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请低调〕〔极品小农民〕〔乡村小医仙〕〔总裁,来吧!〕〔制霸机械帝国〕〔夜鸦主宰〕〔普通人末世计〕〔升迁秘术〕〔透视小神棍〕〔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万历1592〕〔招魂所〕〔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我是奉先〕〔帝君的火爆妖后〕〔宝可梦学院日常手〕〔重生燃情年代〕〔铁骨铮铮的岁月〕〔最强兵王闯三国〕〔网游之梦幻法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16章 你跟他没结果
    :

    岑青禾以为上次已经跟程稼和说的很清楚了,本以为不会再见,却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面,还是以这样的形式,在这样的场合。

    于公于私,她都不应该跟程稼和再有私下接触,所以岑青禾干脆直白说道:“程先生,谢谢你担心我的安全,特地过来看我,但我觉得这样不大合适。”

    程稼和也直白的问道:“因为商绍城?”

    他声音虽然没有刻意提高,但同样没有刻意压低,周围都是盛天的人,岑青禾难免紧张,不由得绷紧身体,稍稍压低声音回道:“程先生,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个人隐私。”

    言语中不无恼怒和警告。

    程稼和道:“你要是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

    岑青禾很是敏锐,当即回道:“就在这里吧,我们之间没什么需要避讳别人的话题。”

    自打事故案发生之后,她莫名的开始笃定商绍城说的话,程稼和不简单,当初特地找她谈合作的动机也并非只是为程道函庆生那么纯粹。

    避免让人抓住两人单独相处的把柄,岑青禾宁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希望速战速决。

    程稼和闻言,轻声说道:“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岑青禾心底有刹那间的心软,不过面上却没表露出来,而是明显拒绝的口吻回答:“我原来也把程先生当朋友,但事实证明,道不同,不相为谋。”

    程稼和说:“能不能别把工作跟私下分开来谈?你这样对我不大公平。”

    岑青禾回道:“我们是因为私事结识的,又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交情更进一步,现在因为照片的绯闻,让我很愧对我男朋友,后来又是盛天的事故跟和风‘时机恰好’的追责,你我立场不同,所以于公于私,我都觉得我们不应该走得太近。”

    程稼和说:“对于事故我不想多做解释,和风也是受害方之一,有权问责,并且这件事不是我负责,我也没办法向你承诺什么。至于照片的流出,我很抱歉,让你受到困扰,但是说实话,我并不后悔这么做,如果时间倒流,我还是会让你作为亲近的人,站在我身边。”

    距离程稼和上次表白过去多久?

    还记得当时他承认喜欢她,她很惊讶,也很紧张,但是不久之后的此时此刻,岑青禾内心却是一片平静,因为他从他近乎咄咄逼人的口吻中,寻找不到爱情的味道,那种感觉很奇特,该怎么形容?

    就像是……解开一道题的固定公式,他想达到某种目的,就必须得说喜欢她。

    她承认,他对她很温柔,但同样的温柔,他也可以给任何想给的人。

    这不是爱,只是一种手段。

    “如果我说,你现在的行为已经给我造成了困扰,你会怎么办?”

    岑青禾很好奇程稼和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索性大胆的试探。

    程稼和坐在她正对面,一张好看的面孔上像是罩了一层精致的面具,美则美矣,却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薄唇开启,他不答反问道:“那我也想知道,我有哪里不如他?”

    这个‘他’,指的当然是商绍城。

    岑青禾眼睛眨也不眨的回道:“我记得我上次回答过你这个问题,你跟他之间没有比较,我喜欢他,所以他才是我男朋友。”

    程稼和说:“我们都会选择最好的另一半,如果我比他好,你没理由选他不选我。”

    岑青禾脑子中忽然闪过一张许久不见的面孔,周安琪。

    商绍城说过,周安琪就是这种人,眼里只有两类人,跟自己一样的,不如自己的。所以她的择偶标准就是门当户对中挑最优秀的那一个,很不幸,商绍城就是最优秀的那个。

    如今程稼和的一句话,直接让岑青禾无奈的笑起来,她边笑边说:“真不好意思,可能我们三观不太合吧,我选另一半的标准就是有感觉,这世上优秀的人太多了,我没那么贪心,只要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就足够了。”

    程稼和没有笑,他认真的看着岑青禾,开口说:“你跟他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

    岑青禾瞬间恼火,可能是他一本正经的口吻,也可能是他话中的内容戳到了她的底线。

    “你凭什么这么说?”

    程稼和道:“你跟我说过你信命,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只是提前告诉你,不想你走太多的弯路。”

    岑青禾说:“凡事儿要想说服别人之间,总得举几个例子,拿出点儿证据,你跟我说命,这可不像一个多年在国外生活的人应该说的话。”

    程稼和似是有些无奈,轻声问道:“你突然间对我这么防备,一定是他在背后跟你说了些什么,你选择信他不信我,我没办法,但我只说一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肯回头,我随时等着你,无论出了任何事,我也不会放弃你,但同样的条件,他未必容得下你。”

    说罢,不待岑青禾说话,程稼和径自站起身,临走前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要明白,喜欢未必能走得到最后。”

    他就这么走了,留下岑青禾一个人坐在沙发处,前方不远的同事偷着朝这边瞄,然后窃窃私语。

    不会再有人上前跟她搭话了,毕竟她现在‘身份不明’。

    岑青禾自己回了楼下房间,好好地一个升职机会,就这么搁浅了,更气的是程稼和一副不看好她跟商绍城的态度。

    岑青禾这口恶气没处撒,当即打给商绍城,商绍城没接电话,一定在忙。

    她马上又把电话打给蔡馨媛,跟蔡馨媛叨叨了一番。

    蔡馨媛当即说:“程稼和搞什么鬼?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去闽城找你,这是生怕盛天的人不知道你跟他有关系呢?”

    岑青禾蹙眉道:“我现在真怀疑照片上热搜的事儿不是偶然,是他在背后做的手脚。”

    蔡馨媛说:“你看他这副势在必得的样儿,这是跟商绍城较劲儿,还是跟你较劲儿呢?”

    岑青禾说:“我都怀疑她跟绍城有仇,我问过绍城,绍城说俩人之前根本没见过,又都不在国内,结仇都没处结。”

    蔡馨媛一本正经的道:“那就是他哪根筋没搭对,死活看上你,非你不可了,啧,你看你魅力大成什么样了?这都疯了。”

    岑青禾正着急着,听到蔡馨媛没正行,当即砸吧一下嘴,“你是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信不信到时候溅你一身血?”

    蔡馨媛忙说:“你看你,脾气这么大干嘛?多伤身啊。”

    岑青禾说:“我觉得程稼和根本就不是喜欢我,你以前还说平白无故对我好,一定是看上我了,现在展览馆一出事故,你知道他当初价都不滑一下是为了谁吧?”

    蔡馨媛回归正题,出声回道:“照你这么说,程稼和经你手买展览馆,你不过是个跳板,他的目的在于事故上。”

    岑青禾应声:“我是这么觉得。”

    蔡馨媛随即又纳闷的问:“那既然他目的都达到了,现在还对你穷追不舍是几个意思?他跟商绍城又没仇,你也对他有明确的排斥,他在你这儿讨不到任何便宜,按理说不必再费心思了。”

    岑青禾道:“我怕就是怕这点,已经摆在明面上的大家都已经摊牌了,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还想做什么,总觉得他巴不得我跟绍城分手,还说无论何时,他一定等我。”

    蔡馨媛说:“我去,想走大无畏的暖男路线?我这一听都被感动了,你没心软吧?”

    “我心软个屁,心都吓突突了。”

    蔡馨媛忍不住笑,“被追求者的疯狂给吓着了,对方还是程稼和,这个实话说出去,十个人里面得有九个半觉得你在吹牛逼。”

    岑青禾说:“我隐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蔡馨媛说:“我看你还是赶紧回来吧,万一程稼和给你绑走了怎么办?”

    岑青禾眉头一蹙,“你别吓唬我。”

    蔡馨媛道:“谁吓唬你了,你那边狂风暴雨的,不知道月黑风高杀人夜吗?”

    岑青禾眉头蹙得更紧,“你个菜包子,我一人儿在房里,你能不能别吓唬我?”

    闽城天气很差,因为下大雨而阴天,房间中不开灯都跟晚上差不多。

    岑青禾本想找蔡馨媛聊聊思路,结果思路没打开,脑洞打开了,她怕有人敲门,又怕自己一个人待着。

    商绍城的电话在她跟蔡馨媛通话一个小时零八分的时候打进来,岑青禾果断的挂了蔡馨媛这边,接通了商绍城这边。

    商绍城开口第一句就解释道:“刚刚在忙,手机放了静音,没听见。”

    岑青禾第一句就是,“绍城,你什么时候忙完?”

    她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撒娇和明显的害怕,商绍城马上问:“怎么了?”

    岑青禾如实回答,程稼和是怎么当众让她下不来台,蔡馨媛说仔细有人敲门把她扛出去卖了等等。

    “绍城,你不忙就陪我说会儿话吧,我们这儿电闪雷鸣,感觉随时大风都能把楼给刮倒。”

    商绍城安慰道:“别怕,酒店扛七级地震,风再大也没事儿。”

    岑青禾憋着嘴道:“我觉得妖风阵阵,怕刮着刮着,冒出个鬼来。”

    这才是她真正担心的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