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萌妻:亲亲傲娇相公 第343章 竟然是太子!
作者:奈奈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门、门外的是谁啊?”

    秋画表面故作冷静,心里却一顿紧张,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是官兵吗?”纪平安有些不肯定地问,然后扭头去看陆扶摇和长钰,无声地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在对方说话的时候,他心底便记下了‘军爷’这两个字,但他无法肯定,外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官兵。

    虽说很可能是真的,毕竟冒充朝廷命官是死罪,可就是因为觉得是真的,他更不敢轻举妄动。

    说到底,这些都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

    这也许,是‘心理战’玩得太成功,又也许,是官员们树立‘官威’的关系。

    总之一听见‘官兵’二字,小贼掉头就跑,老百姓们也心生畏惧……太不亲民了!

    陆扶摇没有回答纪平安,她眼睛紧紧地盯着红漆大门,心里很明白,该来的还是来了……

    忽然感觉到手有点痛,她知道旁边的人收紧了握自己手的力度,不由扭头,疑惑地去看他,便发现他脸色很难看。

    当然,在军营里厮-混过……咳,历练过的长钰,可不会怕那帮官兵!

    此刻的他,比平时更为冷静,可是脸色却十分狠戾,周身仿佛笼罩着寒气,冰冷而危险。

    且……恐怖。

    “来人呐!快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破门了!”

    门外的人听似等得不耐烦了,再次重重地敲了好几下,扯着嗓子高喊。

    这话还没有喊完一半,长钰已经收敛了气场,恢复平静,并说道:“去开门吧。”

    无波无澜的语调,仿佛刚刚差点暴动的人不是他。

    秋画和纪平安同时扭头看对方,便看到对方脸上的迷茫和不解,但他们都很清楚,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都不想去开这个门。

    “我去吧。”老陶无声吐出一口气,主动走去大门。

    还没有走近,门外又再次响起连串的敲门声。

    老陶只得加快些脚步,一边打开门栓,一边大声地嚷回去:“来了来了,别敲了!”

    才打开一条门缝,外面便有人迫不及待地推开,接着鱼贯而入,压根没有因为前面还站着个老人而躲开。

    老陶被狠狠地推了一把,直让他后退好几步,然后狠狠地摔到门上。

    可怜见的,他差点就被摔散了这副老骨头。

    一个个穿着铜色盔甲的御林军有条不絮地涌进来,并快速又整齐地将围着院子而站,陆扶摇等人很快就被包围住了。

    身穿绣有龙纹的明黄色锦袍的青年,伴随着士兵们,踏着高头大马慢悠悠而来。

    在一群暗铜色的盔甲之中,坐在高头骏马之上,加上鲜明的明黄色锦袍,让青年尤为显眼。

    除了长钰之外,没有人是不惊讶的,个个都口瞪目呆地盯着青年。

    真是如何也想不到,率领着御林军的人……竟是太子!

    此时,太子没有以往与人谈笑时,那种平淡轻松,又难以察觉到的平易近人的温和,嘴角上也没有了浅浅的笑意。

    那张少有表情,笑起来却带着温柔的脸不见了。

    明明不说话,不爱理会别人,却让人莫名想要接近,感到轻松的气息不见了。

    明明那么容易口及引人,明明那么平易近人……全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冷峻阴沉的脸孔。

    以往的温柔仿佛被寒气粉碎了,那眼神像泛着寒光的匕首,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仇人……太陌生了……

    陆扶摇觉得不敢置信、不可思议,明明不久前,他们还在一起谈笑风生,怎么现在就兵俑相见了?

    太子策马走过来,在很有距离感的位置停下,然后居高临下地,静默地看着他们一会儿。

    接着,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陆府里的所有人,都给本宫抓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陆扶摇眼花,在说话的那一瞬间,她感觉他的面容有些狰狞,甚至还感觉到,闪过一丝……疯狂。

    “是!”

    御林军众人得令,蜂拥着过来,快速将院子里的人都牵制住,有的则冲向屋内。

    不用猜想,肯定是进屋搜索还有没有人在,然后一举拿下……

    陆扶摇被两名御林军反手背到背后,胳膊处发出骨骼扭转的声音,轻微又清脆,更令人一阵牙酸。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弱女子,细皮嫩肉的,比不得男子的坚毅,更容易受伤。

    这不,手臂都发出‘咔嚓’的声音了,至于有多痛……反正她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用猜,也能肯定被扭伤了。

    更要命的是,还被用力压了一下,压得她腰直不起来,胳膊差点被扯断,更加剧烈的疼痛,使她脸色刷白。

    “啊!好痛啊,你、你们快放开我……痛死了!”

    秋画的反应大些,直接哭喊大叫,还不停地挣扎着,脸上同样一片痛苦之色。

    “闭嘴!”

    两名士兵拉着她的胳膊,往下一压,秋画凄厉地尖叫一声,立刻噤声了。

    不过看她惨白惨白的小脸,就知道她那是疼得喊不出声。

    御林军的士兵们,皆是孔武有力的莽夫粗汉,都不懂得如何分轻重。平时训练时,都牢记着一个信条——出尽力气。

    凡是练武都讲究力度、力劲,而且都粗鲁惯了,所以下手时,完全没有考虑过对方是女子,没有想过怜香惜玉,更不知道要注意力度!

    于是,陆扶摇和秋画莫名遭罪了。

    长钰见不得陆扶摇痛苦,特想一掌把那两名士兵拍飞。

    但是以现在的情形,他若是动手的话,只怕会让别人借题发挥,再加两条罪名,连累其他人受到牢-狱之灾。

    努力压抑着不安分的暴动因子,他冷声道:“放开你们的手!”

    “拒捕可是罪加一等。”太子很凉薄地说道。

    “呵……”长钰哼笑一声,看着太子,毫不留余地的讽刺:“太子殿下带来了这么多人,将陆府围个水泄不通,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太子没有丝毫尴尬,想了想,对着士兵们大手一挥,手势令下,士兵们都松开了对他们的桎梏。

    “可满意了?”

    “哼!”

    长钰用力一甩衣袖,甩开身后侍卫的手,高冷地别过脸,就是沦为阶下囚,他依然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