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42章:后妈的所作所为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在她身体被车子撞到的那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她身体被撞裂的疼痛感,还有她那心中对死亡的恐惧感,这两种痛苦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几乎让我窒息,我紧紧的抓住喉咙,痛苦得要倒下身去。网.136zw.>

    亲眼目睹鲜血从她破碎的身子里流了出来,她的身子再也不动了,就这样当场死去了!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试着深呼吸几口空气,这之后,发现撞人的大货车不见了,地上的血也不见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井然有序着,没有人再记得当时那场车祸,可我却重见了所有的惨烈过程。

    为什么偏偏是我?我脑海里出现这样的疑问,难道,是因为我身上有束安的灵气?

    束安……

    当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我脑子里时,我的心纠结在了一起。

    这个从前与我无关的人,却可以让我感觉身有上万斤重物一般,我猛然想到,自己不能与庄君凡去吃饭。

    我担心我会收不住自己的贪恋,越陷越深,最后到不能自拔的地步,虽然这种可能性小之又小,但自己一个人苦恼就好了,何必去害了人家。

    这时,庄君凡将车子停到我身前,他担心的问:“小仙,你没事吧?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尖叫?”

    他那么的温暖细心,像春日的阳光一般,沐浴着我的脸颊。.136zw.>最新最快更新

    也是这一刻,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喜欢这个男生,真的好喜欢啊!

    可喜欢有什么用的,注定不是我的,又何必再多接触。

    我叹了口气,找了个借口对他说:“没什么事,只是我爸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一下,我先走了,不好意思!”

    说完,我就背着包包,落荒而逃了!

    如果让玲珊知道我就这样逃避了跟男神私下相处的机会,她一定会骂得我狗血淋头的!

    可是我真的不能啊,我用力垂着胸口,不甘又抓狂!

    也不知道庄君凡看见我就那样跑掉,是什么样的心情?像他那样的人,竟然主动邀请同学吃午饭,多么的难得啊!

    结果却被我给放了鸽子,我敢打包票,他下次肯定不会再理我了!

    呃,下次——不就是晚上的聚会吗?想到此,我不想去了!

    一方面又答应了玲珊,那妮子还等着我给她补生日礼物呢!

    糟了!我买的香水呢?

    我站在公交站牌的时候,猛然发现我两手空空,我给玲珊买的礼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

    绞尽脑汁回想了一番,好像是在商场洗手间里?我实在记不清了,那时候撞见了那么恐怖的女鬼,我早吓得六神无主了,怎么可能还记得香水有没有拿!

    可现在,借我一百个胆子我都没勇气再回去找啊!

    吐出一口粗气,比起被玲珊骂,被女鬼骚扰更让我痛苦,现在香水掉了就掉了吧,我就当舍财免灾,回家把上次玲珊吵着要的那条裙子送给她好了,反正我都没穿过!

    回到我家住的小区,在楼下,遇见对门邻居家的张奶奶,她佝偻着背,正在往家里搬东西。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平时我出门也经常遇见这位慈祥的老奶奶,看见她搬东西,我理所当然的跑过去帮忙。

    “张奶奶,我来帮您拿!”

    张奶奶看见是我,慈眉善目的笑了,她说:“小仙啊,暑假回乡下好不好玩?”

    “挺好的!”我接过她手里的一大包塑料袋,不用猜都知道,里面是些瓶瓶罐罐,老年人节约,出去一看见有这些东西,都想捡回去攒来卖。

    我们两家都在五楼,就隔着一个楼道,我先到了她家门口,等她蹒跚的爬上来开门后,一并帮她搬进了家里。

    为了谢我,张奶奶叫我留下喝口冰茶,我想着玲珊一会儿要来接我,也就谢绝了!

    一进门,客厅里就传来麻将声,我眼睛往里面瞟了一眼,就见张姨拉了三个大婶正在血拼呢。

    看见我回来,张姨立刻颐指气使的说:“小仙,你回来得正好,天气热,给我们弄点冰镇酸梅汤来喝喝!”

    指挥我给她这些个大闲人做事也就算了,可她干了一件让我特别不能原谅的事,那就是她身上穿的裙子,正是我那条没穿过,准备送给玲珊当生日礼物的红色裙子!

    她竟然趁我不在家,跑我房间里面去,擅自拿我的裙子来穿?哪条不拿,她偏偏拿这条!

    我闷闷不乐的走到张姨跟前,扫了一眼这桌子上的其他三个欧巴桑,目光落到她身上的裙子上,这裙子本来是我的号,但是因为是休闲时尚款,我这身板穿着是宽松型的,现在穿在她身上,完全蹦得紧紧的,一丝缝都没有,我真怕她出一口大气,裙子就彻底给报废了!

    “谁让你穿这条裙子了?”我没好气的问。

    她毫无歉意的继续打着牌,目光着魔般盯着牌局,嘴里念着:“三万?碰!”[^[半(.*)/[浮*(生]~].ban浮sheng.更新快

    被碰牌的下家鄙夷的摇了摇头说:“看来下次我也要穿一身红才能震慑全场啦!”

    “嘿嘿嘿,前几局都我输,这局看来我是时来运转了,你们别不服气啊!”她压根就没有听见我的问话,还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扭头看我。“没听见我说什么吗?站这干嘛?去给我们弄点酸梅汤来喝!”

    “你先把裙子脱下来!”我面无表情的说。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颇为满意的说:“这裙子是上次你爸去外地给你买的吧?吊牌都没拆,想你也不会穿,你看我穿着比你合适多了吧!”

    我真想不通,她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穿着合适,好好的一条裙子,硬生生的被她穿出了舞蹈练功服的味道!

    而且有她这想法的人还不止一个,就我正对面那个起码有一百八十几的胖大婶,竟然插进来说:“就是,小仙,这裙子她穿着多好看啊,你一个晚辈,怎么好意思当着我们这些外人的面让她再脱下来?太没规矩了吧!”

    我心头想,关你屁事。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外人,最起码的闭嘴都不懂,还教我规矩?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