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51章:S城相遇2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接下来,他们再说什么,我就一概听不进去了!

    没多久,庄君凡回来了,说姚可蔓请大家去她开的酒吧玩,大家都一直同意,没办法,说到玩,这一群人就是疯子。网.136zw.>

    算完账,各自开车到姚可蔓的酒吧门前碰头,一路上,玲珊都在数落焦苏苏的不是。

    这酒吧是s城比较出名的一家艺术类的酒吧,虽然是小资情调的音乐酒吧,但这每晚都人满为患,我们一进大门,就被整个酒吧的氛围给吸引住了!

    我们都知道,以前庄君凡就是在这里驻场,被星探发现的,所以很多同学都想应聘到这里来驻场,有朝一日能像庄君凡一样发光发紫。

    但无奈,会唱歌的专业人士数不胜数,而这酒吧要的歌手都是最为出色的,像我这种没有什么经验,还未毕业的大学生,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姚可蔓看在庄君凡的面子上,专门给我们留了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并且特准了我们可以上舞台去唱歌。

    同学们顿时欢呼雀跃,欲欲跃试,一展自己的歌喉。

    同学们之中,第一个上台的,自然是焦苏苏,她为人清高自大,这种风头,绝不会让给别人,她一曲节奏感超强的《改变自己》将全场的情绪带动了起来。

    我无心上去唱歌,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边上看同学们疯癫玩笑。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玲珊,因为不肯落后焦苏苏,第二个上台去演唱,英文歌是她的强项,所以她唱了pitbull的《timber》,顿时嗨翻了现场。

    接着,又有两三个同学上去唱了自己拿手的歌,有人起哄,让庄君凡上去唱。

    不论实力和经验,庄君凡肯定都是我们同学中最为出色的,见大家如此热情的邀请,庄君凡大方的站了起来,酒吧里响起一阵欢呼声。

    他大步踏上了舞台,对后面的乐队说了一个歌名。

    另一个天堂……这是一首男女合唱!

    我看见焦苏苏刚要自告奋勇的准备要担任女声,玲珊快速站了起来,响亮的喊了我的名字:“小仙,你都还没唱过歌呢,这歌你不是唱得很好吗?你快去啊!”

    随着玲珊的推荐,所有的目光聚集到我身上,我当然不想上去,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不唱。”

    可庄君凡竟然站在台上拿着话筒,也喊了我的名字:“小仙!”

    这一下,不光同学们注意到我了,全酒吧的人都注意到我了,我再推迟,显然太不近人情了,只能厚着头皮,站了上去。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从学声乐开始,我每年也有不少表演的机会,但这次的感觉完全不同,我紧张得双腿都抖了,这比那个女鬼飘在我眼前还让我忐忑。

    前奏时,明显感觉到我紧张,庄君凡放下话筒,细声在我耳边说:“别怕,就当是平时练习课,你可以的!”

    我对我自己是没有信心的,但此刻看见对方那么温暖肯定的眸光,我整个人更充满了力量似的!

    不就是唱歌吗?我学了十年,难道连这个小舞台都征服不了?

    当即我深长的吸了一口气,在庄君凡的带领下,超过正常水平的唱完了这首歌。

    我们走下舞台的时候,酒吧里一群小女孩冲过来找庄君凡要签名,我识相的退到了一边。

    正当我要回去找同学们时,一个黑影闪到我面前,抓起我的手腕就往酒吧的一个阳台而去。

    我认识他的身影,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我并没有反抗,到了没人的地方,我才不耐烦的甩开了他。

    “干嘛呀,有事不知道叫人名字啊?”

    束安还穿着刚才在餐厅的一身,周吴郑王的,只不过他脸上的神情,是当初我在白山镇见到的叼样。

    “谁让你上去跟那个男的唱歌了?”

    他竟然恼意十足的问了我这个问题?

    “嘿,笑话,我一个学声乐的,跟我同学上台唱首歌有问题吗?还需要谁批准,你吗?我看你还是去谈好你的小恋爱吧!”

    他深锁着眉头,从包里摸出了一个铁盒子,我看那个盒子外观那么高上大,以为他要拿出什么秘门法宝,结果他从里面抽了一根烟出来点燃,冷斜的看着我:“你这话,不是在吃醋吧?”

    我呵呵笑道:“吃你的醋?我又没病!”

    “没病就好!”他吐出一个烟圈,提醒说:“官小仙,你自己有几斤几两你应该很清楚,不要一个人模人样的男人稍微对你殷勤点儿,你就找不着北,你要记住,能对你这么殷勤的男人,绝对不是因为你的长相和才华,而是另有其他图谋!”

    “神经病!”我气呼呼的低声骂道。原打算着再次相见,他能对我稍微客气点,我就对他既往不咎,看来是破灭了!

    我很肯定,这家伙就是来吵架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酒吧你最好不要来第二次,而且现在立刻马上,你就给我回家去!”

    “凭什么?”我头高高昂起来,我爸都不管我去哪,他还管起来了,他以为他是谁。

    没想到,他却突然粗声吼了一句:“滚开!”

    一股寒风吹差点没把我吹倒,待我反应过来之后,才知清楚,这两个字,他不是对我吼的。

    只看他一脸阴沉的问我:“你去哪里瞎转了,带回来这么个怨鬼?”

    我愣了一下,想到那个一整天时不时出来买酱油的工装女鬼,难不成,束安是在说她?㊣:㊣\\、//㊣

    “你看见她了?”

    “把你的头发散下来给我看看!”他将没吸完的烟夹在手上,语气稍微轻了一点。

    天才知道他用这种语调,说让我散头发时,那种鸡皮起一身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本来不愿理他,但一想到那头发诡异得紧,他也许现在知道是什么情况,就二话不说散下来给他看。

    见我头发长到了胸口下方,他眉头一皱,嘱咐道:“从今天开始,每天你都要将前一天多长出来的头发剪掉!”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叫你干嘛你就照做!”

    我不服气的回答:“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