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初〕〔八尾赤狐传〕〔欢乐农女:将军无〕〔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大唐南皇〕〔尸王宠妃之捡个尸〕〔月高亦寒〕〔悠闲修仙系统〕〔我有一本地狱书〕〔重生之笑红尘〕〔六渡之逆斩苍穹〕〔财迷黑科技系统〕〔大叔,轻轻吻〕〔异界火影马甲系统〕〔大首长,小甜妻〕〔逐王〕〔名侦探世界里的巫〕〔武侠之侠客风云传〕〔一拳正义〕〔湖人总冠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02章 老干部欢乐多
    :

    靳南拦不住岑青禾,因为没有理由。

    岑青禾打从心里心疼常姗,所以就算不念着靳南跟商绍城的交情,她也会常来看常姗。

    每次来医院,她都会提前琢磨一些新玩意儿,从飞行棋到五子棋再到军旗,从纸牌到桥牌再到塔罗牌,靳南偶尔会恍惚,生怕哪天一给她开门,她手里拎着一副麻将牌过来。

    靳南早就打定了主意,既然岑青禾是专门过来陪常姗的,那他就尽量别跟着掺和,她们在主卧的时候,他就去客厅,必须避嫌,可事实上他想的比长得还美,岑青禾每次跟常姗玩儿什么,都没把他落下。

    起初靳南是拒绝的,但他又不忍看到常姗失落,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跟岑青禾面对面。心里想着不去看她,可余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把她框进眼中,心里想着不要喜欢她,可每当她揶揄他,挖苦他,打趣他的时候,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可是又能靠得多近?

    他注定不能碰她,不能拉手,不能尽情的直视,甚至多跟她说两句话,他心里都会自责。

    老天知道,靳南这日子过得有多难,明明是常姗生病,明明是常姗心脏不好,可是再这样下去,他怕是等不到常姗痊愈,他就得住院了。

    话虽如此,但也只有靳南自己心知肚明,他仍旧每天期待着岑青禾的到来,他渐渐习惯了在差不多固定的时间,不着痕迹的溜到门口等她敲门;他习惯了打开门的瞬间,看到她唇角勾起的笑脸;他习惯了每天陪她玩儿看似脑残的游戏,却不知不觉中变得认真。

    靳南觉得,岑青禾有毒,此毒无色无味,擅长慢慢侵入,当人发现时,已深入心肺。

    如果他早知道会喜欢上她,那当初一定不会跟她走太近,如果,早知道……哎。

    靳南坐在主卧沙发上,常姗靠坐在床边看书,当他起身往外走的时候,常姗说了句:“青禾快来了。”

    靳南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还以为自己的心事被人看穿了,所以本能的说了句:“我去洗手间。”

    常姗把视线从书上抬起来,落在他脸上,神情自若的道:“好。”

    靳南这才后知后觉,是他想太多。

    转身出了主卧,房门轻轻关上,他很轻的发出一声叹气,这可怎么办?神经都紧绷了。

    当当当,三声敲门声传来,靳南已经连续一个多礼拜帮岑青禾开门,她敲门的动静他都无比熟悉。

    前一秒还企图控制自己的心,叫自己别去想她,如今只是三声敲门声,靳南就控制不住的心底一喜。

    她来了。

    快步走到门前,开门前他停顿一秒,用来整理表情。

    房门打开,无一例外看见岑青禾那张笑容满面的脸,以前她还有些怕他,如今看出他是个纸老虎,岑青禾也就放下所有忌惮,像是回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的往里走,边走还边问:“你猜今天玩儿什么?”

    靳南生出一股他跟常姗是幼儿园孩子,而岑青禾是老师的错觉。

    关上门,他随着她往里走,老实的问:“什么?”

    岑青禾笑说:“累死你也猜不着。”

    她头也不回,风风火火的往里间走,靳南看着她的背影,偷偷地勾了下唇角。

    还累死他也猜不着,既然这样的话,干嘛要让他猜?

    主卧房门推开,岑青禾跟常姗进行每日一次的友好慰问,问常姗身体怎么样,打针疼不疼,吃药苦不苦。

    靳南终于明白常姗为什么喜欢跟岑青禾在一起玩儿,不仅因为岑青禾会带给她不一样的经历,更因为这份经历刺激中带着温暖。岑青禾是个温暖的人,她一直希望身边的人快乐,这一点就连不愿与人亲近的靳南都感觉得到。

    也托了她的福,最近常姗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咳嗽的次数也少多了,医生都说常姗要保持心情愉悦,这样对她的心脏也很有好处。

    “你今天又带了什么过来?”

    常姗坐在床边,笑着打量岑青禾手中的休闲大包,她这包就像哆啦a梦的大口袋,要什么有什么。

    岑青禾唇角勾起,眼中带着得意的笑,把手探进包里面,她自配音效,“当当当当……”

    咻的把东西从包里掏出来,还不等常姗跟靳南看清是什么,她自high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昨天跑了五六个儿童文教店才买到的,绝对有童年。”

    常姗接过来一瞧,原来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小孩子统一用的画画板,画板中间的白色是特殊材质,用下面的小刷子一擦就掉,这样就可以用炭笔一直写,随时擦。

    “你怎么想到买这个?”常姗摸着粉红色的画板,什么都没做已经很高兴了。

    岑青禾道:“我昨天突然想到,咱们三个可以玩儿‘你画我猜’的游戏,然后又想起咱们小时候用的这个画板,我跟绍城说,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形容了半天他也不懂,等我买到他才说没用过,简直没童年。”

    左右商绍城不在这儿,岑青禾趁机黑了他一把。

    常姗笑道:“我听说绍城哥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估计国外没有吧。”

    岑青禾撇嘴道:“他一看就是那种从小就不可爱的,没见过很正常。”

    说完,她侧头看向一旁的靳南,饶有兴致的问道:“你呢?学霸。”

    靳南道:“见过。”

    岑青禾笑说:“会用就行,我还怕你不会用,还得提前教你。”

    靳南瞥了眼那个ipad大的小画板,一共就那么几个零部件,他就算白痴也应该会用吧?

    当然了,这话他会在心里想,却不会在嘴上说。面上,他只给予一记‘你开心就好’的无所谓表情。

    岑青禾把包放在一旁,开始跟两人讲解规则,一个人出题目,另外两个人组队,一个画一个猜,输了仍旧有惩罚,惩罚是往手上画个东西,直到明天碰面都不能洗掉。

    常姗是岑青禾鬼点子的忠实拥簇者,靳南一度怀疑,就算岑青禾提议输的人吃药,常姗都不会拒绝。

    三个人向来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所以无一例外的,靳南没等开口就放弃挣扎了。

    第一局岑青禾说是给靳南面子,“我跟常姗先来一把,给你打个样儿,她画,我猜。”

    靳南问:“范围是什么?”

    岑青禾想了想,“先猜电影名。”

    靳南拿出笔,刷刷刷在纸上开始写,与此同时,常姗瞥了眼就开始在小画板上画画。

    常姗是美术生,功底自然不容置喙,她很快勾画几笔,然后朝着沙发处的岑青禾举画板,岑青禾看到画板上简易的两个小人站在船头,立马道:“《泰坦尼克号》。”

    常姗笑说:“对了。”

    然后又开始画第二个,一个高个的戴墨镜男人,和一个学生头的矮个萌妹,岑青禾稍微一顿,马上道:“《这个杀手不太冷》。”

    常姗用笑容作答,紧接着画第三个,一个短卷发的时尚女人,踩着高跟鞋,手中挎着prada标记的包。

    岑青禾快要被常姗的机智折服了,肯定的说:“《穿普兰达的女王》。”

    一回合计时三分钟,常姗跟岑青禾配合特别默契,一共猜对了八个,按照规则,两人各积四分。

    岑青禾起身去病床边跟常姗击掌,还不忘打趣一旁的靳南,“看的电影还挺杂,我好奇你竟然会看《穿普兰达的女王》。”

    靳南问:“你以为我会看什么?”

    岑青禾一脸认真的回道:“像是电视剧《人民的民义》啊,《少年包青天》之类的。”

    常姗一个没忍住,顿时咧嘴笑出声来。

    靳南深深地看了眼岑青禾,他不想跟她吵嘴架,他只想真的跟她打架。平时就说他是老干部,还拿这样的电视剧来含沙射影,也亏她想得出来。

    “青禾,你可别逗我了,这局我来出题,你画,我哥猜。”

    岑青禾跟靳南换了下位置,她坐在床边,靳南去到沙发上。

    这一局的范围是人名。常姗在纸上写的第一个名字是强尼戴普。

    强尼戴普,岑青禾心中立马想到加勒比海盗,她拿着笔在画板上画了个船标,举给靳南看,靳南一张面试脸,严肃且认真,沉默数秒,出声道:“强尼戴普。”

    岑青禾情不自禁的攥拳,做出胜利手势,嘴上也夸着,“太聪明了!”

    靳南活了二十六年,只有小时候才被人这么夸,这孩子太聪明了,长大后大家都会拐弯抹角的捧,岑青禾倒是头一个,夸得一点儿形容词都没有。

    常姗已经在纸上写下第二个题目,岑青禾定睛一瞧,靳南?

    常姗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她想看岑青禾用什么画靳南。

    岑青禾脑子飞速的转着,只见她手速如飞,在画板上画了个老中医样式的人,帽子,墨镜,山羊胡。

    常姗憋不住笑,伸手掩唇,岑青禾把画板举起朝向靳南,满眼的殷切。

    说实话,靳南真的特别聪明,他一看常姗笑得不正常,就猜到岑青禾画得不是一般的东西,如今一看,他刹那间的恍惚,这是哪个名人?宰相刘罗锅?或是哪个有学问的老学究?

    想到老学究,靳南忽然抽了下唇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