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狂妃:绝色大〕〔帝少逃妻拥入怀〕〔弑血王妃〕〔盛世妖女,至尊太〕〔末世红包龙帝〕〔恐怖旅游团〕〔我真不是叮当猫〕〔魔仙三少〕〔扶明录〕〔妖怪不可以〕〔大文学家〕〔造神天域〕〔王者荣耀之魔君〕〔变身之九尾狐仙〕〔刁妃妖娆:撩个王〕〔随身带着个世界〕〔王牌特种兵〕〔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山里人家〕〔自始至终都是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99章 为人处事
    :

    岑青禾回家后就把常姗住院的事儿跟商绍城提了,商绍城道:“明天先送叔叔阿姨去机场,回来我跟你一起去医院。”

    岑青禾应声:“你是应该过去看看,之前网上消息对盛天不利的时候,正南可是站出来替盛天辟过谣的。”

    于公,大家都是房地产界的大公司,如果在一家遇到蓄意诬陷,另一家还趁势落井下石,那无疑是助长了业内的不良风气,唇亡齿寒,谁知道下次遭黑的会不会是正南?

    于私,靳南跟商绍城是大学同窗,关系不错,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帮上一把。

    不光是商绍城,就连岑青禾也记得正南雪中送炭的恩情,所以她跟商绍城说了,最近她会常往医院跑,去陪陪常姗。

    岑青禾给金佳彤打了电话,她记性不好,忘记金桔水是怎么做的,金佳彤说:“我帮你做。”

    岑青禾道:“不用,你告诉我怎么做就行。”

    金佳彤说:“正好我也给顶天准备一些,最近的季节最适合喝金桔水。”

    岑青禾闻言马上‘哎呦喂’,“感情帮我是捎带脚吧?”

    金佳彤道:“你不怕我给你的金桔水里面加点东西吗?”

    岑青禾忙往回搂,“千万别,我不是自己喝,我也是送病人,你要是给她喝坏了,她哥能要我的命。”

    金佳彤打听之后,出声回道:“放心吧,我今晚回家就煮,明天上班带过去。”

    岑青禾笑说:“感谢金仙女,明早我买早餐,你直接过来就行。”

    第二天早上,岑青禾买了小笼包跟豆浆去售楼部,一起组团吃饭的还有吕双,四人坐在岑青禾的办公室里面,桌上铺了张制图纸,跟大学食堂似的。

    除了小笼包,蔡馨媛又买了牛肉面,吕双开了盒午餐肉罐头,岑青禾守着一碗面,夹着一个包子,嘴里含糊着说道:“光说我中午不饿,没见过谁早餐吃撑着的。”

    金佳彤递过自己的杯子,出声道:“里面是金桔水,你尝尝甜不甜。”

    蔡馨媛把嘴长得很大,小笼包一点儿没碰到嘴唇,整个被放进嘴里面,吕双瞥眼道:“太吓人了,你吃完也得补妆,何必怕蹭着口红?”

    蔡馨媛本就脸圆,此时两颊鼓鼓的,她口齿不清的回道:“你不懂,我一看见包子就来气。”

    几人在办公室里面有吃有喝,正享受着难得的清静时光,突然房门被人敲响,岑青禾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说了句:“进。”

    门被推开,迈步走进来的人是汪静,蔡馨媛手下带的实习职员。

    岑青禾没什么避讳,毕竟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

    “汪静,吃早餐了吗?一起吃?”

    汪静顺手把门关上,笑着道:“我吃过了。”

    走到桌边,她把手上的袋子放到中间,出声道:“我买了前门那家的炸糕,你们尝尝。”

    蔡馨媛挑眉道:“不会是排长队那家的吧?”

    汪静点头,“我早上出去晨跑,顺道排队买了一些,那你们先吃饭,我出去工作了。”

    汪静走后,吕双道:“你这徒弟还真懂事儿,不邀功,拍马都拍得恰到好处,她要是站这儿牢骚十分钟,那这炸糕我指定吃不下了。”

    蔡馨媛见树就爬,也不客气,打开炸糕袋子每人分了一个,得意洋洋的说:“也不看是谁教的?”

    吕双嗤了一声:“你这当师傅的也没见你排队给我们买回炸糕。”

    蔡馨媛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还真没让她排队给我买炸糕,关键小姑娘自己有眼力见儿。欸,不得不说,这批新人素质都挺高的,一个个看着就激灵。”

    金佳彤道:“徐曼琳就很老实,前天自己出去见客户,回来我看眼睛红红的,一问才知道,让个不买房故意撩闲的男客户给逗哭了。”

    蔡馨媛笑道:“这事儿你最有发言权,快教教她怎么应对。”

    吕双问岑青禾,“你那个呢?”

    岑青禾嘴里又是小笼包又是炸糕,好不容易才咽下去,出声回道:“我那个啊,太机灵了。”

    吕双听着话里有话,不由得出声问:“怎么说?”

    岑青禾道:“徐曼琳老实,汪静知进退,梁依,怎么说呢……有时候你会觉得小姑娘能说能笑,挺可爱的,但她这份可爱里面,又总让人觉得目的性太明显。”

    蔡馨媛眼皮都没挑一下,一句话总结,“能装。”

    岑青禾不置可否,吕双饶有兴致的道:“当初刚进公司,就点名道姓的要跟你,这是明摆着在外做过功课,知道你很牛掰,所以想背靠大树好乘凉。”

    蔡馨媛道:“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还没等成功就已经得罪人了。”

    吕双道:“或者人家打从一开始就下定了决心,就跟最强的。”

    岑青禾说:“其实有功利心不是一件坏事儿,没人要求人不能上进,就是这个手段,以及做事儿的尺度,一定要拿捏得当,用力过猛就不好了。”

    蔡馨媛道:“反正我不是很喜欢梁依这个人,如果她跟我,我不会百分百无保留的教她。”

    岑青禾说:“刚离开学校步入社会,难免会把职场当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我也提点过她,能不能听进去,能听进去多少,就看她自己了。”

    几人吃完饭,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岑青禾收了一大罐子的金桔水,笑眯眯的跟金佳彤道谢,说晚一点儿过去医院看顶天。

    岑海峰跟徐莉是下午的飞机,岑青禾去酒店找他们的时候,商绍城已经提前到了,三人不知道聊了些什么,热火朝天,等到岑青禾走近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徐莉嘴快跟商绍城露了底,说岑青禾六岁还尿过裤子。

    岑青禾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真是恨不能揭徐莉的老底,说她打麻将还被误抓进过公安局。

    但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逝,当她看到商绍城不怀好意的笑,她决定一家人不能自相残杀,平白无故便宜他个‘外人’看热闹。

    四人坐下聊了一会儿天,等到时间差不多,这才分批乘电梯下楼,之所以分批,还是因为商绍城目标太过明显,如果被人看见四个人走在一起,太过招摇过市。

    岑海峰跟徐莉的行李已经提前被放进车里,岑青禾陪他们坐在后座,等到商绍城从电梯下来,他拉开驾驶席车门,亲自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徐莉一直表示不用商绍城这么麻烦,商绍城笑着说:“阿姨,我还等着今年过年去家里打扰您跟叔叔呢。”

    徐莉马上道:“来,必须过来,咱们一起包饺子过年。”

    岑海峰说:“青禾小时候,每到过年一定会去外面放花,今年你过来,我提前叫人弄点儿漂亮的烟花,你陪着她一起放。”

    商绍城应声:“忽然好想快点儿过年。”

    岑青禾说:“爸,我觉得你跟我妈不上班可以职业给人造梦,你看你俩,都快给商绍城忽悠懵了。”

    徐莉道:“这算什么忽悠,过年就是人多才有意思,我跟你爸都想好了,今年绍城来家里过年,咱们四个白天在家打麻将,晚上出去看冰灯放烟花,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这多好?”

    商绍城笑说:“三缺一的时候就斗地主,别闲着。”

    徐莉笑容满面,一路上欢声笑语。

    车子开到机场门口,岑青禾对商绍城说:“你别下车了,我送他们进去。”

    岑海峰跟徐莉也都要求商绍城就送到这里,商绍城从前座回身,出声说:“叔叔阿姨,咱们可约好了,以后一年最少来夜城三次,过年我会去安泠看你们的。”

    徐莉用跟儿子说话的口吻,宠溺的道:“放心吧,我工作不忙,随时过来看你们。”

    对比之下岑海峰就酷的多,只说了句:“咱们安泠见,我准备好酒等你。”

    送岳父岳母千里终须一别,商绍城没下车,是岑青禾把他们送到机场里面,中途徐莉一直感慨的说:“这次来夜城,比上次还要放心,看见绍城对你这么好,我们也就不担心了。”

    岑青禾说:“早告诉你不用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徐莉道:“你们好好的,别吵架,等到过年一起回来。”

    岑青禾应声,岑海峰把行李从她手中接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回去吧,我们去安检,下飞机给你打电话。”

    岑青禾空了手,张开双臂去拥抱岑海峰跟徐莉,这次他们来夜城,一起待了七八天,每天都热热闹闹,现在突然要走,她心里很是舍不得,竟是强忍着才没哭。

    徐莉笑着说:“去吧,待会儿进里面我还想买点儿东西呢,别耽误时间。”

    岑青禾刚想煽情,就这样无情的被打断,吸了吸鼻子,她跟两人挥手告别,看着他们进了安检口,这才掉头往外走。

    上了副驾,商绍城侧头看向她,岑青禾莫名的一股酸涩涌来,当即红了眼睛,商绍城说:“别哭,再过几个月就回去了。”

    岑青禾抽了纸巾擦眼泪,抽搭着回道:“刚看到他们走,突然觉得心里很酸,如果我没跑这么远,他们每天都能看见我。”

    商绍城道:“你没跑这么远,怎么认识我?女儿大了留不得,你早晚也得嫁人,现在早点儿适应更好。”

    岑青禾侧头瞥他,“谁要嫁你?”

    商绍城眸子微挑,挑衅笑道:“我也没说要娶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军妻鲜嫩:权少宠〕〔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