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6章:V19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你一声不响的跑哪里去了?打电话也不接!”他保持着他的愤怒。.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猜想,应该是后来姚可蔓走了,束安出来发现我不在了,打电话我没接,所以才这样子。

    可我没觉得我哪里做错了,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事而已。

    我通知他:“我今天晚上回家里住,所以你不用管我。”

    现在腿伤成这样,我得回家住,不求我后妈能照顾着我,至少还有我爸,在进手术室之前,我已经给我爸打了电话。

    这个时间,我爸早应该来了,但是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所以我急着挂了这个电话,问问我爸什么情况。

    但束安听到我这么说,直接问我:“你现在在哪?”

    我身边正巧有个男医生在跟一个护士讲话,想必他从电话里听到了,猜到我不在家里。

    不过,我也不想告诉他我在医院,好像在装可怜博同情的感觉,就只模糊回答:“现在在外面,一会儿就回家了!”

    “给我说地址!”那边传来习惯的命令。

    我无动于衷的回答:“我挂了!”

    此刻,我看到走廊那边,我爸正在小跑过来,看到我坐在椅子上,脚腕包着白布,神情紧张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骑自行车摔骨折了,动了个小手术而已!”好几天没见到我爸了,哪里想一见面我就这般模样。

    我爸坐到我旁边,看见我一个人在这里,就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束安人呢?”

    那天,我搬出来的时候,束安给我爸承诺要好好照顾我的,但是现在,他人都没有出现,我爸难免会问。

    我以前总想让我爸爸知道,束安对我如何不好,可现在看到我爸为我担心的样子,我又于心不忍了!只好勉强的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今天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受的伤,是我一个同学将我送过来的,我那位同学现在出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就回来!”说着我还探头看走廊那边,庄君凡有没有回来。

    爸爸听过这个解释之后,并没有满意,又重复问了一遍:“那束安人呢?”

    其实他这么在意束安人在哪里,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肯让我搬出去,是知道我这辈子都必须跟束安在一起,所以,他完全是将束安当作了自己的女婿来看待的。.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可他哪里会想到,我和束安之间,根本就是形势所逼,才绑在一起的。

    “我让他别过来了,我今天想回家里住!”我头低下去,不知道这样解释,我爸会不会相信。

    这时候,有个护士过来喊:“谁是官小仙?过来拿一下你的药!”

    爸爸立刻站起来说:“我去给你拿药!”

    我松了口气,看见爸爸跟着护士去了,我又拿出来手机来看,束安果然没有再打电话来,信息也没有一条,我还以为,他愤怒到一定要将我找出来的程度了呢,结果也不过如此嘛!

    因为这样,我心里竟然有点失望。

    这时候,我身边有个女的走过,掉了一个什么东西下来,正好落在我脚边,我看见了,就立马捡了起来,提醒那个女的说:“喂,小姐你的……”

    可是这哪里还有人呢?长长的走廊里,根本就没有我刚才余光中看到的女人,可如果说是我眼花看错了,那我手里这个东西又是哪里来的?

    再一想,我现在在医院,应该有很多小鬼在此徘徊,不过刚才那个女的如果只是个小鬼,小鬼身上还会掉出东西来?这可奇了!

    我把那东西翻过来一看,竟然是个信封,更让我吃惊的是,信封上用毛笔写着三个字:官小仙!

    唉呀妈呀,这什么情况,小鬼对我暗送秋波,送情书的节奏?

    先不管是不是情书,又是不是小鬼传信,既然这信写了我的名字,我自然要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信封打开之后,传出来一种特别的香味,不似香水的那种浮夸,很清淡,很持久。

    信封里面拖出来一张纸,那纸上也是用毛笔写了一行字:小心黑色木盒子。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木盒子!”我将信握在手中,疑惑起来,这写信的人是谁,为何要这样提醒我?

    而且这里说的木盒子,我倒是想起来一个,束安在那女鬼家里发现的,不就是一个黑色的木盒子吗?现在应该在束安的书房里摆着。

    那这个写信的人,是提醒我小心那个黑色木盒子吗?

    我又站起来四周张望,刚才我只是余光感觉那是个女人,对方的样貌完全没看清楚,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应该没有恶意。

    “小仙!”庄君凡这时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保温餐盒。“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家骨头汤熬制得特别好,我这个时间跑过去,他们店里都好多客人啊,还好我买到了,你快趁热喝吧!”

    对方走到我身边,我已经将那信封折起来,放进了裤兜里。

    我接过他递来的餐盒,感激的讲:“用不着这么麻烦吧!”

    他回答说:“要的,你现在伤了骨头,就得补补骨头!”说完,他低头看了看我的脚,因为动了手术,穿的拖鞋。

    “这样看,你的脚肿得好可爱哦!”

    “啊?哈哈哈!”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夸我,总之我笑得很开心。

    此刻,我爸从走廊的另外一边帮我拿了药回来,看到我跟庄君凡有说有笑的,步伐顿了一下,然后轻咳了一声。

    “伯父好!”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都还没有介绍,庄君凡就已经站起来叫我爸了!

    我急忙想开口给我爸介绍庄君凡,但我爸却笑着给庄君凡点了点头,说:“是你啊!小庄!”

    小庄——他们竟然认识!我诧异的看了看两人,问:“爸,你认识我同学吗?”

    “他是我们超市的常客呀!”这是爸爸的回答。

    庄君凡接过话来。“小仙,你可能不知道,我家住在你们家超市附近的小区,我从初中开始,就经常出入你们家超市了!”

    “不是吧?我读中学的时候,也经常放学了在超市里面帮忙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而且,庄君凡这么耀眼的明星,就算那时候他年纪轻,没有出名,也不可能注意不到他的。

    他回答说:“我见过你啊,不过你每次都在超市后面的桌子那写作业,要不你就耳朵里塞着耳机,在听歌!”

    “你记得这么清楚?”可我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笑了笑,我爸接过话来说:“那时候你刚上初一吧,小庄听到你在超市里面唱歌,他付款的时候给我建议,让你去学声乐,还介绍了一个声乐老师给我!”

    我眼睛都瞪大了!“我的第一个声乐老师,是你介绍的?”

    怪不得,我爸会突然让我去学声乐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庄君凡同时也点了点头回答:“其实那个老师是我小姨的同学,我知道她教得还不错,不过你学得也不错啊,竟然可以考进s艺大!”

    我尴尬的笑了笑,只因为我想起他曾经给我讲过,他在一个店里遇见了喜欢的女生,那个女生带着耳机唱歌的时候,他觉得很可爱。

    这个人,怎么好像是在说我呀?我当时想都没有想过会是我,真的。

    “她再不错,也没有小庄你厉害啊,年纪轻轻,就是大明星了!”我爸赞誉有加的叹道。

    “哪里!”

    他们两人又多说了几句,我心里怪怪的,看了看手腕的表,提醒说:“时间也不早了,庄君凡,你先回去吧!”

    “伯父,我帮你把小仙送出去吧!”依庄君凡的性子,说这样的话在我意料之中。

    “不用了,今天够麻烦你了,我爸来了,他带我回去就行!”我也很坚持!

    对方温淡的笑了笑,点头回答:“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看着他走了,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真的,从我进学校第一天看到庄君凡开始,我就暗恋他,三年了,我从来不敢主动跟他说一句话,偷偷的报他的选修课,却每次坐在最隐蔽的位置偷偷看他的后脑勺,那时候我多么希望他回头来看我一眼啊!

    可突然在这一天让我知道,他其实早就认识我了,而且我的音乐生涯,还是由他帮我开启的,我竟然不是惊喜,不是怒放,而是手足无措和逃避。

    我慢慢清楚,我和这个自己暗恋的三年的人,原来不是没有开始,而是早已错过。

    爸爸看我愣神的站在那,叹了一口气说:“人走了!”

    是啊,人走了,我的目光还留在他的背影最后消失的地方。

    我低下头,像一个被父亲看穿心事的小女孩,脸有些红。

    “我从前一直觉得这小伙子挺好的,就是因为他挺好的,所以一直没有让你们认识过。”这是我爸的自白。

    我不理解的问:“为什么?”

    “怕你早恋呗!”

    “呃,你真够坦白!”这时候觉得我爸好可爱,我就笑出了声。

    因为腿刚做了手术,不能用力,所以我要用拐杖。

    先在走廊里试走了一圈,习惯了才走出了医院。

    刚到门口,看到一辆白色跑车停了下来,束安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和我爸都停了下来。

    束安先看了一眼的被包扎起来的腿,然后目光看向我爸,点了点头。百度嫂索@半(.*浮)生—灵婚女巫

    “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明显不是刚才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语气,温柔多了!

    我没有回答,心里想的是,关你什么事呢?谈你的恋爱去吧!

    这时我爸开口了!他说:“小仙怕你担心!”

    我将头转到一边,他,会担心?

    “我都担心了一晚上了!现在才找到她!”影帝又开始表演了,我就站在一边看着。

    爸爸马上转头过来,责怪的说:“你也是,腿受伤了怎么都不告诉束安呢?”

    “我……”我能说他谈恋爱我在外面淋了半小时雨吗?话到嘴边,又给吞了回去,一肚子的气,与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