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1章无业赚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叫刘印,以前是个夜总会看场子的,后来为了前女友退出了这一行。 .tw.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手艺,所以只能四处打打零工维持生活。

    现在手机特别普及,所以我在打零工的同时,也会用手机找找有没有能赚钱的app,那些大公司为了推广自己家的东西很舍得砸钱,有时候运气好,我一个月也能在手机上赚个上千的。

    可是我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手机app却让我卷入了一次次灵异事件中,不得脱身……

    事情还要从那天小海把那个名叫无业赚的app分享给我说起。

    小海跟我一样,是个无业游民,不过我好歹还打打零工,一个月生活费和房租好歹赚够了。可小海不一样,他没有工作,在家啃老,每个月就钻研那些能赚钱的手机app,运气好一个月两三千,运气不好可能整月都没有收入。

    小海是我在推广app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就加了好友,有什么活动互相分享。跟往常一样,小海说了句任务来了,接着把这个app分享给了我。

    我问他这是要分享的任务吗,他却说不是,然后让我下载了自己看,接着就消失了。我估计他是去把软件推给别人了,也没太在意。自己把这个叫无业赚的app下了下来,点开研究。

    首页做的很精致,漆黑的边框,印刻着繁复的花纹,最顶上是巡回滚动的小喇叭,里面公布着谁接了什么任务,谁取了多少钱,再往下是一个q版的美女形象,旁边是一行字:有什么不懂的要问人家哟。

    我点进这个q版美女,果然,她很尽心尽力地给我讲解了起来。

    这个软件的规则很简单,只要领取任务并且完成,拍照上传,两小时之内就可以领取佣金,满一百就可以提钱到银行卡里。

    注册账号之后,一个任务列表立刻跳了出来,这些任务千奇百怪,大多数都很简单,而这些很简单的任务背后,却是一个个不简单的数字。

    这些任务的佣金没有一个低于一百的,说简单也简单,只不过太奇怪了。其中有一个要求在明天十二点整到一个村子去杀了其中一家家养的一只鸡,就这个任务,后面的佣金是三千块。

    多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app,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骗局了。

    我抖了一下小海,问他这里的任务是不是真的。小海过了很久才回答我,是不是真的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我想想也对,扫了一眼列表,领取了距离我家最近的一个任务。

    这个任务要求我明天下午十一点三十四分之前,在安虎路路口放几个钉子。

    安虎路是条小路,而且十分偏僻,旁边的安狼路则是小吃一条街,就算让我整人,也应该是在安狼路上整人才有效果吧……

    虽然觉得无业赚的任务是骗人的,但第二天中午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安虎路。我从楼下的小卖部里买了五根铁钉子,寸把长。十一点二十,我来到安虎路。

    安虎路其实不小,以前也是一条大路,但是因为城市规划,这条路渐渐没人走了,除非是很熟悉地形的人,才会为了躲堵车从这里走。

    我把钉子放下,就算那些任务真是骗人的,我也损失不了什么。几根钉子也就两块钱,反正我也要来吃饭。

    现在正好是中午,从安狼路里飘来各种小吃的香味,我也饿了,走到安狼路叫了一碗面吃。正吃的尽兴,忽然听见有人在尖叫。

    估计是有什么热闹看了,不过我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继续低下头吃面。可就在这个瞬间,砰地一声巨响之后,一辆宝马车撞开了我面前的墙壁。

    一块砖头正好砸到我头上,晕过去之前,我看见宝马车里坐着的一家三口,全都死死地盯着我。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护士告诉我住院五百,吓得我连忙交钱走人。走人前护士又说让我去警察局做个笔录,毕竟以前干的不是正经工作,听见警察局三个字我心里发憷,决定当做自己没听见。

    大半夜的也没有公交车了,这里离我住的地方实在太远,我不得不忍痛打了辆车。开出租的是个老司机,大半夜的各种漂移变道,而且一次都没被监控拍到。

    我心里很佩服,趁等红灯的时候,递了根烟过去:“您干这一行时间不短了吧。”

    老司机接过烟,云淡风轻地道:“时间不长,也就十几年吧。”

    老司机告诉我他以前是给领导开车的,后来领导下台了,他就开始开出租,而且他专门开夜车,一个月三四万不成问题。

    听见这个数字我有点眼红,但是想想一辆车那么贵,我压根就开不起,也只能歇了心思。

    远远地看见安狼路,那个被撞出来的大窟窿还在那,我摸摸头上的伤疤,心里暗骂自己傻逼。这一趟下来,医药费加车费都他妈小一千了,亏大了!

    既然到了安狼路,那我也就准备下车了。可是又过了一会,车却迟迟没有停下来。

    我有些不满了:“这都快到地方了,您就甭绕路了吧?”

    老司机的声音有些颤抖:“小伙子,你再好好看看。”

    什么意思?

    我往车窗外看去,发现外面又出现了那个大窟窿。不对啊,车子明明一直在往前走,怎么会又绕回这里的?

    我又仔细看了一会,心里冒出来一股寒意。刚才我没注意,才会以为老司机在绕路,但是仔细一看之后,我发现车子开过安狼路之后,会出现一段没有路灯的路,等到这段路过去之后,安狼路就又出现了。

    加上这次,这已经是第三次路过安狼路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司机又说话了:“小伙子,你看看后边,是不是跟着一辆宝马?”

    我往后一看,发现后面果然跟着一辆宝马。更糟糕的是,我认识这辆宝马。

    这辆宝马车,就是中午撞上安虎路和安狼路中间那堵墙的人。倒不是我记性真那么好,而是它车前面撞墙的痕迹还在,好大一个凹痕,我是瞎了才看不见。

    事情好像变得有些诡异了,我连忙把情况告诉老司机,包括中午发生的事情。

    老司机这回淡定不了了:“你是说,那一家三口死不瞑目地在看你?”

    我有点不能确定:“肯定是看着我,不过死没死我就不确定了。”

    老司机骂了一声:“都他妈来找你报仇了,还不确定呢。”

    我大惊:“为啥找我报仇?又不是我害死他们的。”

    老司机苦笑一声:“你跟鬼讲道理呢?”

    我噎了一下,说不出话来了。

    老司机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小伙子,你把衣服都脱了,每件衣服上滴点血,然后往外扔。”

    这时候当然是听老司机的了,我毫不迟疑,把衣服全都脱了,只留下一个内裤,然后直接给头上纱布揭了,给衣服上全都蹭上血。

    随后我打开车窗,一件件往外扔衣服。

    说来也奇怪,我扔出去的每一件衣服都正好飘到宝马车前,被宝马车碾过去。

    衣服都扔完了,我打了个寒颤:“老师傅,这方法不管用啊,宝马还跟着呢。”

    老司机也看见了:“你把内裤也脱了。”

    这岂不是让我裸奔?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不敢违背老司机的话,小心脱下内裤,蹭了血往外一扔。

    宝马车碾过我的内裤之后,居然渐渐变远,最后消失不见了。

    老司机和我齐齐松了口气。

    我捂着下面:“这回没事了吧。”

    老司机点点头,把车停了下来,我这才发现已经到我租的房子楼下了。老司机停下车,点了一根烟,我注意到他的手还有点抖:“小伙子,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还得找你一趟,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不然我这车没法开。”

    我把电话给老司机,接着抱起钱包什么的下了车。

    现在是春天,我一下车,立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风吹jj好凉爽。

    刚想问老司机借件衣服衣服穿,转身就看见老司机挂挡踩油门,一溜烟地就跑了,压根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不愧是老司机。

    我挡着关键部位,在瑟瑟的晚风中往楼上看去。

    这么晚了,应该没有人了……吧?

    一路跟做贼似得往楼上跑,一直跑到了我租的房子门口,刚掏出钥匙想开门的时候,对面的门,忽然开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对门住的是一个相貌还不错的女孩子。

    一世英名啊,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然而对门住的女孩并没有看见我,她手里拎着什么东西,向我倒退着走来,没两步,她脚下一绊,直直地倒在我怀里,而她的手,则按住了我的……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