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73章:公园索命1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从前我一直觉得姚可琴和庄君凡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经历了今天的群架以后,我觉得姚可琴一点都配不上他。.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上次玲珊说的关于姚可琴一厢情愿的传闻,应该是真的,可他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此刻,他点了点头说:“嗯,别人觉得她优不优秀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她优秀!”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说这个的时候,从车子的反光镜里,看了我一眼。

    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为之激动了起来,心想,他不会说的是我吧?

    “你们是在哪里认识的?”为了确认自己心里所想,我试探性的问道。

    庄君凡一边开车一边回想,片刻,他才回答道:“是在一间店里面,她当时带着耳机正在旁若无人的唱歌,我觉得很可爱。”

    “哦!”我心里的大石头落下来,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是我啦,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仅仅如此。

    可我为什么总觉得他对我挺在意的呢?还是他本身因为修养好,对任何人都这么好?

    想来,这个可能比较大,他在同学们面前,都是这样面面俱到的,从不见他在谁面前清高过。

    “小仙,我问你一个问题。网.136zw.>”

    “什么?”

    他顿了顿,好像在思考怎么把要问的问题更好的说出来。

    “你毕业后,会不会接受家里订的亲事结婚呢?”

    我一僵,哪有什么会不会?我早已经别无选择了!

    可让我直接说出来,他肯定不懂,只会觉得我是那种随波逐流,没有主见的女人,所以我反问他:“如果是你,你们家给你从小就安排了这样的一门亲事,你不喜欢对方,你会答应吗?”

    他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只会和我喜欢的人结婚。”

    我点点头。“我也一样吧!”

    大不了,这辈子,我名义上就不嫁人了嘛!

    他听到我这个回答,又笑了!

    我感觉他对我的问题很满意的样子,好像我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不久,他将我送到了玲珊家的小区外,因为他晚上有一个演出,所以他要马上离开,我道谢后,目送他离开。

    玲珊从小区门里出来,看到我目送君凡的车子离开的背影,打趣的说:“哟,看来你们关系发展得挺不错的嘛。”

    “乱说什么呢,人家只是因为姚可琴的事,对我觉得抱歉而已!”我尽量辩解着,然后补充说:“而且,他有喜欢的人了!”

    “姚可琴?”

    我摇摇头。“不是,好像是在外面认识的人,不是我们学校的!”

    方玲珊对自己的判断一向非常自信,所以现在有点不敢相信。“当真?”

    “恩,真的,他亲口跟我讲的!”

    “亲口?他还给你讲这个?奇怪!”玲珊疑惑了一会儿了,转头过来问我:“你下午干嘛去了?你不是说你给你爸买东西吗?我以为你去跟君凡约会,结果你怎么跑到东城区去了?”

    “呃……”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真去给我爸买东西了,不过没买到!”

    “算了!问了也白问,回家吃饭吧,我妈做好了!”

    “有妈就是好啊,每顿都有热饭吃!”我羡慕的说。

    到了玲珊家里,她妈果然已经坐好了一桌子菜,看见我来,热情的招呼我进去吃。

    玲珊的爸爸自己开了一家厂,家里算中产,经常有很多应酬,所以今天也不在,她妈妈是一个很贤惠的妇女,据说结婚后,一直在家里相夫教女,烧得一手好菜,我每次过来,都能在她妈那里学点手艺。

    吃到一半,我想起个事儿,就出声问道:“玲珊,我记得你外婆家是在城东对吧?”

    “是呀,我妈土生土长的东城区人!”对方夹着一块肉,塞到我碗里,还关心的念叨着:“多吃点肉,你看你瘦成啥样了!”

    我笑笑的看向玲珊妈妈。“阿姨,我对城东那边不是很熟,你从小在那片长大,你知不知道那边有一个很大的公园,外面种着特别大的枫叶树?”

    她妈妈开始脸色还挺正常的,当听到我说起那个公园,脸色阴了下去。

    我重新回想了一下我的问题,没觉得哪里有不妥啊!为什么阿姨会有这样的表情?

    还是玲珊疑惑不解的接过话说:“你说什么公园啊?东城区那边我也很熟啊,我怎么不记得那边有什么公园?”

    “是吗!”我埋头往嘴里塞饭,其实早就知道是这个答案,不过是想从多个人口中得到肯定而已。

    三个人接下来沉闷的把饭吃完了,玲珊主动栓着围裙去厨房洗碗去了,我按照惯例也要进去帮忙,她妈妈坐在客厅里沏了一壶功夫茶,轻声唤道:“小仙,来,陪阿姨说说话,碗让玲珊洗吧!”

    我见人家已经把茶都泡好了,再则玲珊也让我去,我就坐了过去。

    阿姨先问了一下我学校跟家里的琐事,后来沉默了片刻,出声问道:“小仙,你怎么知道那个公园的事?”本书醉快更新[^浮^}{^生]

    我心里一个激灵,听这语气,阿姨好像是知道有这么个公园的。

    但我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不会让阿姨觉得我是个怪胎呢,我灵机一动,用很自然的语气道:“我听我爸提过一次。”

    “原来是这样!”阿姨点头表示明了!

    我赶紧趁热打铁问道:“阿姨,你知道那个公园的什么事吗?”

    阿姨埋下头去,开始讲述道:“在我很小的时候,那片区确实有一个很大的公园,据说是民国时的一个大学校园改的,那差不多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岁,那个公园都还在,平时会有很多附近的居民到那里散步,直到那里开始发生怪事。”

    “什么怪事?”我眼睛一眨不眨的问。

    “有人失踪,后来尸体被发现在公园的一棵大榕树下,这事最开始并没有引起重视,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这样失踪,尸体都被发现在公园里,奇怪的是,那些尸体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可那些人的死相却非常狰狞,很多人都说那些死者是被活活吓死的。我的一个邻居哥哥也是死在那里了,当时全城传得人心惶惶的,说那个公园闹鬼,就再也没有人会靠近那个区域,但是,还是会有人相继死去,因为死的人实在太多,前后差不多死了一百多个,政府为了压制这件骇人听闻的事,偷偷请道士做了好几场法式,结果还是没用,依旧有人死,政府实在没办法,怕这事闹到中央去,就直接把整个公园给平了,建房建厂,自那以后,才再没有人遇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