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星氏〕〔帝王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太极高手在未来〕〔随身带个狩猎空间〕〔都市超级修仙狂少〕〔倾世霸宠:帝君大〕〔呆萌小厨娘:殿下〕〔颜少V587:调教小〕〔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最强信仰兑换系统〕〔世界调制计划〕〔藏锋〕〔围棋大魔王〕〔最强大昏君系统〕〔大唐第一少〕〔择仙录〕〔跨界永恒〕〔系统之掌门要逆天〕〔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79章 安抚
    :

    贾勇的老婆在停尸间已有半个小时,除了起初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之外,后面倒是逐渐的没了动静,只是这份安静比刺耳的哭声更令人揪心,岑青禾怕她出事儿,到底是没忍住,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她这辈子第一次进这种地方,原以为自己会很害怕,可真到了这样的当口,却是没有那么恐惧了。人死为大,既然悲剧已经不能避免,那么活着的人总要坚强下去。

    岑青禾看到贾勇的老婆瘫坐在停尸车的中间,一只手还紧紧握着自己老公的手,眼睛哭干了,唯有一双空洞的眼睛,发呆的看着某一处。

    迈步走过去,岑青禾蹲下身子,拉住女人的另一只手,红着眼眶,轻声道:“嫂子,地上凉,起来吧,如果贾大哥在天有灵,他希望你能好好的。”

    岑青禾一句话让女人的情绪再度崩溃,她紧紧握着贾勇毫无力气的一只手,挡在面前,许是咬住了唇瓣,所以哭声呜咽,只剩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

    岑青禾知道此刻女人特别希望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哪怕只是陌生人递过来的肩膀,只要能让她靠一靠,让她知道,她不是自己一个人,所以哪怕贾勇的尸体就停在面前一手处,岑青禾还是主动凑过去,抱住了女人,抚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慰道:“嫂子,天塌了你也得扛住,你还有孩子,你要是倒下了,两个孩子怎么办?”

    女子本弱,为母贼强。

    想到自己的一对女儿,女人硬是咬着牙忍住了眼泪,岑青禾将她从地上搀起来,她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岑青禾觉得自己仿佛正托着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看到躺在冰冷车板上的贾勇,女人流着眼泪,颤抖着唇瓣,小声嘟囔:“你安心的走,我会照顾好孩子,你不用担心我们娘儿仨。”

    她抬手想要帮贾勇把白色单子盖好,可是牵起白单的一角,却只剩哆嗦,怎么都做不到盖好的那一步。

    岑青禾看着心里难过,伸手替她把白单盖上。分明是已死之人,大家心里都再清楚不过,可当白单再次盖上的瞬间,仿佛是又一次的生离死别,重新上演,女人情绪几度失控,幸好岑青禾从旁安抚。

    盛天的动作也很快,一边派人与各家媒体斡旋,一边派专人来跟伤者和伤者家属沟通,其中着重要调和的,当属贾勇的老婆。

    岑青禾扶着女人从停尸间出来的时候,盛天的一男一女两名负责人已经在门口等候,其中男人主动上前,语气温和且真诚,“贾太太,对于您老公的事情,我们深感抱歉,也请您节哀顺变,您放心,我们公司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看他的穿着打扮,大家也不难猜出,这是专门来商量赔偿的。

    贾勇老婆情绪特别低落,显然是无心在这个节骨眼上谈钱,她甚至没有看男人一眼,迈步就要走。

    男人张口欲说什么,结果被岑青禾的一个眼神给打住,男人不认得岑青禾,但看她穿的是职业装,与周围人并不是一伙的,却不遭众人的排挤,一时间也没再说话。

    岑青禾带女人离开医院,就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进门之后,岑青禾扶着她的手臂,边走边说:“嫂子,你大老远从豫南赶过来也累了,什么都别想,先躺下休息一会儿。”

    女人行尸走肉般坐在了床边,慢半拍才抬眼看向面前的岑青禾,声音沙哑的问:“谢谢了,让你陪着我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岑青禾,嫂子你叫我青禾就行。”

    岑青禾知道女人现在不可能睡得着,索性坐在床边,等着对方主动开口。

    果然,女人眼泪涌上来,哭着说:“青禾妹子,你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怎么什么事儿都能落到我们头上呢?”

    岑青禾拉着她的手,轻声回道:“嫂子,我知道这时候无论我说什么,都没办法减少你心里的痛苦,但是话说白了,天灾人祸,落在谁头上,只能算谁倒霉,还能怎么办呢?”

    女人坐在床边哭,岑青禾也红着眼眶道:“嫂子,贾大哥在这个工程上出事儿,我心里特别难过,因为这个工程当初是经我的手才决定要建的,从早上知道这个事儿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在后悔自责,假如当初我没有跟对方谈成这笔合作,这个展览馆不建,是不是贾大哥也就不会出事儿?现在也就不用让你一个人这么伤心难过?”

    岑青禾一边说一边掉眼泪,豆大的泪珠子掉在裤子上,很快就晕成了一团水湿的痕迹。

    女人闻言不由得侧头朝岑青禾看来,略显迷茫的问:“你是……”

    岑青禾吸了下鼻子,如实回道:“我是盛天售楼部的销售,贾大哥现在负责的工程,是经我手卖出去的。”

    这一瞬间女人心底百转千回,似是有刹那间的恨,只不过这恨根本就没有十足的依旧,所以很快她便别开视线,双目无焦的说道:“不怪你,你只是卖房的,我听说我们家老贾是从承重梁上掉下来出的事儿,工地上的人都说,是建筑有问题。”

    岑青禾知道这种消息自然是瞒不过她,目前到底是不是建筑出了问题,谁也没有个确切的准信儿,为今之计,岑青禾很想知道贾勇老婆对整件事的后续有何打算。

    心里思忖着,岑青禾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嫂子,您放心,贾大哥是在工作期间出的事儿,所以无论如何盛天都不会不管,更何况家里还有两个孩子。”

    女人闻言再度落泪,岑青禾赶紧从包里拿了纸巾递给她。

    “嫂子,你在夜城有什么亲戚吗?”

    女人摇了摇头,“他工程队里有几个不错的朋友,我只是听说过名字,见面都对不上人。”

    岑青禾说:“嫂子,你要是信得过我,你就拿我当个朋友,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我替你去办。”

    女人在夜城举目无亲,加之六神无主,突然出现一个像岑青禾这样的人在身边,她除了依靠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

    岑青禾承认她有私心,她想尽量稳定住此次事故最关键人物的家属,避免事情闹大,但是另一方面,她一定会毫无保留地替贾勇家里争取到最大限度的利益,并且这件事儿她做得到,也只有她才能帮到最多,虽然她此时没办法跟女人一一解释。

    女人从豫南赶到夜城,一路上哭了太多,包括刚刚在停尸间里面,即便是至亲的人,眼泪也会有短暂流干的时刻,如今她冷静下来,主动对岑青禾问道:“妹子,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岑青禾出声回道:“嫂子,不瞒你说,我跟你都一样,目前为止听到的消息,都是说贾大哥从承重梁上掉下来,所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儿,调查结果还没下来之前,都不好说。”

    “但我之前也说过,贾大哥算是工伤,所以无论如何盛天都会对家属进行赔偿,这点你大可放心。”

    女人问:“如果我家老贾是因为盛天的建筑不合格才出的事儿,是不是还需要打官司?”

    岑青禾道:“刚才我们在医院见到的那两个人,其中男的还跟你说话了,他们就是盛天派来负责跟你谈赔偿的,如果你们两方商量之后,都同意某个赔偿金额,那就不需要打官司了,打官司是盛天给你的赔偿金,你在不满意的情况下,可以提起诉讼,或者你提的赔偿金超过盛天给的,盛天也会主动要求走法律程序。”

    岑青禾在说话的时候一直有留心女人的面部表情,此刻见她明显的打怵,岑青禾赶紧补了一句:“嫂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打官司吗?”

    女人垂着视线,无奈回道:“如果打官司能让老贾活过来,那我砸锅卖铁也得打,但是现在……”

    岑青禾听懂了,对方是认命了,也向现实低头了。

    岑青禾做不到昧着良心让对方心事宁人,但如果对方自己选择了一条路,那她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忙。

    “嫂子,你先躺一会儿吧,睡不着也逼自己休息一下,往后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帮你去跟公司问一下,让他们尽快拟定一份赔偿协议,到时候你直接跟公司的人商量。还有,贾大哥那边,我不大懂豫南的规矩,是要回老家,还是直接在夜城这里办后事,无论怎么样,有需要我的地方,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女人看着岑青禾,由衷的说了句:“妹子,真的太谢谢你了,给你添麻烦了。”

    岑青禾微笑中带着苦涩,“我希望能为贾大哥做一点事儿。”

    安顿好这边,岑青禾暂时离开酒店,她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把这头的事情交代了一遍,然后说:“绍城,公司不缺钱,能多赔就尽量多赔一点儿吧,我们能为他们做的也就只剩下钱的弥补了。”

    商绍城感受到她的沉重心情,他出声回道:“放心,一定让他们母女三人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