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魔仙传〕〔无限世界重叠〕〔耀华之梦〕〔金刚不朽〕〔通天神途〕〔苍元鉴〕〔上神奇缘〕〔诡瞳禁忌〕〔灵气复苏中的黑店〕〔天道代言人〕〔贴心萌宝荒唐爹〕〔沈浪苏若雪〕〔魂破九天秦朗〕〔颜汐洛乔陌漓小说〕〔游荡在漫威的灰烬〕〔逆几率系统〕〔这个地府有点假〕〔入侵里世界〕〔变成少女的我决定〕〔七零军嫂奋斗生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84章 等等,如果你们还感恩
    :

    岑青禾不知道高阳为什么会突然打给她,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工友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她几乎没做迟疑,赶紧接通,“喂,高阳。”

    手机中传来男人的声音,焦急中略显局促,他说:“岑小姐,你现在忙吗?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

    岑青禾身边除了顶天就是金佳彤,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她直言道:“我不忙,什么事儿你说。”

    高阳忐忑的回答:“嫂子今天一大早打电话给我,问我夜城的炼人炉在哪儿,她想在这边把贾勇的尸体火化了,我听她情绪有些不对,而且特别着急,问她为什么突然这么急着火化尸体,她也不说,我捉摸着可能不大对劲儿,一下子想起你来了,我们一帮糙老爷们儿,不知道怎么安慰嫂子,你看……”

    高阳还不知道贾勇老婆已经开始防备岑青禾,经过昨天白天的相处,很多工友都对岑青禾印象不错,而且贾勇老婆一直都是她从旁照料,所以一出事儿,他第一反应就是找岑青禾,只是言语间难免心虚,怕此举有些唐突。

    岑青禾听到这个消息,下意识的竖起警戒和防备,尤其在得知贾勇的死并非意外之后。

    愣了一下,她赶忙回道:“嫂子现在在哪儿?”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贾勇的遗体还在不在医院。

    高阳回道:“我不知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应该不在医院,我听着周围挺安静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也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

    岑青禾脑子飞速转着,当务之急,贾勇的遗体可能是唯一解开秘密的钥匙,如果连遗体都火化了,那才是真的死无对证,她必须得马上联系商绍城。

    “好,我正好在医院这里,等会儿我联系嫂子,你那边有什么消息随时跟我联系。”

    岑青禾挂了贾勇的电话,立马打给商绍城,她很怕商绍城关机或者不接,幸好还打通了。

    不等商绍城那边开口,岑青禾这边语速飞快的说道:“绍城,你听我说,一共两个事儿。第一顶天说,贾勇是明知承重梁有问题还故意在上面危险操作,我们都怀疑他早就知情,是故意配合幕后黑手酿成的悲剧;第二,贾勇老婆正在打听夜城的炼人炉在哪儿,她想尽快将贾勇的遗体火化,我怀疑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让她尽快毁尸灭迹。”

    商绍城闻言,沉默两秒后迅速回道:“我马上派人去医院,贾勇的尸体还在医院吗?”

    岑青禾蹙眉回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去停尸间看看。”

    商绍城说:“如果在,撑到我们的人来,在这之前不能让家属把尸体带走。”

    岑青禾点头,“明白。”

    挂断电话,她立马拎包欲往外走,金佳彤看她一脸凝重,忍不住道:“我陪你吧?”

    岑青禾说:“不用,你留下来照顾顶天,有事儿我给你打电话。”

    目前就她离得最近,岑青禾昨天去过停尸间,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出了病房马上七拐八拐跑到停尸间所在处,她正担心贾勇的尸体会不会已经被带走了,结果耳朵很尖,忽然听到熟悉的说话声,闻声寻去,果然看到贾勇的老婆和身边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站在一起,正在跟院方的人商议带走尸体。

    岑青禾气喘吁吁,暗自稳定心神,叫了声:“嫂子。”

    女人转头看向岑青禾,岑青禾迈步迎上前去。

    站在女人身边的女孩子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眉眼间跟身边的女人有五六分的相似,加之她眼睛都是红肿的,所以岑青禾不作第二人想,一定是贾勇的大女儿,贾甜。

    岑青禾朝着贾甜微微点了下头,然后重新把目光落在贾勇老婆身上,低声说道:“嫂子,能借一步说话吗?”

    为今之计,一个字:拖。

    岑青禾不着急表明态度,只想尽可能拖到盛天的人过来,结果回应她的不是女人,而是贾甜。

    贾甜看着岑青禾的目光中带着赤裸裸的探究和防备,出声问:“你是哪位?”

    岑青禾点头回道:“你好甜甜,我是岑青禾,是你爸爸身边同事的朋友。”

    她故意拐弯抹角,就是没提盛天二字,可这显然瞒不住,因为贾勇的老婆知道,女人对岑青禾的态度早已不像昨天白天那么依赖,反而是戒备心很重,张口说了句:“昨天已经很麻烦你了,今天我女儿也过来了,我们家的事儿,我们自己会处理。”

    岑青禾佯装听不懂对方的排斥,自顾自的说道:“没关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们尽管说,夜城这里我也比较熟。”

    女人绷着脸不说话,倒是贾甜拉下脸回道:“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不需要盛天的人插手。”

    岑青禾假装愕然,迷茫的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女人眉头一蹙,也不看岑青禾,只沉声说:“你走吧。”

    岑青禾叫了声:“嫂子……”

    贾甜特别生气,当即闪身挡在女人身前,挡住岑青禾与自己母亲的视线,直接瞪眼质问道:“你还有完没完了?听不懂我们说不用你管,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吗?我告诉你,别欺负老实人,别以为你们盛天家大业大,在夜城就可以一手遮天,更别以为我们家没有懂事的人,随便找个人就可以来忽悠我妈签字闭嘴。”

    “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我爸死了!一条人命就这么没有了!怎么你们能眼睁睁的说假话,用钱就想打发人呢?”

    贾甜情绪特别激动,瞪着一双饱含愤怒的红色瞳孔,声音都是哽咽沙哑的。

    这一瞬间,岑青禾清楚感知到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内心是多么的绝望,又因为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绝望中又掺杂了多少的愤怒和不甘。

    情绪是真的,眼睛骗不了人。

    贾勇的老婆拉住贾甜的手,把她拽到自己身边,同样红着一双眼,她看着岑青禾道:“我在夜城没有认识的人,昨天叫你一声妹子,我以为你是真心实意可怜我们一家人的遭遇,是来帮我们的,但如果你想用钱买我们闭嘴,那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宁可一分钱不要,我也绝对不能让我们家老贾不明不白的死!我必须要一个说法!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

    女人失声痛哭,贾甜扶着她,叫了声‘妈’,随即把所有的怒气全都转移到岑青禾身上,当即抬手用力推了她一把,“滚!有钱人的走狗!”

    岑青禾何尝不悲伤?即便她知道贾勇的死很可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但此时眼睁睁看着他的家人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她没办法做到波澜不惊。

    所以她没有躲,任由贾甜将她推了个踉跄,脚上的高跟鞋一崴,虽然很快就站稳,但脚踝那里依旧一阵刺痛,从头皮直入心口。

    停尸间门前最不缺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所以负责管理的工作人员都能做到见怪不怪,可这头突然动起了手,他们就不能不管了。

    闻声赶来两名工作人员,一男一女,听着吵架的内容,也大抵猜到是怎么回事儿。

    其中一个劝贾家人,另一个劝岑青禾,让她先走。

    岑青禾不能走。起初她一心为了盛天的声誉,可事到如今,贾勇死因成谜,活着的人痛不欲生,她必须把这事儿弄明白了,谁惹的祸谁来承担,谁造的孽谁也别想逃。

    “嫂子,甜甜,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跟你们说了些什么,让你们误会盛天的动机,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但我恳请你们听我说一句,你们连赔偿金都不在乎,就想弄清楚贾大哥的死因,你们这么拼命想要给他一个公道,难道这个公道就是误听某些人的片面之词吗?如果是有心人故意利用,你们如今的做法才真的是让贾大哥死都闭不上眼!”

    她的最后一句话锋利无比,任何家人听到这句话都会有醍醐灌顶之感,贾甜对上岑青禾无比认真的一张脸,她蹙眉问道:“你不让我们相信别人的话,凭什么要我们相信你说的话?”

    岑青禾说:“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跟你爸爸非亲非故,跟你们也是,但我朋友为了救你爸爸,跟他一起从七八米高的地方摔下来,能捡回一条命已是幸运,现在我朋友是知道事发当时发生一切的唯一生还者,他的话不仅能给你们一个交代,也能给整个事件一个交代,你们可以不信我帮你们的动机,但我有帮我朋友讨个公道的权利,你们经历过生离死别,所以我请你们尊重一个在危急关头,不顾自己性命去救人的好人说的话,如果你们还愿意感恩。”

    想到顶天,岑青禾的眼红是真的。

    贾甜和身边女人皆是被她这番话说的平静下来,没有质问,没有反驳,因为岑青禾说的没有错,她们都听说有个年轻人跟贾勇一起从高空坠落,对方是为了救人才遭此横祸,如果出意外的人叫悲剧,那么顶天算什么?他不应该得到被救者家属的慰问和感谢吗?哪怕贾勇死了,可他是真的拼命想要救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