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90章:V13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膝盖和大腿撞到坚硬的水泥地上,疼得我几乎晕厥过去,等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时,那人早就不知跑去了哪里。.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趴在地上忍痛看了看周围,自行车在我两米远的地方倒着,车上的东西滚落了一地。

    可我实在痛得不行,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倒是很多,但中国人的冷漠却让人心寒,没有一个人来帮忙,他们只是好奇的打量着我。

    这样趴了两分钟,我慢慢的从地上坐起来,却紧跟着一束头发落了下来,我赶紧去摸我的头发,却摸到些不同的东西,放在眼前一看,是血。

    是我的血!

    我马上意识到,我被抢劫了,那个万恶的劫匪用刀捅了我脖子一刀,那伤口一定很深,深到我都没感觉到疼!

    我很清楚,这样流血下去我就要死了,所以我伸手去找电话,电话不见了,一定被劫匪一起抢走了!

    “救救我,谁帮我打急救电话!”我慌乱的向路人求救,可是没人在乎我在说什么。

    我甚至怀疑我又一次死翘翘了,这些人都看不见我,更听不到我说话。

    我难道真的命该死吗?逃过了变身的邪物,却逃不过一次抢劫?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人影紧张的朝我这边跑来,是束安!

    他是穿着在家里的居家服直接跑过来的,我一看见他,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眼泪刷的一下就喷出来了!

    “呜呜呜,束安,我被抢劫了,劫匪捅了我一刀,我就要死了呜呜呜……”

    他一脸凝重的冲到我跟前,蹲下身来看了一眼我的脖子,脸色更难看了!

    我心里一紧,看来伤口很大,我的性命堪忧了,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呜呜呜,束安,我不要死,你还得救我一次!”

    束安眼看我哭得惨烈,没好气儿的骂道:“你就少了一束头发,哭什么哭?”

    “啊,我只少了束头发?”我眼泪顿时就收住了,诧异的望着他。网.136zw.>“不可能啊,我脖子流血了,伤口深得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这血不是你的!”他伸手摸了摸我脖子上的血,放到鼻子面前闻了闻,眉头跟着一紧。

    “不是我的血是谁的血?”一听说我只是少了束头发,我的心立刻就放下来了!猜测道:“有可能是刚才那个抢劫犯受伤了!”

    束安又面布阴霾的强调:“那不是抢劫犯!”

    “怎么不是抢劫犯,我手机都不见了!如果不是抢劫犯,又怎么会平白无故来搞我!”

    他站起来看了看这周围的地形,发现没有可疑的人之后,才回答我说:“你手机在家里!”

    “呃……”我也在这时发现我的零钱袋还在身上,我就说:“既然那个人不是抢劫犯,那就是个神经病了!”

    “那个人的目标是你的头发!”

    我惊住。“我的头发?为什么?”

    “你先起来!”他说完,就蹲下身去捡地上掉的那些东西,虽然散了一地,不过还好,没有弄坏。

    我想站起来,可腿使不上力,只能无奈的说:“我腿疼!”

    他任由我坐在地上,我心中有怨气,愤愤不平的念道:“都怪你,要不是你让我骑那辆破自行车出来买那么多东西,我就压根不会遇见这种事,你怎么这么黑心啊?”

    “还有,明明知道要买那么多东西,你自己在家里呆了一整天,你不出去买,偏偏要等着我回来指挥我去,你到底是有多讨厌我,你才能做到这么的丧心病狂啊?”

    “你说你就用你那辆车子载我过去买一下,我来买,你就开个车,几分钟的事,有那么困难吗?”

    听着我埋怨,他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回击我,自己将地上的物品捡干净了之后,伸手来拉我。

    我撇了一眼那手,没好气的讲:“别以为你这样子做我就会以为你是个好人,等我一站起来,马上就给我泼冷水了是吧?”

    就他那德行,我要是再继续相信他,我就活该了!

    他看我不买他的账,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来温声对我讲:“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他离得我很近,帅气的脸被阳光照亮,非常的刺眼,所以我用力将头撇到一边,嚷道:“你别这样说话,你一这样说话我就感觉我马上要迎来更大的难堪!”

    他这时伸手将我的头掰过来,让我的眼睛看着他。“看来,我给你的心理压力真的有点大哦!”

    “哼,知道就好!”我翻着白眼,目光向上,就是不看他。

    他又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讲:“那我答应你,你起来我绝对不给你泼任何冷水行了吧?”

    我才不会上当,还特别强调道:“事实证明,我已经对你的花言巧语产生抗体了,我不起来!”

    “真不起来?”他好奇的问,好像我在唬他似的。

    我再次特别肯定的回答:“嗯,不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我要是不趁此机会争取我的权利,我将永远被他压迫!

    “唉,我本来还有点内疚,想要真的给你买一辆车补偿你的,结果你这么有骨气,我看还是算了吧!”他无奈的站起来,拍了拍裤腿。

    我的眼睛立刻一亮,刚要出口问他是不是真的,但是转而一想,肯定是逗我玩的,他最喜欢逗我玩了!嫂索{半-/-浮=(.*)+生-灵婚女巫

    所以我一咬牙,装出无动于衷。

    他双臂环抱在胸前,再次开口说:“唉,真是,有钱都没地方花啊,人生果然没什么意思!”

    我用眼睛偷瞄了他一眼,心想,如果他当真要给我买一辆车来开呢,我这样赌气,不是就亏大了?

    想我做牛做马,一辈子都绑他身上了,他那么有钱,给我买辆车,也不算过分嘛!

    当即,我拍了拍手,抓住他的裤腿爬起来。“行,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我就接受你的车了!”

    他早猜到我会转变主意,表情立刻变得大爷起来:“小样儿,你就是一财迷!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以后坏人拿钱让你出卖我,你肯定直接就倒戈了!”

    我听后脸上一喜。“还有这种事儿?快让那坏人来找我,出卖你,简直就是我分内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