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辣手小村医〕〔有帝来仪〕〔军帝隐婚:重生全〕〔召唤哥布林军团〕〔不可名状的日记簿〕〔证道长生之路〕〔重生之惹我就得死〕〔恶魔交易所〕〔重生之剩女娇妻〕〔不想搞事的漩涡鸣〕〔狼王的娇宠〕〔这,就是篮球〕〔惹火枭妻:老公,〕〔江湖密文〕〔重生娱乐圈:我家〕〔二次元经纪人〕〔鹰啸长空〕〔重生七零:军妻也〕〔重生之最强剑仙〕〔医品至尊妖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09章 他内心很温暖
    :

    靳南上了岑青禾停靠在路边的车,开车回医院的路上,岑青禾时不时在瞄他受伤的右手背,女人下手是真狠,四条血道子,三深一浅,每一条都是以皮开肉绽为基础的,他的手很好看,平白无故遭了这样的血光之灾,她真后悔没挠回来。

    “你刚才就多余拦着我,看她给你挠的,你不好意思动手,我好意思啊。”

    岑青禾现在还余怒未消,靳南却莫名的心里高兴,强忍着唇角上扬的冲动,他平静的回了句:“我怕你一动手,就从交通事故变成人身攻击了。”

    岑青禾撇嘴说:“你这手画画是不行,那也不能挠成这样啊,想想我都后悔,那一脚要不是踹她包上,踹她脸上该多好。”

    靳南说:“下回再遇到这种事儿,准备帮忙之前先找人,免得吃亏。”

    他唯一后怕的就是,如果他来晚了,她会不会被人欺负。

    很显然岑青禾不知靳南心中想什么,她只是实话实说:“绍城都不让我多管闲事儿,以前我跟他表妹还因为路见不平进过局子,我都发誓以后再也不掺和了,我今天也控制了,但没控制住。”

    她突然提到商绍城,靳南心中不可抑制的抽了一下,好在他早已习惯这种戳伤,所以可以面不改色的回道:“我不觉得这是多管闲事儿,大家都抱着这样的心态,都不去管,自己的事儿是少了,可谁能保证自己这辈子都不遇上一件麻烦事儿?什么都不用别人帮?”

    岑青禾马上找到了共鸣,很快侧身说道:“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小时候我特想当大侠,我就想惩恶扬善,长大我倒是没想出什么风头,也出不起这个风头,就是不想活得太冷漠,不想等到走开之后,心里后悔当时为什么没上去帮个忙?”

    靳南道:“没什么不好,想做就做吧,让绍城给你善后就行了。”

    岑青禾瘪嘴说:“今天这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他一准说我记吃不记打。”

    靳南道:“所以让你以后找好帮手再出头。”

    岑青禾忽然笑说:“老干部你内心很温暖啊,跟看着一点儿都不一样。”

    靳南内心不可抑制的跳漏了一拍,看似目视前方的视线略微有些躲闪,顿了两秒,他出声道:“我看着是什么样的?”

    岑青禾笑问:“想听实话还是经过修饰后的赞美?”

    靳南道:“实话。”

    岑青禾说:“冷淡。其实你看起来比绍城还不近人情,丫就是刀子嘴,偶尔也会豆腐心,你还不赶他呢,你跟不熟的人都不怎么讲话,我给你换套中山装,你就是国家级领导干部,不怒自威。但是细接触下来,你还是很温暖的,只是你不都不怎么表达而已。”

    靳南心里有些慌,岑青禾说他是个温暖的人,难不成……她感觉到了什么?

    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些坐立不安,是人心里就有秘密,靳南可没打算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当然,他也不想让岑青禾知道。

    “我温暖?你打哪儿看出来的?”靳南看似面色无异,试探性的问了句,实则心里早已波涛汹涌。

    岑青禾神情坦然的回道:“别的不说,单看你对常姗,我就知道你是面冷心热,亲哥也就不过如此。”

    哦,原来她是指他对常姗,还好还好。

    放下戒备,靳南重新说道:“我就常姗这么一个妹妹,当然要对她好。”

    岑青禾说:“所以常姗是幸福的,永远不用看你的冷脸,你看你把刚才那人吓的。”

    靳南不置可否,他也不想解释,之前他是真的生气了,气那个女人当街羞辱岑青禾,所以恨屋及乌,他也不想搭理一直赔笑脸的男人。

    岑青禾问:“那人不是你朋友吧?我看他对你跟黄鼠狼见狐狸似的,一脸谄媚。”

    靳南道:“不算朋友,以前都在冬城的时候,见过几面。”

    岑青禾说:“他也是h省人?怪不得刚才听口音有些耳熟呢。”

    靳南道:“他爸是原齐城的市委书记,后来调到夜城工作。”

    岑青禾眼睛一瞪,“官二代啊?来头这么大,怪不得那女的这么嚣张。”

    说完,她转念一想,齐城的市委书记已经是很大的官儿了,可身边坐着这位,他爸可是h省的副省,也难怪那人见他一口一个哥,可目光却是看祖宗的神情。

    “啧,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岑青禾忽然感慨的说了句。

    靳南不是个多话的人,也不是岑青禾说什么他都接,他安安静静的开车,岑青禾坐在车上,中途接了个商绍城打来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想他。

    岑青禾说:“我想你想得都快忘了,报告你一件事儿,半小时前我又路见不平一声吼了,对方是官二代的女朋友,你是没看见,极其嚣张,比我嗓门大多了,一上来就让我有种别走。”

    她坐在副驾,旁若无人的跟商绍城聊天。

    商绍城别的都不在乎,只问她有没有受伤,岑青禾瞥了眼靳南的右手,瘪嘴道:“我没事儿,靳南光荣负伤了,让人把手给抓破了,我们现在正往医院去呢,等到医院找护士帮他清理一下。”

    商绍城让她把手机开外音,他对靳南说:“多担待,找这么个能惹事儿的麻烦精,我也没辙,等我回去一起吃饭。”

    靳南道:“我被抓了四条道子,你看着请。”

    商绍城说:“我请你十顿,不能让你亏着。”

    靳南道:“你先回来再说,我开车了,你们聊吧。”

    岑青禾重新把外音调到听筒,又跟商绍城腻歪了几句,车子快开到医院,她挂了电话。

    两人一起回病房,靳南在客厅就止步了,怕常姗看到他的手背,岑青禾先去里间跟常姗打声招呼,免得她着急,随后又走出来,陪靳南一起去找护士。

    护士端着托盘,里面有消毒药水和医用纱布。

    “药水碰到伤口可能会有一些疼。”护士细心提醒。

    岑青禾从旁问道:“会留疤吗?”

    护士道:“伤口有些深,可能要恢复半年甚至是一年,留疤应该不会,男人的皮肤没有女人的那么娇气。”

    岑青禾闻言,马上爽朗的拍了下靳南的手臂,笑着道:“没事儿,不耽误你找女朋友。”

    小护士笑了笑,靳南面对打趣,面不改色的说:“看到绍城,忽然不想找女朋友了。”

    他说的拐弯抹角,岑青禾后反劲儿,眼睛一瞪,“啧,你什么意思?”

    靳南垂目睨着右手背,护士用棉签蘸了消毒药水,正在给他消毒,伤口处阵阵疼痛,他出声回道:“说你好。”

    岑青禾信他才怪,她撇嘴道:“老干部越来越不地道了,还拐弯抹角的埋汰人。”

    靳南道:“我说你好,怎么是埋汰你呢?”

    岑青禾哧了一声,“我是傻子吗?好赖话还听不出来?”

    其实她还真是听不出来,在靳南心里,她真的挺好的,虽然一身的小毛病,但也不耽误优点和闪光点,他难得喜欢上一个人,但却偏偏认识的太晚,她这么好,可是只有一个,这个她已经属于商绍城,他又怎么好再去抢呢?

    靳南垂着视线不说话,岑青禾问他,“疼不疼?”

    靳南道:“还好。”

    岑青禾说:“我看你都不说话了,疼你别憋着,我不会笑话你,护士也不会。”

    小护士原本还挺冷静,被岑青禾这么一说,倒是忍不住唇角勾起。

    靳南道:“你让我大声喊吗?”

    岑青禾想象不到他这张淡定的脸和适合出家的性子,大声喊疼会是怎样的画面,忍俊不禁,她边笑边道:“你不想大声喊吗?”

    靳南抿着唇瓣,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

    她无意识的抬起左手,指着靳南手背上的一处抓痕,小声道:“这儿给他多抹点儿药。”

    护士闻言往他最深的伤口处涂抹药水,然后又顺势说了句:“你手上的画还没洗掉呢?”

    岑青禾看了一天一夜,都习惯了,这会儿回神,对靳南说:“欸,时间到了,我可没耍赖。”

    靳南说:“你今天就是这样上班的?”

    岑青禾说:“不然呢?我是个输得起的人,说到做到。”

    靳南看似无动于衷的面孔下,隐匿着浅浅的温柔,他说:“我要是你上级,你可能升不了职了。”

    岑青禾挑眉问:“为什么?”

    靳南直白的回道:“丑。”

    岑青禾跟小护士皆是忍俊不禁。

    “你终于承认丑了?我跟你说,我今天早上睡醒一揉眼睛,嚯,近距离看见这只‘羊’,直接给我吓得一抽,恨不能把手剁了扔掉。”

    小护士笑得手发抖,一下一下戳着靳南的伤口,靳南看着岑青禾活灵活现的一张脸,只觉得开心像是汩汩灼热的液体,它不受控制,从自己的心尖涌出,很快,整个人都是暖的。

    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特别简单清晰的感觉,不受理智和任何外力影响,只要对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轻易的让人弥足深陷。

    他知道她是商绍城的女朋友,所以他不会越过雷池一步,但是开心,偷偷地开心,这样可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阴阳鬼帝〕〔冷面教官是竹马〕〔(综武侠网游)没有〕〔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渡鸭之宴〕〔嫁给反派小叔子(〕〔总裁爹地超级宠〕〔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帅爆全地球[星际]〕〔绝色美女的贴身保〕〔慕先生,你是我的〕〔曾想盛装嫁予你〕〔赤壁之崛起荆南〕〔异界乡村小道士〕〔引凤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