房东老婆一双三角眼在我身上乱转:“不是收房租的,是听说附近来了一只狼,已经有个人被吃了,最近晚上不要乱出门。”

    我敷衍地点了点头,正要关门,房东老婆却又道:“你知道你对门那女的去哪了吗?白天见不着人影,也不知道干的是什么不正经的工作。”

    她这话说的我听着有些刺耳,不耐烦道:“你找她什么事?”

    “她都欠了半个月房租了,再不交租,我可要把房子租给别人了!”

    她最近手头紧吗?

    “多少钱?我替她交了。”不就是一个月房租吗,就当是为了感谢她那一顿饭的钱了。

    房东老婆斜眼看了看我:“哟,还想英雄救美呢?”

    “你要不要?”

    “要,不过你要交四个月的房租。”房东老婆不怀好意地道。

    四个月?!坑人呢是?

    “为什么要交四个月房租?你们这不一向是一个月一个月算房租的嘛?”

    房东老婆扣了扣耳朵,一脸的肥肉让人厌恶:“反正我跟她签合同的时候就是三个月一交租,加上上个月她欠的,你要想当这个英雄,就必须交四个月房租。”

    要不是我还想在这住下去,我真想冲这张肥脸上来一拳。好半天,我才忍下怒气,数了三千二给她。房东老婆扭着屁股走了,我没忍住,冲她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这一下我身上的钱基本没了,好在无业赚上的那三千已经到了。我看了会,没发现合适的任务,吃了早饭就接着去搬货卸货。

    今天的活有点多,我们一直干到半夜,头头请我们吃了饭,然后我们打车回家,巧的是,正好住在儒林小区。

    如今我看见儒林小区还有点心虚,而大头看见儒林小区,却忽然打了个寒颤,看他的样子,酒已经醒了一半了。

    他挠了挠头,脸上又是恼火又是害怕:“妈的,早点赚钱买新房子,什么破小区啊。”

    头头点了一支烟:“大头啊,你还有自己的房子呢,已经不错了,你还嫌弃这嫌弃那的,我们这些没房子的人怎么办啊。”

    大头叹了口气:“头头你不知道,昨天我们这边死了一对母子,特别邪门,是被电死的,死的那个惨啊。”

    他摇着头下车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却掀起了滔天波浪,昨天不就是我去儒林小区拉电闸的时候吗?难不成我误打误撞,害死了一对母子?!

    不可能吧,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我浑身直冒冷汗,头头也看出来我的异样,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身上不舒服,搪塞了过去。

    到了街角,我连忙大喊一声停车。

    头头问我怎么回事,我赔笑说遇见熟人孩子了,去给他送回家。又递上一支烟,让头头他们先走。

    头头嘀咕道:“哪有什么小孩。”

    我看向街角的花园,那里不正坐着那天玩我手机的小男孩吗。我也没跟头头争辩,下了车就往小男孩走去。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他怎么还不回家?

    小男孩就在上次我们遇见的地方坐着,有些焦急地左顾右盼,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还不回家?都十二点半了。”

    看见是我,小男孩眼睛一亮:“叔叔!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长时间了,我告诉你,妈妈生气了,你快点走,躲得远远的!”

    我有些失笑,看来他妈妈平时对他很凶,所以他才那么怕妈妈。我把他抱起来,他身子轻飘飘的,感觉没有多少肉:“你才是应该快点回家,都这么晚了,妈妈肯定会担心你的,你住在多少号,我送你回去。”

    我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喊:“小光,你在哪?”

    恐怕是小男孩的妈妈来找他了,我看见小光脸上满是害怕,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连忙开口:“小光在这里。”

    小光看起来害怕极了,死死地拽着我的衣服,声音颤抖地道:“叔叔,你还是走吧,妈妈很凶的。”

    我伸手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你知道妈妈很凶,还这么晚不回家?”

    小光不说话了,大眼睛委屈地看着我,看起来快要哭了。我连忙哄他,说回头给他妈妈求个情,让他妈妈不打他。

    刚哄好小光,我转头却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头发湿漉漉的,穿着红色睡衣的女人出现在我们身边。

    大半夜的,这一身看起来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的心跳的有些快,好一会才缓过神,想到这是小光的妈妈。

    我咽了咽口水,把小光递过去,趁这个机会好好打量了一下小光的妈妈。不得不说,小光的妈妈还是个大美女,杏眼柳眉,加上一张樱桃小口,是个很温婉的美人。

    加上她穿的睡衣领口大开,让我的眼睛吃了好几口冰淇淋,我不禁对小光的妈妈好感蹭蹭往上涨。

    小光妈妈接过小光,皱着眉嗔了一句:“你怎么又乱跑?”随后她对我说谢谢,麻烦了之类的话。

    我也不好意思再吃人家豆腐了,挥挥手转身就走,走了没两步,我想起来跟小光承诺的要给他求情,谁知道一转头,花坛边已经没人了,只能看见黑暗里隐隐约约的一抹红色。

    我有些愣,这走的也太快了吧,只是我忘了给小光求情,也不知道他妈妈回去会不会打他。

    打车回去又是一笔开销,不过没事,有钱任性!

    我估计自己是真的太缺女人了,回到家脑子里想的都是小光妈妈的无限春光,想着想着我把持不住地撸了一发。

    撸完之后我去洗澡,洗着洗着水温突然变高,吓得我连水都没关就跑了出来。这里的房子就是不行,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直接接了冷水马虎冲干净,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烤肉烤糊了的味道。

    闻了一会,我确定自己没问错,立马打开窗户大喊一声:“哪个龟孙子家的烤肉糊了?!”

    黑暗里传来几声叫骂,我也不关窗户了,倒头就睡。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看见小光妈妈在我家浴室里洗澡,白皙的裸背,湿漉漉的长发,加上一双勾人的杏眼,不过我的眼睛始终黏在那对高峰上。

    嘿嘿嘿……嘿嘿嘿……

    第二天我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也不知道是谁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梦。

    “谁啊?!”

    我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下床的时候还有点腿软,想到梦里不知道跟小光妈妈嘿嘿嘿了多少次,我也就释然了。

    打开门一看,是杨毅,我顿时清醒了。

    杨毅这回的脸色比上回严肃了很多:“刘印,你先去穿衣服,顺便好好想想,你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宝马车的事,查到我头上了?!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