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86章:V9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你不要那么多废话,听我的就是了!”然后他就转身回书房去了,我撇撇嘴,拿着雨伞出门去。.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因为住的地方和学校就两条街,我是撑着伞直接走过去的。

    我和玲珊约好在校门口碰面,但是我到的时候,她还没有到,我以为因为下雨,她在路上耽搁了,就站在校门口玩手机。

    一晃就过来十五分钟,玲珊还没有来,我有点没耐心了,就给她打电话,她隔了好久才接起来。

    “玲珊,你怎么还没到?”

    “我到了,我已经进来了!”

    一听这个答案我就怒了!“妹的,不是你说在校门口碰面吗,你怎么自己进去了,我还在傻傻的在大门等了你这么久!”

    然后玲珊说:“小仙先别说这个,这边出事了!”

    “哪边?出啥事?”听到她的语气,顿时一惊。

    “你先到三号楼来找我,这边好多人啊!”我听声音,那边确实很闹,而且那种闹的感觉有点奇怪,就像所有说话的人,都很紧张,很小心翼翼。

    我挂了电话,就朝三号楼的方向跑,中途我发现好多人跟我一样,在往那边走。

    到三号楼外面的时候,果然看到好多人围在下面,因为在下雨,大家都撑着伞,也有没撑伞的,不过是少数。.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接着,我看到两辆警车停在三号楼外面,有警察,还有我们学校的几个高层领导,他们的表情都像吃了灰一样难看。

    我快步走过去,给玲珊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到三号楼外面了,她叫我等一下,不一会儿就看到她从人堆里面挤出来,喊我的名字。

    “小仙!”

    “这发生啥事了?”我一边看那边跟警察谈话的几个校领导,一边问。

    玲珊几步躲进我撑的雨伞里面,压低了嗓音说:“有人死了,死在三号楼的钢琴教室里面!”

    “谁啊?”其实我刚才一看见警车,外面拉了警戒线就基本猜到有人死了!

    而且听到死人,我好像都有点免疫了,毕竟我见鬼都见了那么多次了!

    但是当我听到死者的名字时,我足足愣了三秒钟。

    “刘洋!”

    “不是吧?”三秒后,我不敢相信的问。

    就是我们系那个美女助教,上次我看到她,就在几天前,那天正好是我跟玲珊一起在学校图书馆找资料。.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说来奇怪,那天那么早看到她披头散发,神情紧张,连撞到我了都没有注意。

    现在她竟然死了!

    “是,是刘洋,我刚才看到尸体了!”玲珊特别肯定的说完这句,脸色也跟着白了起来。

    “尼玛,你去看什么尸体,不怕晚上做噩梦啊?”我这是为她担心,她胆子那么小,又爱大惊小怪,晚上睡得着才怪呢!

    别说,我真说中了她的心事,玲珊特别后悔的说:“哎哟,我现在真的想打自己,你不知道……”

    玲珊说着,感觉很害怕的样子,我伸手去抓她,她手都在抖。

    “你怎么了,玲珊?”

    “小仙,那个尸体不对劲!”她小声的说,低着头,目光一直看着脚尖,看得出来,她真被吓坏了!

    “怎么不对劲了?”

    她看了看四周,跟在担心有人会听见一样,小声说:“那个尸体跟其他的尸体不一样,你知道,刘洋的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但是那个尸体……”她眼睛睁得老大,表情瞬间让我对那个尸体有了无限遐想。

    “那个尸体到底怎么了嘛?”我看她平时说话噼里啪啦的,要多快有多快,一沾到这个边,连个屁都要分开好几节来放,我心里很着急,非常着急!

    “那个尸体……那个尸体……”卧槽,她就一直这四个字,重复了好几遍,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

    我听着这四个字这么重复,一口气吊了好久,差点没背过去。

    这时候,人堆里面一阵唏嘘,我抬头望去,看到几个穿着白衣的人抬着一张盖着白布的单价出来,走在前面那个人在叫同学们让一让。

    玲珊急忙躲到我身后,小心翼翼的说:“尸体出来了,你自己看嘛!”

    “盖着白布,我看个屁啊!”我举着伞,目光一直锁着那边。

    其他同学也晓得是尸体出来了,跟躲瘟疫一样,闪得很开。

    但是尸体从阶梯搬下来的时候,我忘记闪了,还站在原地撑着伞在看。

    因为是下雨天,那两个抬担架的人走得特别费力,担架抬到我面前的时候,前面走着的那个人突然踩滑,一个榔头摔下去,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这一摔,后面那个人跟着一起摔,他们手里抬着的尸体就直接压到了我脚下,白布也被掀开了一大半。

    我脚上一吃痛,却第一时间听到玲珊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我目光再往我脚上一看,差点没给晕过去,那尸体的头,正睡在我脚上,而且这一秒,我竟然没有将脚从尸体下面移出来,我还把这尸体看了个仔仔细细,明明白白!

    这尸体真的不对劲!皮肤邹巴巴的,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一样,眼睛凹进去,但是睁开的,好像死前受了很大的惊吓,所以她死后的表情和眼神狰狞得很,凹进去的眼睛,也正直直的盯着我。

    再看这具身体,干得毫无水分可言,如果刚才不是玲珊给我说死者是助教刘洋,我压根就从这具尸体上,看不出任何属于美女助教刘洋的特征。嫂索{半-/-浮=(.*)+生-灵婚女巫

    而尸体身上穿的衣服,也看不到任何血迹,目测没有外伤,死亡方式肯定成疑。

    等我将这所有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脚从尸体后面移动出来,那两个摔倒的工作人员这时已经爬起来了,虽然他们干这行,应该也经常抬尸体,但是这具尸体抬得他们分外忐忑。

    因为刚才摔了这一跤,两个人的表情都凝重得不行。

    我觉得尸体竟然在我旁边见了天,是有阴缘,所以我当即大着胆子,帮着两个人一起,把尸体给放回了担架。

    当我再回头看时,所有在场的同学,包括老师和一些警察,都用看外星生物一样的目光看我。

    我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刚才的反应,在这些凡夫俗子眼中,简直太逆天了!

    “官小仙……”最不能接受的是玲珊,她离我两米远,举着我的伞。“你,竟然摸了那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