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全能大明星〕〔快穿有毒:攻略BO〕〔灵桥龙九子〕〔腹黑老公,别撩我〕〔神工〕〔绝地求生之幸运神〕〔三国最强主宰〕〔万能客栈〕〔给渣受送终(快穿〕〔至尊瞳术师:绝世〕〔惹火妖妃:邪帝,〕〔密墓逃生〕〔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最强狂少〕〔流年绵长不凉薄〕〔神炎灭世〕〔刘基兴汉〕〔阴阳至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19章 农夫与蛇
    :

    岑青禾跟程稼和的‘秘密恋情’就这样被公之于众,在闽城的时候,好多双眼睛都是亲眼看到的,所以实话经过各种润色传到夜城这边的时候,已经成了程稼和冒着台风从外地过来找岑青禾,两人当众热聊,不顾旁人眼光。

    大家一直都知道岑青禾有后台,但她的后台太神秘,她进公司已经一年多了,愣是没人知道背后的人是谁,此前岑青禾还曾否认过跟程稼和的关系,如今恋爱坐实,连带着大家看岑青禾的目光都多了几抹的意味深长。

    谁不晓得,盛天在最危险的关头,可是和风顶着压力上前给予落井下石的一脚,而且非常巧的,展览馆又是经由岑青禾的手卖出去的,这样的巧合,到底是不是巧合?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衡量。

    众人自是不敢当面直接问岑青禾,所以就把目标锁定在跟岑青禾一起去闽城的梁依身上,梁依一时间成了香饽饽,大家见到她,无一例外的会低声询问:“欸,岑组长跟程稼和的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

    梁依回道:“我不知道,我还是听你们说的,事发当时我没在现场。”

    大家都以为她是三缄其口,其实梁依是真的没看见。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不得不佩服岑青禾,男朋友是和风的三公子,她却在盛天当着组长,而且很有可能即将升为主管,这叫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

    如果她不是岑青禾派系的人,岑青禾跟谁谈恋爱都与她没关系,可眼下风声明显对岑青禾不利,这都从闽城回来小一个礼拜了,赵长风那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似乎岑青禾升职的事儿被搁置了。

    梁依一边隔岸观火,一边不忘打电话联系薛凯扬,想把自己从闽城带回来的特产送给他。

    这段时间以来,薛凯扬最少拒接了她十通以上的电话,她发短信给他,他更是从来都不回,一律装作没看见。

    本以为这样她就会放弃,岂料她锲而不舍,搞得他不胜其烦,只好私下里打给岑青禾,跟她实话实说,让她管管梁依,别等到他开口,伤人就不好了。

    梁依背地里追薛凯扬的事儿,岑青禾一直不知道,如今他来告状,她才惊觉小丫头片子只见了薛凯扬几面,竟然就生了爱慕之情,关键薛凯扬对她还无感,不仅无感,电话里面都听得出是厌烦。

    如果梁依不是她带的实习职员,薛凯扬一准儿就直怼了。

    挂了薛凯扬的求助电话,岑青禾琢磨了半晌,把梁依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梁依推门而入,出声问:“岑组长,找我有事?”

    岑青禾说:“坐。”

    梁依在她对面坐下,岑青禾问她:“最近忙不忙?”

    梁依回道:“还可以,除了你介绍给我的客户之外,我自己也接触了一些新客户。”

    岑青禾轻轻点头,然后道:“如果有什么不懂,或者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直接开口。”

    梁依微微一笑,“谢谢岑组长,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还带我去闽城。”

    岑青禾说:“原本想带你去闽城逛逛,谁知道这么寸,去三天下了三天的雨,我也没什么时间陪你,不好意思。”

    梁依笑道:“我真没关系,岑组长心里想着我,我就很高兴了。”

    岑青禾微笑着说道:“梁依,我们年纪差不多,在工作中我是你上司,但是关起门来,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像朋友一样。”

    梁依打量岑青禾脸上的表情,眼底不无探究和防备。

    岑青禾面不改色的问道:“你喜欢薛凯扬吗?”

    此话一出,梁依明显的神色一变,过了几秒才道:“岑组长,这样不合规矩吗?”

    岑青禾道:“站在私人立场,我个人觉得你跟薛凯扬不大合适,我跟薛凯扬认识比较久,对他的为人也相对了解一些,你想谈恋爱这很正常,售楼部没规定职员不能谈恋爱,但是话又说回来,站在工作立场上,我也不建议职员跟客户之间产生这样的私人感情,更何况你现在还没转正,先稳一稳工作,再想感情的事儿,有一句话不是说得好嘛,先脱贫,再脱单。”

    她尽量用温和不伤人的口吻循循善诱,如果按照薛凯扬的意思,就是让她带句话,告诉梁依以后别缠着他,他对她没感觉。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有些伤人,所以岑青禾想了半天才决定用这样的方式劝她。

    可梁依却不懂岑青禾的良苦用心,听到这话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岑青禾怕她跟薛凯扬之间走得太近,而且什么叫她不建议职员跟客户之间产生私人感情?难道她跟程稼和不是客户关系吗?

    真是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梁依好几次都想反驳岑青禾,但是想来想去,她还是憋住了,万般不满汇到嘴边,她也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岑青禾怕她心里不舒服,所以补了一句:“你刚毕业入这行,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就像我们小时候进了玩具店,很容易就挑花了眼,别着急,把心思沉一沉,放在工作上面,这个月过去,下个月就能转正了。”

    “嗯,我知道。”

    看得出来,梁依心情不是很好,岑青禾也没办法做到零伤害,该说的都说了,就让梁依出去。

    出了办公室,梁依快步往外走,掏出手机,她毫不犹豫的打给薛凯扬,岑青禾想利用职权让她放弃,这不可能,她要直接跟薛凯扬面谈,他那么照顾她,不会对她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电话响了五声后被接通,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喂?”

    梁依抓紧手机,一时间说不出的委屈,低声道:“凯扬哥。”

    薛凯扬也不知岑青禾找没找她,姑且不冷不热的问:“有事儿?”

    梁依说:“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事儿想跟你说。”

    薛凯扬的道:“我在忙,什么事儿你电话里面说吧。”

    梁依委屈的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薛凯扬说:“这你得去问岑青禾,她是你上司,你也在跟她,她对你的评价不比我的重要?”

    梁依听不得岑青禾三个字,当即回道:“我就想知道你怎么看我。”

    薛凯扬碍着她是岑青禾的人,不敢说得太过,只好道:“还行。”

    梁依没指望他能把她夸成什么样,一句还行已经让她兴奋不已,像是黑暗中乍亮的一点光,她立马追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薛凯扬那边沉默了,梁依手心都是汗,心脏跳动的很不正常。

    许是过了五秒钟的样子,薛凯扬平静的口吻回道:“你这话别让我女朋友听见,否则她会误会你们整个售楼圈子的人都有问题。”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比听见我不喜欢你更让人难以接受。梁依整个人瞬间遭到暴击,半晌才道:“你有女朋友?”

    “嗯。”

    “你是骗我的吧?你从来都没说过。”

    回应梁依的不是薛凯扬的任何话语,而是手机里面一个好听的女声,波澜不惊的说道:“这位小姐,我是薛凯扬的女朋友,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他昨晚没睡好,不怎么精神,我让他先去补觉。”

    梁依闻言,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咻的按下了红色挂断键。

    他身边竟然有女人,而且她说的话,那个女人全都听见了,他没有避讳。

    刹那间,梁依觉得自己特别像个跳梁小丑,一直在被人耍,她控制不住泪如雨下,站在街边浑身发抖。

    “梁依?”

    身后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梁依慢半拍转头看去,只见两米外站着一脸惊讶的章语,章语问她:“怎么了?”

    梁依憋不住眼泪,到底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直待在保温箱里面的花朵,如今遭受现实给予的重创,她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章语将她带去附近的咖啡店,坐在单间中,经过温和的询问之后,终于知道事情原因,章语笑的无奈,“你就是太轻信人了。”

    梁依红着眼睛看向章语,示意她继续往下说,章语却只是一副不可多言的表情。

    “章组长,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真后悔跟了岑青禾,她表面上好像挺照顾我,其实就是拿我当跑腿的,就拿这次去闽城,我在酒店房间活活憋了三天,她说来找我,结果我等到很晚她都没来,说放我鸽子就放我鸽子。”

    章语道:“只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吧,我们都是被她的表面给骗了,包括现在售楼部里的很多人,都觉得岑青禾对手下人很好,搞得我就像十恶不赦一样。”

    梁依蹙眉道:“果真是人心隔肚皮,薛凯扬有女朋友,她竟然不直接跟我说,害得我自找没趣,自取其辱。”

    章语说:“你还真信?”

    梁依抬眼看着她,诧异的问:“什么?”

    章语说:“你不知道吗?薛凯扬追过岑青禾,岑青禾去年刚入售楼部的时候,薛凯扬在她实习期满转正的当天,直接到我们这儿拍板说,花多少钱能让她转正?他搂底。岑青禾惯会笼络人心,薛凯扬让她哄得云里雾里,你真以为薛凯扬有女朋友?我告诉你,十有八九是岑青禾的意思,故意让他给你难堪,好让你知难而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