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女主宠物蛇〕〔重生归来的她们〕〔替嫁宠妃太倾城〕〔深度蜜宠:偏执帝〕〔身边有鬼〕〔田园医女:病夫宠〕〔桃运医圣〕〔三国之吾乃韩州牧〕〔豪门争霸〕〔都市之仙道宗师〕〔婚姻的荆棘〕〔逍遥大亨〕〔高冷学霸撩妻365式〕〔青晓天笑芄〕〔重生悍妇〕〔穿入仙武〕〔傲世武王〕〔千亿帝少,吻慢点〕〔至尊曲之古装者〕〔漫威足球先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07章 有钱不等于命贵
    :

    第二天手机闹钟响,岑青禾爬起来收拾,等她刷完牙洗完脸,还不见蔡馨媛出来,这才去到卧室门口,敲门道:“欸欸欸,扫黄了,赶紧起来,男的留床上,女的出来上班。”

    门内传来蔡馨媛的声音,“来了。”

    岑青禾坐在客厅沙发上化妆,蔡馨媛穿着睡衣,顶着一头凌乱的卷发,睡眼朦胧的开门走出来,岑青禾瞥了眼,然后道:“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

    蔡馨媛打着哈欠,不尴尬也不反驳,只是说:“真不想去上班。”

    岑青禾道:“那让轩哥养你啊。”

    蔡馨媛道:“你看他说得好听,我要是成天黏着他,他第一个哭。”

    岑青禾脑补了一下陈博轩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手一抖,差点儿把眼线笔戳眼珠子上。

    蔡馨媛从岑青禾身边一走一过,见岑青禾拿着粉饼盒的左手背上一团糟,她出声问:“还没洗下去,等着留到过年当贡品吗?”

    岑青禾道:“惩罚是要留到今天。”

    蔡馨媛哭笑不得,“感觉你成天去医院哄孩子的。”

    岑青禾说:“常姗在我心里就像小孩子。”

    “啧啧啧,你这母爱泛滥的有点儿早吧?”

    岑青禾说:“常姗从小被领养,都没见过亲生爸妈,现在又得了这么重的病,有钱都未必治得好,咱们像她这个年纪,还在外撒野呢,你再看看她,每次去都在病床上躺着,看着心里怪难受的。”

    蔡馨媛刀子嘴豆腐心,听着也难过,有些落寞的说:“那你没事儿就多去陪陪她吧,我有个远房亲戚的孩子,就说从小得了法洛氏四联症,医生说活不了多大,家里倾家荡产给治病,最后还是十几岁就没了,我妈都听不了这话。”

    岑青禾听得心里直突突,本能的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难治不等于绝症,常姗家里人一定会想办法的。”

    蔡馨媛道:“是啊,常姗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用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就怕……”

    她话说一半,见岑青禾满眼凄厉和不忍,赶忙改口说:“没有就怕,一定治得好,我帮你祈祷。”

    一说祈祷俩字,就跟已经尽人事要听天命了一样,岑青禾撇了下嘴角,蔡馨媛赶紧一溜烟跑到浴室洗脸刷牙。

    一整个白天都跟往常一样,见客户,看房子,指点一下新人。

    薛凯扬给岑青禾打电话,问她晚上下班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有朋友介绍给她,岑青禾晚上还要去医院,问时间能不能改到中午。

    薛凯扬说:“中午约个饭局没问题,就是玩儿的时间少了。”

    岑青禾没瞒他,直言道:“我晚上下班要去医院看个朋友,没空,要不这样吧,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晚上你们有什么活动,我让梁依替我去。”

    薛凯扬语带嫌弃的说:“我又跟她不熟。”

    岑青禾说:“你跟我熟嘛,权当给我个面子,你帮我照顾她一下,怎么说她也是我带的第一个实习职员,她好不好,跟我有直接关系。”

    薛凯扬略微迟疑了一下,软下口吻道:“行吧,没见过给你介绍客户,还得负责帮你‘看孩子’的。”

    岑青禾笑说:“我知道薛少最仗义了,当我欠你一个人情,等我忙过这阵子请你吃饭。”

    薛凯扬埋怨道:“你欠我的饭都够开个饭店的了。”

    岑青禾说:“要不你资助我开个饭店?我天天请你吃饭。”

    她厚脸皮直接把薛凯扬给气笑了,无奈的道:“那你跟你手下的实习职员说吧,让她联系我。”

    岑青禾应声,随即嘱咐道:“我跟你说,让你帮我照顾一下,就是单纯的照顾,可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

    薛凯扬明知她是为梁依着想,可还是忍不住揶揄了一句,“干嘛?你嫉妒?”

    岑青禾说:“你当我是什么都成,我信得过你,你别给我后院整着火了。”

    薛凯扬不以为意的道:“放一万个心,我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要不是为了她,他知道梁依是谁?

    但当岑青禾把梁依叫到办公室,跟她说清晚上行程,以及明确告知薛凯扬电话号码的时候,梁依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薛凯扬记得她,不仅记得,还一定对她有好感,不然也不会‘点名道姓’叫她去了。

    心中激动无比,梁依脸上带着笑,出声道:“放心岑组长,我一定把工作做好。”

    岑青禾应声:“你好好表现,等实习期到了,一定可以转正。”

    “嗯,我以后就跟着岑组长混。”

    岑青禾微笑着道:“等你转正就不用跟我了,以后的路还得自己努力走。”

    梁依说:“我一天是你的人,就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你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

    岑青禾自己就是哄人界的鼻祖,梁依说什么漂亮话,她又岂会听不出来。听出来也没戳破,只面色如常的说道:“你晚一点直接跟薛凯扬联系吧,晚上的饭局和活动我就不去参加了,你代表盛天,一定记得自己的身份和工作。”

    把能嘱咐的,该嘱咐的,岑青禾都说了,这才放心让梁依离开。

    忙忙碌碌一天过去,晚上下班,岑青禾开车往医院去,中途行到十字路口,前方指示灯跳了黄灯,她减速准备停车,结果左侧通道一抹绿色的车影嗖的一下子往前窜,是要抢黄灯过马路的,毕竟一个红灯要等九十秒。

    车速很快,岑青禾只来得及看到车尾,是辆迷彩绿的跑车。

    跑车要往左拐,却跟一辆从左边驶来的电动三轮车擦到了一起,一时间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与此同时,电动三轮车因为惯性翻车,车上是个老年人,岑青禾看得很清楚,所以顿时急得眼睛一瞪。

    马路四周的车全都降下车窗,翘首观望,行人更是原地止步,担心这次的事故状况。

    好在老人倒在地上,很快的动了动,随后又稍显费力的爬起来,没事儿。

    绿色跑车的驾驶席车门被三轮车整个堵住,司机从副驾处开门下来,是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一身名牌傍身,踩着红色高跟鞋绕到车头处一看,满脸怒容,大声对不知所措的老人喊道:“你眼瞎啊?看我转头还直往车上撞!”

    老人三轮车上的东西散落了一地,有纸壳,有塑料瓶子,还有没用饭盒,只用白色袋装的馒头跟榨菜。

    她连连对面前女人点头,嘴里叨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瞪着眼睛,厉声道:“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看看!整个车门都撞瘪了,你说,怎么办?”

    老人一个劲儿的念叨,“对不起姑娘,我看灯变了,没想到你突然过来……”

    “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我错了,我活该呗?!”

    “没有,对不起,是我不好……”

    女人上前揪住老人的衣服,把她拽到跑车身边,指着车门道:“你自己看!是我冤枉你了吗?”

    她的这个动作直接激怒了岑青禾,原本岑青禾强忍着不想掺和,反正马上就会有交警赶过来,可这一幕太过刺眼,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当即推开车门下车,快步上前,一手拉住年轻女人的手腕,另一手挽着陌生的老人,企图把两人拉开,嘴里说着:“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女人死拽着老人的衣服,蹙眉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车坏了,赔钱!我还没让她赔我人身损失费呢,突然横冲直撞的窜出来,跟赶着投胎似的,自己找死也别拉着别人下水啊,以为谁的命都不值钱呢?”

    岑青禾是抱着和平解决的心态来的,听到这话,她马上变了脸色,捏着女人手腕的手也紧了几分力,女人当然感觉得到,马上皱眉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什么都没说,她抓的越紧,女人拽着老人胸前衣服的劲儿就越紧,老人年纪六十岁左右,身上穿了件洗得发白的布衣服,此时衣服都被拧得往上提了几寸。

    硬拉是拉不开,岑青禾怒火一上来,干脆偷着用指甲狠抠女人的手腕,女人始料未及,当即吃痛松手,岑青禾把老人拦在自己身后。

    女人看着手腕上清晰的指甲印,瞪着岑青禾,声音很大的骂道:“你他妈有病吧?关你什么事儿,你是警察还是她家里人?”

    岑青禾冷着脸说:“我就是个路人也看不惯你这副张牙舞爪没素质的样儿,明明都黄灯了,你还抢着过路,到底是别人找死还是你找死?我没看出你的命就比别人的值钱到哪儿去,开个奥迪r8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名什么了?”

    女人脸色大变,瞪着岑青禾道:“你说谁呢?”

    岑青禾道:“说你呢。”

    女人上来就要打岑青禾,被岑青禾一抬手推得一个踉跄,围观的人都没上手,因为看出r8女太欠收拾,巴不得有人出头揍她一顿呢。

    女人也看出岑青禾不是个好惹的,当即放狠话,“行,有种你别走!”

    说完,她掏出手机不知给谁打电话。

    巧了,岑青禾手机也响起来,是常姗打来的,说是靳南买了冰淇淋蛋糕,问她还有多久过来。

    对面女人打着电话还不忘骂人,声音老高,常姗诧异的道:“青禾,你那边怎么了?”

    岑青禾如实回道:“常姗,我这边遇到一场交通事故,等我忙完打给你。”

    几秒后,手机中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问:“你在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