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1章:V14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他听后恨不知耻的摇摇头,将捡起来的纸袋放上自行车,没有理我。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我这时试了试脚,本来上次打群架就有点伤了这腿,这两天刚好了些,这一摔,我又变回了瘸子。

    束安见我这样走路,吐出一口气,提议道:“你上来,我载你!”

    “当然你载我了,难道你忍心让我这样一瘸一拐的回去?”终于尝试了一次他说话的模式,这感觉别提多带劲儿了!

    他那张习惯性冷淡的脸,听我这话之后,竟然露出笑意,没有说其他,等我走近时,还扶我坐到了自行车后面的位置上。

    就这样,他骑着车,载着我和我买的那些东西,稳当的行在回去的路上。

    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我伸手抓住他的衣服。

    他说:“别那样抓衣服,会变形!”

    我很不解的回答:“可是我不抓着衣服我会掉下去呢!”

    “那你抱着我的腰不就行了!”

    我的脸顿时一红。“我还可以抱着你的腰啊?”

    他打趣的讲:“那你不要抱好了,男女授受不亲!”

    “原来你是男的呀?”

    “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我直接哑巴了!

    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手环上他的腰,却不敢用力,过了一会儿,我又问:“你说你要送我一辆车,这话还算不算数啊?”

    “你听话就算话!”他讨价还价的回答。网.136zw.>

    “切,我就知道,你才没那么大方呢,算了,我压根就没放过任何希望!”而且我刚才也想过了,他要真给我买一辆车,我和他算个什么呢?

    不多久,就到了家,我从自行车上下来,一瘸一拐的往里面走,等走进厅里,他还在冰箱面前放东西。

    看到我进来,束安若有所思的讲:“你这个样子,好像不能做饭了啊!”

    “难道你还想我做饭啊,再怎么也得歇一天在奴役我吧!”我说完,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他应该也是觉得我这要求不太过分,点点头,拿起厨房的电话叫了外卖披萨。

    半个小时后,披萨送到,我们两个坐在客厅里,解决了大半个披萨。

    他吃得快,站起来看了看时间,叮嘱道:“你吃快点儿,晚上还有事!”

    “还有什么事?”我眼睛一边盯着电视看选秀节目,一边往嘴里塞着披萨。

    “你不想找到剪你头发的家伙报仇吗?”他这一句话,差点让我咽住。喝了一大口水,我惊讶出声:“你知道是谁今天袭击我?剪了我的头发?”

    “那人流下的血迹里面有股鬼气儿,不是一般活人会有的!”束安一说到这个,脸色的阴沉下来。.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这么邪乎?你是说,这个人不是人吗?”我赶紧放下手里的吃的,擦擦手,他这么将我的事放在心上,我还是挺感动的。

    他回答:“嗯,至少不是一个纯粹的人!”

    我疑惑的问:“那你知道是谁?”

    从束安刚才说的话可以听出来,他是有目标的,此刻我问他,他没有细说,只回答我:“你到了那里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就明白了!”

    “这意思是我也认识这个人?”

    瞬间我心里就不舒坦了,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这样搞我,害我摔成瘸子不说,还剪了我的头发!

    俗话说得好:血可流,头可断,发型不可乱!我现在发型岂止是乱,简直就是灾难!

    不多时,我们就开车出发了!

    这一路向东,车子竟然开到了之前阴地的附近,上次的事我还历历在目,一到了这里,我心情就格外紧张起来。

    不过,束安并没有带我去阴地,而是在一个住宅区外面停下。

    “那个人剪我头发的人住在这里?”我试探性的问,这是一个老小区,这个点还可以看到好多附近的居民在周围散步。

    束安首先下车,然后来到我位置的这一边提议道:“我看你行动也不方便,要不你就在车里等着,我上去处理好了就下来!”

    我当即就毛躁起来了,出声问:“到底怎么回事嘛?你都还没给我说,就让我在这里等!”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回到车上坐着点了一根烟。“你说的那个商城女鬼的事!”

    “那女鬼怎么了?”我全身的神经跟着一紧。

    接下来,束安试探性的问:“她有没有给你说过,你身上有光?”

    我如实回答:“是,正是因为她说愿意告诉我这身上的光是怎么回事,我才答应帮她忙的。”

    “那就没错了!”他平静的说:“那女鬼其实根本就不是要你帮忙!”

    我更加诧异。“那她是想干嘛?她不就是想替自己伸冤吗?”

    我可记得分外清楚,那女鬼说过,只要能还她以清白,让她魂飞魄散都在所不惜。

    “所以说你天真啦,你也不想想,当时你死的时候,最大的夙愿是什么?”

    “活过来呗!”事实也是这样,我活过来了!

    “那不就对了,她也跟你一样,不想死!况且,那天我的灵气已经伤了她的灵体,不出几日,她就会魂飞魄散!”

    束安的话,好像让我想通了些什么。我说:“所以说,那天我之所以到商场里没有再见到那个女鬼,是因为那个女鬼已经魂飞魄散了?”

    束安冷着脸,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回答:“她就是知道自己要魂飞魄散了,才会来找你,并得到你的同情,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徘徊在你身边!”

    “徘徊在我身边?”我却越听越迷糊了!我表示不解道:“那女鬼将最后一点时间,全部用在我身上,那得有多么的痴情啊?可是我不喜欢女人,更不喜欢女鬼啊!”

    对方一听我这话,无言语对的扫了我一眼,用力将烟头扔出了窗外,顿了半响才说:“你的脑瓜子,真的不是一般的锈!”

    “知道我脑袋锈,那你就一句话说清楚啊,老是要让我猜!”我抿着小嘴,心有诸多不满。

    他突然看向我,目光炽热。“小仙!”

    我一时不知道他这转变是从何而来,瞬间起了一身鸡皮。“干嘛?”

    “关于你身上光的秘密……”他说着,目光移开,看向车前方,那些吃过晚饭出来散步的居民,轻言说:“你身上有一种能量,可以治愈那个女鬼的灵体,所以她只要徘徊在你身边,就可以好起来,她的灵体不但不会魂飞魄散,甚至会更强!”

    我睁大了眼睛望向他,原来我还有这么叼的被动技能啊!“真的吗?”

    束安点点头:“真的!”

    “所以说那个女鬼根本就没有魂飞魄散咯?那我为什么没有找到她?她不是要去伸冤吗?”我说完后,自己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束安直接告诉我说:“你要找的那个王丽,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