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星氏〕〔帝王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太极高手在未来〕〔随身带个狩猎空间〕〔都市超级修仙狂少〕〔倾世霸宠:帝君大〕〔呆萌小厨娘:殿下〕〔颜少V587:调教小〕〔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最强信仰兑换系统〕〔世界调制计划〕〔藏锋〕〔围棋大魔王〕〔最强大昏君系统〕〔大唐第一少〕〔择仙录〕〔跨界永恒〕〔系统之掌门要逆天〕〔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97章 分享秘密
    :

    岑青禾鲜少看见商绍城特别醉的样子,两人在楼下花坛上坐了半天,好说歹说才把他哄回家,他上楼的时候揽着她的肩膀,岑青禾觉得自己扛了一袋大米上的七楼。

    到家后他躺在沙发上,岑青禾给他洗了一个凉毛巾,擦了擦脸,出声问:“还行吗?不行我给你买点儿药吃。”

    她实在是没见他喝得这么醉,之前徐莉打电话来说,岑海峰都吐了,不知道这俩人有什么好比的,遭罪的还不是自己?

    商绍城闭着眼睛,手臂一抬正好搂住岑青禾的脖子,她整个人被带倒在他胸口处,她拍了一把,“别闹。”

    商绍城张口,温热的气息带着浓重的酒精味道,尽数扑洒在她脸上,他说:“我想跟你说会儿话。”

    岑青禾问:“说什么?”

    商绍城低声道:“你心里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的,我想听。”

    岑青禾抬眼望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孔,挑眉道:“嘿,还挺爱窥探别人隐私的,你心里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你先说。”

    商绍城仍旧闭着眼,黑色的浓密睫毛像是扇子一样卷翘纤长,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他近乎耍赖的口吻道:“我先问的,你先说。”

    岑青禾趴在他比平常体温还要高的胸口上,眼睛滴溜溜一转,小声回道:“其实我初恋特别早,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特喜欢我们班一个男声,后来他转学,我难过了很久,直到四年级喜欢上别人,才把他忘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岑青禾也是实话实说,商绍城闻言,抬手扣着她的脑袋,略显粗暴的把她按在自己胸口上,他发闷的声音打她头顶传来,带着十足的霸道,“当着我的面说喜欢别人,你不想活了?”

    岑青禾抬不起头,索性就这么平躺着,她撇嘴回道:“是你让我说的,我说完了,到你了。”

    商绍城沉默数秒,随即出声说道:“其实之前在冬城,我突然离开不是因为你喝醉酒说错了话,是我看到你跟你前男友在病房门口拥抱。”

    此话一出,原本正处于放松状态的岑青禾,猝不及防的变了脸,因为惊讶。

    半晌,她跟他十指相扣的手紧了紧,轻声说:“我跟他之间不会再有什么,那次,也是告别的。”

    商绍城回握她的手,低沉着声音说:“我知道。”

    过了会儿,他又问:“你们为什么分手?”

    岑青禾从不跟商绍城聊萧睿,就像她也从不问他跟尤然之间的事儿,其实他们都是不大计较对方过去的人,既然是过去了,又何必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她以为不会从他口中听到萧睿两个字,事实上商绍城也一直没有直呼萧睿大名,但他还是问了。

    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萧睿,岑青禾不得不承认,她已经从上一段感情中彻底走出来了,如今再听到这个名字,她不会有太多的心痛,只是刹那间的恍惚,仿佛两人已经分开很久了。

    对萧睿,她已经从最初的纠结,变成了如今的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放下。

    “怎么突然想打听这事儿了?”岑青禾侧头趴在商绍城心口的位置,耳边尽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商绍城道:“想跟你分享秘密。”

    他声音是酒后的沙哑,岑青禾呼吸间也都是酒精的味道,她猜他是喝多了,人喝多的时候总是会有些絮叨。

    沉默数秒,她出声回道:“没什么特别原因,分手的理由千千万万种,但结果就是一个,分了。”

    说完,不待商绍城回答,岑青禾又径自问:“突然跟我提起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我?”

    商绍城不答反问:“你还怕我跟他之间能擦出什么火花?”

    岑青禾白了一眼,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商绍城就是单纯的喝太多。

    从他胸口处抬起头,她捧着他的脸道:“走了,进去洗澡睡觉,我困了。”

    光看外表,商绍城确实是很醉的样子,他也的确是喝多了,但却没有岑青禾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最起码他还能进行思考,原本他想借着这次机会,跟岑青禾谈谈心,如果她愿意把岑海峰跟萧芳影的事情说出口,他当然也愿意坦诚他早就知道的事实,并且愿意跟她一起分担。

    但她终究还是选择没说,商绍城知道,不是她不信任他,只是不想自己爱的人,在另一个爱的人面前丢人,亲密如他,她还是选择守口如瓶。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秘密,这个秘密可能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告知,既然她真的想保护岑海峰到底,那商绍城就选择装糊涂到底,这个秘密,他跟她一起守着。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商绍城每天都会尽可能的腾出多的时间陪岑海峰和徐莉,岑家一家三口都特别欢乐,日常生活中也是嘻嘻哈哈,互相攻击道德绑架,层出不穷。

    商绍城渐渐发觉,他不仅因为他们是岑青禾的父母才对他们好,而是一帮人在一起时的氛围,常常会让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甚至偶尔忘记自己是谁。

    岑海峰跟徐莉都把商绍城当半个儿子看,尤其是几人斗地主的时候,不赢房子不赢地,输的人喝一口醋就行。

    醋!这对商绍城而言,无疑是砒霜!

    正常人都不乐意空口喝醋,更何况是极度怕酸的商绍城,所以在保命面前,他特别真实的选择毫不保留实力,出手招招至狠,连挫岑海峰跟徐莉,眼看着俩人一口一口醋的喝,岑青禾都看不下眼了,偷着怼商绍城,朝他挤眉弄眼,示意他到底有没有良心?

    商绍城扛不住压力,放了一把水,喝了一口醋,岑青禾看他一仰头把醋灌到嘴里,正想说小伙可以嘛,结果就看到商绍城蹭一下子从沙发窜到洗手间,五分钟都没出来。

    她又担心又想笑,岑海峰跟徐莉都吓了一跳,一问才知道商绍城不能吃酸,徐莉骂岑青禾早已是家常便饭,这次就连岑海峰都忍不住数落岑青禾几句,怪她故意折腾商绍城。

    被逼喝醋的经历无疑是痛苦的,如果不是碍着有别人在,商绍城估计要弄死岑青禾,可饶是如此,等到告别岑家人,独自在外应酬的时候,偶尔想到之前的画面,他还是会走神,眼底带着暖暖的温和。

    商绍城必须承认,就算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是有些经历,注定是会藏在心里,一辈子封存的。

    一晃岑海峰跟徐莉在夜城已经待了快一个礼拜了,每天岑青禾跟商绍城都会抽时间陪着他们,两人也怕待久了耽误事儿,想着最后再留一天,明天就回安泠。

    临走之前,金佳彤要请吃饭,岑青禾就带了岑海峰跟徐莉去医院,连带着看看顶天。

    几人在医院门口下了车,正迈步往里走,忽然岑青禾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背影,她下意识的放低脚步声,快步上前,站在男人左侧,却拍了对方的右肩膀,果然男人从右侧转头,岑青禾扑哧一声笑出来。

    靳南看到岑青禾,眼底有一闪而逝的意外,岑青禾对上他那张还没回过神的脸,笑着说:“你怎么在这儿?”

    靳南恢复到没什么表情的淡定脸,出声回道:“来看人,你呢?”

    岑青禾往后一偏头,“跟我爸妈来看朋友。”

    靳南跟徐莉一起吃过饭,见状,主动上前打招呼。

    岑青禾有阵子没见到靳南,当然要跟他问问常姗的近况,提到常姗,靳南的声音不由得低了几分,“她最近身体不太好。”

    岑青禾闻言,登时脸色一变,“怎么搞的?我最近一直没空跟她联系,她也没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她挺好的呢。”

    靳南道:“她前阵子感冒没好利索,一直在咳嗽,晚上睡不着觉,影响到心脏。”

    岑青禾眉头蹙得更深,问道:“你是来医院看常姗?”

    靳南‘嗯’了一声。

    岑青禾立马怒了,“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她刚才都问了,他还说来看人,是不是她不点名道姓,他就绝对不主动提?

    徐莉知道岑青禾是什么性子,有时候着急,好话都不会好好说,见她皱鼻子瞪眼,赶紧从旁小声提醒了一句,“别着急,好好说。”

    岑青禾摆明了怒气未消,明目张胆的瞪了靳南一眼。

    岑海峰道:“都别着急,要不我跟你妈直接上楼去找馨媛和佳彤,你们去看朋友。”

    岑青禾道:“我给馨媛打个电话,让她下来接你们,我去看看常姗。”

    拿出手机,岑青禾当即打给蔡馨媛,交代了两句,她挂了电话,徐莉催促道:“你们着急就先去吧,我们在这儿等着。”

    岑青禾应声,靳南也对两人礼貌颔首道了再见。

    等到两人并肩走出几米远之后,靳南主动开口打破僵局,“知道你前段时间一定会忙,常姗也不想让你担心。”

    岑青禾还憋着火呢,闻言蹙眉回道:“你们压根儿就没把我当朋友嘛,这都住院了还不告诉我,亏得我还把你当球友。”

    两人一个满脸写着心浮气躁,另一个写着心如止水,走着走着,靳南说:“下次有事儿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