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梦成真〕〔快穿女配:男神,〕〔我是,南魔王〕〔田园翠色:娘子想〕〔病妃风华〕〔无殇谷〕〔百鬼夜行录〕〔异界驯妖师〕〔江湖外人〕〔时木南爱朝曦〕〔游女叶梦记〕〔何处谨言不慎行〕〔汉乡〕〔公主凶猛:国师,〕〔穿越原始成为巫〕〔无魂无魄〕〔霸权之锦绣行〕〔无限寻真〕〔狐妖之幽冥妖帝〕〔千亿继承者: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18章 信任,摊牌
    :

    岑青禾说这话的时候,恰逢商绍城吐出一口烟来,他眼帘一掀,漆黑如墨的眸子在白色烟雾中显得逼人的凌厉。

    薄唇开启,他不答反问道:“你觉得他凭什么这么明目张胆?”

    岑青禾眼球一转,出声说:“他觉得我不能把他怎么样。”

    商绍城道:“他是吃定你不会主动曝光恋情,故意要让人误会。”

    岑青禾仔细一琢磨,好像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想干什么?我不觉得他是喜欢我,喜欢我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惹恼我,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人,自己不知道?”

    岑青禾百思不得其解,一盆脏水扣在商绍城头上。

    商绍城把烟按死在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里,抬眼看着她道:“算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我真怕你以为自己魅力有多大,程稼和做这么多事儿,只是因为他喜欢你。”

    岑青禾翻了三百六十度的白眼儿,撇嘴回道:“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管他是不是真喜欢我,反正我不喜欢他,我现在就想弄清楚他到底想干嘛,不然心里总不安生。”

    商绍城说:“他目的在你不在我。”

    岑青禾问:“为什么?“

    商绍城道:“起初我以为他接近你,是想借你整盛天,但现在事故已经过去了,他还在缠着你,所以他目的非常明显,是想借盛天的事儿故意黑你,逼得你走投无路,最好能借这茬挑拨一下咱俩之间的关系,到时候我不要你了,他不是顺理成章就能当捡漏的了?”

    岑青禾此前陷入了一个误区,就像商绍城说的,一般人都会以为她是和风整盛天的翘板,目的在于后者;可实际上恰好是反过来的,对方弄了这么多的事儿,不过是想套她,让她在盛天待不下去,让她跟商绍城闹掰,然后……

    眉头一蹙,岑青禾细思极恐,忍不住蹙眉问:“你说程稼和为我设这么大的局?但他又不是喜欢我,那他图什么?”

    商绍城道:“图什么他当然不会告诉我,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准备好?咱俩地下恋还得瞒多久?”

    他知道岑青禾跟程稼和之间不会有什么,可自己的女人成天被别的男人盯着,是个人就受不了,商绍城决定把这事儿提上议事议程,得给她一点儿压力了,免得她总做鸵鸟,逃避和隐瞒不是长久之计。

    岑青禾被他这么一说,确实顿感亚历山大。

    瞒着,程稼和就会钻空子骚扰,让众人以为她跟他关系匪浅;

    捅开,首先是她成为公众的焦点,其次就是她家里人,岑海峰那块儿……

    商绍城猜到她心里所想,他出声道:“你有什么顾虑,我们聊聊。”

    岑青禾有一瞬间的冲动,想撒谎混过去,但她又心知肚明,这事儿不是回避就能解决的了的,早晚都要面对。

    而且,商绍城大半夜顶着台风天从外地过来找她,他对她这么好,她也想跟他走下去,还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呢?

    沉默半晌,岑青禾一改往日里的嬉皮笑脸,微垂着视线,轻声道:“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本想烂在肚子里面,一辈子都不跟人提起。”

    商绍城问:“什么秘密?”

    岑青禾抬眼看着他,不答反问道:“如果我说了,你保证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人?”

    商绍城‘嗯’了一声:“你说。”

    岑青禾心里还是尴尬的,毕竟跟自己的男朋友谈论自己爸爸的丑闻,她垂着视线,手指紧张又无意识的拽着床边被罩,轻声说道:“知道我去年为什么突然从h省来夜城吗?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爸在外面有其他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竟然是萧睿他妈。”

    曾经痛入骨髓的事实,一直被岑青禾尘封在心底深处,如今要她亲手把这个秘密挖出来,她惊觉自己竟是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和窒息,只是难掩的尴尬和别扭,像是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觉得无地自容。

    商绍城早就知道,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他一直希望她能坦诚,仿佛她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他,这就是十足的爱。可是此时看到她局促紧绷的模样,他又忽然间觉得心疼,何必要让她自己剥开伤口?

    从沙发处站起身,商绍城来到床边坐下,大手很随意的覆在岑青禾的后脑上,他睨着她,轻声说:“别怕,事儿都过去了。”

    岑青禾忽然觉得鼻尖一酸,原本她没有想哭的冲动,却因为商绍城的一句抚慰,也许,是他掌心的温度太过温暖吧。

    吸了吸鼻子,她强忍着酸涩,侧头抬眼看着商绍城问:“你都不惊讶吗?”

    商绍城道:“我对这些八卦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没有女婿背地里打听岳父隐私的,我会注意尺度。”

    他故意轻松的语气哄她,果然岑青禾嘴巴一撅,嗔怒着道:“我跟你说认真的。”

    商绍城摸着她的头道:“我也没跟你开玩笑,事儿过去就算了,我看你现在跟叔叔的关系也很好,人一辈子,谁还不犯点儿错误?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

    岑青禾道:“果然是男人,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也能包容。”

    商绍城眸子微挑,出声道:“他是你爸,你都能包容,更何况是我了?”

    岑青禾撇了下嘴,知道他说的没毛病,可仍旧觉得哪里怪怪的。

    商绍城像是摸小二一样摸着她的头,边摸边说:“你一直不敢曝光,怕有人把文章做到叔叔头上?”

    岑青禾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嗯,我爸妈现在这样挺好的,你说得对,人都会犯错误,我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有些事儿,我们知道就好,我不想打破这份平静。我怕咱们的恋情一曝光,难免不会有人从我身上做文章,到时候把我爸的事儿扒出来,他怎么办?他还有官职在身呢。”

    商绍城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程稼和已经知道岑海峰的事儿,正如他可以私下派人去查,程稼和也可以。

    如果程稼和要拿这事儿威胁岑青禾的话……

    “青禾。”

    “嗯?”

    她翻身枕在他腿上,抬眼看着他。

    他的手放在她脖颈处,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一下一下,轻声问道:“如果有人拿你爸的事儿威胁你,让你跟我分手,你怎么做?”

    岑青禾神色一顿,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她不得不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做出最精准的判断。

    沉默半晌,她缓缓开口,出声回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主动丢下你,但我也要保护我的家人。”

    商绍城整个手掌覆在她的脸颊,轻轻揉捏,低沉着声音回道:“还有我呢,你是不是把我当摆设了?我会任由别人欺负你吗?”

    岑青禾眼眶瞬间就湿了,不想让他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她把脸埋在他腰间,紧紧搂着他的后背,闷声回道:“欺负我可以,欺负我家里人和你,我跟他拼命。”

    商绍城轻笑着道:“你这小命还是留着吃喝玩儿乐吧,什么年代了,还用得着你去拼命?”

    岑青禾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嘛。”

    商绍城问:“其实你也不敢拼命,随口说说?”

    她马上手指一蜷,抠他后背,商绍城嘶着倒吸冷气,搂着她一起往床里滚。

    第二天早上,岑青禾离开公寓,自己打车回盛天酒店,先回去房间换衣服,开会,上午会议开完,晚上还有个晚宴,所有人都能一起参加,可以穿便服,岑青禾通知了梁依,梁依被赫连默吓怕了,到底没敢打扮的花枝招展,到地方一看所有人都是光鲜亮丽的模样,她又是一口恶气郁结于胸,越发觉得此次闽城行,自己就是个跟班,甚至是个笑话。

    岑青禾跟商绍城约好了,两人不一起走,所以隔天早上,她跟梁依一起返回夜城。

    早知道程稼和出现在闽城,高调约谈岑青禾,一定会引起不少的议论,但这股风着实吹得太快,以至于岑青禾人刚落地,蔡馨媛已经打了电话过来,通知她说:“现在整个夜城售楼部的人都在传你跟程稼和是一对!”

    对此,岑青禾表示意料之中,如果说事到如今她还不晓得程稼和到底是有意还是偶遇,那她除非是个脑残。

    蔡馨媛提醒道:“赵长风有意提拔你,这种时候闹出这样的绯闻,你担心有人拿这茬搞事情。”

    岑青禾道:“我坐等枪打出头鸟的那个人,也顺便看看,咱们售楼部现在到底谁在明,谁在暗。”

    蔡馨媛道:“你现在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你家奸商了。”

    岑青禾笑说:“我是不是越来越有老板范儿了?”

    蔡馨媛嫌弃道:“切,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你要知道,你跟商绍城之间差的不是范儿,是智商,懂吗?”

    岑青禾蹙眉一蹙,不悦的道:“嘿,你到底是哪边的?”

    蔡馨媛说:“这段给我录音,我拿去找商绍城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岑青禾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朋友?都是假的。

    她果断回击,“那我也去找轩哥,跟他聊一聊人生,聊一聊某些人的黑历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