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神帝-叶擎苍〕〔抗日之少年战将〕〔龙魂医师〕〔娱乐韩娱〕〔茅山鬼王〕〔我给物品加词缀〕〔蜘蛛科技帝国〕〔世子的崛起〕〔慵懒的魔王系统〕〔诡神冢〕〔兵器大师〕〔都市之我为宗师〕〔塞尔达入侵漫威〕〔从影评人到文娱大〕〔轮回开端〕〔海贼之血旗天下〕〔娇妻在上:总裁老〕〔修真界唯一锦鲤〕〔我不是在玩游戏〕〔穷山恶水出刁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94章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一个人心里最缺什么,就看她嘴上常说什么,坐了两天跑车就觉得自己身价倍增的人,以岑青禾跟蔡馨媛的嘴,如果要吵架的话,她俩能骂得吴欣怡找不到北,但金佳彤闻言,只是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是。”

    她回答的坦然又坦荡,吴欣怡眼底很快的闪过得意和嘲讽,只不过当着岑青禾的面,她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金佳彤,左右目的已经达到,身边一群人也都听到,她笑着搭了一句,“上次匆匆一瞥,没看清楚,有空大家一起吃饭。”

    金佳彤微微一笑,“好。”

    一走一过,无人不晓的炫耀,待到吴欣怡走开,人群也散了,蔡馨媛剜了一眼,低声说:“真看不惯她那张欠揍的脸,显摆个屁啊?”

    岑青禾道:“还一起吃饭?她是真不知道,佳彤最怕跟她男朋友见面了。”

    蔡馨媛道:“谁说不是呢,人最贵在有自知之明,全售楼部上下没人不知道王正浩以前追佳彤,没追上才便宜了她,要是我都得绕着佳彤走,她还上赶着过来找存在感,都无语了。”

    说完,她又对金佳彤说:“下次吴欣怡再跟你面前得瑟,你甭搂着,直接把手机通话记录拿给她看,让她看看王正浩是怎么一边追着你,另一边又把她当猴耍的。”

    金佳彤道:“我的确想提醒她一句,王正浩不是什么好人,但转念一想,谁都不傻,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又何苦上去自找没趣?”

    岑青禾一边安抚丧着脸的蔡馨媛,一边又拍了拍金佳彤的头,语重心长的道:“孩子长大了,懂事儿了,我心甚慰。”

    金佳彤向来乖顺,被岑青禾占便宜也无所谓,想摸就摸吧。

    售楼部里面最不缺的就是精彩纷呈的狗血八卦,大家早就习惯了,看罢了热闹,各自回自己的岗位,忙自己的事儿。

    岑青禾下午还要见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是薛凯扬介绍给她的,大家约了一起打保龄球,顺道谈工作。

    梁依目前还处在实习期,只要自己手头上没事儿,岑青禾都会带着她出去见客户,这次也不例外。

    两人一起乘车来到三环一家高档休闲健身会所,停车的时候,岑青禾就眼尖的发现了薛凯扬的车,得知他已经到了,果然进了会所里面,她正左右眺望,就听得有人喊她:“这儿呢。”

    闻声望去,只见右边靠窗的沙发位,薛凯扬穿了件白底咖色条纹的休闲服坐在那里,正朝着她抬手示意。

    岑青禾迈步往前走,没发觉身边梁依眼底有明显的惊艳和紧张。

    “怎么就你自己,客户呢?”

    岑青禾走到薛凯扬对面的沙发处,屁股还没坐下,话已经先问出口。

    薛凯扬眼睛一挑,不乐意的回道:“你还真是目的明确,如果我说今天没客户,你是不是还得跟我翻脸啊?”

    岑青禾把包放下,语气轻松的回道:“那倒不至于,赶紧给我们叫点儿喝的,渴死了。”

    最近温度很奇怪,有时候冷的只有十四五度,有时候上来彪劲儿,能有二十五六度,一会儿秋天一会儿夏天,岑青禾又是个怕热的,路上跟梁依说了一些话,这时已经口干舌燥。

    薛凯扬闻言,转头挥手叫了服务人员过来,然后对岑青禾说:“你喝酸的吧?”

    岑青禾‘嗯’了一声,他对服务人员道:“帮她拿杯最酸的,要凉的。”

    说完,他第一次把目光落在梁依身上,一闪而逝,随即对岑青禾说:“你看看你同事喝什么。”

    梁依打从看见薛凯扬开始,心里就一直紧张着,她没想到岑青禾说带她出来见客户,之前还能遇到一个这样的男人,终于薛凯扬注意到她,身边岑青禾也在询问,她挺直了腰板,轻声回道:“我都随便。”

    岑青禾说:“那就两杯一样的吧。”

    服务人员走后,岑青禾才给两人正式介绍,梁依知道了面前男人的名字,薛凯扬。

    但她不知道,薛凯扬却没有在意她叫什么,于他而言,她就是岑青禾的同事,一个实习职员,因为工作需要,所以不得不坐在这里。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薛凯扬身上,岑青禾盯着他的头发,眸子微挑,出声问:“欸?你染头了?”

    薛凯扬不答反问:“你才看出来?”

    岑青禾笑说:“你真是职业美容美发爱好者啊。”

    薛凯扬面无表情的道:“你叫我tony好了。”

    一旁的梁依忍俊不禁,不由得垂下视线,抬手挡了下嘴。

    岑青禾早已习惯他的嘴贫,趁着客户没来之前跟他‘寒暄’了一番,怕梁依插不上话会尴尬,所以岑青禾数次把梁依带进来,想着大家一起聊,薛凯扬兴致缺缺,每每梁依说话,他就沉默不语,顶多也就是嗯啊两句。

    三人坐了十几分钟,一辆酒红色的路虎揽胜正好停在玻璃窗边,薛凯扬说了句:“来了。”

    外面阳光强,玻璃有些反光,梁依看到面前的车,第一反应就是有钱人,心里也在隐隐期待,从车上下来的人会跟薛凯扬一样年轻帅气,眼看着车子熄火,车门推开,白色休闲鞋跟浅色的休闲裤管……最后,车门合上,一个一米七出头,年纪在三十五岁往上的男人笑着跟薛凯扬挥手。

    看到男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长相,梁依心里刚刚升起的期待感顿时大幅度回落,暗道老天爷是公平的,像是薛凯扬这种,算是厚爱了。

    男人从正门绕进来,岑青禾跟梁依站起身,面带笑容,薛凯扬倒是一贯随意不羁的样子,抬手示意两人坐下,然后主动介绍,“冯炎,这是岑青禾,这是她同事。”

    四人面对面坐着,冯炎主动对岑青禾伸出手,笑着道:“你好,常听凯扬提到你。”

    岑青禾笑着回握,“你好冯先生。”

    薛凯扬从旁瞥眼嘀咕,“谁跟你常提起了?”

    冯炎笑说:“这不客套一下嘛。”

    薛凯扬道:“你一客套,万一有人当真了呢?人家有男朋友,我身后也一堆人追,你上嘴唇碰下嘴唇随便一说,指不定出门就成绯闻了。”

    冯炎长相普通,笑起来也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屁股还坐热就让薛凯扬一通怼,岑青禾都看不下眼了,开口帮冯炎怼薛凯扬,“欸欸欸,没有万一,也没人当真,你以为谁心眼儿都像你那么小吗?”

    薛凯扬在别人面前肆无忌惮,可在岑青禾面前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闻言,他明显噎了一下,顿了两秒才下巴一抬,指着梁依说:“万一你同事误会咱俩呢?”

    岑青禾侧头看向梁依,梁依下意识的摇头,“我什么都没听见。”

    此话一出,薛凯扬哧的乐了一声,看得梁依心跳加速,眼皮都不敢抬,她总觉得,是她让薛凯扬开心了。

    四人在大堂休息区坐了一会儿,喝了杯东西,后来一起进去里面打球,顺道谈工作。

    梁依是四人中最没存在感的存在,另外三人互相是朋友关系,自然有的是话题聊。期间梁依发现,什么所谓的业绩新人王?岑青禾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薛凯扬是自己的朋友,那她也肯定打打球聊聊天就能签下一笔合同。

    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靠朋友也能业绩不愁,有些人从早忙到晚,跑断腿也未必能签下一个小单,而且还要被那些买不起房还硬要看房的人唠叨,烦都烦死。

    “梁依。”

    “嗯?”

    梁依正在走神,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眼望去,发觉是岑青禾。

    岑青禾道:“你陪冯先生打会儿球。”

    梁依心想,让她陪冯炎,那岑青禾去干嘛?

    果然,岑青禾跟薛凯扬一起离开了,让她陪客户,自己假公济私,回头业绩也都算自己头上,真是打得一手好牌。

    梁依心底如此想,面上却不敢表露什么,毕竟在岑青禾手下做事,要是得罪了她,那以后在售楼部还有的混?

    薛凯扬跟岑青禾约着去打台球,岑青禾的保龄球打得一般,找不到归属感。路上,薛凯扬说:“冯炎在你手里也不算小客户吧?你就这样把他交给你手下的实习生?”

    岑青禾回道:“她既然跟了我,我总得给人一些机会,不让她单独聊,她总会依仗我,看十次不如自己应付一次。”

    薛凯扬问:“你不怕谈砸了,还不怕她跟冯炎聊得太好,以后冯炎找她不找你?”

    岑青禾笑着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人家的本事,当初我刚进售楼部的时候,俩眼一抹黑,我的上司可没给过我这样的机会,绊子倒是没少下,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在上面,我绝对不会坑下面的人,她跟我一次,我送她一个客户怎么了?再者说了,我这也是借花献佛,其实是你送的,她应该感谢你。”

    薛凯扬立马回道:“别,我跟她非亲非故,你这么一说,跟黄鼠狼要给鸡拜年似的。”

    岑青禾忍俊不禁,“你确实得躲着点儿年轻小姑娘,她们没定力,看不出好坏,回头再把你当好人,啧。”

    薛凯扬眼睛一横,“骂谁呢?我现在好到我妈误以为我要信佛,别给我乱造谣,娶不到媳妇你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