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狂妃:绝色大〕〔帝少逃妻拥入怀〕〔弑血王妃〕〔盛世妖女,至尊太〕〔末世红包龙帝〕〔恐怖旅游团〕〔我真不是叮当猫〕〔魔仙三少〕〔扶明录〕〔妖怪不可以〕〔大文学家〕〔造神天域〕〔王者荣耀之魔君〕〔变身之九尾狐仙〕〔刁妃妖娆:撩个王〕〔随身带着个世界〕〔王牌特种兵〕〔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山里人家〕〔自始至终都是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21章 良师益友
    :

    赵长风举止优雅的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故意道:“我还真的不懂。”

    岑青禾轻声‘啧’了一下,“您老就别拿我开涮了。”他还能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赵长风道:“想问什么就直说,免得我一不小心再把其他秘密透给你。”

    单独的包间,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岑青禾是冒着好奇心害死猫的风险,鼓足勇气,小声道:“赵总监,你跟赫连总监,你们两个是一家的吧?”

    赵长风不答反问道:“从哪儿听来的?”说罢,不待岑青禾回答,他自顾自的嘀咕,“果然圈内没有秘密可言。”

    岑青禾眸子微瞪,“是真的?”

    赵长风说:“我们两个是一家的,这很让人惊讶吗?”

    岑青禾认真的点了点头,赵长风又说:“为什么惊讶?我们看起来不像一路人?”

    岑青禾赶紧摇了摇头,“就是猜不到,你们一个在夜城,一个在海城,平时工作都忙,感觉一个月也未必见得到几面。”说着,她又赔着笑道:“而且,确实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像一路人。”

    赵长风意料之中,随和的笑说:“我以为整个盛天知道我俩结婚的人,不会超过五个,没想到面前就坐着一个。”

    岑青禾马上道:“你可别向我打听我的消息来源,我一定会誓死捍卫这个秘密,到我这儿就是最后一个。”

    赵长风问:“蔡馨媛跟金佳彤都不知道?”

    “嗯……”岑青禾别开视线,觉得自己可以刨个坑躺进去了。

    见状,赵长风轻笑着说:“其实多少人知道,也都无所谓,我们是走正常渠道结的婚,双方没有隐瞒任何家庭情况和病史,至于为何一直很少人知道,你跟商总之间的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即便没有任何不妥,但总要顾及他人的眼光。”

    岑青禾感同身受,频频点头。

    “你们在闽城见面,坐在一起可以毫无破绽的谈天说地,我好几次都怀疑消息是不是假的,直到我听出赫连总监话里话外很在乎你的看法,我觉得你们一定有秘密。”

    赵长风微笑着道:“是吗?我都没听出她在乎我的看法。”

    岑青禾一本正经的给赵长风分析,从语言到眼神儿,赵长风说:“你不去做侦探,真是屈才了。”

    岑青禾笑道:“商绍城成天说我屈才,不是让我去动物园当白眼儿狼,就是让我去小剧场说相声。”

    赵长风道:“秀恩爱可以,提前打声招呼。”

    岑青禾说:“你跟赫连总监也很恩爱嘛,根本就是史密斯夫妇。”

    赵长风忽然有些感慨的说:“我们当初都是想着避开压力,所以才会决定隐瞒这份关系,但是隐瞒之后才发现,曝光的压力没有了,但其他的压力也会接踵而来,压着压着,隐瞒变成习惯,大家都习惯了公众场合装成同事的模样,习惯了有事情自己解决,习惯了随时随地把工作和外人的看法放在第一位,有时候就算身边没人,想着给对方打个电话,一开口,都是赵总监,赫连总监……“

    他脸上的笑充斥着无奈和自嘲,“像不像演员太入戏,久而久之忘了自己到底是谁了?”

    岑青禾听得有些心酸,很多大公司的高管要么禁止办公室恋情,要么干脆其中一个放弃,看似人前风光,其实背地里承受的根本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压力。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来她跟商绍城也没公开,处在跟赵长风和赫连默一样的状况中;其次,以她的阅历,她真是不好意思,也没有能力劝慰赵长风。

    赵长风自顾自的说道:“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心高气盛,好不容易爬到这样的位置,都觉得工作是第一位的,只有升职才能让我们开心,就连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都是以同事的身份公开去探望的,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

    “我女儿出生的第二个月,就是全职月嫂和保姆在带,我跟她妈妈可以说是没尽过什么当父母的责任,是她自己有出息,刚刚在美国拿到耶鲁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岑青禾微笑着说:“真棒,你跟赫连总监开心坏了吧?”

    赵长风淡笑着回道:“我女儿今年十七岁,她什么都好,是我跟她妈妈的骄傲,唯一的一点,也是我们很愧疚的地方,因为从小缺少陪伴,她不像同龄人那么无忧无虑,她总会想很多,也没什么安全感。上个月她又打电话给我,问的还是那句话:爸爸,你跟妈妈离婚了吗?”

    “我很努力想向她证明,我们没离婚,我跟她妈妈很好,她又问我,很好为什么要分居两地生活?为什么从来不一起出现去看她?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直到最近我才不得不承认,可能我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吧,如果真的很在乎,怎么能忍受对方孤单寂寞?”

    “人这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们都想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只是一路走来,想要的越来越多,一不小心就连最初想要的是什么都忘记了,其实我想要的很简单,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们家也没说非得差这一份薪水,所以我想等你升了主管之后,我就正式向公司递辞呈,去海城随便找份什么工作,陪陪孩子她妈。”

    岑青禾一直很认真在听,突然听到这话,她大惊失色。

    瞪眼看着面前云淡风轻的赵长风,不可置信的口吻道:“你要辞职?”

    赵长风点头说:“我叫了她十几年的赫连总监,腻了,现在就想光明正大的喊她一声老婆。”

    岑青禾在这一瞬间,被面前的男人震撼到了。

    她果然没有看错,一个人的气度不是看他坐在多高的位置上,而是一个气度,决定一个人可以走得到多高,他可以扛着压力攀上去,同样也可以挥一挥衣袖,毫不留恋的放下。

    赵长风对上岑青禾久久不能回神的视线,淡笑着说道:“不知怎么了,忽然就想跟你唠叨一些家长里短,听无聊了吧?”

    岑青禾摇头,她还在兀自平复他之前的那些话。

    赵长风说:“我下来售楼部的时间不长,但我还挺信任自己的,我觉得你跟我是一类人,即便年纪差的很大,但是能聊得到一起去。”

    岑青禾说:“不能再考虑一下了吗?我私下里还跟她们说呢,咱们售楼部好不容易来个包青天,你要是走了,下面还不乱套了?”

    赵长风笑说:“不是还有你呢嘛。”

    岑青禾心虚的说道:“我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明白,这一路全靠身边人连帮带拽,不然死多少回都不知道了。”

    赵长风说:“因为你是好人,所以大家才会帮你,你这样的人上位,下面的人才不会觉得不公。”

    岑青禾叹气道:“我真心希望你留下,再多带带我们。”

    赵长风摇头轻笑,“朋友和同事再重要,重不过老婆和女儿。”

    岑青禾再次被感动,忍不住朝他竖起大拇指,“纯爷们儿,也就是这里没酒,不然我真想敬你几杯。”

    赵长风笑说:“有这个心就够了,如果让别人看到咱俩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你觉得下一步会是什么?”

    岑青禾自嘲的回道:“整个售楼部又要炸锅了,说我为上位抱总监大腿,保不齐还得说我背后的后台是你呢。”

    赵长风道:“所以说,这个圈内捕风捉影的事情太多,但凡神经脆弱一点儿的,稍有不慎就会崩溃,只能庆幸我们神经够粗,还有我们的另一半都是同圈内的人,但是理解并不代表心里不会难过,我不想再让赫连默一个人了,两个人里面,总得有个人先打破僵局。”

    “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么多,一来我年纪大了,控制不住唠叨;二来,我也想跟你分享一下过来人的经验,有时候我们的初心是好的,但是走着走着,逐渐发现当初选的这条路越来越难走,难到我怀疑这条路是不是走不通,我选的人到底对不对。这种时候,赶紧跳出原来的想法,也许不是人不对,而是选的路不对,别把自己逼到死胡同。”

    岑青禾明白赵长风的意思,大家都是受尽了隐瞒的压力,他在提醒她,必要时刻不要瞒,也许公开会是另一条路。

    “谢谢赵总监,听君一席话,受益匪浅。”

    岑青禾面对赵长风,谦逊的像个面对老师的学生。

    赵长风说:“我马上就要离开盛天了,但临走之前我得替我家那口子卖个人情给你,你知道章语一直想坐主管的位置,所以私下里没停过小动作,今天是你手下带的实习生梁依亲自来找的我,说是亲眼看见你在闽城,半夜上了程稼和的车。我总说为人要有人情味儿,无论是对同事还是对任何人,但有一句话赫连默说的也很对,她说她只对两种人不留余地,一是敌人,二是背叛的朋友。敌人没的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至于背叛的朋友,这种行为就是农夫与蛇,我相信农夫当时没有被蛇咬死的话,他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弄死那条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军妻鲜嫩:权少宠〕〔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