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79章:阴地魍妖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彷徨的看了一眼胖子,期望他能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这气氛,但是多言的胖子这时竟然沉默了,脸上挂着一丝阴郁。.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小仙!”

    听到束安在叫我的声音,我立刻回头看去。“怎么啦?”

    对方没好气的提醒道:“在这里不要随便乱答应!”

    看见三个人都诧异的盯着我,我这才察觉刚才叫我的声音,不是出于束安之口,那刚才喊我的人是谁?

    “先别管了,我们赶快去找那棵榕树!”幽幽这样提醒道,从包里摸出三只香来点燃,插在路边的草坪里。

    束安快速的为那三只香画了界线,据说是可以保此香不被熄灭。

    然后我们四个人就沿着旁边的步道一直往前走,很难想象,这里是属于另外一个空间,而且这个空间的一切,都与四十年前,被夷平的公园长得一模一样。

    束安走在最前面,我和幽幽走在中间,胖子在后面垫后。

    走过了那排枫树,我们正式进入了一片开阔的林子,前方的路开始变得不好走了,长满了杂草。

    “大家跟紧一点,这里邪气很重!”

    我赶紧一把抓住旁边幽幽的手,小声问道:“幽幽姐,我们为什么要去找那棵榕树呀?”

    “我昨天研究了鬼宝宝的小说,如果她小说里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公园的正中间应该有一颗百年大榕树,当年所有的死者尸体均是被发现在榕树下,按照这公园的风水来讲,此榕树长在阴地的正阴处,这是会出大问题的,我怀疑当年那一百多个死者,全是被想修炼成人型的榕树精吸了灵魄而死,好在我们世界里的那棵榕树已经被砍了,所以没有再发生什么大问题,但这个空间里的榕树,应该还在。”

    听幽幽这么一说,我才记起,那小说里,确实每一个受害者都被发现在那棵榕树下。网.136zw.>

    “那昨晚上来找我的,应该是那榕树精吧?只要我们现在去找到那棵榕树,把它砍掉就没事了吧?”

    “如果真是那棵榕树在搞怪,除掉它肯定就没事了,怕就怕……”幽幽面色凝重的说。

    我心里一直都是高度紧张的,听他这一停,我小心翼翼的问:“怕就怕什么?”

    “怕就怕在不是猜想的那样,凶手不是那榕树精,而另有邪物。”

    眼看前面的杂草越来越深,人走在里面,四周是个什么情况,也都完全看不清楚了!

    我们稍微放慢了脚步,在这种静得诡异的地方,没有声音的时候,让人害怕听到其他什么莫名其妙的声音。

    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说着话,好过得多。

    所以我又问幽幽道:“刚才在外面画的阴阳结界阵是做什么用的?”

    “那是一个用于不同空间交界处的镇邪阵,如果我们进入这个空间再出去的时候,这空间里有什么力量强大的邪物跟着我们出去,就会被那个阵给暂时困住,只要它被困住,我们就有法子对付它了!”

    此刻,我感觉到我和幽幽牵着的手心里,全是汗,不知道是我的还是她的,应该是我的更多吧。

    终于走过了这片杂草丛,我深长的呼吸了一口气,还好我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来这里,要不然我直接得给吓死了!

    这时束安停下来回头看我们几个,但见他表情惊愕住。“胖子呢?”

    我和幽幽一齐回头,一直走在我们身后的胖子哪里还有人,且刚才我跟幽幽在说话的时候,也没听他答话。

    “这空间里什么东西都有,他没跟过来,也许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幽幽揣测道。网.136zw.>

    我想到胖子有可能遇见了什么危险,赶忙对束安说:“你回去找找他吧,刚才在外面有东西叫我,肯定没什么好意,没准就是那个东西叫了胖子……”

    结果束安却斩钉截铁的说:“他会想办法脱身的!”

    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空间发生任何怪异的事,都是生死攸关的,可是他却说得那么冷漠,我的心当即凉了一大半。

    “如果他脱不了身呢?”

    “那就是他的命了!”这句话一定是束安说过最多的话了!

    说完,他就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这个公园还真的够大,我们又朝前走了约莫五分钟,看到一根巨大的榕树桩。束安第一个跑过去看,神情无法接受的说了三个字:“不可能!”

    我们以为要进来找的大榕树,却只剩下了这么个树桩,确实诡异,可束安这反应,让我觉得不太像他平时的沉着,他好像报以了很多希望在这颗榕树上。

    “榕树被砍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找胖子了?”我始终担心胖子一个人在这个空间的安危。

    幽幽也小声的劝道:“束安,我们还是回去吧,时间不多了!”

    但束安并没有打算马上走,他围着树桩转了几下,然后蹲下身去,伸手去触摸那树桩。

    紧接着,我就看见那树桩的表面覆盖出一层薄冰,薄冰的周围,更透出淡淡的光芒。

    我诧异的看向幽幽,希望她能给我解答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幽幽并没有开口,我就听见那树根里面发出什么惨烈的嘶叫声,那绝对不属于人的声音。

    然后一个人形兽足的生物,光溜溜的身子,从淡光中掉了出来。

    那生物四肢触地,意识到危险,动作敏捷的想要逃开,束安的五指张开,手臂轻轻一挥,那生物的身体却被生生的箍在了冰雕里,独独剩下一个头,不能再动弹。

    那些冰好像是从束安的身体里面凝结而出,跟随着他的意念,随便变化形状,我只为眼前看到的感到惊讶不已,难怪他的身上寒气十足,原来,他拥有这样的能力。

    我仔细看向那生物,只见其脸上长着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没有黑白瞳之分,更没有鼻子,只有两个孔,嘴唇呈紫色,与它的手脚掌颜色相近。

    那生物见自己无法逃脱,便用惧怕的语气求饶道:“灵仙饶命,我只是一个借助阴地榕树精残留灵气修炼的魍妖,并不曾出去害过人性命啊!”

    束安冷声问:“这阴地里的亡灵为何四处逃窜,可是你在此为非作歹?”

    魍妖哀嚎回答:“我怎能有本事干这些?不过灵仙要是答应不杀我,我倒是可以将这阴地的来龙去脉告知你们。”

    “说!”

    魍妖故而用它那奇怪的声音一一讲来。

    “四十年前,此阴地的榕树精吞噬灵魄,残害了一百余性命,后来此阴地被夷平,当时有一得道高人将榕树精封印起来,那一百五十九个被榕树精吞噬的亡灵就被困在了这个由怨气铸造的空间,就在一个月以前,这个空间被困住的亡灵开始按照四十年前的先后顺序,一一被抓走了,直到昨天,她闯了进来,带走了那个小孩的亡灵!”

    说到这里,魍妖目光落到了我身上,我们听的几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并没有纠缠这个问题。

    倒是幽幽表示不解,她说:“不对,被困在这个空间的亡灵应该是一百六十个才对,四十年前的公园索命案的受害者是一百六十人!”

    魍妖回答:“没错,确实应该是一百六十个,但是第三十五个是个灵仙,这个空间困不住她的魂魄,她再一次轮回投胎去了!”

    束安与幽幽听到这个答案,相视一眼,我似乎也想到了这件事情的一些因果关系。

    那个被钉在天花板上索魂的灵族女人的前一世,就是那凶案的第三十五个受害者,如今,历史重演,轮回再现,不同的是,凶案发生在这些被困的亡灵身上。

    束安又问:“那今天这个空间大门是谁打开的?我们的一个同伴不见了,你可知道是这空间的什么邪灵搞的鬼?”

    魍妖摇了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还请灵仙言而有信,放小妖一条生路!”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束安这时面色一厉,冷绝说道:“像你这样的低等小妖要不是借助了榕树精的残余灵力,怎可能幻化出人型?这些灵气留在你身上也真是浪费了!”

    说完,就听见魍妖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喊,被箍住它的冰雕给吸食了,场面诡异血腥至极,我却看得移不开眼,再看束安,他手臂轻轻一扬,那些冰像被吸尘器吸住的灰尘,瞬间回归到了他的体内。

    我看得惊呆了!

    幽幽见状,过来拉我的手喊道:“小仙,我们走吧!”

    我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我们要去找胖子吗?”本书醉快更新[^浮^}{^生]

    幽幽点了点头,说:“希望在香燃烧完之前找到他,不然怕我们也会被困在这里。”

    我们按照原路返回去,却依旧没有看到胖子的人影,眼看香就要烧完,束安冷冷道:“不能等了我们要先出去!”

    “可是我们出去了胖子怎么办?”

    我简直无法想象,胖子这样的活人,一个人留在这个空间的样子,肯定是死路一条。

    束安没有回答我,直径朝我们刚才穿过的空间门的方向而去。

    幽幽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劝我道:“小仙,这空间被困的绝不止那一百六十个亡灵,胖子不比束安,他也许早就不在了!”

    我心里一惊,那么活泼可爱的胖子,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