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2章稻草人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之前在夜总会看场子的时候,我身边有很多女人,各种各样的,清纯的,妖艳的,活好的,胸大的,可那时候我前女友还在我身边,我对前女友是真爱,那时候无论有多少女人往我身上贴,我从来都是推开。 w.vo.com

    算算前女友离开我已经快要一年了吧,因为辞了夜场的工作,又没找到稳定工作,所以一直没有女朋友,当然,也没人看得上我。所以我跟自己的右手相伴好久了,被我的美女邻居一摸,顿时没把持住,硬了起来。

    我愣了,她也愣了。

    她看着我,半响没有说话,大约是惊呆了,也忘了放开手。

    我是痛苦并快乐着,感觉再被她摸下去我就要出来了,于是我咳了咳说道:“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像是被烫了一下一样连忙抽回手,随后飞也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还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我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姑娘明天会不会说些什么。

    不过说起来,她的身材真的很不错,虽然长相清纯可人,但那一下却让我感觉到她的前凸后翘。

    我晃了晃脑袋,想什么呢,先养活自己再去想这种事吧。

    回到家,我先穿上衣服,接着把今天的遭遇告诉小海,又问他有没有新的任务。但小海始终没有回复我,无聊之下,我再次点开无业赚。

    个人页面显示我已经完成任务,五百块到账。

    真那么简单?

    我来了兴趣,一步一步输入了自己的银行卡号,然后点击提现。

    上面说要明早八点才能把钱提现出来,我又看了一会,眼皮变得沉重起来,脑袋也钝钝地疼。看来失血过多,对我还是有很大影响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发现从无业赚提现的钱已经到账了。

    我不禁有些激动,虽然五百块不多,甚至还没能抹平了昨天一天花的钱。可是那无业赚上可不止那一个任务,要是每个任务都能给那么多钱的话,我是绝对赚翻了的。

    那上面的任务虽然又奇怪又麻烦,但是给的钱也多啊。

    就在正乐呵地洗脸刷牙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可是是房东,看来隔壁那小美女果然是去告状了,我正想着该怎么解释,打开门才发现不是房东,而是警察,巧的是,还有一个我认识的警察,杨毅。

    杨毅以前是扫黄组的,我们经常打交道,后来他升职被调走了,而我也辞职了,谁知道,居然在这里碰见了。

    杨毅也认出了我,笑着道:“好你个刘印,原来你躲这里来了,怎么,不干以前的老本行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不干了,你们进来吧。”

    既然都是认识的那就好说了,他们是来做宝马车事件的笔录的,公式化地问了我一些问题,又让我签了个字。收起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之后,杨毅问我道:“你那天也在场,而且还是离那辆车最近的人,你有没有看出来什么异常?”

    我奇怪道:“能有什么异常,不是交通事故吗?”

    杨毅苦笑道:“要真是交通事故,就该交通部门的同事来了。”杨毅如今已经是重案组的人了,这种案子的确不该他来的。

    我也懂规矩,这种事他们不能随便说的,我也就没再继续问,杨毅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人走了,走之前还让我好好做人,找个正经工作。

    我说我倒也想找正经工作,可正经工作哪里要我啊。

    杨毅不说话了,拍拍我的肩膀,离开了。

    杨毅走了之后,我简单吃了早饭,又登上企鹅,小海还是没回我的话。我有点纳闷,小海整天泡在网上,一般都是秒回的,这种隔了一个晚上还是没回我的情况真的很少见。

    我又打开无业赚,看了一会之后,接到了一个比较缺德的任务。后天晚上九点十三分到九点二十四,拉掉儒林小区的电闸。

    儒林小区就离得比较远了,风险也比较大,万一被保安抓到了,很可能打一顿然后扭送警察局。不过这个任务的佣金也高,整整两千块钱。

    只是让一个小区停电不到十分钟,很划算了。

    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任务上拉起电闸的时间规定到秒,而且说明了时间不对不给钱。

    到底这上面发布任务的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会发布那么奇怪的任务?

    我没那个时间瞎想,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我一般做的事情是帮人卸货,搬运东西。出苦力嘛,钱不多,好在需求比较大。

    搬了一天的货,晚上我刚想回家吃饭,就接到了老司机的电话,让我去他那一趟。

    我挂了电话,就往老司机说的地方赶去。等我到的时候,我才发现,在座的不仅是老司机,还有个看起来很精神的老头。

    看见我,老司机给我介绍道:“这位是陈仙师。”

    我心道这年头怎么什么人都敢说自己是仙师了,不就是神棍嘛还整个仙师的名头。不过老司机的面子不能拂,我还是喊了一声仙师。

    陈仙师点点头,目光死死盯着我,过了一阵才道:“果然身上阴气极重,不早点做法,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我不信这个,只埋头苦吃,老司机见状摇摇头,问道:“那有什么破解的法子吗?”

    陈仙师说道:“有倒是有,不过比较麻烦。”

    我估摸着这个陈仙师可能还是想要钱,立马抬头说:“不用了,我没钱。”

    老司机瞪了我一眼:“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啊?”说完又跟那个什么陈仙师嘀嘀咕咕了好一会,最后拍案道,“那就这么定了,让仙师多费心了!”

    说完,老司机掏了个红包递给仙师。

    看着牛气哄哄的仙师,不还是眼都不眨地把红包收下了吗?

    等到那个什么陈仙师走了之后,我对老司机说道:“我这个人比较不信这些,有那个钱还不如吃顿好的。”

    老司机说道:“该怂的时候,就不要那么硬了。这个钱我出,不过今晚,你一定要出现。”

    我刚想拒绝,老司机看出来我的心思道:“一晚上三百,干不干?!”

    我:“干!”

    晚上九点,老司机一个电话把我给叫出来了。那个什么陈仙师的也在,而且他周围摆了一圈的蜡烛。

    见到我,老司机给了我一包东西,道:“自己去塞,七窍都塞点。眼睛不用塞,在眼睑上敷点就行。”

    什么玩意?

    我一闻,一股浓重的香油味直冲鼻子。再一看,里面全都是嫩绿的柳叶。

    老司机沉声道:“不许敷衍,如果你少塞了一窍,三百块钱就打水漂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进到车里,艰难地开始塞柳叶。

    耳朵和嘴还好,可鼻子一塞,实在难受死了,到处都是香油味,我从没觉得香油味那么让人恶心。

    塞好后,陈仙师又道:“你们站在圈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出圈。”

    他说的圈是围了一圈蜡烛的圈,老司机立马拉着我站到了圈里,还不忘检查检查我脸上的香油柳叶。

    而那个陈仙师则从车厢里拿出了一个身上贴着黄符的稻草人,又在周围泼了一圈的香油。随后他回到车里,闭目打坐。

    一直等到十二点,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把原本正在打瞌睡的我给冻醒了。身旁的老司机还睁着眼睛,双目炯炯,警惕地看着四周。见我醒了,给我一把打火机,让我把蜡烛点着。

    我心里泛起了嘀咕,风那么大,蜡烛能点着吗?

    果然,蜡烛点一支灭一支,压根点不着。我再去问老司机,老司机只不耐烦地让我继续点。

    为了三百块,继续就继续!

    我接着一根一根地点了起来,不经意地抬头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辆宝马车又出现了。

    我们可就在路中央啊,还不躲开?

    我想跑,却被老司机一把拽住:“不要动,继续点蜡烛。”

    难不成还要一动不动地等死?

    我说我不干了,老司机却说再给我加五百。加一起八百,一晚上赚八百,我有点动心了。

    我浑身紧绷起来,死死地盯着幽灵宝马车,只要它快撞上我们了,我就立刻跑。我不相信了,我一个年轻人还能跑不过老司机吗,老司机都不怕,我怕什么。

    宝马车不紧不慢地冲我们开过来了,看它的轨迹,最后一定会撞到我们。而老司机却还在那进行我未完成的事情,点蜡烛。

    宝马车越来越近,我跳了起来,正要跑开,却被老司机大力一拽,顿时又坐了回去,而且屁股被摔的生疼。

    宝马已经到眼前了,这个时候跑也来不及了。我看向老司机,他居然还在点蜡烛。

    老司机怎么一点也不急?!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为什么老司机一点都不着急了,因为就在宝马车快要撞上我们的时候,它忽然诡异地转了个弯,往旁边的稻草人撞去了。

    稻草人仿佛是活的一样,浑身上下贴满的黄符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在宝马车快要撞上它的时候,它忽然往我们这边倒了过来。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