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81章:半夜电话响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他此刻已经将的缅怀胖子的最后一丝哀凉,给驱散了!

    我跟着他下了楼,夜晚的s城是很少看到星星的,但今天晚上,天空上却挂着几颗明亮的星。

    我抬头看上去,很想知道,胖子如果被困在了那个空间,他能不能像我一样,看到这些星星呢?

    这时,原本束安走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

    他竖立在那,侧耳感知的姿态,让人莫名的心慌,我急忙问:“怎么啦?”

    “怎么那个女鬼还跟着你的?”

    我心下唏嘘,这几天事儿太多,我都快忘了那个工装女鬼的事。

    “我……”欲要解释,想起束安那冷漠的性子,要是让他知道我和女鬼做交易,他没准会直接灭了那女鬼,想来那女鬼也是个苦命人,我这同情心又泛滥了起来。

    “你答应了她什么?”束安回头来看我,目光里出现一丝阴冷。

    终还是瞒不过他,我低头小说回答:“我答应帮她伸冤。”

    “你有病!”他脱口就这样骂我,我知道我的行为在他眼里有点不可理喻,但是也不至于到有病的程度吧?

    他不依不饶的说:“要是你回家路上救一条流浪狗我都想得通,你这连鬼都同情的病,我看是没救了!”

    我就闷头跟在他后面,任由他说,只要他不发怒后干掉那女鬼就好!

    所幸,他从新踏出了脚步,没有准备要干掉那女鬼,我心里松了口气。

    两人重新上路,一路上我都留意着路线,他家住的地方,竟然就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别墅群里。我和玲珊曾经有好几次路过这边,看到这里面的别墅修得很好看,不免赞不绝口。

    他的车子一直开到了最里面,那里有一条河,正是这条河,将s城一分为二,沿着这河的东面一直走,就可以到我们学校了!

    不用多想,他家位置都是整个别墅群景观最好的,我跟在他后面,左右观望豪宅的奢华装潢,似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尺泽之鲵。.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刚踏进门,我也是懂礼貌的,看见这房子里这么干净,自然不会将外面的鞋子穿进来,赶紧俯身去脱脚上的帆布鞋。

    他第一时间转身对我道:“不用换鞋!”

    “为什么?”我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他,以为他这是跟我客气呢,就特别郑重其事的说:“你不用跟我客气啦!”

    我鞋子已经脱了下来,他还直立在前面,脑袋微微朝我这边侧着说:“我不是和你客气,我是提醒你,不要把鞋子脱在门边,免得被别人看见,还以为我带女人回家过夜呢!”

    我傻眼的抬起头来,尼玛,又是我自作多情了是吗?当即抬头挺胸的反驳道:“可你不就是带女人回家过夜了吗?”

    难道姑奶奶我不是女人吗?

    他目光斜着从我的光脚慢慢移上来,最后停在了我的胸前。“你可以不算!”

    我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一抬头,我还是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谢谢你将我放在如此特别的一个位置!”

    他没有再理我,一手揣在兜里,步调欠打的往上走,我提着鞋子跟上去,来到二楼走廊的最后一间房间。

    “你就住这间吧,还有,我睡觉很警醒,所以你夜里不要乱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不以为然的回答:“我还怕你夜里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影响我睡觉呢!”

    说着,我就两步踏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是间客房,里面什么都有,独立卫生间,牙刷,毛巾,客用睡衣,应有尽有。

    刚才上来的时候,也不见这房子里有其他人住的痕迹,门口鞋架上,也只有他一个人的鞋子,想来束安是一个人住。

    我洗漱好了,就躺在床上睡过去了!

    但是没过多久,我又感觉自己做梦了,与前一天晚上的感觉一样,明明知道自己在睡觉,也很清楚自己做做梦。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这次不同的是,梦里只有两个小孩在玩耍,他们穿着相同的衣服,带着相同的帽子,嘻嘻哈哈的,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场景还算和谐。

    只不过我稍微一放松,突然一个满身是血的束安冲了出来,吓得我连连尖叫。

    那束安对我呐喊着:“你睡的是我的床,你知道吗?”

    那声音低沉嘶哑,跟嗓子里堵了千百条虫一下,我猛地从床上惊醒过来,再轻轻一模,竟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不就睡了一间客房吗,至于在梦里也要跟我斤斤计较?

    喘着粗气,又听到外面有敲门声。

    “你怎么了?”这是束安的声音,他之前叮嘱过我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的,但是我现在发出来了,还很响亮。

    我急忙朝门口喊道:“我没事,就是做噩梦了!”

    然后我就抱着毯子靠在床背上,还好对这房间不熟,要是我又梦游去操了把菜刀出来乱砍,那我以后都不要睡觉了!

    本来以为束安已经回去睡了,但是他又在门口说:“你把门打开!”

    我神经立刻一紧,问:“你干嘛?”

    “放心,吃不了你,你先开门,我看看是不是房间里有什么脏东西跟进来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赶紧爬起来去开门。

    他穿着一身白色棉衣棉裤,光着脚,飘飘欲仙的迈步进来,直接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表示不解。“没东西啊,你怎么会做噩梦,还叫得那么惨烈?”

    “谁叫梦里的你,外形那么杀马特啊!”我穿着一件触膝的灰色大t恤,站在门边。

    他投石问路道:“你又梦见我了?”

    “恩,不止梦见你,你还很夸张的说我睡了你的床!”我心有余悸的回答。

    他听此,沉默了起来,似有所思。

    我试探性的问道:“你不是说我可以感觉到你心里的想法吗,难道我做的梦,都是你心里的想法?你有这么不情愿让我到你家来住?”

    “瞎说什么呢?”他的脸色阴沉下去,估计是不喜我这般揣测他。

    我也就闭了口。

    他又走了一圈,然后回头给我说:“把你东西拿上,换个房间!”

    “换哪里?这房间果然有蹊跷吗?”

    此刻,束安已走到门口。“让你换你就换,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我知道他肯定有原因才让我换,可他就多说几个字把原因告诉我有那么难吗?搞得我每次就跟个神经病一样,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见他走了出去,我几下抱着自己的宝宝鞋子和换下来的衣服,跟上去。

    他打开一件房间的门,里面灯是开的,我看见这房间很大,深色地板,落地台灯,很简约时尚的软装,只不过矮宽床上的被褥乱七八糟的,想来刚才有人睡。

    我立刻反应过来,站在门口问:“这是你的房间?”

    这房间就在我刚才睡的那间旁边,他肯定是听到我尖叫,就立刻过来敲门了!

    可不是说换房间吗?怎么换到这里来了?

    他看都没看我,直接走向了房间的一个推拉木柜前,从里面报了一张毯子出来,扔在了地板上,回头来鄙夷的看我。“你都想什么呢?以为我会跟你睡一张床?”

    我吐出一口大气,望了一眼地上的毯子,觉得他还算懂事,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走进去解释道:“我什么都没想……那个,还是我来睡地上吧,毕竟是我打扰你!”

    他白了我一眼,直径走到那矮床边坐下,理所当然的强调道:“当然是你睡地上了,要不然你还想睡我的床啊?如果不是怕你一会儿又尖叫打扰我清梦,我才不管你睡哪呢!”

    说完,他倒头就栽进大床里。

    我像被闪电劈了个从头到尾,我的三观跟他的到底有多么的不匹配,才可以在这种事情上,发生这么多次乌龙?

    咬咬牙,算了不想了,再耽搁一会儿,天都亮了!

    我把自己的东西整齐的叠,放在一把椅子上,再理了理那毯子,躺进去,刚要合眼,听见睡在床上的束安说:“我饿了!”

    我只当以为耳朵听错了,就没有应,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的床。

    他从床上翻身起来坐着,说:“官小仙,需要你的时候到了,去给我煮碗面来!”

    他大爷的啊,现在都快三点了,这祖宗竟然让我去煮面?

    我已经睡好了,而且我今天累得跟条狗一样,真的懒得动,就借口说:“我不会煮面!”

    哪晓得对方特别不能省油的说:“你爸整天把你的厨艺夸得天花乱坠的,关键时刻,你连面都不会煮?你爸这牛逼是不是吹大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爸,我瞬间像火箭一样从毯子里窜了出来。  [ban^fusheng].首发

    束安看见我火气这么大,面不改色的问:“怎么?我说错了吗?”

    因为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所以在我怒目瞪了他两秒之后,我只得转身奔下楼,直冲进了厨房。

    然后将他的厨房围观了一圈,卫生做得很干净,什么材料都很齐全,冰箱里更是装得琳琅满目,对于一个喜欢做饭的人来说,这样一个厨房,简直就是天堂。

    几下熟练的把我要用的材料都准备齐全了,正等着面熟,突然,在这安静的房子里,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

    我胆颤心惊的东张西望了一番,发现是厨房门口墙壁上的电话,铃声像催命一般。

    要不要这么惊悚,凌晨三点电话响?而且就算有人打过来,也不用直接打到厨房来找我吧?贞子移民了不成?

    我吓傻了,不敢接,双脚杵在原地,任由那铃声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