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婚女巫 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
作者:柳笑笑_黑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入夜时,外面刚下过雨,雨滴从房檐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网.136zw.>

    “救救我!”这声音,不时从无人居住的平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我随着声音寻去,推开掉了一半漆的木门,应时许久无人进来,门上掉下一些尘土,不但进了我的眼,还呛得我咳嗽起来。

    揉了一通眼睛,便见地上摆着无数只手腕大的红烛,红蜡流了一地,如腥红的鲜血一般,直叫我心里发毛。

    这是间无人居住的宅子,怎会有人在这点了如此多的蜡烛?

    不对,刚才明明有人在里面呼救,我不是正被这声音给叫进来的吗?

    想时,那声音又传进了我耳里。

    “救救我,小仙!”

    我心一紧,怎的呼救之人还喊出了我的名字,可这平房就三间屋,还是通的,除了一地的蜡烛外,哪里有人啊?

    我左寻右看,心里直叫不好,从小奶奶就告诫我,夜里甭管谁直呼我名字,都不能应。

    这下,我不但鬼使神差的寻着声音进来了,正后悔想退出去时,脚竟然不听我使唤了!

    “嚏”的一声,有什么液体滴到了我肩膀上,许是这屋子陈年老旧,漏了雨吧?

    我这样安慰自己,手还下意识的摸去。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这一摸,不得了,摸了一手腥红。

    吓得我张嘴惊呼,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小仙,你往上看……”

    那声音再次响起,就从我头顶的天花板上传来。

    什么人会在天花板上?借我十个胆子都不敢看!

    可我这脑袋明明生在自个儿脖子上,却不听使唤的抬头望去。

    天神姥爷啊,我看见有个男人被钉在天花板上,除了脸,没有一处皮肤是好的,浑身是血……

    “啊!”

    这一下,我终于叫出了声!

    醒了,原来是梦!

    我摸着胸口,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做过如此逼真的梦。

    那男人乞怜般的眼神,现在都还在我脑海里,清晰得犹如活人一般。

    我手机铃声在午夜响个不停,我方才的噩梦便是被这铃声给叫醒的,我拿起来一看,是爸爸。

    “喂,爸?”

    “小仙,你别怕,爸爸明天就回来了!”我听到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爸爸应该是在火车上。

    “嗯。我不怕,守的是我亲奶奶的灵,我怕啥啊?”

    我爸又说:“小仙,你奶奶临走前有没有给你说什么?”

    “没有!奶奶走得没有征兆,只是早上叫我去镇上张裁缝那里拿衣服,我回来时,人便没了,我也是王大叔过来帮忙时才晓得,奶奶让我拿的衣服是寿衣!”

    我回答完,从地上的垫子上站起来,瞅了一眼我身上皱巴巴的孝服,刚才我竟然就这样跪在地上,在奶奶的灵堂里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吱嘎”一声,外面吹起了夜风,将灵堂的木门给吹开了,还将那棺台前点的白蜡焰吹得东倒西歪。

    我正欲去关门,就听到我爸在电话里压着嗓子说什么,我关门的时候没听清。

    将门把带上后,风终于吹不进来了!

    “爸,你刚才说什么?”

    “小仙,你今晚别给你奶奶守夜了,今天晚上,你去……”

    这时,电话断了!

    我翻开一看,信号没了!

    我爸为啥叫我别给奶奶守灵?后面又让我去干嘛呢?这挨千刀的移动,怎么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呢?

    用手抓了抓头皮,将我本来就乱的头发搞得更乱了!

    回身一看,黑色木棺安静的停放在架子上,前面火盆子里的纸钱快要烧尽了!

    不管我爸后面要说啥,他怎么可以不让我给奶奶守灵呢?我们家人丁本就稀薄,而且我奶奶那么讲究仪式的人,无论如何都不成。

    几步跨过去,放了好些纸钱到火盆子里,想到刚才做的那个梦,还有我爸后面没有说完的话,我心头隐隐还是有点怕。

    “奶奶啊,我知道你疼孙女,一定会保佑孙女平平安安,念完大学找到一个好工作,赚很*爷爷,最最重要的是你要给孙女指一个帅掉渣,最好是个富五代的好老公啊……”

    我说这些,多少是想给这寂静的守灵夜里找点安慰,可不想,俗得有点过了,被我念叨了之后,棺材那边竟然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好似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我的声音,也随这一道戛然而止。

    四面都是墙,连个窗户都没有,风吹不进来,什么东西会平白无故的发出声响?

    我哆嗦的站起来,眼神往那边探,发现确实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那台面儿上香蜡钱纸的东西放了很多,即使没有风,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也不奇怪,可这么多东西不掉,干嘛偏偏掉的是我奶奶那根桃木手杖啊?

    我记得很清楚,下午给奶奶小殓的时候,亲手将它放进了棺材里的啊!

    “奶奶啊,我晓得你舍不得孙女,你要是有什么遗愿未了,你托梦告诉我就成……”

    吞了吞口水,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捡起那手杖,哈了口气。

    莫不是老爸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所以才不让我在这里守灵?

    现在感觉没听他的有点后悔了!

    不过,这棺里的是我亲奶奶啊,她就我这么个孙女,吓死了我,就是断了她自己的香火,这事,我奶奶可不会干!

    所以我壮着胆子移过去,打算将手杖放回去。

    按照我们老家这边的传统,停灵这几天,棺是不封盖的,所以我奶奶的棺椁也没封,我只要走近了,就可以看到她面容安详的躺在里面。

    但诡异的事就在这里,当我将手杖竖放进棺后,眼前的画面,惊得我嗓眼都卡住了,棺材是空的!

    我奶奶不见了!

    准确应该说,我奶奶的尸首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