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5章:死人等不了活人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看来王家媳妇这次受了好大的打击,尽然说起糊话来了!

    不说到底是谁杀害了王大叔抱走了孩子,就是知道谁干的,也应该找警察而不是找我。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我是谁啊?一个贪生怕死,爱慕虚荣的高三女大学生!

    我能有什么法子,救她的儿子?

    “嫂子,你别急,警察肯定能把小贝找回来的!”我安慰着她,用力想从她手里挣脱出来,可是她激动悲愤,力气大得出奇,好像她那巴掌是焊在我手腕上的一样。

    这时,我看见王家大哥出来了,也是一脸泪痕。

    心想他个大男人,应该还清醒,赶紧让他把老婆拖走吧!

    “王大哥……”

    我这声才刚喊出来,王大哥竟然纵身在我面前跪了下去,这可折煞了我。

    “王大哥,你这是干嘛呀?快起来说话!”

    “小仙,你就救救我们家小贝啊,我爸已经走了,我们就这个儿子,要是他也没了,叫我们两夫妻怎么活啊!”

    这时候,我爸寻着声音过来了,一看到我,脸上的愁容渐消。

    “小仙!”

    “爸!”

    我爸过来看见这阵仗,啥也没问,就对王大哥说:“王明啊,你们家小贝的事我们要是能帮的一定帮,但你看我家小仙奶奶今天头七,死人为大,我们家那头还忙着呢!”

    王大哥听后点点头,给他媳妇好说歹说了一番,我手才得了空!

    回去的路上,我不解的问我爸道:“爸,奶奶今天明明才第三天,你干嘛给王大哥说是头七?”

    他被我这么一问,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仙,你这几天都去哪了?回来看见你没人,急得我都报警了!”

    “啥?我不是昨天晚上给奶奶守夜的时候,你才给我打过电话吗?”

    我爸一听,忙打断我,“哪是昨天,我是四天前的凌晨三点在火车上给你打的电话!”

    我懵了,这怎么可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全不记得了!

    一下子过了四天,怪不得王家大哥两口子都回来了!

    可是那天我从肉铺里惊慌失措的跑出去之后,去了哪里?如果我就在镇上,或者我睡在那黄葛树下,镇子里的人怎可能没发现我?

    “叔叔,您好,请问官人凤老人家是住这里吗?”

    这时,那几个陌生人也过来了,问话的依旧是那个女的。.136zw.>最新最快更新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我看他们一个个穿得很时尚得体,也不是本地人,更不像是那种相信奇门遁甲的人,可为何会大老远的前来拜访我死去的奶奶?

    “官人凤正是家母,你们有什么事吗?”我爸将我拉到一边,颇有一副一家之主的气魄。

    那女的听我爸这么回答,脸上一笑,目光落到我身上。“原来这个妹子真的是官老太的孙女,刚才我朋友话语里面多有得罪,妹子你见谅啊!”

    我没回答她。

    相比她也看出来我爸也穿得孝服,这次绝对不是忽悠她了!

    “官老太她……”

    “我妈她去世了,你们要找她看灵问道的话就回去吧!”我爸不愿意多说,拉着我就往家的大门走去。

    我家院子里有几个帮忙客,就是花钱过来煮饭的,这会儿他们也忙完了,正在往外面走。

    “爸,这怎么一回事?”我指着空空的灵堂,张姨正在关门。

    “别问了,你奶奶已经入土了,你现在安全回来就好!”

    我马上察觉出我爸在隐藏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等我回来就出殡呢?

    “小仙,今天都头七了,你奶奶入土的吉日是昨天,死人等不了活人,你也别多问了!”

    我爸说完,就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坐在我家堂屋的门槛上抽了起来。

    张姨走了过来,一脸的责怪说:“我说小仙,这几天你都跑哪去了?你奶奶去世这么大事,你竟然往外面跑?害得我和你爸都快把这个镇子给翻面了!”

    这女人我管她叫姨,其实她是我后妈,我亲妈在生我的时候去世了,我八岁那年,我爸娶了这个张姨,他们两人本来一直想再要个孩子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能如愿。

    他们一直住在城里,我是上了高中才搬过去的,但一放假,我又回这白山镇陪奶奶。

    这么多年来,张姨很少回白山镇的老家,见我奶奶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这次如果不是我奶奶去世,她压根就不会露面。

    所以这些天她要跟着忙里忙外,心里肯定憋屈,为了不让我爸难受,我也没搭理她,转身去堂屋奶奶遗像面前,烧了一炷香,惶惶不安的说:“奶奶啊,您天上有知,小仙不是故意不来送您最后一程的!”

    再磕了三个响头,就听到“嘡”地一声,跟上次灵堂里发出的声音一样,有个东西从供台上面掉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还是我奶奶的桃木手杖!

    那天,我后来不是又将它放回棺里了吗?怎么它还在这?

    马上捡起来,想出去跟我爸问个究竟。

    但是人还没踏出屋,就听见张姨在跟我爸说:“老公,我那天回来的时候,听见街坊说白山镇要建旅游古镇,这边的宅子兴许能卖个好价钱,现在妈也走了,我们这次回去之前,先找个好买家吧?”

    “今天是啥日子,你说这个?”我爸闷头抽烟,语气不怎么好。

    “啥日子?咋就不能说这个了?这么远的回来一趟,也就这么几天,当然要办正经事啊!”张姨不以为然,她自来是心中无鬼神,只为钱财生的主。

    我爸直接回答她:“这房子是我妈的房子,现在她走了,继承人是小仙,小仙现在成年了,要卖也得小仙愿意卖才行。”

    张姨这么一听,很是诧异。

    “你妈也真是,房子咋能给小仙呢?你是她亲儿子,她不给你,竟然给……”

    “你有完没完?”这下子我爸是真火了!

    张姨那脾气,也不是这么简单能被我爸震住的,我从堂屋的门缝往外看,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爸脑门儿就嚎道:“你吼啥吼?你吼啥吼?这么多年了,我们供她吃供她住,还供她上大学,她的什么不是我们的,为啥得经过她同意?我告诉你,官万山,我嫁给你们家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做牛做马的,你就这样对我?你良心被狗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