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少夫人〕〔重生最强商女:首〕〔护花高手在都市〕〔神医狂妃:傲娇鬼〕〔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自带神攻略〕〔穿越蛮荒:拐个野〕〔魔音狂妃:千面邪〕〔仙武都市〕〔民国大特工〕〔穿越,作死,玩脱〕〔军门枭宠缠绵不休〕〔科技图书馆〕〔大反派魔王〕〔风中雨〕〔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异世收割〕〔农门小富婆:带着〕〔女帝在上〕〔变身少女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08章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

    “你在哪儿?受伤了吗?”

    靳南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低沉中带着难掩的紧张。

    岑青禾回道:“我没事儿,不是我的车出事故,是其他人。”

    靳南顿了一下,随即道:“位置,我去找你。”

    岑青禾说了不用,但他执意要来,她只好说了具体地点。

    这边刚挂断电话,对面女人就指着她,嚣张的说道:“你不爱管闲事儿嘛,有种你别走!”

    岑青禾沉着脸说:“把手拿开。”

    女人下巴一抬,挑衅的说:“我就指你怎么了?你还想打人啊?”

    岑青禾说:“你再指一下试试?”

    她没开玩笑,声音不大,但气场却特别强,对面女人一看岑青禾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虽然嘴上吵吵着,但到底也没有再拿手指岑青禾。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最先赶到的是警察,女人一见到警察就迫不及待的抱怨,“你看看,新买的车,开了还不到三天,撞成这样,谁撞得车谁赔钱,我也不想堵在路中间影响交通,偏偏有人就爱管闲事儿,装烂好人,这么多人,显摆着她了?”

    警察看向把老人护在身旁的岑青禾,岑青禾不慌不乱的解释道:“当时指示灯已经跳黄灯了,我亲眼看到她抢灯快速左转,这才跟三轮车撞上。”

    女人眼睛一瞪,再次朝着岑青禾大声喊道:“你他么有病吧你?谁看见我抢灯了?这种破三轮车就不能上道,我还没告她蓄意谋杀呢!”

    警察示意她小声,冷静,女人偏不,当街大吼大叫,吵得岑青禾耳膜都要穿了。

    靳南赶到的时候,警察正在跟r8车主交涉,让她先把车靠边停,女人抱着肩膀,态度坚决,“先把赔偿的问题解决了,穷就有理了?穷就可以随便撞车不赔钱了?”

    警察问:“那你想索赔多少?”

    女人眼皮都没眨一下,开口就说:“二十万。”

    一听这个数字,老人顿时急的哭起来,连连赔礼道歉,又说自己没有这么多钱。

    女人嫌弃的瞥着老人,就像是看地上的塑料跟纸壳一样,充斥着鄙夷和不屑,嘴里嘀咕了一句:“上一边哭去,哭死也得赔钱。”

    她声音不大,周遭吵杂,很多人都是没听到的,但站在中心圈的岑青禾却是根据嘴型判断个八九不离十,她很容易被戳肺管子,登时脸就变了,满是火药味的说道:“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是不是欠揍?!”

    女人被岑青禾吓了一跳,顿了一下马上高声回骂,眼看着两边一触即发,警察站在中间拦着,靳南赶紧拨开人群走进中心,来到岑青禾身边,将她往旁边拽了拽。

    岑青禾气得脸色涨红,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不讲理又欺负人的人,女人还在对面叫嚣,靳南听着刺耳,不由得侧头斥了一声:“闭上你的嘴!”

    男人的气势自然跟女人的不同,他一凶,对面女人本能的停止了谩骂,不过很快就回了神,高声说:“你算老几?你跟谁说话呢?”

    岑青禾皱眉道:“你是不是有神经病啊?有病赶紧治,别在大街上发疯。”

    女人被警察拦着,也是仗着警察在,谁也不敢碰她一下,所以极其跋扈的挑衅道:“别以为在哪儿找个姘头过来,谁就害怕你,你今天就算找十个八个男人给你撑场子,我也不怕。”

    这话说得难听,捎带脚把靳南也给骂了,岑青禾暴脾气一上来,冲上去就要撕对方的嘴,女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被警察拦着还一个劲儿的骂,那张嘴无论是谁听了都会忍不住想打人。

    靳南同样拽着岑青禾,不能让她真在这里动手,他拦得住岑青禾的上身,拦不住她的腿,她抽了个空档,一脚踢过去,直穿警察的防守空档,踹在女人手臂挎着的包上,她力道很大,女人手中的包被她踢飞出去,里面的东西同样散了一地。

    看到自己价值七八万人民币的包就这样狼狈的掉在地上,女人是真的疯了,不顾警察的阻拦,挣着过来要打岑青禾。

    靳南余光瞥见,一把将岑青禾拉到自己怀里,然后抬起右手臂去拦,女人鲜红色的指甲在靳南手背上一闪,立马几条血道子。

    “欸欸,别打,别打人。”警察拽着女人的胳膊,略显强硬的把她拉开。

    这时路口处又开过来一辆保时捷,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他焦躁的拨开挡在前面的人群,见警察拉着女人,立马上前把警察拽开,蹙眉道:“嘛呢嘛呢?怎么还动上手了?”

    女人一看到男人,立马委屈的大哭,“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让人欺负死了。”

    警察觉得无语,心想到底是谁欺负谁?

    女人指着不远处地上的包,边哭边道:“你看她把我包都踹地上了。”

    男人问:“谁?”

    女人马上瞪向斜对面,“就是那个女的。”

    岑青禾被靳南高大的身体挡住,此时正在看他受伤的右手背,刚想说替他报仇去,结果对面有人扒了下靳南的手臂,不善的声音道:“就你女人欺负我女朋……”

    靳南转头看去,两人正脸相对,男人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顿时神情大变,似是特别震惊,张着嘴,愣是晃了三秒才道:“南哥?”

    这一声招呼打得猝不及防,不仅是岑青禾,就连对面女人也是明显的愣住,他们两个,认识?

    靳南一言不发,俊美的面孔上带着明显的隐怒。

    男人面色尴尬,赶忙道:“南哥,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问得多余,靳南为什么会在这儿,当然是因为被他护着的岑青禾了。

    “哎呦,南哥,对不住对不住,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男人满脸赔笑,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靳南也是个特别绷得住的人,对方已经一个人说了半天,他就是一个字都不说,看得人心里忐忑。

    男人脸都红了,见靳南这里攻不破,只好转眼看向岑青禾,边点头边道:“嫂子,不好意思,实在是对不住,给你添麻烦了吧?你看这事儿闹的……”

    岑青禾还不待回答,身边的靳南已经开口说:“别乱叫,谁是你嫂子?”

    他好不容易开了尊口,张口却是让人没办法接的话,男人脸色更红,一时吃不准靳南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以为靳南只是单纯的护短生气,所以忙赔礼道歉,“南哥,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嫂子,早知道我……”

    “哎,我也不解释了,都是我们的错。“男人一边赔礼,一边拽过身边早已愣住,眼泪都不流的女人,蹙眉道:“赶紧跟南哥和嫂子道歉,愣着干嘛呢?”

    女人懵了,湿着眼眶望着靳南和岑青禾,迟疑两秒,轻微的点头,小声说:“对不起。”

    “大点儿声!”男人对靳南和对女人完全是两种态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女人被他当众这么一吼,垂下头,又说了句:“对不起。”声音落下,已然哽咽。

    男人笑着对靳南道:“南哥,你就别生我气了,你要真的生气,那我只能跟她说拜拜了。”

    女人闻言,明显的手臂一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害怕。

    旁边的警察也算是看明白了,适时过来道:“既然是认识就最好,本来不是你们两边的事儿,这位小姐帮大娘出头说话,都是好心,你们现在看看,怎么解决?”

    男人在接自己女朋友电话的时候,她只说跟个三八当街吵起来了,现在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赶忙回道:“我们的错,看看大娘身体怎么样?”

    他走到老人身旁,先是问候了几句,随即掏出钱包,也没数,径自捏了一沓钱递到老人手边,笑的温和,“大娘,对不住了啊。”

    老人摇着头说不要,他执意要给。

    这时靳南带着岑青禾转身欲走,男人瞥见,赶忙追过来,满眼担忧的说道:“南哥,还生我气呢?”

    靳南淡淡道:“算了。”

    男人一笑,马上道:“南哥,那你给我个机会,我请嫂子和你吃饭,当赔罪行不行?”

    岑青禾忍了半天,终是开口说道:“你认错嫂子了,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你也不用跟我赔罪,顶多就是私下里劝一劝你女朋友,叫她做人不要太过,人都有变老的那一天,不需要她多善良,最起码别侮辱。”

    男人闻言,表情再次变得意外,他已经完全搞不懂靳南跟岑青禾之间的关系。

    靳南也道:“饭就不吃了,我们还有事儿,先走了。”

    他通程没给男人好脸色,直接跟岑青禾一起离开,围观的群众看看罢了热闹,渐渐散去。

    警察帮老人把三轮车扶起来,把东西装好,老人重新开车离去,一时间,路口处只剩下一对男女,还有那辆车门被划坏了的迷彩绿奥迪r8。

    女人看出男人特忌讳靳南,所以主动上前,拉着男人的手说:“他是谁啊?”

    男人一股怒火上来,猛地一甩手,差点儿把女人给掀倒了。

    女人看着男人愤怒转身的背影,愣了一下,赶紧重新追上去。

    男人开了保时捷车门,然后对欲上副驾的女人道:“滚,离我远点儿,一辆r8的命,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