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7章:V20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时,爸爸将我的药放到了束安车上,我注意到,他并没有将庄君凡刚才买的骨头汤放进去,而是提在手里,回来说:“既然束安来接你了,我就先回去了!”

    我目光射过去:“爸!”

    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要回家吗?我现在受伤了,怎么的也需要有人照顾啊!

    这时束安大步走到我旁边来扶我说:“那好,我带小仙回去!您不用担心!”

    我瞪了他一眼,不用担心才怪呢!

    他好像没有注意我极具杀伤力的眼神,依旧卖力的表演着:“爸,你晚上开车当心一点!”

    我和我爸都是一愣,他刚才叫什么?

    卧槽!他叫谁爸?

    我爸反应得极快,而且是特别开心的那种,喜笑颜开的回答:“恩,我会当心的,你们也是!”

    我在震惊中,我爸的目光透过来,报以惩戒的嘱咐道:“小仙,你懂事点,别让束安为你操那么多心!”

    我去啊,他操什么心了啊?

    顿时有一种,被陷害的感觉,还不得不目送着我爸开车离去!

    直到车尾没了影儿,我才回头看了看束安的脸,在他还没有摆回那张臭脸之前,我先开口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你在开玩笑吗,你叫我爸什么?”

    他回头来对我一笑:“爸啊!”

    “你脑子进水了吧?”之前他已经跟我爸私下聊天多少次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他对我爸我称谓。

    今天这个空穴来风,差点没把我吹傻呢!

    “没有啊,你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结了灵婚可是生生世世的红本本,想赖都赖不了啦!”他云淡风轻的说,有一种认命的违和感飘荡在脸上。

    我讽刺道:“呵呵,我只能说,你爸真多!”

    此刻,他在我眼里,就是个水性杨花,轻浮滥情的男人!

    他却不知廉耻的问道:“我这样称呼你爸,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我为什么要高兴啊?真搞笑!”我白了他一眼,驾着拐杖往前吃力的走了两步。

    他没有像先前那样扶我,站在原地看我走,好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猩猩学人走路一样。

    “官小仙,你也不用因为看到我今天和姚可蔓在一起,就马上找那个姓庄的小子?”突然,他这样问我。

    我已经走到了车前,缓缓回头看他,那张深沉的俊脸上,带着一抹轻蔑。

    我看得心烦,而且更烦的是,他刚才明明在电话里问我地址,现在这话却透露出他早就什么都清楚的信息。

    我估摸着他就是为了这样说话来让我生气,所以我故意大度的强调道:“没错,我确实去见了庄君凡,但是,不是因为生你和姚可蔓在一起的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呢?你和她才是一对嘛,天造地设的!我对于你来说,就是个房客!”

    “官小仙,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的语气,有一种自怜自哀的酸气儿!”他嘴角扬了扬,手插着裤兜,朝我这边靠了过来。

    我正想反驳他说我酸,他就大言不惭的说:“不过你这样,也附和身为女人的天的天性!我知道,今天让你下车最后在外面淋雨,你对我很失望,但今天情况特殊,我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外面!”

    他虽然在说着类似做错了之后解释的话,可是我听着,一点都不觉得他在内疚,反而他那种语气里带着的天然优越感,让我十分的不爽。

    我对着夜晚的马路深长的吸进一口气,郑重其事的将我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觉得你说的这些话有点多余,我们这种关系也很可笑,我决定,等我腿好些之后,还是出去租个房子住比较好,反正我都要毕业了,也要实习了,总要开始我的人生……”

    “你在说什么呢?”他站在我面前,打断我的话,不解的目光落到我脸上。

    “我说什么还不够清楚吗?你是因为我们曾经订过婚,还有那什么灵婚,所以才在我爸面前装模作样的,你有自己喜欢的人,你可以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我不会干涉你的,真的!”我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我的诚恳。

    他听完后,笑了笑。“你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我这样的人,会让你觉得很自卑!”

    我无言以对的冷笑了一声。“你在开玩笑吧?我自卑?”

    “难道不是吗?因为自卑,所以表现出一幅很大度的样子!因为得不到,所以假装不想要嘛!”他说这句话的表情,要多欠打,就有多欠打!

    我闭着眼睛,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怒气,缓缓道:“搞清楚,我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言语,我让你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不想把我自己牵扯进去,因为我在那里我都不知道我是……”

    “你看吧,你很在乎自己不是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家里,对不对?”他很不礼貌的打断了我的话,还妄加揣测我。

    我很生气,非常生气。对着他的脸大吼了一声:“不对,不对,你大爷的听我把话讲完行吗?”

    他整个脸僵硬在那里,然后缓慢的用手抹了一把脸,黑脸提醒道:“你的口水!”

    “活该,谁让你插话!”我一屁股坐进去,不想再跟他交谈,而且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等我腿好点了之后,我就搬出去。

    束安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坐到驾驶位上,发动车子后,用一种无私的口吻发布圣旨:“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我是在保护你!”

    “保护我?你真是良心用苦啊!”我冷讽道,将头转向一边不看他。

    他对我的讽刺一向保持着漠视状态,车子里就这样安静了好一阵,在我就要在旁边睡过去时,突然又响起了他的声音。

    “我和姚可蔓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揉了揉眼睛,突然清醒了,他这是在做犯罪后的自白吗?

    “那是什么样的?”我眨了眨眼睛,对他的另有隐情表示出无限的好奇。

    “总之,不是你表面上看的那样!”

    搞什么啊,每次都是吊起了别人的胃口,又不一下子将话说完。

    顿觉无去,我挥挥手,作出没兴趣样子。“干嘛给我讲这个!”

    “因为很重要!”他强调完,打开了窗户,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以前我看不透这个男人,现在突然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更看不透了,所以只得闭口,想着许多。

    “以后,你不要跟那个姓庄的走那么近!”等他将那根烟抽得差不多了之后,他问题抛到了我身上。

    我满脸无奈的回答:“我们只是朋友!”

    “你爸都跟我讲了!”束安嘴里吐出一口白烟,脸上飘着一切都逃不过他掌握的傲慢神情。

    我更是一惊,问他:“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你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对啊,我该知道什么?

    他顿了一下,觉得好笑,然后轻描淡写的回答:“那个姓庄的小子喜欢你呀,好多年了!”

    我眼珠子用力睁开,诧异吼道:“我爸给你说这个?”

    真怀疑他不是我亲爸,是束安的亲爸才对!

    “没错,你爸说,让我好好对你,特别强调你有很多追求者,然后就说到了那小子……说实话,我一直想不通,那小子怎么会喜欢你那么多年的?而且好像是你爸让他不要耽误你学习,那小子也答应了,选大学的时候,自愿放弃了京城更好的艺大,选了你读的那一所大学,听起来,还蛮痴情的!”

    这些故事,我果然不知道,此刻听到从束安口里这样说出来,我心情糟透了!

    “你当初让我离他远一点的时候,就是因为知道这些事吗?那你为什么说他对我另有企图?”

    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对冷嘲热讽的嘴脸。

    “我有那样说过吗?”被我这么一问,对方立刻开始装傻充愣了!

    我没好脸色的望过去:“是,你说过,你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官小仙,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对你殷勤的男人不是因为你的长相和才貌,而是另有所图!”

    “原来你将我说过的话记得这么清楚啊!”他得意洋洋的感叹完,立刻厚颜无耻的强调说:“不过我这些话,也没有说错啊!纵然那个小子喜欢了你很多年,你别忘了,他喜欢的是那个他离得远远的望着的你,不是真实的你,你想想,你的身份,你的经历,和你未来要面对的事情,是他那种人的世界能承受的吗?”

    我沉默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束安的话,真的刺痛了我!

    就好像,我是个怪物一样。

    可我人生的开始,明明就是要做庄君凡那种人的准备,现在却都变了!

    束安看我低沉着不说话,又继续提醒道:“官小仙,这个世界上,像我们这样的人,是注定孤独的!”

    我低着头,小声反驳道:“我和你不一样!”

    “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有一天,你就会了解我说的这种感觉的。”他嘴角在冷笑。百度嫂索@半(.*浮)生—灵婚女巫

    这个夜,我又做了梦,梦里面我看到束安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那个女人我没见过,长得很漂亮;我知道我在做梦,不久我就醒了,却再也记不得那个女人的模样,唯一记得的,就是他们在一起时,束安很开心。

    睁开眼,我很难再入睡,便伸手去摸手机,却无意间,摸到了另外个东西。

    我回到阁楼房间的时候,这手杖就在我房间里了,此刻我刚一摸到它,它又发出了那种淡蓝色的光芒,将阁楼照亮了!

    我赶紧坐起来,打开灯,便看见那光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我那只受伤的腿,既然我连束安身上的邪毒都可以驱除,那我这条伤腿应该也可以吧?

    于是我右手轻轻的放在了我的脚踝处,那光果然出现了,我感觉到我受伤的腿正在被治愈,很快就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等光芒从的指甲消失后,我惊讶的从床上站起来走了又走,这技能,太逆天了!

    正当我沉侵在伤腿复原的欢喜中时,楼下突然传来“哐当”一声,现在是凌晨三点,这么晚了家里怎会有这么大的动静?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快步朝楼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