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少夫人〕〔重生最强商女:首〕〔护花高手在都市〕〔神医狂妃:傲娇鬼〕〔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自带神攻略〕〔穿越蛮荒:拐个野〕〔魔音狂妃:千面邪〕〔仙武都市〕〔民国大特工〕〔穿越,作死,玩脱〕〔军门枭宠缠绵不休〕〔科技图书馆〕〔大反派魔王〕〔风中雨〕〔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异世收割〕〔农门小富婆:带着〕〔女帝在上〕〔变身少女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95章 向着
    :

    岑青禾才没空负责薛凯扬能不能娶到媳妇的问题,两个老的来了夜城,这边的工作谈完之后,她回去售楼部收拾了一下,打给徐莉,徐莉正在银茂商场逛街,说是给商绍城挑了小礼物。

    岑青禾无奈说道:“你跟我爸就别忙着拾掇他了行吗?他真的什么都不缺。”

    徐莉以一句‘礼轻情意重’堵住了岑青禾的嘴。

    岑青禾要过去跟他们碰头,期间又跟商绍城通了个电话,巧了,商绍城说他也给徐莉和岑海峰准备了小礼物。

    岑青禾还能说什么?他们高兴就好。

    晚一点的时候,岑青禾带了岑海峰跟徐莉去夜鼎纪,夜鼎纪楼上有为商绍城专门预留的房间,三人坐下休息,不多时服务生敲门进来,送冰淇淋蛋糕和鲜榨果汁,这不是他们点的,是楼下经理有眼力见,一看岑青禾带着家里人过来,赶紧吩咐人送上来。

    岑海峰还没见过商绍城本人,之前在冬城医院里错过了,后来听徐莉说岑青禾在跟商绍城谈恋爱,他起初觉得特别不靠谱,也一直担心太过巨大的差距,注定不会有什么太完美的结果,也许谈恋爱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但徐莉又说,俩人已经谈了一整年了,而且光是下午几个小时里,商绍城就给徐莉打了两三个电话,无疑是在关心和询问,如果不是他们极力拒绝,商绍城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招呼他们。

    种种看来,岑海峰感觉得到,商绍城对岑青禾还是很上心的。

    岑青禾跟徐莉一人拿着一份冰淇淋蛋糕,凑在一起检验下午购物的战利品,房门被人推开,闻声望去,只见穿着亚麻色衬衫和同色系休闲西裤的商绍城从外面走进来。

    搁在平常,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高兴,但是今天毕竟有父母在,所以她多少有些紧张,在心里按捺着雀跃的心情,只抬头说了句:“来啦。”

    商绍城随意的‘嗯’了一声,目光马上落到岑青禾身边的徐莉身上,然后岑青禾看到了平常几乎看不见的画面,商绍城主动勾起唇角,特别高兴的迎上前,嘴里叫着阿姨,徐莉也是,起身过去拉住商绍城的手,俩人就差没来一个世纪拥抱。

    商绍城完全没有care岑青禾,跟徐莉一番热情的寒暄过后,马上往前去跟岑海峰打招呼。

    商绍城手里拎着袋子,岑青禾早就看见了,果然男人之间的问候就要干脆直白的多。

    先是商绍城递过袋子,笑着道:“叔叔,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这是我平时抽的烟,我觉得还行,给您拿了几条。”

    岑海峰也递给商绍城一个袋子,笑着回道:“我听你阿姨说,你抽烟,所以让我战友给你带了几条,你回去抽抽试试,如果喜欢,我再给你带。”

    徐莉拿出了她今天在商场买的小礼物,一只imco的打火机,眼看着双方都亏进行‘军火交易’了,岑青禾嘴上说着揶揄的话,可是心里却分外温暖。

    对了,商绍城还送了徐莉一块儿腕表,放在没有logo的长形表盒中,徐莉推脱不肯要,商绍城说,这是他朋友自己做的,一点儿小心意,希望徐莉不要嫌弃,徐莉听到这话自然要收下,后来岑青禾才知道,他那个做表的朋友是享誉国际的手工制表大师韩罗生。

    能从韩罗生那里买到表,已经不单单是有钱的象征,那是名誉,地位,权利等诸多因素达到一定量位后的身份体现。

    商绍城自己有四块韩罗生做的表,前阵子也送了岑青禾一块,岑青禾没问价,因为怕问完不敢戴出去。

    双方经过友好和谐的互送礼物环节之后,终于能坐下好好吃饭聊天,岑青禾刚想趁机黑商绍城,为什么送那么多礼物给她爸妈,就不能顺手给她买一个?

    正想着,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触碰到她的手,她低头一瞧,是商绍城从桌下递了个东西给她,一条白金镶钻的手镯,三根手指宽,上面密密麻麻耀眼的细钻,中间用红色绳子交叉绑了蝴蝶结的样式,绳子可以调节,用来控制粗细。

    他这举动摆明了不是为了当着岑海峰和徐莉的面故意炫耀,反而略有些偷偷摸摸,像是偷着的宠溺和纵容,不需要任何人知道,只要她喜欢就好。

    瞬间,岑青禾心里像是倒了装蜂蜜的罐子,甜到窒息。

    偷着把手镯接过来,她解开中间的蝴蝶结,套在手腕处,她手腕细,圣旨还需要紧一紧,自己一个人弄不好,遂把手腕从桌下伸向商绍城那边。

    商绍城面上还在跟岑海峰笑着聊天,桌下的手却在帮岑青禾系绳子。

    徐莉早就看到两人在下面捅捅咕咕,一直没好意思吱声,直到岑青禾把手拿到桌上,手腕处赫然多了条钻石手镯。

    “绍城买的?”徐莉看着岑青禾的手腕问。

    岑青禾唇角高高勾起,显摆道:“好看吗?”

    徐莉先是嗔怒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对商绍城说:“你不要这么惯着她,不过年不过节的,送这么贵的礼物干什么?”

    商绍城微笑着回道:“不贵,她不喜欢车也不喜欢包,就喜欢这些小玩意儿,戴着开心。”

    徐莉道:“青禾跟我说了,你总给她买东西,你对她好我们高兴,但不能乱花钱,谁的钱都来得不容易。”

    说完,她又对岑青禾说:“不许老从绍城要东西,听见了吗?”

    岑青禾瘪瘪嘴,老实回道:“听见了。”

    商绍城微笑,温和的说道:“阿姨,您不要说她,是我乐意,我高兴,您不能剥夺我的爱好啊。”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有钱难买爷高兴。

    徐莉抿了下唇,说道:“真管不了你们年轻人。”

    商绍城摆明了护着岑青禾,就连亲妈说她都不行,岑青禾从小到大一直仰仗着岑海峰当靠山,如今多了一个商绍城,她顿觉安全感十足,时不时的偷着在桌下晃动手腕,气徐莉。

    两人暗地里拿眼神较劲儿,其实徐莉也不是真的生气,商绍城对岑青禾好,她高兴还来不及,只是一旦涉及钱的问题,总会多少有些敏感,在商绍城眼里,这些就是小玩意儿,只要他高兴,他每天买,一天买多少都无所谓,可是对于普通人家来说,收一个已是挺贵重的礼物,如果总收,难免会落人口舌。

    都说孩子是父母教育下的最明显缩影,岑青禾的三观是受家人熏陶耳濡目染形成的,起初她也不愿意收商绍城送的礼物,所以长达一年的时间,两人总会时不时因为他送礼而她不收产生摩擦。

    她也一直在纠结,到底该怎么妥善解决这个问题,直到他们去了法国,面对一晚两万五欧元,折合人民币差不多二十一万一晚的房费,太大的冲击让岑青禾恍然大悟,她知道两人之间有差距,但却一直没有个确切的标准,到底差距有多大。

    她也可以拿二十一万出来,但目的是装修房子,换一换家具,让她住一晚酒店,这不可能,所以她跟商绍城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让他把自己二十多年的价值观降低到跟她一个档次,这也不可能。

    对她而言,小礼物的概念绝对不是五六位数字的东西,但对商绍城而言,百万以下的东西都是小礼物。她不能自私的以自己的生活标准去要求他,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跨进他的世界。

    果然,自从她放心的收下礼物,两人日常基本已经没什么可以吵的点,别人是花钱买消停,她这是收钱图消停。

    岑海峰把话题岔开,笑着问商绍城,“绍城会不会喝酒?”

    商绍城微笑着应声:“能喝点儿。”

    岑海峰道:“那咱俩喝点儿。”

    岑青禾好心提醒,“爸,他特能喝,你别跟他比。”

    岑海峰笑了,“是吗?正好,绍城明天有没有事儿,没事儿今晚就多喝一点儿。”

    商绍城说:“我没事儿叔叔,今晚陪您喝好。”

    女人之间爱比穿比戴,男人之间就爱比酒量,岑青禾知道商绍城能喝,但自己老爸的酒量也拿得出手,作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她也特好奇,到底他俩谁能喝过谁。

    桌子中间的火锅汤底已经煮沸,岑青禾拿着公筷往里面夹东西,早前她总怕商绍城这种人,一定跟长辈聊不到一起去,但自从上次徐莉来夜城,她就发现了,他的世界里,只有想不想聊,没有能不能聊。

    白酒满上,商绍城敬岑海峰跟徐莉,嘴上说着:“上次阿姨过来是有事儿要处理,走得匆忙,我也没招待好,这次跟叔叔一起来,一定要多待几天,给我个机会尽一下地主之谊。”

    岑海峰跟徐莉都笑着应声,徐莉更是道:“每次来都给你添麻烦,知道你们平时工作都忙,你忙你的,我们知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商绍城说:“阿姨,那可不行,青禾最重视家里人,您跟叔叔来夜城,我一定得好好表现,不然你们前脚一走,她后脚就得埋怨我。”

    徐莉瞥了眼岑青禾,“有阿姨在呢,她不敢,她要是跟你耍,你打电话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岑青禾眼睛瞪大,“我说什么了我?招谁惹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