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股少〕〔青春在左,时光在〕〔混沌天灵根〕〔赶尸禁忌〕〔重生渔家有财女〕〔末世之孤城〕〔一级警戒:首席大〕〔异界魔王:腹黑娘〕〔重生七十年代:军〕〔盛世茶都〕〔无限之进化之塔〕〔独家宝贝:甜妻娶〕〔问道章〕〔神话之我是传奇〕〔虫屋〕〔独君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勇者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85章 全权负责
    :

    商绍城原本不想让岑青禾过多操心此事,但不知不觉,岑青禾已成为此次事件中联系众人的关键纽带,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她都是代表盛天负责出面调解的不二人选。

    这个认命,岑青禾是在盛天公司的人员到达医院时才知道的。

    她这人以前不说吊儿郎当不思进取,但也绝对不是那种爱争先的积极分子,这点从她入职盛天售楼部就可见一斑,一路都是被人推着走到今天的,现在临危受命,岑青禾心里赶鸭子上架的错觉一闪而逝,她知道无论她办的如何,商绍城一定不会怪她,但正因为这样,她才要尽力办好。

    为商绍城,为盛天,为死去的人,也为活着的人。

    经她在停尸间前的一番话,贾勇老婆和贾甜临时决定先去探望一下顶天,在单独病房中,岑青禾跟金佳彤故意退避,只留下顶天跟贾家人面对面的交流。

    谈话进行不下半小时,岑青禾跟金佳彤待在套间客厅中等候,期间金佳彤小声问道:“贾家人现在情绪都不稳定,会不会觉得顶天是我们的人,故意帮着我们说话?”

    岑青禾回道:“一定会有这种想法,但就看贾家人心胸有多大,不会有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和爸爸,会故意为了什么阴谋而赔上性命,她们宁愿那个人在自己心里是完美的,现在就看她们要幻想,还是要现实。”

    金佳彤踟蹰着不说话,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脑子转的再快,不如实际变化快,她已经很佩服岑青禾,竟然能把盛怒中的死者家属从停尸间带到这里来,如果换成是她,估计十张嘴都不够说的。

    沉默在有限地空间内蔓延,直到听见很轻微的一声响,那是转动门把手的声音,岑青禾抬眼一看,是贾甜从面前的病房中出来,她下意识的站起身。

    出来的人只有贾甜一个,岑青禾打量她脸上的表情,她没哭,神色有些深沉,一定不是高兴的,却也未见得是发怒。

    只要不是生气就好,岑青禾暗自松了口气,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候,“你妈妈怎么样?”

    贾甜走到岑青禾面前站定,轻声回道:“顶天哥说我爸是明知梁有问题,还执意待在上面不下来,我妈听了特别难受,她这些年没经历过什么大事,一直都是我爸在外奔波操持,她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岑青禾看着贾甜的脸,语带担忧的问:“你还好吗?”

    贾甜的反应出乎岑青禾的预料,之前在停尸间门口,她可以神色巨变不惜失控动手,可此时她却平静的让岑青禾隐隐担心。

    她说:“我不好,我很想我爸爸,但我还有妈妈和弟弟,这种时候,谁都能乱,我不能乱。”

    面前的女孩子比岑青禾还要小上几岁,岑青禾早已干涸的眼眶忽然滚烫湿润,一不小心眨了下眼睛,眼泪从眼眶中掉下来,岑青禾低声说了句:“谢谢你的懂事。”

    金佳彤走过来,分别递了纸巾给岑青禾跟贾甜,“你们坐下聊,我出去给你们买点吃的。”

    金佳彤走后,客厅中只剩岑青禾跟贾甜两人,两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贾甜先说:“昨天我还在学校,听说盛天下面的一个工程出事了,我知道我爸在盛天工作,所以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他,他手机关机,我赶紧打给我妈,她在电话里面说没事,但我听出她声音不对,猜想可能是出事了,但我又骗自己,不愿意相信。”

    “晚一点的时候,有个陌生的号码打给我,告诉我出事的是我爸,盛天工程质量有问题,我爸从承重梁上掉下来,没救活,现在盛天的人正打算骗我妈,让她拿一笔钱当封口费,以后我爸这事,就绝口不能再提了,我一听这话,马上打给我妈,告诉她不能签任何东西,等我来了再说。”

    岑青禾就猜到事出必定有因,她马上问:“打电话的人没有透露身份吗?”

    贾甜摇了摇头,“我当时都急疯了,一边打电话通知我妈,一边往飞机场赶,路上我又给那个号码打了一遍,对方关机了。今天早上五点多,我妈接了一个电话,对方直接跟她说,他也是盛天工程问题的受害者之一,只因为盛天背景太大,一手遮天,很多事故没有曝光,直接就石沉大海了,所以他希望我妈不要为了赔偿金向盛天屈服,要给我爸一个沉冤昭雪的机会,如果这次的事件闹上法庭,不仅盛天这种黑心公司会曝光,而且还能给我爸讨个公道。”

    岑青禾问:“那突然要你爸爸火化遗体的要求,也是对方提的?”

    贾甜应了一声:“我妈接电话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后来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对方告诉她,盛天一定会在我爸的遗体上做文章,如果不把我爸的遗体及时火化,到时候盛天有的是机会把白的说成是黑的,那我们势单力薄,又能把盛天怎么样呢?”

    岑青禾蹙眉回道:“甜甜,你信得过我才跟我说这些话,那我也肯定的告诉你,如果盛天为了钱拿去世的人做文章,我第一个不服,你可能不信我的为人,但我愿意用家人向你发誓,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的家人,所以我理解你此时的感受,只要你信我,我一定帮你弄清真相。”

    贾甜直视着岑青禾的眼睛,轻声说:“我就是个普通人,不懂大公司之间的利益纠葛,但我还读过十几年的书,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最不该的就是被人拿来当枪使,不怕跟你说实话,事到如今,我谁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

    “其实从上个月开始,我就隐约觉得我爸有些不对劲,他在夜城工作,我在老家上大学,我们平时不是常联系,一个礼拜打一个电话最多,但是上个月月初,他突然打电话给我,杂七杂八的问了很多,我当时还纳闷,问了他一句,是不是有什么事,他说没有,在那之后他基本两三天就打一个电话给我,还往我学校寄东西,我觉得他太古怪了,像是故意在缠着我,我还给我妈打电话说了,我妈说我弟弟最近也常接到我爸的电话,我一度觉得我爸是不是在夜城出了什么事,后来他跟我说,他最近要涨薪水,高兴,再后来他就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也就没往心里去,谁知道……“

    贾甜说到这里,眼眶瞬间被泪水积满,岑青禾递了纸巾给她,她忽然把头低下,哽咽着道:“如果我知道他的生命在倒计时,我一定不会嫌他烦,一定不会每次都催着他挂电话。”

    岑青禾也哭了,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抬手去拍贾甜的肩膀,轻声道:“别哭,你要坚强,想想你妈妈和你弟弟,还有你爸爸,他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闻言,贾甜费力憋住眼泪,重新抬起头,深呼吸,咽下所有的软弱和悲伤。

    “我爸最近一段时间很反常,现在他死了,我猜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什么,加上我妈接的那个电话,对方特地提醒让她早点把我爸的遗体火化,我想让医生再给我爸做一个尸检,看看他身体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岑青禾也正有此意,正愁不知怎么跟贾家人开口,如今贾甜主动要求,她自然是赞成的。

    不过贾甜又说了,“我要求盛天从夜城最少三家大医院调医生过来共同检查,我有朋友是学法医鉴定的,我也要我朋友在场。”

    岑青禾点头,“我明白,你要绝对的公正,我也希望能弄清真相,如果你确定了,我马上叫人安排。”

    “我确定,我现在说的话可以代表我家里人的决定。”

    公司有给岑青禾安排直接下达命令的下属,岑青禾当着贾甜的面打了一个电话,把贾甜的要求转述。

    等到电话挂断,岑青禾看着贾甜道:“甜甜,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爸爸的尸检有问题,那他跟这两天给你们打电话的神秘人,很可能是一起的?”

    贾甜闻言,眼中立马露出警惕之色,不答反问:“你想反过来告我爸蓄意讹诈?”

    岑青禾迅速否认,“我在顶天包括其他工友那里都听说过,你爸爸人很好,很喜欢帮助人,今天我看到你,也知道虽然你们不常在一起,但他对你的影响很大,你是个懂得做选择的人,也勇于承担责任,不会为了钱去隐瞒真相,一个能教出懂事女儿的爸爸,不会是个坏人,最起码,他不会主动去害人。我的意思是,你爸爸这边刚出事儿,马上就有人接近你跟你妈妈,以你的思维可以很清楚的判断,这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的,我只是怀疑,你爸爸的死,会不会跟背后与你们联系的神秘人有关。”

    在贾甜兀自陷入沉思的时候,岑青禾又温和的补了一句:“我是盛天的员工,你觉得我为盛天说话是理所应当的,但我真的掏心掏肺跟你说一句,盛天的上头是有人情味儿的人在管事,老板亲口承诺,无论死者死因是何,哪怕他是有苦衷的蓄意自杀,但毕竟生时是盛天的员工,盛天一定会负责到底,包括他的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