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80章:矫情的生物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但是他们两人执意要走,我肯定不敢一个人留下来等胖子啊,只得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出去的时候并没有遇见什么困难,只要沿着前面来的路走,就可以走出去。

    回到束安刚才画阴阳结界阵的地方,我们三个人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胖子从那边出来,束安失去了耐心,第一个转身朝停车的地方而去。

    幽幽也知道胖子肯定是出不来了,便小声劝我道:“小仙,走吧!”

    我实在没法,只能跟上去,坐上束安的车,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一想到他是怎么干掉那个魍妖的,我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发动了车子,过了好久之后,我才低沉的问他:“如果刚才不见的人是我……”

    “我不会让你不见的!”他还没有等我把话说完,就这样回答了我。

    我吞了吞口水,心里还是难受,为胖子,也为那魍妖。

    束安估计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他目光平视着前面的马路,用那种清冷的音调说:“在动物界,老虎吃比它弱小的动物,那是自然法则,在商界,大公司吞并小公司,那是市场法则,而在三界,能力强的,吞噬能力比他弱的,那也是自然法则,而你此刻这无用的怜悯之心,只会将你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低着头不看他,只附和着他的话说了一句:“你说这么多,不过就是想告诉我弱肉强食这四个字罢了,我都懂,我真羡慕你可以一直保持这种冷漠,不管是对谁!”

    我从前以为,胖子是他的朋友,也应该是他最亲近的人,在失去胖子之后,我这个本属不相干的人都觉得难过,而他,却像个无事人一样。

    我更难过的是,跟我绑定了生生世世灵婚的人,竟然就是这么一个冷血的人。

    一路上,我都没有再说什么,快要到我家小区外面的时候,他沉着脸说:“很多事情,你不清楚,今天胖子的失踪,没有那么简单!”

    我轻轻扫了他一眼,并没有作回答。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但今天去阴地实在太突然,很多事情都没有像最先预计的解开,反而更加扑朔迷离了!

    阴地空间的大门被谁打开?那些亡灵在逃离什么,四十年前公园作孽的是那棵榕树精,四十年后,重导轮回的凶手又是谁?砍掉阴地榕树的人,是否就是打开空间大门的人?

    这所有的问题,缠绕得我脑袋都要炸了,为了让自己好受点,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了!

    幽幽并没有跟我们一起,束安直接把我送到了家门口,我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听到家里传来争吵声。

    张姨嗓门颇大的骂道:“官万山,那死丫头昨天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你怎么不管管?还有昨晚上人都没有回来,肯定是跟着外面的野男人出去过夜了,年纪轻轻,就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也不去听听街坊邻居们都在说些什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我们这是老小区,所以里面说话声,外面听得一清二楚,我想,以张姨这嗓门,估计不光是门外的我,连左邻右舍也都听见了!

    此刻,我只是将脸埋在阴影里,显然旁边的束安也听见了,我以为他马上就要转身走的,但是看到我没有继续开门,他停了下来。网.136zw.>

    这时里面传来我爸压低嗓子说话的声音:“张翠兰,我求求你别张着嘴巴乱说好吗?小仙的名声都快被你这张嘴给败坏完了!”

    “我败坏完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少在那里冤枉老娘,你倒是说说,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她人又去哪里了?”

    我将钥匙收了回来,见了那么多的妖魔鬼怪之后,我最怕的,竟然是张姨那张嘴。

    听到她这么说我,我是想冲进去,跟她拼个你死我活,但一想到我爸那无可奈何的语气,我就心痛。

    “走吧!”这是束安温淡的对我讲。

    我有气无力的问:“走去哪?”

    这里是我的家,我生活的地方,想要逃离这里,我只有偶尔躲到玲珊家里去。

    但昨晚上给人家添了那么大的麻烦,我肯定是不能再去了!

    “昨夜里来找你的东西还没找出来,今天晚上我理应陪着你的,看这样子,你们家是没法住人了,走吧,我那地方大!”

    我猛地抬头看去,他这是邀请我去他家里住?

    长这么大,我可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男人那里过夜的,所以他这样的邀请,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别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我是为你好,可怜你才让你去我那住,你难不成还怕我把你怎样了不成?拜托,这辈子,你除了我,还有什么男人肯碰你?”

    他这一句话一出口,我们之间的氛围就完全变了!

    我哑口不答,他继续说道:“再说了,以我们俩现在这关系,就算有点什么,也是名正言顺的,你要是想要封了你那后妈的嘴,也好办,我们现在就进去给她说,你已经嫁定我了,是正正经经的,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要!”我急忙拒绝道,因为感觉束安是真有心要这么干,张姨那张嘴我太了解了,死的能说成活的,我怕事态到时候无法收场,还是保持现状为好。

    “那你决定好没,我要累死了!”

    我纠结着回答:“我知道你累,刚从医院出来,就跟着你们跑去了那什么阴地,我更累!”

    “那你还磨蹭什么啊?”他这人真是缺乏耐性啊!

    也不想想,我再怎么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呀,连个恋爱都没有正式谈过,面对去男性家里过夜的问题,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好吗?

    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一是今天这身体状况,确实不想回去面对张姨的嘴脸,二是我真的很怕昨天晚上被我砍过的东西再卷土重来,呆在这家伙身边,再安全不过了!

    “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过要走之前,我得先跟他说好。

    “别幼稚了好吗?”我还没有说出来我的要求,他就已经不耐烦的甩手了!

    我赶紧小声的补充道:“这不是幼稚的问题,你必须得答应我,晚上绝对不会对我做什么,我才敢跟你去你家嘛!”

    他白了我一眼,打击道:“你煞笔吗?要是男人真对你有企图,他怎么答应你都没用!”

    我面上一瘫,干笑道:“这事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

    “笑话,我长这么大,都是女人主动跳到我床上来的,我还得考虑考虑,就你这号发育不良的,我简直躲都躲不及呢,所以你别想那么多了,也不要自作多情,我不怕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已经够大方了!”他说得特别顺口,我不知道他用这样的语气拒绝了多少女人了,但是听到他这么一说,我竟然觉得生气。

    我!官小仙!真的有这么的没有魅力?

    “瞧吧,瞧吧,女人就是这种矫情的生物,你们通常在乎的不是别人把你们怎样了,而是别人没能把你们怎样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气呼呼的道:“你别说了!”

    “这不是你要说吗,我只不过让你认清一下现实,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