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皇妃〕〔浴血武神〕〔文娱之我的爱情公〕〔最强一级杀手〕〔顾少的心尖萌妻〕〔逆天狂妃:邪帝,〕〔甜宠101分:腹黑大〕〔阿拉德无尽战意〕〔刀寒刺骨〕〔六零小仙女〕〔戮灭战纪〕〔匪所思〕〔三国大气象师〕〔寻龙迷踪卷一华山〕〔万界之时空刻印〕〔墙外惊怪梦:喜说〕〔穿越八零种种田〕〔山村庄园主〕〔美女总裁的贴身香〕〔老婆别当掌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05章 默契
    :

    岑青禾到家的时候,发现蔡馨媛还没回来,家里一片漆黑,不用问也知道,这厮一定还在外面跟陈博轩鬼混,但是承诺了晚上一定会回来,不会让岑青禾一个人独守空房。

    秉持着不去做电灯泡的原则,岑青禾就没给蔡馨媛打电话,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就这么错过了一场本能现场直播的热闹。

    事情是这样的,陈博轩朋友饭店开张,他带着蔡馨媛一起去,原本热热闹闹的,但是谁都没想到,蔡馨媛会在这样的场合,看到一个快要被自己忘记的故人,小白。

    小白也是陪人来的,一个海城的富家子弟,跟店老板熟,跟陈博轩算是点头之交,但并不是一个圈子。

    从前蔡馨媛跟小白因为陈博轩而成为朋友,如今,也正是因为陈博轩,她们成了敌人。

    冤家路窄,保不齐要闹一出分外眼红的戏码,所以无一例外的,蔡馨媛在去洗手间的时候,撞见了尾随而来的小白。

    站在盥洗池前洗手,蔡馨媛猜到小白是故意进来找她的,但她还是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当她关上水龙头,抽了纸巾擦手,准备要走之际,并排而站的小白终于出声道:“你跟陈博轩处得挺好的?”

    蔡馨媛停下脚步,看着头不抬眼不睁的小白,面色坦然的回道:“挺好的,你呢?”

    小白唇角勾起浅淡的弧度,“还行。”

    蔡馨媛心里有数,当过情敌的人没办法再当朋友,男人大度点儿还有可能,但是女人,绝无可能。

    所以她也不盼着小白能原谅她,心里一直是设有防线的。

    果然,小白洗完手,抽了纸巾,一边擦一边看着蔡馨媛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还想凑个热闹,喝你们的喜酒呢。”

    一般朋友这么问,蔡馨媛可以当成是好心,但是这话出自小白的嘴,摆明了就是笑里藏刀。

    心底清楚,蔡馨媛面上不动声色,只勾唇角回道:“我俩还早,到时一定提前通知你。”

    小白笑说:“还早?我以为你们在一起这么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婚这种事,真的很容易夜长梦多,我真怕到时来参加你婚礼,发现新郎人换了。”

    蔡馨媛不怒反笑,出声回道:“那就要看你是冲着谁来的,你要是奔我来,只要新娘人不换,新郎是谁你不得叫一声姐夫?”

    小白笑道:“这话可别让陈博轩听见,担心他回头跟你翻脸。”

    蔡馨媛说:“你太久不跟陈博轩在一起,可能你印象里他特别爱翻脸,我几乎没见过他翻脸什么样儿。”

    小白脸上的笑容有刹那间的破裂,既然笑不出来,她索性似笑非笑,倚靠在盥洗池边,看着蔡馨媛说:“从别人手里抢走的东西,你用着还很顺手?”

    蔡馨媛淡定的回道:“小白,都这么久了,还阴阳怪气的,有意思吗?”

    小白拉下脸道:“你成功了,你当然觉得有意思。”

    蔡馨媛说:“你把陈博轩当什么?私有财产吗?你凭什么觉得你俩谈恋爱就非得走到头?你觉得你跟他的尽头是什么?婚姻的红毯吗?”

    一连串的质问,小白脸色越来越差,蔡馨媛自问自答:“说实话,陈博轩跟你分手和我在一起,我心里一直有愧疚,但这愧疚是基于我自己的道德底线,不是你,换句话说,如果是我先跟陈博轩在一起,他半道因为喜欢你而跟我分手,那只要他在我们还没分手之前,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儿,他跟我实话实说,我放他走,男人嘛,又不是三条腿儿的蛤蟆,怎么就找不着了?至不至于一直念念不忘的?”

    “小白我还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跟陈博轩在一起,打过结婚的主意,但绝对不报一定能结婚的信心,结婚是两个人说了算的事儿,别总以为他想结就结,他想不结就不结,他想娶,还得问问我乐不乐意嫁。你不觉得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吗?因为你心里明知道不可能是你想要的结果,但你还偏偏自欺欺人。”

    “说白了,你俩不合适,不合适就得分,至于有没有我,你明白这不是重点,顶多也就是改变个早晚。我看你现在也有男朋友,如果真心喜欢,那就好好处着,如果单纯是为了要气谁,真没必要,我们不是小孩子,你也看见了,你根本气不到我,不管你拿不拿我当朋友,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句,人活着是为了自己高兴,不是为了给别人添堵。”

    说完,她径自拉开洗手间房门,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外面陈博轩正在跟一帮人聊天,离着老远看她走过来,他本能的勾起唇角,朝着她笑。

    这笑容中有痞意,但更多的是由心而发的温暖,一个人到底喜不喜欢另一个人,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一帮人中有眼尖心细的,发觉陈博轩对蔡馨媛很不一般,所以笑着打趣道:“轩轩,人家上个洗手间而已,你不用这么望穿秋水吧?”

    陈博轩拉住蔡馨媛的手,挑眉回道:“你懂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俩分开的时间都是按秒算的。”

    闻言,一桌子人都开始闹腾起来,纷纷开两人的玩笑。

    小白比蔡馨媛回来的晚,她走到桌边的时候,正听得桌上有人问陈博轩,“欸,小寻上个月在美国跟他老婆领证了,你知道吧?”

    陈博轩应声:“知道,小子结婚结的够突然的。”

    身边人笑道:“没辙,他老婆怀孕了,家里人又不让动,干脆结了。”

    陈博轩笑说:“咱们这帮人里最在一个结婚的,当初信誓旦旦说不到三十五不结婚的就是他。”

    “可不嘛,照这个速度,他三十五,孩子都上小学四年级了。”

    一众人哄闹,有人下巴一抬,直指对面陈博轩,嬉笑着说:“你可悠着点儿。”

    蔡馨媛几乎第一秒就听懂对方是什么意思,偏生身边陈博轩问:“什么悠着点?”

    男人笑说:“装什么糊涂,你也想三十五,孩子上小学?”

    陈博轩旁若无人的揽着蔡馨媛的肩膀,坦然回道:“有就生呗,难不成还憋着?”

    “呦,轩哥局气啊,这年头什么都敢许,敢许孩子的最牛逼了!”

    一桌子都是年轻人,男人又几乎全都带着漂亮的女人在身边,大家都是统一的称呼,女朋友,可只有她们自己心中清楚,同样是女朋友,分量却不同,有人只是占了一个位置,而有些人,是占了对方的心。

    原本众人只是想借机开陈博轩一个玩笑,没想到陈博轩竟然顺杆往上爬,大家一看,果然陈博轩跟蔡馨媛不仅仅是普通的恋爱关系。

    在婚姻大事上,在座的所有男人都是抱着‘禁区’的心理,谈钱说爱可以,谈结婚,没门儿。

    有人问陈博轩,“打算什么时候办事儿?”

    陈博轩瞄了眼蔡馨媛的肚子,随即笑道:“看她,她也不争气。”

    蔡馨媛伸手去掐她,他边躲边笑,一桌子人也都跟着乐。

    小白安静的坐在男朋友身边,有某一刻,她面红耳赤,感觉到了深深地羞愧。

    蔡馨媛说的对,陈博轩根本就不喜欢她,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喜欢过她,大家不过是玩儿玩儿而已。

    以前她跟陈博轩在一起的时候,别说是提结婚,就是提同居都得琢磨再三,因为心里很清楚,陈博轩未必喜欢。

    他喜欢什么?

    喜欢乖的,听话的,女人可以要钱要礼物,但是绝对不能要婚姻。

    如今,他当着众人的面承诺,只要蔡馨媛想,他随时可以娶她,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小白特别后悔,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绝对不会一时气不过追去洗手间跟蔡馨媛说那番话,虽然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可此时也分外丢人,像是被陈博轩给甩了两巴掌似的。

    人之所以会执迷不悟,本质上不是爱,是被各种不甘心的情绪障了眼,不然小白不会在一瞬间忽然发觉,她不爱陈博轩了,一点儿都不爱了。

    一个当她面搂着其他女人,说要娶其他女人的男人,她到底有什么好爱的?

    饭局结束,蔡馨媛跟陈博轩一起坐进车中,他喝了酒,她开车。

    听她说要回天府花园,陈博轩腻着道:“别回去了,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在家睡觉?”

    蔡馨媛说:“商绍城去外地了,就青禾一个人在家,我说好了晚上要回去住。”

    陈博轩撒娇道:“我不管,那我也去,我才不一个人回家。”

    蔡馨媛说:“你这怎么还装上孤独患者了?没我的这么多年,你怎么过的?”

    陈博轩说:“亏得我在饭桌上还明哲保身,你就不能看面子收留我一晚?”

    蔡馨媛问:“什么明哲保身?”

    陈博轩不答反问道:“我看见白冰跟你去洗手间了,她没说什么吧?”

    蔡馨媛神情平静,“她说的少,我说得多,免费给她上了一课。”

    陈博轩把手伸向她肩膀处,揉捏着说道:“看我多懂事,马上表明立场。”

    蔡馨媛肩膀一耸,出声道:“别摸摸搜搜的,警察看见我告你骚扰。”

    陈博轩笑道:“我晚上去你那混一晚,就一晚。”

    他特磨人,蔡馨媛嫌他烦,随口回道:“哎呀,住住住,别整我,上一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