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2章:V15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死了?”果然,那个女鬼变得更强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王丽算账。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她曾说过,王丽天生八字硬,她以前是新鬼,没有办法靠近王丽。谁曾想到,她有能力靠近王丽的时候,就是直接要了那女人的命呢!

    “那为什么那天我们去商城,那个柜台的大姐说没有王丽这号人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天那个叫小泥鳅的人发来的照片,束安应该早就将这其中的古怪,了解得一清二楚的才对。

    “因为那个大姐就是那个女鬼!”

    束安的这一句话,直接让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是吧!”

    “那天我跟你一走近那个柜台,我就感觉到那个大姐身上透出一股子鬼气,我当时没有打草惊蛇,只是奇怪,即使是鬼上人身,在离我那么近的距离,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损伤的,一般的小鬼看到我,躲都躲不及,而这个鬼竟然旁若无事的站在那说瞎话,这只能说明,这只鬼非同小可。”

    我接过话来:“所以,你从头到尾,只是在陪我演戏,你早就知道,是那个被鬼上了身的大姐在骗我?”

    他转过头来对着我一笑:“你总算聪明了一回了!”

    “那你怎么知道那个王丽已经死了?”我又问。.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后来又去找了那只鬼啊!她看身份已经被我识破,就将来龙去脉都给我招了!”应该就是他去找那只鬼的时候,被小泥鳅偷拍了照片,然后传给了我!

    现在想来,一切都通了!

    那只女鬼因为徘徊在我身边,强大了她自己,然后回去找王丽索命报了仇,上了那个大姐身,然后骗我没有之前的那些事。

    怪不得,那天她训那个男职员时,后者怕得要死,很可能那男的知道她的秘密,正在受她的要挟。

    “可我们不是要去找剪我头发的家伙算账吗,你载我到这里来说这个,难道剪我头发的家伙,是那个女鬼?为什么?”

    “小仙,你的身上潜藏的能力跟你的头发有密切关系,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那个女鬼应该知道,一旦被其他的邪灵掌握了这个秘密,你应该就不止是少一束头发这么简单了,所以我必须除掉这个女鬼,我查到了她的地址,四栋二零五号……”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强,但是我对付她,应该绰绰有余,可你要是跟着去,只会给我添乱,所以你就在车里等着我,事完之后我回来找你,你不要到处乱跑,听到没?”

    “哦!”知道了前因后果,也知道他是去收鬼的,我自然听话得很。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他听我答应后,将车钥匙扔给我,就开门下了车,我急忙出声唤住他:“束安!”

    “又干嘛?”他以为我还有什么要啰嗦。

    “我只是想让你小心一点!”

    他听到我这么一说,目光移到一边,什么也没说,就转身朝不远处的小区大门去了!

    他出门的时候换了一件中长款的黑色衬衣,被他那衣架子般的身材一穿,既有型,又有神秘感,我好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穿的跟这件差不多的一件衬衣吧!那时候,没觉得他有多惹眼,现在却觉得,他只要走到哪里,我都会发现他似的!

    此刻,我望着他的背影,竟然是满满的担心。

    不是因为灵魂跟他绑在一起,怕他有何不测之后牵连到我,而是单纯的害怕他出现任何差池。

    就这样,我坐在副驾驶上如坐针毡。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时间正在流逝,而我却越来越坐不住了!

    束安不是说他对付那只鬼绰绰有余吗,怎么可能去了那么久,都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不能一直在这里等,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有预感,他遇见危险了!

    可是他那么厉害,如果他遇见了什么危险,我再跑去,不是自找死路吗?

    我在车里焦急的拿出手机,要不给幽幽姐打电话吧?

    可是幽幽姐现在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她赶到,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必须马上去救他,对了,我突然想起,出门时,束安放在车后排的黑包,我立刻去拿出来,那是奶奶的手杖,我带着这根手杖,在危急时刻,也许知道怎么用。

    我把手杖从包里拿出来,借助手杖忍痛快步朝束安提过的那个地址而去。

    在小区里面,还会遇见很多行人,可是当我一踏上住在楼,在昏暗的楼道里,就感觉阴气很重,还发着霉味。

    这味道实在难闻,我一手捂着鼻子,继续上楼,一上到二楼就看见挂着二零五号的房子,门是开着的,里面透出淡淡的光。

    站在门口,我往里面看去,发现房子里只有束安一个人,他好像受了伤,蹲在地手,左手抓着右手腕。

    我慌忙冲进去,紧张的问道:“怎么了?”360:(.*)☆\\/☆=

    走近一看,才发现他的手颜色不对,竟然是紫色,而且就在我眨眼间,那手的紫色变成了绿色。

    “我中了邪毒!”束安声音颤抖着说,他的脸上正在冒着大颗大颗的冷汗,从认识他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

    “邪毒!”我马上傻了,我上一次可是就直接被这东西给害死的。“要怎么办?你会不会死?”

    他用那双正在忍受痛苦的眸子看上我的脸,艰难的说:“你可以救我!”

    “我?我要怎么救你?”我不知所措起来,看着他那么痛苦,我也好难受,竟然喘不过气来,只能两个眼睛不停的到处瞟。

    束安看到我如此慌乱,强忍着痛苦说:“小仙,你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我就要死了……”

    “啊,我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知道他就会死了,可我只感觉自己好无能,什么都不会做,唯有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甚至还懦弱的哭了起来。“你死了我怎么办呢?呜呜呜,你不要死嘛,我以后给你做饭都不发牢骚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要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