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4章:V17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另有其人?”这下我更是迷糊起来。.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他看我理不清楚,转过身来对我解释道:“这个女鬼不知道,不论我的结局如何,她的灵体都会被我的力量吸噬。这说明,她根本就是一颗棋子,而背后操纵她的人,只是想以她为诱饵,来对付我!”

    “你是说,你中邪毒,也都是背后操纵她的人算计好的?”

    “没错!”他说完,扫视了周围一圈说:“给幽幽打电话,让她来善后。”

    “善什么后?”我不解的问。

    束安朝房子的另外一边走去,我一瘸一拐的跟过去,发现那地上躺了一具尸体,正是那个大姐的,因为这个位置太里面,我刚才确实没看见。

    束安解释说:“这大姐被占了邪毒的灵体沾染太久,已经回天乏术了!”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立刻摸出手机来给幽幽姐打电话。在告诉了对方地址之后,束安并不打算多留,他带着我下了楼。

    “你怎么不问我,我是怎么救你的?”我干了这么伟大的一件事,他怎么能从头到尾都无动于衷的样子。

    而且被我这么一问,他却一个字儿都没有回答,一直大步走在前面。

    我以为,在我救他于危难之后,我们两人的关系,不算是生死之交,也应该是好朋友了吧,可是现在看来,好像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他先上了车,因为我的腿脚不方便,他也没有等我,不过等我坐到了车里上,他才发动了车子。

    最开始,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我觉得气氛奇怪极了,就将头望着车窗外,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这样坚持了十几分钟,我似乎意识到他这样闷不做声,是因为我刚才没有回答他那个问题,就开口小声问:“你是在生气吗?”

    他平静的开着车子,简单回答了两个字:“不是!”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就是在生气呢!”女人我第六感很准的不是吗,虽然这家伙平时也这样冷冰冰的,可现在我就明明感觉他是在生气。

    可他又回答说:“你感觉错了!”

    我低下头去,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如果他真的是生气了,那么是不是说明,他其实是在乎我跟他这段灵婚的关系呢?

    我爸不是说,我奶奶在很多年前,就给我们订下亲事了吗,他也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我的存在。

    一度在我面前耍酷,有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我之前埋怨他使唤我,再仔细一想想,他那么有钱,随便雇几个佣人也要比我专业得多,他给我买的虽然是自行车,我就是去买个菜,骑自行车真的挺好的,还有就是,他口口声声说我拖他后腿把我留在车上,又何尝不是为了保护我呢?

    而我却为了要解开这个灵婚,宁愿让他去死,至少他现在是这样认为的,换做我是他,我也会很难过的。

    我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他,想到要解释清楚,就说:“虽然我一直都很想解开这个灵婚,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是用你的命来解开,我刚才不回答你,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一路我想得很清楚,如果你死就可以解开这个灵婚的话,我还是会救你的,因为……”

    因为什么呢,我的声音突然变小了,心跳竟然加速了起来。

    他冷冷的听完,继续开着自己的车。

    我抓了抓脑袋,干笑着补充道:“因为我不像你那么冷血,我不会忍心眼睁睁的看见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就像你所说的,我是个烂好人!”

    “你说得还挺自豪的样子!”他终于说话了,而且这语气让我好受多了!

    “嗯,我很自豪,你都没有看见,我救你的时候多么帅!”我的话题又回到了这个上面,因为我真的觉得自己酷毙了,我需要有人来肯定。

    “我看见了!”他回答道,依旧没有看我。

    我诧异着。“你看到了?你不是……”

    “总之我就是看见了!”

    “哦!”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跟他接触的时间越多,从最开始的讨厌,到现在,是没有那么讨厌,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喜欢上他呢?

    我脑海里面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我赶紧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很可怕啊!

    不多久,我们就到了他家。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地方,至少我现在住在这里,算是我临时的家吧。

    车子进了小区,沿着两边是枫叶树的水泥道慢慢往前开。

    因为晚饭时我们都没有吃什么,现在觉肚子饿了,所以我提议道:“回去我给你包饺子吃吧,我包的饺子可好吃了,我爸一次能吃二十五个!”

    束安听到我的毛遂自荐,特别直接的接过话来讲:“先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满,要是不好吃怎么办呢?我口味可是很挑的!”

    我撇撇嘴说:“那我看你吃我煮的面不是吃得津津有味吗?”

    他顿了一下,狡辩道;“那是因为每次吃你煮的面的时候,我都处于特别饿的状态,你难道不知道人特别饿的时候,吃什么都觉得好吃吗?”

    “切!”我不以为然他的借口,也不想继续揭穿他。

    他问我:“你的腿好些了吗?”

    原来还记得我的腿呀,我面上一喜,刚要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打断了我。

    “下车!”

    与此同时,车子也停了下来。

    我不知所措往车窗外看去,发现还没有到家,怎么在这里让我下车?当我想开口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看向我,重复了一句:“快点下车。”

    我什么也不敢问了,傻呆的从车上下来,轻轻关上门,站在一边。

    车子在我跟前开走,我顺着车子看去,发现不远处他的房子外面,停了一辆红色的跑车,借着小区里的夜灯,可以隐约看到,有个女人正坐在里面。

    不过,我这个位置正在拐歪处,那辆红色跑车里的女人是看不到我的。

    不多时,束安的车子在红车旁边停下,那个女人也从主驾驶位子上下来了,与我心中猜想一样,是姚可蔓。

    她也许早就已经来了,发现家里没有人,所以坐在外面的车里等着。

    而刚才束安就是看到了她,才让我下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