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小福妻〕〔时钟游戏〕〔甜妻驯夫记〕〔听说修仙能减肥〕〔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魔女成长的日记〕〔军门枭宠缠绵不休〕〔仙临大秦〕〔三界好公仆〕〔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无限BOSS进化〕〔元明问道〕〔秘巫之主〕〔蜀汉之谋御天下〕〔甜婚来袭:腹黑老〕〔虚空法师的奇幻之〕〔我的宝镜通天庭〕〔剑骨〕〔更把双眉比月长〕〔溺宠99分,男神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83章 不是受害者
    :

    岑青禾来到医院的时候,金佳彤已经到了,她正已顶天朋友的身份跟医生协商从icu转普通病房的事项。

    商绍城早就跟院里打过招呼,顶天从icu出来,直接搬到高级病房,单人单间,也方便照顾。

    经过一天一夜的沉睡,顶天早上八点多第一次睁开眼睛,岑青禾赶紧叫了医生进来,帮他检查一下常规,待到医生说一切正常,岑青禾跟金佳彤的心这才松下来。

    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除了身体多处骨折之外,顶天的脸上也挂了彩,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特别招人疼,岑青禾心里难受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倒是金佳彤心软,说好了不哭,可这会儿却直接红了眼眶。

    顶天缓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缓缓开口,很低的说了一句:“我没事儿。”

    不说还好,说了简直就是扎心,金佳彤偷着抹眼泪,岑青禾凑上前,温和的问道:“想喝水吗?”

    顶天点点头,金佳彤已经快步走到一旁去倒水,岑青禾帮忙把床头摇起来,喂水这种仔细活儿,岑青禾就没上前,留给了睫毛湿润的金佳彤。

    金佳彤确实很仔细,还特地准备了吸管,这样顶天喝起水来方便了很多。

    岑青禾说:“哪里不舒服告诉我们,别强撑着,我们也好跟医生及时反馈。”

    顶天‘嗯’了一声,随即低声问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他昏迷了很久,对于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闻言,岑青禾跟金佳彤都本能的视线微垂,过了几秒,还是岑青禾小声回道:“大家都没事儿,贾勇没能挺过来。”

    话音落下,顶天的睫毛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一眨不眨的盯着岑青禾的脸,他像是悲极了,但却不愿意相信,所以受伤的唇瓣重新张开,低声道:“他……”

    只说了一个字,往后的话却是怎么都问不出来。

    岑青禾昨天难受了一整天,本以为如今可以平静面对,却不料又被顶天的反应给戳了心,当即鼻酸。

    金佳彤红着眼眶道:“医生说贾勇有心脏病,没能熬到手术结束。”

    顶天闻言,一双温顺的眸子中顿时蓄满了眼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现在真到了伤心处,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因为强忍哽咽而唇瓣发抖,可是憋闷却引发了咳嗽,他胸口一抽一抽,又牵动了身上的伤,顿时疼的脸色发白。

    岑青禾跟金佳彤都慌了,赶忙上前一个安慰一个顺胸口。

    岑青禾道:“顶天,你别这样,你尽力了,医生也尽力了,这是命。”

    顶天咳嗽半晌才慢慢停下,白色的眼球片刻就憋得泛红,他张开嘴,低声说道:“我原本可以救他的,如果我没有犹豫,我没有在那样的时候多想……”

    岑青禾不知道顶天是什么意思,以为他只是自责,所以出声安慰:“为了救人你连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我自问做不到,一百个人里也未必有一个做得到,你已经很好了,别再自责,你这样让我们身边的人看着都很难受。”

    金佳彤也忍不住掉了眼泪,轻声说道:“在那种危急关头,你舍身救人是勇气,但现在贾勇已经死了,你要多想想自己,想想身边还活着的人,你还有妈妈和妹妹要照顾。”

    顶天激动地情绪逐渐稳定,岑青禾知道他手臂不方便动,所以抽了纸巾帮他擦掉脸上眼泪,故意半揶揄的口吻说:“除了妈妈和妹妹,你还有佳彤,还有我们这帮朋友啊,我拜托你下次救人之前,也多少担心一下自己,你真的吓死我们了。”

    顶天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金佳彤,金佳彤也正在看他,两人四目相对,金佳彤咻的别开视线,顶天也一下子温顺了不少,过了会儿,他才开口回道:“我没有不在乎家人,也没有不在乎你,你们,我是真的后悔,如果当时我没有迟疑,也许我跟贾勇都不会出事儿。”

    岑青禾看他言之凿凿,神情后悔中带着难掩的纠结和几分狐疑,她出声说:“昨天我们在手术室门前也碰见几个工友,高阳说大家发现出事儿的时候,只看到你在上面拽着贾勇的手,然后大家还没等反应过来,梁断了,你俩从上面掉下来,没人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儿?”

    顶天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昨天一早我去展览馆开工,正常我跟贾勇负责的不是一个地方的线路,我是过去想找他请假,当时他正在承重梁上钻孔,估计是准备穿线,我清楚看到他把外面的一层胶泥钻开,里面迸出来的不是混凝土和钢筋,而是白色的泡沫,当时我就吓了一跳,赶紧让他下来,结果他表情特别紧张,像是没看见似的,拿着电钻继续钻,我一时间也是愣住了,晃神了几秒,等我冲过去拉他的时候,梁忽然就断了,我从一楼上去的,知道楼下还有人在开工,只能喊一声让下面的人躲开,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岑青禾完全是吃惊地样子,吸了一口气,她顿了几秒才试探性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贾勇在知道承重梁里面是泡沫和胶泥的前提下,故意继续的?”

    顶天眉头微蹙,沉声回道:“我当时也是懵住了,所以才会眼睁睁浪费了几秒,不然,也许他就不会死。”

    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样大的变数,如今就连金佳彤也听出不对,她瞪眼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贾勇早就知道承重梁不合规格,他就是故意要酿成事故!”

    岑青禾止不住的心惊,伴随着冰凉的感觉,她一眨不眨的盯着顶天,重新确定,“顶天,你保证贾勇是看到承重梁里面的东西,还继续待在上面不下来的?”

    顶天跟岑青禾自然是不藏不掖,他认真的点头,出声回道:“我当时距离他大概四五米远,从我那里都能清楚看到钻出来的东西是白色的,他当然不能看不到,更何况我叫他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儿……”顶天蹙了下眉,似是在想形容词,所以顿了两秒才继续道:“像是一瞬间的忐忑,好像被我发现了什么秘密。”

    岑青禾完全无语了,她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正如一旁金佳彤呆愣的说道:“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故意寻死?”

    顶天跟金佳彤的心情是一样的,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自寻了死路,并且真的死掉了。

    岑青禾一直以为贾勇的死是被人坑害,可如今顶天醒后的一番话,彻底将她之前的所有伤感和同情尽数推翻,如果是贾勇故意寻死,那他为什么要豁出命去坑盛天?背后指使的人到底给了他多大的好处,能大过一条鲜活的人命?

    岑青禾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如果单纯为钱,贾勇很缺钱吗?

    “顶天,你了解贾勇吗?他收入怎么样?有没有欠人钱,或者家里特别需要钱?”

    岑青禾看着顶天,顶天如实回答:“他是电工队的负责人,收入不低,而且人很好,平时队里有谁钱打不开点儿,还会找他借一些,他都会借。我们前阵子还在一起聊天,他说他女儿很听话,上大学就开始半工半读,基本不需要家里给钱,他跟他老婆只需要供小儿子上学读书,在豫南那边的一个小镇上,也算是吃穿不愁。”

    贾勇的人缘很好,而且不缺钱,难道是跟盛天有仇?

    “他平时跟你们聊天的时候,有没有表现出对现在这份工作的不满,或者不喜欢盛天?”

    顶天摇头,“盛天的福利是全行内最高的,我们私下里聊天都说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虽然有时候挺辛苦,但是拿辛苦钱,过得踏实。”

    岑青禾迷茫了,她想不到一个不缺钱又跟老东家没仇的好人,为什么会突然反水坑东家。

    直到身旁金佳彤忽然小声说了句:“他会不会是知道自己心脏病很严重,活不了多久了?”

    此话一出,岑青禾跟顶天同时看向她,金佳彤显然有些紧张,绷紧了身体,忙咽了口口水,急声道:“我是不是太腹黑了?”

    岑青禾眼球一转,顺着这个思路道:“假设贾勇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是不是可以继续认为,他会为了在死前给家人留下一大笔丰厚的财产,然后答应配合别人设计坑盛天呢?”

    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有可能,岑青禾眼睛都绿了。

    可顶天却出声否认道:“不会的,贾勇是有心脏病,这个我们全队的人都知道,但他心脏病没有严重到致命的地步,不然他也没办法正常开工。”

    刚刚捋顺的思路又被否了,岑青禾蹙眉,小声嘀咕:“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想不明白,但这事儿必须得尽快通知商绍城,最起码有一点可以证明,贾勇并不是实打实的受害者,他很可能跟幕后黑手是一伙儿的,配合对方酿成这场悲剧,目的是达到让盛天背负上人命,无法翻身的结果。

    拿出手机,岑青禾正要给商绍城打电话,但是手机刚一拿出,屏幕亮了,上面显示着‘高阳’来电的字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穆少宠妻:国民妖〕〔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萌宝来袭:总裁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