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53章:鬼说话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暗自猜想,大概是因为我刚才和庄君凡合唱了,所以她问了我的名字吧。.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果不其然,她的下一句话,就证实了这个猜想,她说:“听君凡说你非常优秀,刚才看你在舞台上的演出也十分不错,一点儿都不怯场!”

    我谦虚的回答:“可蔓姐妙赞了,完全是君凡同学带得好!”

    这时,束安也从外面进来了,他品貌出众的慢慢步了过来,亲昵且自然的牵起了姚可蔓的手。

    虽然我对束安半分好感都没有,但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场景,我心里还是挺不是味儿的。

    我甚至还很疑惑,为什么他人前人后,完全是两张脸。

    那个在我面前冷漠的讨厌鬼,和现在这个姚可蔓身边的贴心暖男,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他的笑容中,到底在隐藏些什么,让我不明觉厉?

    “凖沿,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君凡的同学,官小仙。”这是姚可蔓可亲的声音,但是当我意识到她是在向束安介绍我时,心里的疑惑却起了重重。

    为何在场如此多的同学,包括玲珊也在旁边,她没有特别介绍,而偏偏是我?

    还有,她叫束安为凖沿,那到底,这眼前的男人真实名字是叫束安,还是凖沿?

    在我思忖的片刻,束安已经来到我面前,向我郑重其事的伸出了手。“官小姐,你好。”

    “你好!”我只得在众人的目光中,跟他握了手。

    不得不说,咱们都是演技派啊,在场所有估计没人看出来我们认识。

    这时候,姚可蔓笑着对我说:“我觉得小仙你的唱功很好,我酒吧特别需要你这样一个歌手,愿不愿意考虑到这里来驻场?”

    天才晓得我多么渴望这样一个机会,不免惊喜的问道:“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和君凡都很看好你!”

    我从前从来没觉得和庄君凡有多么熟,但今天他的表现,就好像是一个特别了解我的人一样。

    也许是他将我力荐给姚可蔓吧,总之,这是个难得的历练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

    不过,在我答应完之后,却老感觉到一道冷厉的目光向我这边射来,待我寻思的片刻,才想起束安方才在阳台上警告我以后离这个酒吧远一点的事。

    对于他来说,泡妞是大事,但对我来说,唱歌也是天大的事,他再警告也没用,我自己的生活,不需要他来指手画脚。

    “那太好了,小仙,你先回去准备一下,这边可以随时来上班。”姚可蔓拍拍手,好像做成了一笔大买卖一般。

    “恩。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两人离去后,同学们都羡慕的涌上来,直夸我运气好。

    也许,很多人不明白这么一个酒吧驻场的工作,哪有那么了不得,其实那是不知道我们这专业的艰难,特别是我这种,家庭条件一般,未来没有靠山,完全得靠自己打拼的人,有这么一个机会,那确实是非常幸运了!

    本打算今天多呆一会儿,去台上多唱几首熟悉一下场地,结果我爸的电话打来了!

    “小仙,下午你和你张姨吵架了?”

    不用猜都知道,张姨先跑去给我爸告状了!

    “嗯。”

    “怎么回事啊?”

    我闷闷不乐的回答:“她应该都给你说了吧?”

    虽然知道张姨说的版本肯定对我很不公平,但我却不耻在背后说她的不是。

    她什么德行,我爸比我更清楚。

    所以他没有再多问,严肃的喊道:“你赶紧回家!”

    “可我还跟朋友聚会呢!而且今天晚上我打算去玲珊家里住!”我小声对电话那边讲时,看到庄君凡正在看我,我赶紧把头扭到一边。

    我爸再次强调了一遍。“叫你回家你就赶紧回家!”

    直觉告诉我有事发生,从前只要知道我是和玲珊在一起,他都不会说什么,今晚这么急让我回家,到底是什么事呢?

    “小仙,你爸打来的?”玲珊听见我的语气,估计猜到有事。

    我点了点头。“看来今天不能去你家了!我爸让我回去,你再多玩会儿,要开车就别喝酒,路上小心点。还有,车上那个纸袋里的香水,是我买给你的生日礼物,多的事,我回去给你发信息说。”

    交代完,又跟班长打了招呼,我就往外面走,玲珊随即跟出来说:“这么晚了,我开车送你回去!”

    我摇摇头说:“别了,这里离你家近,你直接开车回去一会儿就到了,我还是自己打车吧!”

    我一个人走到酒吧门口的停车场,有个人轻跑追了出来,跑进时,发现是庄君凡。

    “小仙,我送你回去!”

    “啊!”我愣了一下,这种坐男神的车回家的桥段,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可今天真的撞到我身上来了,我却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束安那家伙说,其他男人对我殷勤绝对另有所图,我这时就在想,我在他心目中有那么差吗?差到连被人喜欢的资格都没有?

    “走吧!”不一会儿,庄君凡将车开了过来。

    之前我已经放过别人一次鸽子了,今天人家还帮我找了这么好一个实习的地方,我要是再拒绝,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我还是坐了上去。

    一路上都很开心,我们一聊到音乐和小时候的事,话题就特别多,不知不觉,就到了我家小区门外。

    下车后,我向他挥手道别。

    一个人走在小区的步道上,回想着我们的谈话,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半-/浮*-生+).banfusheng.

    突然,右边梧桐树下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吓得我猛退了一步,这次,我竟然没有惊叫出声来,只是惊恐的望着她。

    是那个女鬼没错,她没有脚,漂浮在空中,脸上全部都是痛苦,与之前见到的几次都不同,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灵体很虚弱,仿佛随时会消散一般。

    “姑娘,你不要怕……”她出声了,那声音像从一个十分不真实的空间里传来的,我站在原地不动,她也没动,继续说:“我的灵体受损了,你应该知道,即使我完好也伤不了你,我之所以找你,是因为我看到你和其他的人类不同!”

    “怎么不同?”我偏着脑袋问她,虽然对方是鬼,但这一天,她确实也没有做过什么,她甚至还费了好大力气,让我重见了她死亡的那一刹那,我想我内心深处,是同情她的。

    “我看到你身上在发光。”

    “发光?”我现在不是鬼,我当然看不到是怎样的景象,但是我能想象。

    “今天伤我的那个人,他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