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96章 酒后的男人
    :

    岑海峰看岑青禾的眼神带着纵容,商绍城看她的目光带着宠溺,两人不约而同的举起酒杯,万语千言,都在酒里。

    整个吃饭的过程,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无比和谐。商绍城不是上晓天文下懂地理,但他跟岑海峰聊得了烟酒,跟徐莉说得了麻将。

    徐莉是个挺爱八卦的人,偶尔想起最近在网上看的几个消息,她自己不知道真假,倒是会挑人问,让商绍城给她解惑。

    商绍城知道的也多,不厌其烦的一一向徐莉解释,听得徐莉眼睛都凉了,就跟粉丝见到偶像本人似的。

    岑青禾平日里话不少,如今却没什么需要她插话的地方,她一个人专心的吃东西,偶尔偷着在桌下跟商绍城拉拉小手。

    见他一直没动筷子,她小声道:“你也吃啊,别光顾着说话。”

    商绍城侧头看向她,低声回道:“你拉着我的手,我怎么吃?”

    岑青禾这才后知后觉,她坐在他左边,拉着他的左手,他是左撇子,右手吃饭跟平常人用左手吃是一样的,根本不方便。

    闻言,她本能的松开手,想要抽回去,“你早说啊。”

    商绍城回握住,轻声道:“拉着吧,不饿。”

    两人脸对脸嘀嘀咕咕,在对面的岑海峰跟徐莉看来,那就是腻歪的不行。

    儿大不由娘,眼看着岑青禾的右胳膊和商绍城的左胳膊都在桌子下面放着,跟杨过似的,任是谁都能猜到两人下面牵着手,岑海峰只觉得自己贴身的小棉袄就要挂到别人家的衣柜里面去了,喝了些酒,心里酸热酸热的。

    “绍城。”

    商绍城扭头朝他看来,“叔叔。”

    “听你阿姨说,去年过年的时候,你来安泠了,只是没告诉我,今年有空的话,来我们这边过年吧。”

    面对岑海峰真诚的邀请,商绍城笑着回道:“好,今年我一定过去。”

    岑海峰说:“往年我们都在青禾奶奶那边过年,今年你要是过来,咱们就在自己家里,我包饺子,再给你炒几个家常菜,我们喝点儿酒,一起看春晚。”

    随着岑海峰的话,商绍城脑中清晰的显现出诸多画面,那些从未经历过的,陌生的,却奇异和谐的画面。

    他很清楚自己没喝多,但是一股暖流却从心缝汩汩流淌出来,很快暖到了四肢百骸,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勾起唇角,点头回道:“好,我帮您打下手。”

    岑海峰觉得今儿这酒喝得特别开心,所以笑着摇头,“还用你打下手?你问问你阿姨,我一个人做十个人的饭菜没问题。”

    徐莉附和,“别看你叔叔长得糙,其实心灵手巧着呢,会做饭,不像我,我倒是不会做什么。”

    岑青禾暗地里腹诽岑海峰跟商绍城,俩人一个比一个能玄乎,前者倒是会做饭,也能做一桌子好饭,奈何八百年也不进一回厨房,等着吃他这顿饭,能从初一饿到十五;商绍城就更别提了,还打下手?她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丫最富家子弟的一点,就是君子远庖厨。

    没有当面拆穿两人的虚伪,算是给他们一点面子。

    这顿饭,从晚上七点吃到了快十点,商绍城跟岑海峰两人喝了三瓶茅台还有数不清的啤酒,岑青禾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岑海峰喝高的样子,当然商绍城虽然看似镇定,其实也多了。

    岑青禾主动提议道:“今天就到这儿吧,又不是明天就回去了,你俩改天再战,我先送你们回去。”

    徐莉也困了,赞同岑青禾的说法,大家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岑海峰拍着商绍城的肩膀,红着眼睛道:“绍城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可以对我们不好,但是一定得对青禾好,无论她懂不懂事儿,你都得知道心疼她。”

    “我知道,叔叔,我一定对她好。”

    “还有,她爱耍小脾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实在是气不过,你可以给你阿姨打电话,千万不能自己动弹一根手指头。”

    “叔叔,您放心,我哪儿舍得动她?”

    “她长这么大,我没舍得打她一下,就是那次……”

    岑海峰是真的很多了,拽着商绍城絮絮叨叨,岑青禾一看不好,赶忙过去拦住岑海峰,挽着他的手臂,打断他,“爸,丢不丢人?酒品呢?喝多了怎么还磨叽上了?”

    岑海峰抓着岑青禾的手,憨笑着道:“爸没喝多,这不跟绍城嘱咐几句嘛,你俩好好的,有什么事儿商量着来。”

    岑青禾一连串的点头,徐莉拎好东西,过来扶住岑海峰的另一边胳膊,轻蹙着眉头说道:“你爸真是老了,一喝多酒不是哭就是磨叽,我赶紧带他回去。”

    几人在包间预备出门预备了五分钟,商绍城道:“阿姨,我跟你们一起出去,怕是有人看见会不方便。”

    他还没等说完,徐莉马上接道:“没事儿,你跟青禾留下,一会儿单走,我跟你叔叔打车就回酒店了。”

    商绍城道:“我叫人送你们回去。”

    岑青禾也说:“我送他们下去。”

    岑海峰临走之前还不忘拍了拍商绍城的肩膀,跟他约下次的酒局,岑青禾跟徐莉扶着他下楼,楼下有车,岑青禾嘱咐了代驾,也跟徐莉说,到酒店打给她。

    都安排好之后,她在外面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商绍城已经从后门走了,两人兵分两路回东桦小区。

    岑青禾的车开到小区外面,她给钱下车往里走,老小区的路灯也担得起一个‘老’字,白都白得很是无力,借着幽白的光线往里走,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嘿’了一声,岑青禾这种人,自然是吓得一蹦,咻的转头往声音来源方向看。

    身后几米外有个花坛,此时一抹高大的身影正坐在花坛边上抽烟,不是商绍城还有谁,岑青禾回过神来之后,一边走向他,一边皱眉埋怨,“吓死我了。”

    商绍城说:“谁让你跟地上掉钱了似的,头不抬眼不睁。”

    岑青禾说:“我以为你直接回家了呢。”

    商绍城说:“你以为我向你那么没良心,不知道等一等人?”

    岑青禾坐在他身边,不以为意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到家?”

    商绍城下巴一抬,望着顶楼的方向,“灯。”

    岑青禾顺着一看,果然,顶楼客厅的灯是关着的。

    唇角勾起,她笑着道:“还挺奸的。”

    商绍城抽了口烟,低沉着声音道:“跟你比显的。”

    岑青禾立马用手肘去怼他,商绍城稍稍躲了一下,没有完全避开,低声说了句:“别闹,头晕。”

    岑青禾打趣的问:“喝高了吧?”

    “嗯,叔叔挺有量的。”

    岑青禾道:“能把我爸喝得跟个大姑娘似的,你也算是个人才,估计我爸醒酒后都给跟你拜个把子。”

    商绍城忍不住唇角一勾,轻笑着道:“我跟你爸成一个辈儿的,那你得叫我什么?”

    岑青禾想也不想的回道:“绍城叔叔呗。”

    商绍城听到叔叔二字,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大,他抬起手臂,搭在岑青禾肩膀上,到底是喝多了,下手力气没轻没重,差点儿没把她拽倒在身后花坛里。

    岑青禾一把抓住他的衬衫,又顺势搂住他的腰,这才幸免于难。

    他嘴里叼着烟,笑声从嗓子眼里发出来,岑青禾坐好后就去捶他,蹙眉说:“你要是敢给我拽倒了,看我不趁醉给你杀人灭口!”

    商绍城抬手把烟从唇边夹走,吐了口白色烟雾在她脸上,痞笑着道:“这么狠,要谋杀亲夫?”

    岑青禾甩不开他的手臂,又怕自己走了,他坐不稳栽到花坛里,她只能原位坐着,嘴里嘀咕,“你是谁夫?我可没结婚,青春美少女一个。”

    商绍城放在她肩膀上的手,顺势抬起去扫她的头发,不顾她的阻拦,笑着问:“少女?难道我每晚都出现幻觉了吗?我怎么没觉得有阻碍呢?”

    岑青禾立马抬手去捂他的嘴,咬着牙,瞪眼问:“耍流氓是不是?”

    “唔……”

    “我问你是不是借酒装疯耍流氓?”

    “唔……”

    “点头或者摇头,不然我憋死你。”

    商绍城点头,岑青禾更加凶狠,“耍流氓?”

    商绍城又摇头,岑青禾见状,这才松开手。

    他出声说:“至不至于这么狠?把我憋死了,你上哪儿找我这么器大活儿好的?”

    岑青禾百分百的肯定,商绍城是真喝多了,就算他现在可以舌头不打结的说话,但明显比正常时候骚浪贱的多。

    她侧头好奇问道:“你今天很开心?”

    她懂商绍城,就算是她父母来了,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应酬,他不会把自己喝成这样,岑青禾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果然,商绍城唇角一勾,笑着说:“当然开心。”

    岑青禾撇嘴道:“我爸妈,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商绍城说:“很温暖,一家人坐在一起,有吃有喝,有说有笑。”

    岑青禾晓得商经天跟沈晴平日里有多忙,商绍城跟父母的关系也比较微妙,他,其实一直都非常渴望那种温暖的家庭氛围吧?

    每每此时,岑青禾都会母爱泛滥,抬手摸了摸商绍城的头,她温柔说道:“今年过年,去安泠过吧,我们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