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75章:梦中索魂1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在小说作者被凶杀索魂后,小说竟然诡异更新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着电话惊呼了起来。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幽幽姐,小说更新了!”

    对方似乎没听懂,不解的问道:“什么小说更新了?”

    “死者鬼宝宝的小说,在一分钟以前更新了!”

    “你等一等,我上去看看!”

    “好!”我挂了电话,把刚刚更新的那一章细细的读了一遍,里面讲的是第三十五个受害者的遭遇,与前面那三十四个相比,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觉得这事太蹊跷,肯定有什么我忽略的细节,所以我又重新读了一遍。

    第三十五个受害者,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

    这么明显的相同点,我读第一遍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可是这相同点是巧合,还是另有深意,我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这时候,幽幽姐的电话打了过来。

    “小仙,你不是说更新了吗,我这里什么也看不见啊!”

    “不可能啊,确实更新了,而且我都看了两遍了,现在都还开着网页呢!”我十分确定的说完,刚转头去看电脑页面,哎呀我去,我电脑页面上刚才点开的小说章节不见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因为在接电话之前,我都还点开的。

    有上网经验的人都知道,当点开一个网页后,如果这个网页被人删了,只要我不刷新或重进,电脑已经点开的页面,都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甚至弹跳到另外一个页面的。.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我接着又用力点了好几次刷新,这本小说最后更新的章节还是三天前。

    就好像我刚才看到的那个更新,是幻觉一样。

    这时,幽幽在电话里面问:“小仙,你确实看到了那更新的章节吗?”

    我很肯定的回答了她,还将我所读的章节内容讲给她听了,并特别提到了我发现的那个数字‘三十五’的巧合。

    幽幽在电话那头思索了半响,说:“我相信你看到的,但这事情不正常,我估摸着,那年城东的公园事件跟灵族人被索魂事件很有关联,我必须得去查一查当年公园的那些事件,看看到底是什么鬼怪在作祟!”

    “恩!”我也很想知道,当年公园里索人命的到底是何方妖孽,如果幽幽姐他们能把那妖孽找出来,那一百多条冤魂,才算得上真正的瞑目吧!

    我现在揣测,今天我看到的那对母子,应该有可能就是那一百多人之中的其中两个,可是我疑惑的是,我看到的他们被抓的那个过程,是他们生前做人的时候发生的,还是他们死后变鬼的时候发生的?这也是一个关键点。

    如果我看到的那个过程是属于他们生前,那么抓他们的人,是否就是公园索命案的真凶?

    再如果,那个过程是属于他们死后,那抓他们的人,又是谁?

    这个问题牵引出一个新的问题,是谁在外面抓孤魂野鬼?抓来做什么?

    啊,我的脑袋要炸了,如果我爸把我生得再聪明一点儿就好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玲珊进到房间里,看见我躺在床上在发呆,就问我:“你怎么还不去洗漱呀,现在都九点半了,明天还要去学校呢!”

    我坐起来,从她衣柜里找了条棉裙,就进去卫生间洗澡了!

    这是玲珊房间里独立的卫生间,平时就她一个人用,我顺带把头发一起洗了,站在镜子前吹头发的时候,玲珊进来洗脸,她看了我一眼头发,带着疑惑问道:“小仙,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在哪接的头发,怎么一点接头都看不出来?”

    我赶紧用浴巾包住自己的头发,生怕她看出了什么端倪,然后心虚的笑着回答:“就在我们家小区附近,你要想接头发我带你去,他家接得真的挺好的!”

    其实玲珊是梨花头,很适合她乖巧的外形,她才不会去接头发呢。

    此刻听到我这个回答,她也没有生疑,低头接了一捧水来洗脸,我就一直用浴巾包着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搭腔。

    她洗完脸,转过头来问我:“你干嘛不吹头发。”

    我解释道:“现在头发长,我喜欢包一会儿再吹。”

    她没再多问,出去之前嘱咐了我一声:“你快点吹干了!”

    等她出去后,我才找出剪刀了,几下把我头发尾部剪掉了三厘米左右。

    这一夜,我很快就入睡了,我做梦了,梦里是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很疑惑,既然是梦,为什么梦里什么都没有呢?

    还有就是,哪有人睡着了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呢?

    然后我就拼命的想从这个黑暗的梦里醒过来,但是我就是醒不过来。

    隐隐约约,我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在问我:“你看到了吗?第三十五个故事?”

    “你是谁?你是鬼宝宝?”梦里的我,轻声问。

    “不是!”

    “那你是谁?是你上传的第三十五个故事?”尽管知道是在做梦,可我还是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那人回答说:“是我,但是只有你才能看见,你是官小仙吗?”

    “我是官小仙,你是谁?”这个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在梦里我都给吓了一大跳。

    接着,这个梦突然被什么力量给干扰了,我听到对方还在说什么,声音却像从没有信号的外太空传来的,断断续续的。

    再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四处漆黑一片,我的意识,被困在这片黑暗里,没有出口,没有光亮,仿佛我要永久的迷失在这无边的梦里了,我有点怕,小心翼翼的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束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喊出这个名字,但当我喊出来的时候,我期望他可以出现在我梦里,对我说那句:别怕,我在这里。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是躺在医院里。

    我睁开眼,看见我的病床旁边守着我爸爸和玲珊,他们看见我醒过来,同时都松了口气。

    “小仙,你终于醒了,可吓坏我了!”

    我全身酸痛的从病床上坐起来,疑惑的问:“我怎么在这里?”

    我爸依旧是那副我出事后,凝重深思的神情,他说:“我是半夜接到玲珊的电话,说你出事了,赶到医院来的。”灵婚女巫:.*banfusheng.

    半夜?我不是在睡觉吗?我出了什么事,竟然到医院里来了?

    我看向玲珊:“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我这病房里还住着其他两个病人,所以玲珊有点忌讳的左右看了看,没有回答我。

    我爸叹了口气说:“我去外面给你买点粥,你这样躺了一天了,胃都空了!”

    我朝他点了点头,等他出去了,我又问玲珊。“什么情况,你倒是给我说啊!”

    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做了奇怪的梦不说,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谁都会是我这个惊慌失措的反应吧!

    玲珊坐到我旁边的床沿上,细声说:“你不知道,你昨天晚上睡下后,不久就开始在那躺着说话,最先开始我以为你在跟我说话,你问我是谁,我还在回答你,后来你说的话就越来越奇怪,我根本听不懂,这才发现原来你是在说梦话,说梦话也没什么,但是你不知道你后面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