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梦成真〕〔快穿女配:男神,〕〔我是,南魔王〕〔田园翠色:娘子想〕〔病妃风华〕〔无殇谷〕〔百鬼夜行录〕〔异界驯妖师〕〔江湖外人〕〔时木南爱朝曦〕〔游女叶梦记〕〔何处谨言不慎行〕〔汉乡〕〔公主凶猛:国师,〕〔穿越原始成为巫〕〔无魂无魄〕〔霸权之锦绣行〕〔无限寻真〕〔狐妖之幽冥妖帝〕〔千亿继承者: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82章 注定无法简简单单
    :

    不光是房地产行业,哪个行业都一样,出了事儿都会尽可能的想着私下和解,能不曝光就不曝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所以盛天给全部在场的工人发了不同金额的赔偿金,说通俗点儿也就是封口费。

    但是很显然,有人不想让这次的事情就这么轻松过去。

    晚上商绍城洗完澡躺在床上,岑青禾主动要求帮他按摩,其实她这一整天也没闲着,但是比起商绍城,她不用猜也知道,他要做的事情一定比她多得多。

    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岑青禾跟他商量,“那我明天要不要去找贾勇的老婆重新聊聊?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误导她,她岂不是被人拿着当枪使了?”

    商绍城闭着眼睛,出声回道:“你要去找她聊,必须得拿出‘诚意’来,昨天还打着意外的旗号,今天就改口变成不能说的人为事故,你觉得她会站在公司的角度考虑?还是会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

    岑青禾没有马上回答,因为商绍城说的没错,对于跟死者家属沟通的方面,每一个各据立场的人都只有一次的谈判机会,如果丧失了对方的信任,那么在如今这种敏感的时候,相当于失败了一半。

    过了会儿,岑青禾蹙眉回道:“可如果不谈,那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刨去公司利益不说,我不想让她一个刚失去丈夫的女人,还被人利用指使,而且照你这么说,盛天的工程是有人蓄意陷害,那贾勇的死就是幕后黑手直接造成的,现在他们又在暗处误导贾勇老婆,那他老婆成什么了?如果人真的有在天之灵,我都怕贾勇死不瞑目。”

    这件事的性质早已超出了岑青禾对于人性和利益的认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她怕是不会相信人性可以因为利益而丑恶到这种地步。

    商绍城说:“背后的人巴不得你马上去找贾勇的老婆,如果你不说实话,到时候就扣你个欺骗死者家属,不仁不义的帽子;如果你说了实话,那对方更有话说,我们这是在期满广大的消费者,罪更重。”

    岑青禾给他按摩的手不由得停下来,心里说不出是赌气还是委屈,颤声问道:“谁这么损,还是不是人啊?他们怎么忍心害了人家老公,还反过头来骗死者老婆,也不怕遭天谴!”

    商绍城听出她声音中的哽咽,拉着她的手,把她从背上拽到身旁,抚慰的拍着她的腿,他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可怜贾勇家里人,碰到这样的事儿,我们心里都不好受,我答应你,不管贾勇的老婆受谁误导,以后做出任何对盛天不好的指控,我都尽量原谅她,也会给她补偿。”

    岑青禾一直有一颗柔软敏感的心,从前的商绍城理智的近乎不近人情,可如今为了她,悄悄丢掉了所谓的绝对利益,他开始心软,开始温柔,开始学会怎样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

    在明知道贾勇老婆会对盛天不利的情况下,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承诺,这当然是为了岑青禾,但其中也不乏他自身的想法改变,他活得越来越有人情味儿。

    岑青禾俯下身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脖颈处,灼热滚烫的眼泪顺势流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哭,也许是亲眼目睹了死亡,也许是亲眼目睹了劫后余生的希望,也许是可怜别人生离死别,也或许是因为商绍城的包容和纵容。

    紧紧地搂着商绍城,岑青禾低声道:“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她想帮他,可如今却无从下手。

    商绍城将她纤细柔软的身体拢在身前,低沉着声音回道:“其实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我宁可你没事儿操心操心我身边有没有莺莺燕燕,每天打电话催我能不能早回家,我跟你在一起是因为喜欢你,找你也不是让你给我办事儿的。”

    岑青禾有多懂事儿,商绍城都看在眼里,可她越是懂事儿,他就越是心疼,她明明可以谈一个特别简单舒服的恋爱,可只因为对象是他,如今变得每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他想给她很多很多的爱,结果她承受的却是很多很多的压力。

    商绍城心里既心疼又愧疚。

    岑青禾说:“你身边又没什么莺莺燕燕让我操心,回来晚当然有回来晚的理由,你也都跟我说了,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说完,不待商绍城回答,她忽然想起什么,揶揄的口吻说了句:“再说某些人当初找到我,貌似就是让我帮忙办事儿的。“

    商绍城波澜不惊的口吻,忽然道:“明天我们去吃海鲜,我看三环边上新开了一家海鲜城。”

    岑青禾抬眼看着他,挑眉道:“生转话题啊?”

    商绍城抬手把她的脑袋重新按下去,低声回道:“别总翻小肠。”

    岑青禾忍俊不禁,笑着道:“自知理亏了?”

    商绍城说:“好汉不提当年勇。”

    岑青禾‘啧’了一声:“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他有意要让她放松,岑青禾的道行没有他的深,不自觉的被他带跑,两人从沉重的话题到轻松的话题,聊着聊着困意袭来,岑青禾临睡着之前,听到商绍城小声说道:“你没心没肺,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

    岑青禾想反驳一句,谁没心没肺了?但是实在是太困了,等到明天起来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岑青禾率先睁开眼睛,到底是心里有事儿,昨天又被凌晨电话给吓到了,所以今天不等闹钟响,自己就醒了。

    看了眼手机,才五点五十,她睡不着,干脆悄悄地翻身下床,喂了小二,又煮了皮蛋瘦肉粥。

    打给金佳彤,电话只响了两声对方就接了,岑青禾问:“佳彤,在哪儿呢?”

    金佳彤回道:“刚从家里出来,要去医院。”

    岑青禾说:“我煮了皮蛋瘦肉粥,一会儿去医院看顶天,你没吃饭就先等一下,我们一起吃。”

    金佳彤声音蔫蔫的,岑青禾劝道:“我怎么跟你说的,没事儿,绍城这边帮顶天找了最好的骨科专家,等顶天好点儿,再帮他做个全面的检查,顶天身体素质好,你又给他变着样的煲汤,保准他以后生龙活虎的。”

    金佳彤‘嗯’了一声,显然还是有些鼻酸,岑青禾也软下口吻,轻声说道:“你别这样,我们都不告诉顶天所谓的后遗症,这种东西就是听着吓人,拔个牙还可能拔死人呢,这种倒霉事儿毕竟是少数,我们都乐观一点儿,省的顶天看见我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他心里难受。”

    金佳彤深吸一口气,出声回道:“我知道,我看见他一定不哭,医院这边有我,昨天馨媛陪我在医院待了很久,我让她今天多睡一会再来,你昨天也忙了一天,不用急着过来,顶天这里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们的。还有青禾,我想先请一个礼拜的假,我问了一下医生,医生说顶天头一个礼拜一定是不能自己下地走的,我留在医院照顾他。”

    岑青禾二话没说,“好,售楼部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儿直接跟赵总监打电话说一下情况,正好我也得请几天假。”

    顶天出事儿,他家里人还不知道,他在夜城又没有其他朋友,商绍城已经安排了护工过去,可岑青禾仍旧不放心,总得过去看看情况。

    她拿着手机站在厨房讲电话,听到身后门响,转头一看,是商绍城起来了。

    电话挂断,岑青禾看着商绍城道:“这么早就醒了?我打电话吵醒你的?”

    商绍城说:“没有,看你不在床上,起来看看。”

    他说的理所当然,岑青禾却觉得心里分外柔软,还记得两人刚开始睡在一起的时候,他睡相不怎么好,她不是被他的腿压醒,就是被他无意中轮过来的胳膊打醒。她早起去上班,他也要很艰难的才能睁开眼睛,大多数时候,只要她足够小心,他根本就察觉不到她走了。

    日子过得很快,很多小细节都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改变。

    岑青禾戴着隔热手套打开砂锅盖子,里面的皮蛋瘦肉粥煮的刚刚好,略显浓稠。

    商绍城站在她身后,习惯性的把下巴放在她脑袋上面,低声说了句:“煮这么多,算上小二的份儿了吗?”

    岑青禾回道:“只给小二一点点,我要带去医院看顶天,佳彤心情不好,估计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商绍城说:“你就负责陪顶天吧,其他的事儿不用你操心。”

    岑青禾回道:“我随时stand by,有事儿呼我。”

    商绍城唇角勾了下,胡乱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回去浴室洗脸刷牙。

    两人在家吃了早餐,然后在家门口分道扬镳,从宁静小区步入车水马龙,就像是从普通迈向滚滚红尘,他们都渴望谈一段只谈情说爱的恋爱,但是事实证明,这根本不可能。

    普通人恋爱有普通人恋爱的烦恼,就算不用提前计较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总要计较吃一顿西餐好,还是吃两顿中餐更划算?

    商绍城的世界里没有物质的价码,但是等同的,他的世界也断不会像普通人那样简单,连带着岑青禾,她想爱他,就要爱他的整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