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放开那个女巫〕〔罪爱金水〕〔天降萌宝:总裁爹〕〔万古一拳女神〕〔无上道尊混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重生之侯门邪妃〕〔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强手致胜〕〔叶薇厉空烈〕〔宠宠欲恋〕〔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妃天下:冥王,〕〔穿过风的间隙〕〔丑妃虐渣不从良〕〔联盟之魔王系统〕〔一夜沉沦总裁轻轻〕〔冰冷少帅荒唐妻〕〔欢乐农女:将军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10章 她的喜讯,他的伤感
    :

    坐在病床边,岑青禾手里端着盘子,盘子上是一大块儿冰淇淋蛋糕。

    蛋糕是靳南买的,说是给常姗吃,可常姗现在的身体不能吃过凉的东西,他本身又不喜欢吃甜食,所以吃蛋糕的重担,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岑青禾头上。

    她生冷不忌,加之在半路上跟人吃了一肚子闷气,此时正好化憋闷为食欲,转眼就把一大块儿蛋糕都吃完了。

    常姗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岑青禾,不知是羡慕她的食量,还是羡慕她的健康。

    靳南安静的坐于一旁看文件,可是岑青禾的一举一动,他都放在心上,见她盘子空了,他头都没抬一下,不着痕迹的说道:“都吃了吧,常姗不能多吃,剩下就丢了。”

    岑青禾转头问他:“你不吃吗?”

    “不吃。”

    她说:“吃点儿吧,可好吃了,扔了浪费。”

    “你吃吧。”他仍旧垂着视线,一副专心致志看文件的模样。

    常姗对岑青禾说:“你多吃点儿,我哥不喜欢吃甜食。”

    岑青禾一边切蛋糕一边道:“都让我一人儿吃了,真是不好意思。”

    常姗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哥就是买给你吃的,她在心里悄悄地补上了一句。

    岑青禾道:“别的不怕,怕暴露我的肚量。”

    常姗笑说:“能吃是福。”

    岑青禾边吃边说:“脑海中忽然脑补了猪的样子。”

    身后忽然传来很轻的一声笑,岑青禾本能的回头去看,但见靳南俊美的面孔上,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她出声说:“老干部还挺能偷着捡乐的。”

    靳南没有看她,径自回道:“你又没背着我说。”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她,他没偷着捡乐。

    岑青禾稍稍一撇嘴,嘴上不还击,心里还击了。

    她跟常姗在床上下五子棋,靳南坐在身后工作,如果没人讲话,房间中很是静谧,莫名的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静好气息。

    靳南时而认真看文件,时而走神偷着瞄一眼病床边,他很在意的两个人都在自己身边,即便一个生着病,另一个更是从来不曾属于他,可他仍旧知足,仍旧感恩,并且默默地奢望着,这一刻可以尽量的延长。

    可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也总是不能如愿。

    中途岑青禾电话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赵长风打来的。

    她跟赵长风基本没有私事儿需要沟通,所以不用问,一定是公事。

    跟常姗说了一声,她起身去到卧室外面接通,“喂,赵总监。”

    赵长风道:“小岑,在忙吗?”

    岑青禾说:“没事儿,赵总监你说。”

    赵长风道:“我刚刚接到上头的通知,十一期间国内各售楼部主管及以上级别领导要去闽城开会,咱们夜城这边暂时还没有主管,你看你最近有没有私事安排,如果没有的话,我希望你能去一趟闽城。”

    岑青禾闻言,着实惊讶了一把。

    赵长风这意思,是有意提她上主管位了?

    短暂的愣神两秒,岑青禾很快回道:“我最近没什么私人安排。”

    赵长风说:“那好,上边的通知下的挺急的,我也是才知道,4号,也就是后天出发,总共三天的行程安排,如果没问题的话,我直接让人帮你订机票。”

    “麻烦赵总监,我这边没问题。”

    两人聊了几句,挂断电话,岑青禾心底咚咚的跳着,这个升职的暗示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打给商绍城。

    商绍城接了,岑青禾直接问:“是你让赵长风打给我的?”

    商绍城问:“什么就我让赵长风打给你的?说什么呢?”

    岑青禾模棱两可,试探性的诈他,“你别装糊涂,我知道是你。”

    商绍城说:“我真不知道,赵长风给你打电话了?什么事儿?”

    岑青禾狐疑着问:“你真不知道?”

    商绍城道:“我都没跟他有过联系,什么事儿一惊一乍的?”

    岑青禾如实回答:“刚才赵长风打电话,说主管以上级别的领导要去闽城开会,他想让我去。”

    商绍城轻笑着道:“呦,恭喜岑组长深得上司赏识,这是又要升职了?”

    岑青禾急着道:“你别骗我,到底是不是你的意思?”

    商绍城说:“我都不知道你们要开会的事儿,这两天我这边也忙得脚不沾地,对自己有点儿自信成吗?你要相信你的努力配得上上司的提拔。”

    岑青禾迟疑着说:“关键这也太突然了,我才进公司一年多,章语五年还没升上主管,张鹏更是熬了七八年才上去,我怎么觉得心里这么没谱呢?”

    商绍城笑道:“欸,你还没上去呢,别说的好像已经是主管了一样。”

    岑青禾不理他的打趣,兀自说:“我升组长都得罪了好些人,你可千万别拔苗助长,如果这是赵长风的意思,我会觉得这是我努力的回报,如果是你的意思,我觉得不舒服。”

    商绍城说:“这就是你差别待遇了,赵长风是你上司,我就不是了?你在工作岗位上的表现,没人比我更清楚,别说这次不是我的意思,就算是我的,你也配得上。”

    岑青禾说:“那我岂不是又要得罪人了?”

    商绍城说:“位置就那么一个,不是你就是别人,竞争在所难免,大家也是各凭本事,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头,赵长风给你打电话,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自己够努力。”

    岑青禾被商绍城说服了,心里担忧退去,喜悦渐渐涌上,她勾着唇角说:“看我厉不厉害?我离进公司‘面圣’又近了一步。”

    商绍城顺着她道:“厉害,照你这个速度,我都怕有一天你抢我位子。”

    岑青禾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不由得撇嘴道:“你也就是姓商。”

    “可不嘛,我有一个好爹,不然我哪儿有你厉害?”

    “行了,不跟你说了,忙你的去吧。”

    商绍城道:“我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你说挂就挂。”

    岑青禾说:“你不忙嘛?”

    商绍城说:“我乐意,再陪我聊会儿。”

    谁还没有自己的小倔强了?商绍城时常‘损人不利己’,岑青禾也没辙,干脆坐在客厅陪他聊了十分八分。

    等到再回卧室的时候,靳南仍旧坐在沙发上办公,常姗也在等她回来继续下棋。

    原位坐下,岑青禾主动对常姗道:“刚接了我们总监电话,我四号到六号要出差,可能七号才回来,我去闽城,你喜欢闽城的什么东西?我帮你带回来。”

    话音落下,常姗抬眼看着她道:“四号,后天吗?”

    岑青禾点头,抱歉的口吻道:“说好了一直陪你到出院的,没想到会突然接到出差的指示。”

    常姗微笑着说:“没事儿,工作重要,你都陪了我好多天了,原本我还想问你十一要不要出去玩儿,别耽误你。”

    岑青禾道:“我们十一不放假,要挪到大家都上班,没空来看房子的时候,我们才可能放假。”

    “你们也真是辛苦。”

    “还好,每天能来你这里玩一会儿,心情都放松了好多。”

    岑青禾跟常姗聊天,背后又没长眼睛,当然看不到靳南已经好一会儿没翻页了,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一处,看似在工作,实则心思早就飘到了别处。

    刚刚期盼她能多留一下,她马上就要走,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要跟他作对。

    一晃儿到了晚上,岑青禾要走了,靳南放下文件,嘱咐常姗,“我去送她,一会儿就回来。”

    常姗点头,岑青禾说:“不用,今天也不晚。”

    靳南说:“我顺道买点儿东西。”

    岑青禾没再推辞,转而对常姗说:“明天见。”

    常姗道:“你后天就要出差了,明天不用来我这儿了,我都挺好的,你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再出去。”

    岑青禾道:“我不累,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

    常姗笑着说:“好吧,突然不见你,我会想你的。”

    两人互道再见,岑青禾随着靳南一同出门,路上岑青禾开口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要担负起我的重任,多陪常姗玩儿一会儿,不然她整天这么躺着,多无聊?”

    靳南道:“有些东西,她未必想跟我一起玩儿。”

    岑青禾一想,忽然咧开唇角笑道:“也是,放心吧,我就去三天,快去快回。”

    她无意中的一句安慰,于靳南听来,特别像是临行前亲密的报备。

    他知道她对他是真的无意,可他却是忍不住要抓心挠肺。

    她一连来了医院十几天,他每天期待着熟悉的敲门声,最初的几天,生怕她突然找个借口就不来了。

    他知道自己是借了常姗的光,所以就连高兴都不能明目张胆;他自私的希望每天都能看见她,一面又自我安慰,他绝对不会破坏她跟商绍城之间的感情,这样,偷偷喜欢就不犯法了吧?

    开车送她回家的路上,他出声说:“闽城那边现在温度还挺高,去的时候带一些薄衣服,临海的城市很潮湿,尤其是晚上,尽量别开窗睡觉,容易感冒。”

    岑青禾应声道:“你有什么想要的,我帮你带回来。”

    靳南在心里回应了一句:我只想要你,你快点儿回来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穆少宠妻:国民妖〕〔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军妻鲜嫩:权少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