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87章:V10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尴尬的笑了笑,最后支支吾吾的将这个事情给说了过去。.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不过,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感觉周边的所有同学都在对我指指点点,从前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关注的我,仿佛突然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名人,只不过其他人成名是因为样貌和才华,我……竟然是因为那尸体砸了我的脚!!

    玲珊没什么食欲,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她很不能理解的说:“小仙,你今天早上没什么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好好的坐在这里吃着饭,毫无不良反应,肉眼都可以看得见嘛!

    “同学们都说你早上被鬼迷住了!”她用筷子在自己的餐盘里搅着,就是一口也吃不下去。

    其实早上看了那尸体的好多人,估计都跟她一眼,吃不下去饭。

    我轻叹一口气。“让他们说去呗,我不在乎!我是真不在乎,就早上那情况,尸体突然摔跤砸在我脚上,我要干嘛?给她一脚踢开?”

    玲珊依旧忧心忡忡的说:“可大家现在都当你是怪人看呢!”

    “他们当我怪胎都没关系!”我把我餐盘里的红烧肉吃完了,目光移到她的餐盘里:“你吃不吃?不吃?那我帮你吃咯!”

    她摇摇头,把盘子里的两块红烧肉夹给了我,我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

    这时,余光里突然出现一个妖娆的身影。

    “哟,官小仙,听说你今天早上中邪了?”听着这声音,我都不用去细看,就知道是谁来了,焦苏苏!

    她穿着一件高腰紧身的红色t,黑色热裤,毫不吝啬的秀着她的美腿。

    此刻,她手里没有端餐盘,刚才也没见她吃饭,跑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为了吃饭的。

    等她一在我们这张桌子坐下,玲珊的气焰就高涨了!“焦苏苏,我们在吃饭呢,你要没事,就别在这挡着!”

    “嘿,我就挡在这了,食堂是学校的公共场所,准你们在这吃饭,还不准我到这来坐啦?”

    一听就知道是来找事的,我闷头吃我的饭,懒得理她。

    玲珊将自己的筷子往餐盘上一搁,特别生气的说:“那行,那我们就把话直接挑明了,上次是谁跑去给舞蹈系的八婆乱嚼舌根子,你应该很清楚吧?你怎么还有脸面出现在这里?”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焦苏苏极力表现出来的不知情,那样子做作又矫情。

    不过呢,我和玲珊的想法是一样的,跑去姚可琴那里添油加醋的人,肯定是焦苏苏,我说过,她就是个事儿精。

    “少在那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装什么啦?”焦苏苏挺直着腰杆狡辩着:“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说,还装得挺像。

    我当即给玲珊递了一个眼神,让她算了,反正跟姚可琴的梁子都已经结下了,是我命中有此一劫。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好在玲珊也真没有再说什么。

    焦苏苏这时又换了一种语气道:“而且我到这里来又不是吵架的,我可是好心好意过来帮你们的!”

    “你能帮我们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玲珊一脸质疑,其实根本就没奢望过她能帮我们什么,不背后插把刀已经谢天谢地了!

    对方立刻一副救世主的模样说:“官小仙,你还不知道吗?你肯定是下一个死者!”

    方玲珊立刻敏感的一手拍在桌面上:“焦苏苏,你乱说什么呢?”

    “我乱说?你们还没听说吗,我们学校的琴房不干净,那里前前后后都死过六个人了,今天早上那个助教是最近的一个,每死一个,隔一段时间就会新死一个,我早就听过一个懂道的人说了,害死她们的人不是人,是鬼……”

    焦苏苏说得有板有眼的,把玲珊也给吓呆了,只得傻愣的转过头来,望着我,嘴巴呈o字型,瞬间就无语了!

    我这时候也放下了筷子,差不多已吃饱,我倒要来听听,焦苏苏这捕风捉影肯定,是靠的什么依据。

    “那你怎么肯定下一个是我?”我云淡风轻的问,还伸手摸了摸我的秀发。

    对方脸上故意作出那种一惊一乍的表情,脸朝我们这边伸过来一点,压低了声音说:“你们难道没有听过学校里流传的一句话,你等着我,我来找你,找到你我就会告诉你,然后我们一起走,一起走……”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以为然,不怕它是鬼,我就怕它不是鬼,我官小仙,灵气护体,巫师为身,鬼来杀鬼,妖来诛妖!

    我会怕它?

    笑话!

    现在,要是给我一面镜子,我就可以看到我目空一切的神情了!

    焦苏苏又继续危言耸听讲述道:“你还别不信,刘助教死之前的那个受害者,是一个音乐系就要毕业的学生,她比我们大两届,死的那一天,正是刘助教第一次到我们学校入职的那天。”

    “那又怎么样?”我完全没有听懂她的根据是什么。

    “这你都听不懂?每一个受害者,都是被怨鬼给害死的,她们死了之后,怨魂就会去找下一个替死鬼,刘助教是死在钢琴教室的,那个音乐系的毕业生也是死那的,而且我听说她弹钢琴特别厉害,她找的替死鬼是刘助教,现在刘助教死了,找的替死鬼就是官小仙你!要不然今天早上那么多人站在那,尸体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走到你面前,就摔跤了呢?”

    我看方玲珊听她这说得越来越玄乎,脸色全变了!

    毕竟早上那尸体砸到我脚上的时候,她离得最近,看得也最真切了!

    “怎么办吶,小仙,你会不会真有什么事啊?”别看玲珊平时干什么雷厉风行的,但是这种时候她真的能给吓哭。

    一看见她眼泪掉下来,我就特别不能忍受,我大声提醒焦苏苏道:“你别说了!好像跟真的似的!”

    “官小仙,我是看我们同学一场,先提前来给你提个醒儿,还有就是,虽然咱们以前有点小小的矛盾,但是我没有特别针对你,你以后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也不要惦记着我,至少,全校那么多人都知道你是刘助教的替死鬼,却除了我,没人敢过来跟你讲,我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说这些的,对不对?”

    我就说嘛,焦苏苏突然变得这么好心,原来是怕我挂了之后来找她当替死鬼。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我轻轻一笑说:“按照你说的,那琴房里至少应该有两个鬼啦,一个毕业生,一个刘助教!”

    “没错。”

    说完,我拍了拍手,提起我旁边的挎包。

    “既然那地方那么邪门,老是有鬼作祟,那我就去会会她们,问问她们找的下一个替死鬼,到底是不是我!”

    “小仙,你不会说的是真的吧?那里才刚死了人!”玲珊傻眼的看着我,还坐在板凳上,眼角的泪都没有干。

    我点头肯定道:“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就去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鬼!你们要是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子的,可以跟着来看看!”

    “不行,你不可以去!”玲珊慌了,来拉我!

    我轻声安慰她说:“玲珊,你先别怕,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有完全的把握相信我会安全的从那里出来!”

    我暗自给自己打气,既然是巫师,我就不应该怕,而且我是真不怕,纵然那里有鬼,我还真想问问她们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焦苏苏看我是真要去,跟着站起来,虽然她极力在掩盖,我还是看到了她嘴角那一抹得逞的笑意。

    “官小仙,我们可说好啦,你要是死了,可千万不要找我哦!”

    “呵呵!”我笑了笑。“我可没你那么无聊呢!”

    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三号大楼楼下,现在这里已经没有早上那么多人了,警察走了,尸体也运走了!

    不过我到楼下没多久,就看到好多校友从后面跟过来,焦苏苏是带头人。

    “焦苏苏那煞笔带这么多人来干嘛?”玲珊焦烂的脸上,出现一丝愤怒。

    “还能干嘛,想看我一会儿是怎么从钢琴教室里屁滚尿流的吓出来的呗!”

    “小仙,你不要去了,听着就恐怖,而且钢琴教室现在被封起来了!”玲珊拉着我的手,再次劝道,这一路她都这么劝着。

    我旁敲侧击的说:“玲珊,你难道还没看出来?焦苏苏说的都是吹的,什么学校里死了六个人了,我们也在这个学校读书,怎么从来没听过?知道你怕这些事,她就故意说来吓你,还想激我进去那教室,去就是了,她叫了这么多人来,一会儿要是我不痛不痒的出来,脸上难看的就是她了!”

    玲珊不安的问:“我们何必因为她这种人去冒这种险啊?”

    “你一会儿就和这些人一起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进去!”我拍拍她的肩膀,昂首阔步的朝三号楼走去。

    那些来看热闹的同学紧跟在后面,男男女女还真不少,一看他们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嘴脸,我就知道猜对了!

    走到音乐教室门口,我停下来,往里面看,门是开着的,只是外面围着一条警戒线,早上这条警戒线是在楼下的,后来移到了这里。

    焦苏苏此刻站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停下,她双手抱胸,嘲讽的口气说:“官小仙,我看你还是别去了,虽然都是死,晚一点死总归还是好一点。”

    我回头望了她一眼,笑道:“焦苏苏,为了感谢你吉言,一会儿我要是真死了,绝对会记你大恩的!”

    说完,我就头一扬,抬腿跨过了警戒线。

    进去的时候,还听见后面有人问焦苏苏:“苏苏,你不是说她不敢进去吗?”

    “就是啊,要是她真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又没有鬼!”

    ……

    学校有四间钢琴教室,这一间是最小的,里面只有十五台钢琴。

    一进教室就会看到,平时钢琴老师常用的那一架黑色钢琴摆在最前面,剩下的十五台整齐的摆在后面,分成五排。

    因为办案人员早上已经取证结束,所以现在可以看见一个人形图案画在褐色地板上,那是发现刘助教尸体时,尸体呈现出来的样子。

    我围着教室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心想这样出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干脆坐到钢琴旁边弹了起来。

    我弹的曲子先前是缓慢而优雅的,然后弹着弹着,我故意乱弄出一些奇怪混乱的音符,再对着门口撕心裂肺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鬼啊!”

    这声还没落,就听到教室外面一众女同学吓哭的声音,他们估计都以为我在这里面遭遇了不测,哪想我正玩得高兴着呢。

    接下来,我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的头发散下来,用手抓乱,猛地往教室外面冲出去,外面看热闹的人,被吓得连连尖叫,大部分都屁滚尿流的逃跑了,剩下的,就是几个胆子大的男生和方玲珊。

    我看效果已经达到,赶紧将自己的头发掀开,露出笑脸。“焦苏苏呢?想吓我,自己先给吓着了吗?”

    玲珊看我没事,拍了拍胸口埋怨道:“官小仙,你才吓死我了!”

    “我说了我会没事的嘛!”我几下把自己头发理好,绑成一条马尾。

    却又听到走廊那头,有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们在这里干嘛?”放眼望去,是系主任,他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管事和姚可蔓。

    我知道自己闯祸了,当即从警戒线里面跨出来,乖乖的站到一边。

    几人大步过来,系主任喊了我的名字:“官小仙,没看见外面有警戒线吗?跑进去干嘛?都要毕业的人了,做事还这么么没分寸?”

    我低着头撇撇嘴,心想,应该是我们在这边玩的事被传到了系主任那里,他们专门跑来抓我么现行的,这下麻烦了,此系主任虽然是个男的,但是跟一个更年期的欧巴桑一样,难缠得很,会不会因为这个找我麻烦啊?

    旁边好心的姚可蔓温声开口道:“张主任,没多大的事儿,算了吧。”

    张主任一听校长女儿如此说,立马笑着给对方示了好,又转头来告诫我说:“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这么有空,多准备一下你们的毕业汇演。”

    我连忙点头回答:“好的!”

    玲珊赶忙拉着我要走,我感激的对姚可蔓笑了笑。

    她便亲昵的叫我道:“小仙,你身体好点了吗?”

    我温声回答:“好了啊,本来就是皮外伤,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她又提议说:“那就好,那你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我给你几张碟,是我自己改的,你可以拿回去先听听。”

    “行!”

    后来我和玲珊一起跟着姚可蔓去她的办公室,这是三号楼隔壁的一栋大楼,这栋大楼里没有教室,一楼是学校的展厅,展示出很多照片和艺术品,全是我们学校历代师生的优秀获奖作品。

    楼上基本就是学校各院校的办公区域,姚可蔓的办公室跟校长是同一层,第八层,我们在这学校呆了三年,还是头一次上到这里来。

    这所学校历史悠久,已经有整整八十年了,一走进走廊,就会看到走廊两边挂着一些上了年代的照片,全是黑白色的,我们一张一张的看,不难在里面发现从这学校走出去的老一辈艺术家前辈们。

    姚可蔓带我们上来,她指着她的办公室门嘱咐道:“小仙,你们可以在这里随便参观一下,我办公室在那边,一会儿你们直接过来就好!”

    我回答说好,她就先过去了!

    “小仙,你来看,这个就是我们学校的创办人吧?是个传奇人物呢,还别说,年轻的时候长得真好看!”玲珊兴高采烈的拉着我在这些照片下面走来走去,我们还看到很多年前,我们学长学姐们的毕业照。

    “哇,那个时候上学还要穿校服呢,校服真漂亮!”白色上衣,黑色裙子和鞋子,两条辫子,有一种民国范儿。

    这时候,我的目光落到另外一张集体合照上面,照片上站着八个年轻人,里面有三个女生,最边上那个女生的眉眼之间,像极了一个人。

    我觉得奇怪,就一直杵在下面看。=半^浮##生-/;.{ban^fu][sheng].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这是一九五二年,我们学校第一次出国考察学习的学生队,这是他们在巴黎拍的照片!”我回头看去,发现是校长。

    校长是一位念过半百,身材清瘦的男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平时只有在什么演讲致辞上才看得见他。

    我此刻这么近距离的跟他讲话,简直是受宠若惊得不行,连忙感叹道:“那这些人,一定都是学校的灵魂人物了!”

    “嗯,不错,是你的前辈,也是鄙人的前辈!”虽然是校长,说话却丝毫架子都没有,十分平易近人!

    不过,刚才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边上的那个女生有古怪,所以我指着照片那个女生的脸,试探性的说:“这张五十几年前的照片上的这个女生,长得好像一个人哦!”

    校长的目光跟着移上去,脸上明显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