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超给力〕〔超星大导演〕〔十里医香:携子妃〕〔新世纪篮球狂潮〕〔漫威实力派英雄〕〔捡到一个异界〕〔奶爸戏精〕〔最强商女:韩少独〕〔佞难为〕〔还看今朝〕〔将军抢亲记〕〔警察攻略〕〔明朝浮生记〕〔优雅杀手〕〔大唐不良人〕〔网游之王者再战〕〔变身之萌鬼上身〕〔暴君,你又被逼婚〕〔震痛随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17章 爱他的理由
    :

    整个下午岑青禾都在跟商绍城煲电话粥,打电话打到耳朵疼,后来是商绍城劝她先叫客房服务,把晚餐吃了,晚一点儿再联系。

    岑青禾也怕耽误商绍城太久,影响他工作休息,所以就听话挂了。

    吃完晚餐,她顺着窗外看了一眼,貌似雨势小了一些,但是风依旧大,查了一下天气预报,说是明天过后台风才能转移。

    这台风来的也真是时候,从她踏入闽城,什么时候她走,它也跟着走了,搞得白白浪费大好的时间,都没能出去转转。

    一想到转转,岑青禾猛然想到什么,她竟然把梁依给忘了,说好两人一起喝下午茶的,这都几点了?

    赶紧出门去到隔壁,按了梁依房间的门铃,岑青禾原想好好跟她解释一下,带她过来,却没能陪她,等回夜城一定补偿。

    结果门铃按下半晌,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又按了几下,还是一样。

    折回房间,岑青禾拿起手机给梁依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半天对方才接,“喂,青禾姐。”

    岑青禾好奇的问:“梁依,你没在房间吗?”

    梁依不答反问道:“有事儿吗?我在外面见朋友。”

    岑青禾略有意外,不过很快就淡去了愧疚,她说:“哦,没事儿,之前约了你喝下午茶,临时有事耽搁了,怕你一个人待着无聊,想过来跟你说说话。”

    梁依道:“没关系,你忙你的,我猜你一定有事儿在忙,所以就约了朋友一起见面。”

    岑青禾嘱咐说:“外面风还很大,你来回路上注意安全。”

    “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岑青禾终于能放心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了一个小时,困意渐渐袭来,她爬到床上去睡觉,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几点钟,手机响起,她还以为是早上的闹钟,结果眯眼一看,是商绍城打来的电话。

    滑开接通键,她沙哑着‘喂’了一声。

    商绍城说:“这么早就睡了?”

    岑青禾闭眼道:“几点了?”

    商绍城说:“才刚过十二点。”

    岑青禾睡意朦胧的回道:“我好不容易睡个早觉,不跟你说了,我困。”

    商绍城说:“醒醒,穿上衣服下楼,我在外面等你。”

    “……嗯?”岑青禾听后愣了几秒才有反应,“你在哪儿?”

    商绍城道:“我在闽城,你们酒店外面,靠路边的车,我不上去接你了,自己下来。”

    岑青禾一下子就清醒了,两只眼睛全部睁开,狐疑着道:“你别骗我。”

    商绍城说:“谁骗你了,用不用我降下车窗给你听听风声?”

    岑青禾翻身坐起,蹙眉道:“你怎么来了?你不还有工作呢嘛?”

    商绍城道:“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

    岑青禾惊喜到想哭,但她还是怕商绍城诓她,所以开了灯跑去窗口往楼下看,她住在二十几层,隐约看到楼下路边停着车,她拿着手机道:“你闪一下前灯。”

    三秒过后,车前灯开始一闪一闪,岑青禾乐了,“等我。”

    他来了,她满心欢喜,恨不能迎着风雨奔跑几圈,迅速的换上衣服,拿起包和手机,她半宿半夜乘电梯下楼。

    在往外走的途中,酒店人员提醒道:“小姐,需要帮您叫车吗?”

    岑青禾微笑着回道:“不用了,谢谢,有人来接。”

    工作人员递上黑色大伞,岑青禾撑伞往外走,大风裹着雨水打湿她的裙摆和鞋子,她一溜小跑冲着路边停靠的私家车而去。

    与此同时,另一辆计程车靠边停下,梁依坐在车中,瞥见有人从酒店门口出来,如果是平时,人来人往根本不容易引人察觉,但是这样的天气,又是这样的时间,岑青禾一条五彩斑斓的印花裙子格外的引人注目。

    岑青禾上了黑色私家车的后座,车子掉头驶离,梁依很努力的去看车上坐了什么人,但是天黑加大雨,视线不好,她只能看清驾驶席位是个男的,穿着类似茶色的上衣。

    岑青禾上了车,把雨伞立在靠车门边的位置,商绍城坐在她正前方,她倾身攀住他的肩膀,凑上前亲他的侧脸。

    商绍城车速开的很慢,抽空扭头去跟她接吻,岑青禾很难形容这种酥到骨子里的浪漫,就是电影中也没有的情节,只因为他是商绍城,所以一切不可能都变得可能。

    台风,街上车辆特别少,可岑青禾还是担心安全,所以亲了几秒之后,主动往后拉开距离,出声说:“看路。”

    商绍城问:“冷不冷?我把暖风打开。”

    岑青禾说:“还行。”

    他开了暖风,嘴上说着:“瞧你这命,你刚一来,闽城就台风登陆。”

    岑青禾说:“怨我了?我活了二十四年还是第一次看见台风什么样呢。”

    商绍城轻笑着说:“估计台风都看你不顺眼,想把你带走。”

    岑青禾把鞋脱了,最舒服的姿势躺靠在宽敞的后座之中,调侃道:“它要是把我带走了,你不得跟它急?”

    商绍城说:“没准儿我要感谢它,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换一个了。”

    岑青禾哼了一声,明明可以反驳却不想反驳,因为心疼他临时决定从外市过来找她,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腿却很诚实嘛。

    “咱们现在去哪儿?”岑青禾问。

    商绍城道:“回家。”

    “家?”她诧异,“你在闽城还有家呢?”

    商绍城随意应了一句:“之前有不错的房产,就顺道留了一套。”

    岑青禾听着他云淡风轻的话,好像是买白菜的时候看着黄瓜也挺新鲜,所以顺道也买了几根黄瓜。

    她大喘气感叹道:“人家形容朋友多,都说无论我在哪里解手,总有人给我送纸,你倒好,无论我去到哪所城市,总有一个房子等我临幸。”

    “搞房地产的就是好,这辈子都不用愁没地方住。”

    商绍城说:“羡慕?”

    岑青禾说:“岂止是羡慕,勾上欠就是嫉妒。”

    商绍城道:“有什么好嫉妒的,我都是你的。”

    岑青禾在后座躺着,看不见他的脸,只美滋滋的道:“再说一遍。”

    “都是你的。”

    “不是这句。”

    “哪句?”

    “你是我的就行,我不要你的东西。”

    两人就这么一路腻腻歪歪,商绍城把车开进了一处高档小区,车停到地下停下场,两人前后脚下车,他们已经有几天不见了,岑青禾迫不及待的跑到他身边去粘他。

    商绍城拉着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一起乘电梯上楼。

    他貌似习惯住顶层,盘古世家是顶层,这里依旧是顶层。

    到了家门口,他掏钥匙打开房门,岑青禾先他之前跨步站在门口的地毯上,正想着找开关,把灯打开,结果商绍城紧随其后挤进来,房门一关,不给她丝毫走神的机会,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俯身去亲吻她的唇。

    岑青禾也特别想他,想到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叫嚣着,渴望着,疯狂着。

    她身上穿了件打到小腿一半处的印花长裙,真丝面料,很薄,雨水打湿的部分早已在车上烘干,此时贴着她的皮肤,软软的,暖暖的。

    商绍城高大的身躯紧密的贴着她的,像是拥抱着一只柔软的宠物,很想用力,但又怕她禁不住会受伤。

    岑青禾进门连房子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就这样被商绍城正面抬抱到腰间,双腿盘卡在他胯上,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她闭着眼睛,侧头与他亲吻,感受他在黑暗中迈步往前走,她也不睁眼,全身心的放松与信任。

    就像是沙漠中行走的旅者,突然看到了清澈的绿洲,恨不能跳进水中,宁愿淹死,也要解一渴。

    岑青禾跟商绍城都是渴急了的旅者,对方的身体就是解渴的绿洲,他们纠缠着,牵扯着,就连身体已经达到极致的负距离,仍旧觉得不够。

    良久,岑青禾感受到商绍城翻身下去,紧接着灯被打开,她被刺得闭上眼睛,见状,他马上换了柔和的壁灯。

    他习惯了事后一支烟,走到一旁的床脚下,拎起外套,从外套口袋中摸出烟和打火机,打火机还是徐莉送给他的,他很懂事儿,马上就换了,对此岑青禾已经口头表扬了好几回。

    过了会儿,岑青禾也懒懒的睁开眼睛,开始打量陌生的环境。

    足有四五十平大的主卧,连带着衣帽间和浴室,镂花的门,墙上挂有色彩艳丽的巴洛克油画,不意外的奢华,只是装修风格跟盘古世家不一样,这里是欧式风,所有的家具摆设都是簇新的,一看就是新房子,基本没人住过。

    只不过床上的东西却带着清新的香味儿,像是刚刚换洗过。

    岑青禾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商绍城,出声问道:“你特地找人过来收拾的?“

    商绍城应声:“我下午跟你挂了电话,叫人过来该收拾的收拾,该换的换。”

    岑青禾唇角勾起,兀自笑道:“当时就决定过来闽城找我,怎么不说?”

    商绍城酷酷的回道:“说再多不如做。”

    岑青禾撑着下巴道:“你这么惯着我,我没看出你哪儿想再换一个的样子,程稼和凭什么说你容不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