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85章:V8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倒吸一口冷气,只见一个欧巴桑气势汹汹的冲出来,对着我吼道:“有病是不是?乱敲什么门?到处都是坑,不够你蹲的啊?”

    我连忙点头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

    “神经病!”欧巴桑不解恨的扭着肥臀离去。.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我随后慢吞吞的走出去,看见方玲珊在走廊里玩手机,全神贯注的,脸上还带着痴笑。

    “玩什么这么入迷?”

    她摇头,说:“你看,这上面好多帅哥!”

    我移过视线看了一眼,交友软件啊!

    “呵呵,没兴趣!”

    听到我这么一答,她马上问:“你和庄君凡到底怎么回事?”

    “没事!”

    “那昨晚上那个男的呢?”

    知道她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之后,我觉得有些事,我迟早要告诉她的。

    所以我俩并肩朝商城一楼大厅走去的时候,我酝酿了好一番,沉声道:“玲珊,其实,我从家里面搬出来了!找了一个房子,跟别人合租!”

    她本来在看交友软件上的帅哥照片,听见我的话后,一个没注意,嗓门震天的呐喊道:“卧槽,你跟别人同居啦?”

    “姑奶奶,你小声点儿!”我赶紧捂住她的嘴,但是已经晚了,周边的人异样眼光已经移过来了!

    估计她也觉得别人的目光太刺眼,拉着我走出商城大门。

    “到底怎么回事呢?”

    “你也知道我后妈那个人,我跟她实在没办法继续生活在一起了,所以我就搬出去了!”我帮她提着大包小包,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太阳晒得我俩跟烤猪肉似的。

    “搬去哪了,和你合租的人是谁啊?男的女的?”

    “呃……男的!”

    “男的?帅不帅?”一听见这个她就特别激动。

    “哎哟,别这么夸张好不好,那个人性格有点怪,我们约法三章,都不能带朋友回家去的,所以暂时我不能带你去我租的房子那看了!”我提前申明道。

    玲珊果断的不能接受:“怎么这样的约法三章你都答应啊,那男的有多怪?会不会有什么偷内衣偷窥之类的癖好呢?”

    “哎哟,这些不会啦,总之我要给你说的就是我搬出来了,我没有和什么男人有啥苟且之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俩约好隔天去学校,然后就给她招了辆出租车给送走了!

    再然后,我摸出手机来给束安打电话,他不一会儿就接起来了,我问:“你在哪啊?我朋友走了!”

    “我也走了!”他云淡风轻的口气,瞬间让站在烈日下的我愤怒了!

    “不是说好要去找那个保洁大姐的吗?”

    “谁跟你说好了,还有,你也不准去找,这事就这样了,你快点回来把你的东西收拾好!”

    不知道怎么的,对他突然不要我去弄明白这个事,感到莫名其妙。.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不过想到我的行李还在他车上,我现在紧要的事情应该是这个,就打消了去找保洁大姐的事。

    “那你怎么不等等我?一起来的也要一起走啊!”而且商城这边,离他的别墅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你可以自己回来!”然后他说完就给我挂了!

    我跺跺脚,一路朝公交车站跑去,挤了个把小时,终于回到他家的社区里,本来以为门卫会不让我进去,结果我一出现在大门口,门就开了!

    但却因为前一天晚上来的时候天太黑,我没注意他家的方位,在社区里乱转了好几圈,都还没有找到他家在哪栋。

    此刻,我口干舌燥,无奈这种高档社区里,连个小卖部都没有。

    我站在树荫下,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束安打电话问路。

    结果电话自己响了!

    我接起来,那边传来束安的声音:“你在外面散步吗?你说你都瞎转了几圈了?我都替你捉急!”

    “呃……”我抬头看去,十点钟方向,一栋灰色别墅的落地窗后面,一个冷俊帅哥正在对着电话嚎。

    原来他早就看见我了,可是他怎么不早打这个电话,我就不用多走这许多冤枉路了!

    我快跑过去敲门,他穿着在松垮的居家服来开门,就是那套布料很飘逸,质感很不错的。

    我脱了鞋,直奔进厨房,倒了一杯水来两口就喝完了,然后又倒了一杯。

    他靠在厨房门边,看着我豪放的模样。“啧啧……巫师怎么能是这副德行……”

    太清楚他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我没有理会他,只问:“我的行李呢?”

    一般这个时候,住人是不是应该帮我这个客人,而且是个女人,将行李搬到屋里?

    我估计是在外面晒了太久,脑子有点晕,忘了这个非一般的男人,所以才回问出这句没有任何意义,还会给自己添堵的话。

    “当然在车上,难道你以为我帮你提上去,我还得帮你提下来啊?”说着,他将车钥匙甩给了我。

    想到在这里还要一直麻烦他,我依旧好语气说:“恩,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我这就去拿!”

    等我把箱子从车库里面拿出来,他带我到三楼,指着放杂物的阁楼说:“你住这间,里面只是有点乱。”

    只是……这阁楼刚好在他房间的上面,里面不是有点乱,是非常乱,堆了好多东西,纸箱,旧书等等。

    好不容易住一次豪宅,他就给我分配到堆杂物的阁楼?我心里怀着不甘,还要特别客气的说:“哎呀,这个阁楼真不错啊,这么宽敞,还有飘窗,外面视野也很亮,不过这么好的地方,还是堆这些东西比较重要,我看二楼还有现成的客房,不然我就将就着住了吧!”

    束安听我如此说,很认真的回答我道:“你能将就住,我不能将就让你住。”

    “呃,怎么这样?怜香惜玉懂不懂?”一点人情都没有,我即将生活在一片水生火热中啊!

    “你算哪门子的香玉啊,香菜还差不多,你赶快收拾吧,收拾完应该也五六点了,所以你最好在七点以前,把晚饭做好!”

    他颐指气使的说完,我发现没对啊!

    “等等等,为什么是我做饭?你不是说你家的专业大厨有好几个吗?怎么也轮不到我啊!”

    他站在阁楼房间的门外,双手抱胸,郑重其事的告诉我:“为了让你搬进来,我不得不辞了我的所有家佣,所以你为了报答我的大恩大德,应该主动承担起这些责任!”

    注意,他不是在寻求我的意见,而是在给我宣读圣旨啊!

    可人家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我默默的一个人收拾好了阁楼,将里面的杂物重重叠叠的放进了另外一个小房间,再把我的衣服摆放整齐,一看时间,刚好五点半。

    我浑身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走下楼去,听到他在打电话,声音有点模糊,好像是在说:“你去王汉的家里查过了吗?有没有什么我们漏掉的地方?”

    胖子?胖子不是被困在阴地了吗,他现在是在打电话让谁去查胖子的家?为什么要查胖子?这个查是什么意思?

    我步伐在楼梯上停下,竖起耳朵想听得清楚一点,可是声音就这么没了,我又伸了伸脖子,找一下发生的方位,声音确实没有了!

    “你干嘛?”

    “啊呀!”然后我一回头,冷气扑面,一个头正直直的盯着我看,吓得我一屁股坐到了楼梯上,生疼。“疼死我了,你走路都没声的啊?”

    我站起来,揉了揉屁股,束安就站在我下面的楼梯上,手放在裤兜里,一脸的鄙夷。

    “官小仙,你还有偷听人家打电话的癖好啊?”

    “胡说,我光明正大的听好吗?我现在还要问你,你说去查胖子家什么意思?”

    他面不改色的回答:“还能有什么意思,胖子自来就一个人住,现在他人没了,我总要帮他善终咯,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亲人什么的!”

    我看他的表情说得很问心无愧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多问。

    “那我们,也要给胖子举办一个葬礼什么的吧?人死了,也应该要个葬礼吧!”

    “这个你不用管!做你的饭去!”他指挥完,给我塞过来一张纸。

    “这是什么啊?”我把纸打开一看,里面是菜名,什么香菇炖鸡,蒜香排骨,粉蒸牛肉,红烧鱼……

    束安这时提醒道:“你爸已经将你拿手的菜写给我了,这些是我今天晚上要吃的!”

    我立刻抱怨着:“卧槽,这些东西都好费时间的好吗?吃点简单的不就好了,再说,两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啊!”

    “我乐意吃这么多!”他下达完命令,转身下楼去。

    “可我不乐意做这么多啊!”我的声音小得可怜,即使他听见了,也选择充耳不闻。

    前一天晚上还在感叹这个厨房是天堂,当我满怀着怨气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只想着: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里的煮饭婆了!

    当我用了一百二十分的认真,将这顿饭做好摆上桌的时候,便见束安穿着一身讲究得体的衣服下楼来了!

    我朝他笑了笑。“吃个饭用不着这么浓重吧,呵呵呵呵!”

    不用想,都知道我笑得有多么的口是心非。

    他轻瞄了一眼拴着围裙的我,继续扣着衬衣领子,然后直径走向了大门。

    “我有个很重要的约会要去,所以你自己吃吧!”

    话完,穿鞋,关门,一气呵成!

    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饭厅里面,放下汤盆大骂:“束安大煞笔,约会,约你个头啊?有约会你不早说,害的姑奶奶我忙活了半天,气死我了,你丫的别被我逮住机会,要不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呼!”

    我拍拍胸,开始坐在桌子上大口吃肉,大口喝汤。

    因为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光脚踩在椅子上,一边抖腿一边发了狠的狼吞虎咽着。

    “我告诉你,束安!”吃了一会儿,我指着我对面餐桌的空位置叫嚣道:“以后我让你往东你就得往东,我让你往西,你就得往西,你不听话试试,信不信我抽你?”

    我作出打人的架势,然后眉毛一挑,笑问道:“怎么?怕了?怕就老实点,听话我就不揍你,明白吗?”

    然后,我舒出一口大气。

    自娱自乐,是一种排压解恨的好方法,真的,我从小到大都用这招,保管有用。

    我自己吃完了之后,将剩下的密封放进冰箱,再把整个房子收拾了一番,用手提电脑上了会儿网,在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

    束安还没有回来,多半是跟姚可蔓约会去了,没准还会在外面过夜,想到这个问题,我竟然莫名的烦躁。

    “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被绑了灵婚就不能谈恋爱了,他就可以?我不服,我要上诉!”我从客厅的地毯上跳起来,差一点就要唱义勇军进行曲了!

    突然我的qq有人跟我说话,自从流行微信微博以后,qq基本就成为古董了,所以听到qq响的时候,我异常的激动起来。

    点开头像,发现是一个陌生人,看资料显示的是男,名字叫小泥鳅。

    小泥鳅说: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一惊,一个陌生人怎么对我说这种话?

    我立刻打字问他:你是谁?

    这个人没有再回答了,我好奇,又叫了他好多次,没有回答我,我查了查他的号码,发现是一个新号。

    也许,是某些人的恶作剧吧,刚要准备关电脑上阁楼睡觉,小泥鳅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点开一看,竟然是束安跟一个女人的合照,从照片看天色应该是傍晚的时候,天边微亮,路灯初开。束安穿的衣服,正是刚才出门时穿的那身,再看那个女人,我更是一惊,竟然是今天商城里面卖香水的大姐。

    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在说些什么,从照片拍摄的角度揣测,照片是偷拍的无疑。

    可是是什么人偷拍了这张照片,又这样发给我看?目的是什么?

    我脑门一亮,此人想让我知道,束安和这个大姐是认识的,那今天商城里的那些事,难道是束安一手导演的?他为什么这样做?

    我坐在沙发上苦思了好一会儿,那个叫小泥鳅的再也没有说话了,不久,我看到车子的灯光,猜到是束安回来了,我关掉跟小泥鳅的聊天界面,随便点开了一个网页看着。

    他开门进来,看到我还没睡,换了鞋子走进来说:“给我煮点吃的。”

    我不情不愿的回答道:“你不是出去约会吗?怎么没吃东西?”

    “现在是宵夜时间,不知道吗?”他把西装脱下来随便往沙发上一扔,就往楼上跑去了!

    过一会儿,又换了一身居家服下来,我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他走进来,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站在旁边一脸监督的样子。

    “你今天都干嘛了?”他说话的语气像首长在视察工作。

    “没干嘛!”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喝了一大口水,好像真的知道一样。

    笑话,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将他大骂了三百回合!

    “你和可蔓姐约会去了?”我试探性的问,为了显得自然,我看都不敢看他。

    他竟然想都没想,就直接点头承认道:“对,没错。”

    说谎眼睛都不眨的男人啊,可怕至极!

    没多久他就出去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不知道在看什么,但当我端着面出去的时候,差点没给惊呆!

    “束安大煞笔,约会,约你个头啊?有约会你不早说,害的姑奶奶我忙活了半天,气死我了,你丫的别被我逮住机会,要不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呼!”

    就在那个与人一样高的声控电视里,我看到一个带着围裙的疯子,正在餐厅里大放厥词!

    我去,这个人不是我吗?

    等我惊讶的回头去看,墙角果然装了摄像头,我的大舅姥爷啊,我之前竟然没发现。

    瞬间我的脸就红到了脖子根,他嘴角上扬的一边看,一边用带着杀气的目光扫向我,我瞬间感觉周围生出一股凉意。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我走过来,我赶紧后退。“你要干嘛?我开玩笑的,呵呵!”

    “我知道你开玩笑的,要不然,你能把我怎么样?”他潇洒的坐上桌子,拍了拍桌面,我这才意识到,他在等我煮的面。

    赶紧殷勤的奉上,点头哈腰道:“您吃好,不够我再给您煮!”

    束安没有回答我,用嘴享受我煮的面去了,我看没啥事了,赶紧开溜。

    “等一等!”

    “怎么啦?”我脚步刚要踏上楼梯的时候,他的声音再次传来。

    “把我今天出门穿的两套衣服洗了!”

    “哦!”我咬牙切齿的答应了,暗骂道:真是矫情,一天要换两套,你当你走t台啊!

    接着就听见他命令道:“用手!”

    “你妹……”我忍无可忍的爆发了一半,赶紧收住,回头笑嘻嘻的问:“你没有洗衣机吗?”

    “手洗的衣服比较有质感!”他这样回答完,就挥了挥手,示意我可以去洗衣服了!

    我没办法,只得去拿着他衣服手洗去了!本书醉快更新[^浮^}{^生]

    这晚上,折腾得差不多了,我回自己的阁楼睡觉,晚上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

    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完毕之后,做了土司当早餐,他听说我今天要去学校,也没有多说其他,拿着早餐就关到书房里去了!

    我一出门,就下雨了,还打雷,而且秋雨来势汹汹,我才刚步到小区门口,就又淋雨跑回去拿伞。

    束安估计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开门从书房里出来,喊我的名字:“官小仙!”

    “干嘛?”

    “你们学校最近不干净,你忙完了你的事就马上离开,知道不?”

    我一听他这话跟那表情,心脏猛地一紧。“啥不干净?有鬼还是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